单雄信(历史人物)

人物简介

单(读“shàn”)雄信,汉族,家住山西潞州(长治),祖籍曹州单父(单县)人,少勇健。隋末入瓦岗起义军,武艺出众,仗义疏财,深孚众望,性格倔强,不屈不挠,慷慨赴难,是一个让人“服气”的历史人物。617年,任左武侯大将军。618年,率军投降王世充,被称作飞将,“雄信骁捷,善用马槊,名冠诸军,军中号曰飞将”。  

人物生平

  唐宋时期:骁将与逆贼

  有关单雄信的生平事迹,《旧唐书》卷53《李密传单雄信附传》有简略记载:“单雄信者,曹州人也。翟让与之友善。少骁健,尤能马上用枪,密军号为u2018飞将u2019。密偃师失利,遂降于王世充,署为大将军。太宗围逼东都,雄信出军拒战,援枪而至,几及太宗,徐喝止之,曰:u2018此秦王也u2019。雄信惶惧,遂退,太宗由是获免。东都平,斩于洛阳。”《尉迟敬德传》里还记载了单雄信曾在御果园追杀李世民,后为尉迟所败。此外,《李传》还记录了“割股啖肉”一事。段成式《酉阳杂俎》所载单雄信故事则富有传奇色彩:“单雄信幼时,学堂前植一枣树。年至十八,伐为枪。长丈七尺,拱围不合,刃重七十斤,号为寒骨白。”可见当时单雄信是作为英雄人物形象,其事迹为人们传诵,并传奇化。从上述史料可以看出,单雄信武艺高强,是一名骁将,可能是当时“山东豪杰”中的一员,他与唐开国功臣李勣情深意重,在当时是一个颇有影响的人物。因此,他作为一名反唐的将领,却得以列入正史传记。他曾放过李世民一命,却终遭斩首。

  在宋代,对单雄信的评价出现了明显的分歧。《资治通鉴》完全否定了单雄信,而南宋孟元老《东京梦华录》里又把单雄信尊为神灵,民众为他立庙,并祭祀他。据此可见单雄信在宋朝民间社会的影响极深,其事迹逐渐被传奇化。

  元代至明前期:“卖国奸贼”

  在元杂剧中,单雄信被丑化而成为反面角色。尚仲贤《尉迟恭单鞭夺槊》写单雄信“逞大胆心怀奸诈”。他为了追杀李世民以立功,不顾与徐茂公的结义之情,割袍断义。说:“往日咱两个是朋友,今日各为其主也……你若再赶将来,我一剑挥之两段。”这一故事歪曲史实,将单雄信塑造成为一个利欲熏心、无情无义的小丑。

  《大唐秦王词话》是据宋元明前期“说唐”题材说唱文学编写而成的一部话本。书中单雄信的形象紧承元杂剧而来,并完全被丑化。它新增的单雄信两个材料:(一)“怀奸卖国”。单雄信原是李密手下的“五虎将”之一(其余四虎将分别为“罗成”,“秦琼”,“程咬金”,“王伯当”),往河南催粮,中了王世充的美人计,结果降郑,做了王世充的驸马。然后,他诈病回金墉,在魏、郑交兵之际,放郑兵入金墉城。他洗荡李密宫院,“把皇后、太子、嫔妃,尽行斩尽不留”(第11回)。随后,将李密众家眷押解回郑,胁迫众将降郑,事后却又阻止王世充给他们加赠官职,让他们以半俸闲住长随营。(二)问斩之际贪生怕死。单雄信被唐兵擒拿,临斩之际,怕死求饶,请求徐茂公为他“善言一解”(第44回),遭到徐茂功的拒绝。单雄信死后托生为盖苏文,二十年后再与唐为敌。《大唐秦王词话》将单雄信塑造成了十恶不赦的“奸贼”:他卖主求荣,直接导致瓦岗事业的瓦解;他艰险残暴,嗜血成性,其残忍令人发指;他追逐名利,不重情义。这些不但不符于史实,更令钟爱于隋唐英雄的读者感到痛心。

  晚明至清代:绿林豪杰

  《隋史遗文》是晚明文人袁于令在说唱文学“旧本”基础上改编而成的一部通俗小说。书中单雄信形象发生了重要变化,他由一个反面形象变成了一个被肯定、讴歌的正面形象,这一形象融入了底层民众的一些思想意识。

  首先,单雄信的身份发生了变化。《隋史遗文》揭露他的真实身份,是绿林首领。其次,《隋史遗文》充分展示了单雄信的侠义品格。他的扶危救弱,患难相扶,荣辱与共的精神,是市井民众所推崇、敬仰的伦理准则——“义”的体现。第三,《隋史遗文》表现了单雄信的复仇意识。李渊曾误杀单雄信之兄,单雄信从此与李家结下深仇,故而与唐王朝反抗到底,至死不降唐。

  清代中期通俗小说《说唐全传》中单雄信的形象成了底层民众的代言人。《隋史遗文》和《说唐全传》完成了对单雄信形象的最后塑造,至此,单雄信作为一个悲剧性英雄形象已深入人心。他豪侠仗义、扶危济困、忠诚守信、宁死不屈的英雄品格,为世人称道,他叱咤风云的壮烈人生,为后人激赏。京剧《锁五龙》(又名《斩雄信》)、《卖马》等都赞扬了这位民间英雄。现今山西省长治市西郊单雄信府第——二贤庄遗迹犹存,单雄信故事仍留存于民间记忆,为当地人们传颂。

  《隋唐演义》里面的单雄信:忠义两全

  《隋唐演义》作者是清代的褚人获,自然成书于清代。关于单雄信的形象,褚人获的观点和明清主流观点一样:绿林豪杰,骁勇善战,忠义两全。前文说过,《隋唐演义》参照的就是《隋史遗文》里面的记载。而单雄信在这里的形象,完全是正面的,光辉的。他广交豪杰,干的是劫富济贫的买卖。骁勇善战,是隋唐第18条好汉,五虎上将第一名。侠义当头,二贤庄赤发灵官单二爷义气的名头响当当。最后他力保洛阳,宁死不降唐,最终壮烈惨死。可谓隋唐忠义第一。这个版本的单雄信,是被普通大众普遍接受的形象。也是最接近史实的单雄信形象。  

轶事典故

  旧唐书记载,公元620年,李世民进攻王世充,在外出侦察时被发现,单雄信挺枪直取李世民,在枪快刺到李世民时,被赶来的尉迟恭刺落马下,李世民才得以幸免。这大概是单雄信最辉煌的战绩。

不过《隋唐嘉话》倒是记载了另一个故事:“密既亡,雄信降王充,绩来归国。雄信壮勇过人。绩后与海陵王元吉围洛阳,元吉恃其膂力,每亲行围。王充召雄信告之,酌以金碗,雄信尽饮,驰马而出,枪不及海陵者尺。绩惶遽,连呼曰: "阿兄阿兄,此是绩主”。雄信揽辔而止,顾笑曰:"胡儿不缘你,且了竟。"李元吉自恃勇力,喜欢亲自外出打猎,差点被单雄信干掉,幸亏徐世绩及时赶到,出言相求,才救了李元吉一命。不过在《旧唐书》里,这段故事被安在李世民身上(“太宗围逼东都,雄信出军拒战,援枪而至,几及太宗,徐世绩呵止之,曰:“此秦王也。”雄信惶惧,遂退,太宗由是获免”)。显然,前者更具有可信度。如果徐世绩大喝一声:“此秦王也。”我要是单雄信,知道对面的是李世民,绝对不可能“惶惧,遂退”,一定是更用力的刺过去。 此后的事情大家都很熟悉,窦建德在虎牢关兵败被俘,“世充惧,率其官属二千余人诣军门请降”,单雄信自然也在其中。李世民不愿饶恕单雄信,“斩于洛阳”。

《隋唐嘉话》里记载了单雄信被斩的全过程。“充既平,雄信将就戮,英公请之不得,泣而退。雄信曰:u2018我固知汝不了此。u2019绩曰:u2018平生誓共为灰土,岂敢念生,但以身已许国,义不两遂。虽死之,顾兄妻子何如"因以刀割其股,以肉啖雄信曰:u2018示无忘前誓。u2019雄信食之不疑。”从这段记载看,单雄信并没有慷慨赴死的决心,因此才会对徐世绩说,“我固知汝不了此(我早就知道你办不成)”。这句话的含义可以有多种理解,可以是在埋怨徐世绩不得力或者不卖力,没有求情成功(所以徐世绩要为自己辩解一番,还割肉明志);或者是说单雄信早已经猜到自己必死,但是还心存侥幸,可是徐世绩求情失败,他才说“我早知道你办不成”。

总之是看不出什么英雄气概的;或者是说本来就知道被赦是不可能的事,但徐世绩因为信义而坚持请求赦免单雄信,当知道最终还是没有成功,他安慰徐世绩:“我早就知道你做不了的”。

单雄信在战场上分明是个勇将,但是为什么在战场之下却贪生怕死,轻于去就呢?到底哪一个形象才是真实的单雄信?其实这两者并不矛盾。单雄信无非就是另一个小号的吕布,勇武,但性格反复、不善择主,而绝非关张一类人物。

后世子孙

唐朝林宝的《元和姓纂》载:单雄信是后汉济阴太守单匡之后。生有一子单道真,为唐朝梁州司马,单道真生有三子:单思敬、单思礼、单思远。单思敬官任安东都护府都护,有子单光业;单思远官任河南尹、岐州刺史,有子单有邻、单不先。单雄信第11代孙单兴、单旺、单茂、单盛加入黄巢起义,人称“黄军四杰”。

儿子

单道真,官至梁州司马。

孙子

单思敬,单道真之子,官至安东都护府都护。

单思礼,单道真之子。

单思远,单道真之子,官至河南尹、岐州刺史。

曾孙

单有邻,单思远之子,官至宣德郎、行太子校书郎。

单不先,单思远之子。

单光业,单思敬之子。

艺术形象

小说角色

单李积怨

单雄信祖父名登,曾助北周宇文氏统一北方,战功卓著,拜护国将军,守东昌府(今山东聊城);公元579年雄信之父禹袭父职仍守东昌。隋开皇元年(581年),隋将李渊率部攻周,围东昌,单禹与之血战七昼夜,城破后被俘不屈被李渊所杀。李渊从此同单雄信结下了第一道梁子。单氏一家由家将保护出逃,不敢在山东久留,辗转来到潞州。很可能当时因单家官宦之家,出逃时携有金银,所以能在潞州盖庄园、置田地,定居下来。而观现在的二贤庄地形,孤居高岗,不与周围村落接近,也正是隐居避祸之所在。

李渊去太原做官时,朝廷中的宇文述担心他日后有变,便派出宫中精锐的禁卫军在城外楂树岗伪装成强盗去劫杀李渊~李渊靠着自己奇准的箭法,与自己的家丁们才勉力抵挡住!后经秦琼解救才顺利将这帮精锐东宫卫士打退!李渊一人去追~感觉马已疲、人已累~正准备回去的时候!忽然见远处有一骑向己奔来~李渊误以为还是刚才盗贼一伙~便轻拽雕弓~飞射一箭!那人在百米之外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就被射中咽喉落马而亡~谁想他射死的是潞州二贤庄上的单雄信大哥——单雄忠!至此,李渊同单雄信结下了第二道梁子。

单雄信贾家楼四十六友结义后,举义反隋,占据瓦岗山。杨广召见靠山王,问及山东造反一事,宇文化及出恶计,欲诛二贤庄,更将此事交与山西通守李渊。李渊奉命查抄二贤庄,次子李世民知其中有诈,怕此行必会得罪绿林众人,又知二贤庄多为妇孺,起仁慈之心,于是劝父谨慎行事,一一盘查二贤庄之人可有造反之实,再做定夺,李渊欣然允之。二贤庄已被李渊父子查抄,押回通守府牢狱之时,宇文化及奸险买通死刑犯混入二贤庄亲眷之中,鼓动造反,与官兵发生冲突,于是二贤庄几百口人命丧官兵之手。这是李渊同单雄信结下的第三道梁子。

二十多岁的单雄信已名噪绿林,成为“九省五路绿林英雄都头领”,为总瓢把子,侠肝义胆,英雄勇武。大义结交、解救窘困卖马的秦琼,后贾家楼四十六友结义,举义反隋,占据瓦岗山。现在当地父老犹能指称一些英雄的姓名,如称王伯当是单雄信的亲密助手,好多事务都由他们俩共同决定,称北面的好汉是王君可、史大耐,南面的好汉是黄河上的鲁明星、鲁明月兄弟,西面的好汉是少华山上的齐国远,李如珪等。隋大业十二年(公元616年),37岁的单雄信同王伯当、徐世勣等一起加入瓦岗军,成为这支反隋义军的重要将领,单雄信被任命为左武侯大将军。隋朝旧将李渊从太原起兵后,迅速发展壮大。他们既和义军一同反隋,又与李密的瓦岗军、河北的窦建德、河南的王世充等互相攻击。在瓦岗散将,瓦岗旧部纷纷投唐之际,单雄信率部投靠了反抗唐朝的王世充。公元621年,唐郑交兵,王世充向李世民称臣,单雄信单骑突围,血战被擒,誓不投降,被李世民斩于洛阳渚上,时年41岁。据《说唐》的描写,单雄信死后转世为高句丽大将盖苏文,以报前世之仇。

诗曰:隋末英雄起四方,其中单数瓦岗强。咬金大斧秦琼锏,打的瓦岗不姓杨。

单秦恩怨

隋朝末年,在济南府当差的山东豪杰秦琼受命来潞州办事,不幸染病于店中,所带盘费俱已耗尽。无奈之中,牵着他心爱的坐骑黄骠马到西门外的二贤庄去卖。

秦叔宝将黄骠马拴在庄南大槐树下,二贤庄庄主单雄信听说有人卖马,便去相马。秦叔宝早在山东就听说单雄信是一条好汉,只是眼下穷困潦倒,羞于颜面,难以通报真名实姓。偏偏单雄信听说卖马人是济南来的,便请他到府上吃茶,还顺便打听仰慕已久的山东好汉秦叔宝。秦叔宝谎称:“员外打听的人正是小弟同衙好友。”雄信闻知他与叔宝是朋友,随即修书一封托交叔宝,并付了马价纹银三十两,外加程仪三两,不在马价数内,还取潞绸两匹相赠。

却说秦叔宝瞒得了单雄信,却在潞州酒楼上邂逅了另一条好汉王伯当。伯当告知了单雄信,害得雄信到处寻找秦叔宝。后来两位英雄终得相识,单雄信盛情款待,让叔宝在二贤庄精心养病八个月。离别时单雄信为其黄膘马配上了金镫银鞍,并以潞绸、重金相赠,从此二人结下莫逆之交。随后二人在推翻隋朝的农民起义中同仇敌忾,为起义军创造了不可磨灭的业绩。唐朝兴起后,秦琼终身保唐,单雄信则抗唐到底。尽管单、秦二人后来分道扬镳,但患难中结下的兄弟情谊始终如故。《说唐》中的“秦琼建祠报雄信”,说的就是秦琼闻得擒了雄信,飞马来救。走到跟前,头已落地。叔宝抱住雄信的头,跪在地上,悲痛欲绝。后将雄信夫妻合葬在洛阳南门外,起造一所祠堂,名为“报恩祠”,以报潞州知遇之恩。

《隋唐演义》中最悲剧的人物就是单雄信,最孤单的也是单雄信。王伯当有李密,徐茂公有魏征,秦琼有罗成,程咬金有尤俊达,就连李如辉还有个齐国远呢。唯有单雄信,一直都是孤单一人,在瓦岗,找不到一个能与内心契合之人。这就是他一生最大的悲哀。

影视形象

1996年《隋唐演义》:王文升饰演单雄信;

2004年《隋唐英雄传》:任山饰演单雄信;

2012年《隋唐英雄》:李炳雷饰演单雄信;

2012年《隋唐演义》:胡东饰演单雄信。  

相关评书

贾家楼结拜兄弟,最后各为其主,兵戎相见了!很大一部分保秦王李世民,而单雄信因家仇不降、反唐不息,最后被捉,这是一场从一开始就注定失败的战斗,但单雄信并非因此而放弃战斗。被杀的时候,曾经的那么多兄弟就在身旁,能跪下求秦王不杀这个曾经江湖大哥的寥寥无几,秦琼回来的时候已经被杀了。

单雄信绿林气息极浓,非常爱结交朋友。在被王世充拉拢之前,没见他做过什么不够光明磊落的事,干的是劫富济贫的绿林行当,交的是三山五岳的朋友,仗义疏财,对朋友掏心掏肺,绝对称得起是条汉子。

有人评论说,可惜单雄信为了兄长被误杀之仇,明知王世充不是明主,却不肯弃暗投明,过于计较家仇而误了自身,襟怀显得不够开阔,最后自刎可悲可叹!

某有一话:所谓的明主等等都是扯淡,只不过是利益共同体,投明也许是一种对正义的选择,但也未尝不是一种利益选择。 或者,是将正义和利益的完美结合。但汉子也许会选择单纯的亲情。政权可以为了利益误杀你出卖你,但你的生身不会。而且,“主”可以变换,可以选择,但你的生身是不能选择的。这就是为什么单雄信不能“顺应历史潮流”,留给我们的遗产。这个遗产并不可悲,只有悲壮,是闷在心里,说不出的这种壮烈。他的那种为朋友奋不顾身的情意值得我们效仿!

史籍记载

《旧唐书·卷五十三·列传第三》

《新唐书 卷八十四 列传第九》

相关遗址

祠庙遗址

单雄信墓位于山东菏泽市东明县城北门里西侧200米东明湖南岸。墓葬封土已不明显,据考查此墓为衣冠冢。

单雄信庙是依墓而建,始见于何时已不可靠,明万历三十三年(1605年),东明县知县张师绎曾修缮单雄信庙,清雍正四年(1726年),东明县知县程允仁又重修单雄信庙。据《东明县志》记载,单雄信庙后来被毁,但毁于何时却不得而知。墓也已经被湖水淹没,后人在单雄信衣冠冢遗址上建了一座亭子。

二贤庄遗址

二贤庄位于山西省长治市西郊湛上、暴马、蒋村之中的高岗上。20世纪80年代,由国家集体个人筹资兴建的第一期复原工程已基本完工。建成包括二贤中厅、东西配殿、两边厢房、古寨城楼、聚贤亭、怀远亭以及左右门房和围墙等十余项仿古建筑。连同原有旧正厅、拴马唐槐、宋代古柏古碑石刻等胜景,还有庄前广场、乐台;庄后有小桥、流水、高岗等,殿厅连云、古树参天、高墙壁立,势琚险峻。庄里有单雄信等人彩色塑像。

(0)

相关推荐

  • 史可:2段婚姻,前夫娶李静,36岁嫁瑞士富豪,44岁生二胎

    7月18日下午,史可在微博上更新动态, 并晒出老公和儿子探班的照片。 史可的混血儿子十分帅气,个头已经赶上妈妈, 继承了史可的一双大眼睛,五官优越。 而史可的外籍丈夫一个大光头,格…

    2021年7月19日 news
  • 广州海格通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广州海格通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股票简称:海格通信,股票代码:002465)是一家专业从事无线通信、导航产业的多元化现代高科技企业集团。其总部位于广州新中轴线地区珠江新城,产业园区位…

    news 54分钟前
  • 李振藩

    人物档案 李振藩即是李小龙。   原名:李振藩   英文名:布鲁斯.李(Bruce Lee)   乳名:细凤   绰号:马骝,冇天装,阑仔,牛王头,冇时定,点解龙 ,猩猩王等。  …

    news 2022年8月13日
  • DNF工作服材料够升3件,该怎么选择?静观其变才是王道

    DNF工作服材料够升3件,该怎么选择?静观其变才是王道 DNF100级版本开启了一个月了,玩家们经历了一个月的深渊之旅,都感受到了100级史诗毕业的遥遥无期,虽然平均有10%的爆率…

    2021年7月1日 news
  • 武陵源喻家嘴大桥恢复施工 年底将通车

    00:00 红网时刻张家界8月25日讯(通讯员 邓道理 记者 李森林)8月25日8时起,张家界市全域均为低风险地区,武陵源区喻家嘴大桥重建工程恢复施工。当天40多名工人在搞好常态疫…

    2021年8月25日
  • 涨知识|铰链,你了解多少?

    生活中,往往不起眼的小东西反而会发挥重大的作用,譬如针线等。在橱柜的五金件中,铰链也同样充当着这样一个不起眼却很重要的角色。 铰链:是用来连接两个固体并允许两者之间做相对转动的机械…

    2021年7月14日 news
  • John Stead

    主要作品 电影作品 上映时间 剧名 扮演角色 导演 主演 担任职务 2014 舞台惊魂 Opera Ghost Jerome Sable 明妮·德里弗,Meat Loaf 演员 2…

    news 2022年8月13日
  • 宋玉林

    宋玉林 – 简历 1929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次年转入中国共产党。曾任第一军团连长。1933年获三等红星奖章。参加了中央苏区反“反围剿…

    news 2022年8月13日
  • 多国学者共聚云端研讨金砖合作与全球治理

    11月17日,华侨大学国际关系学院举办“金砖合作、全球治理、文明互鉴”国际学术研讨会。来自中国、美国、俄罗斯、日本、印度、英国、丹麦、希腊、巴基斯坦、巴西、阿根廷、马来西亚等12个…

    2021年11月20日
  • 普拉提和瑜伽有什么区别?锻炼的方式有哪些不同?

    谣传普拉提是一种比瑜伽更好的锻炼方式。其实这种说法是不正确的,普拉提跟瑜伽是两种不同的锻炼方式。 在身心健康方面,主要分为两个阵营,分别是普拉提阵营和瑜伽阵营。 但是二者之间是有相…

    2021年7月1日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