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怡

词条概要

秦怡,中国女演员、艺术家。2008年被授予华语电影终身成就奖艺术家。2009年10月17日获金鸡百花终生成就奖。代表作有《农家乐》、《两家春》、《摩雅傣》、《北国江南》等。

演艺经历

1938年,秦怡进入中国电影制片厂当实习演员,参演了《正在想》、《好丈夫》等话剧和电影作品。

1941年,秦怡离开中国电影制片厂,进入中华剧艺社,成为该社演员。在长时间的话剧舞台实践中,秦怡的演技不断进步,演出了《草木皆兵》、《戏剧春秋》等话剧作品。

1947年,抗战胜利后秦怡回到上海,作为特约演员,同期出演了内容尖锐,有强烈的控诉意义的影片《无名氏》。

1949年建国后,秦怡任上海电影制片厂演员、演员剧团副团长,主演了新悲剧爱情电影《失去的爱情》,在影片中饰演了对生活失望的女大学生。

1951年在影片《两家春》中出演了勇敢的北方农村的童养媳坠儿,该片获得文化部1949-1955年优秀影片三等奖。

1956年秦怡在抗日题材电影《铁道游击队》中饰演了芳林嫂;并在《马兰花开》塑造了性格坚毅的铲运机工人马兰。

1957年,秦怡主演了新中国第一部体育题材彩色故事片《女篮五号》,该片获得第六届世界青年联欢节国际电影节银奖和墨西哥国际电影节银奖。

1960年,秦怡主演了电影《摩雅傣》,在影片中演出了解放后傣族第一代女医生的成长历程。

80年代初,秦怡任上影演员剧团团长。1982年,主演了多集电视剧《上海屋檐下》,并凭借此部电视剧获得第1届大众电视金鹰奖优秀女演员奖。

1995年,秦怡获中国电影世纪奖最佳女演员奖。

2008年,秦怡出演电视剧《母仪天下》中晚年的王政君,并参演了我国首部反映农民工子弟生活的电影《我坚强的小船》。

2009年2月,秦怡获全国妇联和人民日报等十一家全国媒体授予的中国十大女杰称号。5月,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9月,出席《光荣与力量2009“走近他们”年度人物颁奖典礼》。10月,在第18届金鸡百花电影节获终身成就奖。11月,秦怡从艺70周年,举办了“秦怡电影回顾展”。

2010年4月,秦怡在江阴市参加金鸡百花奖的颁奖仪式。6月,被评选为“十大感动母亲”,荣获“母亲真情杯”奖。7月,参与创建秦怡艺术馆的工作。9月,担任电影《情醉富春江》主角。10月,策划首届上海中外无声电影展,并参加了电影展的一系列活动。

2011年1月,秦怡参加中国文联百花迎春联欢晚会;拍摄《秦怡》专题艺术片。4月,出席北京首届国际电影季。5月,秦怡艺术馆正式落成开馆。

2013年,秦怡参演微电影《幸福家味道》。

2015年秦怡担任电影《铁道游击队》的艺术顾问;6月,由秦怡出品、编剧并主演的电影《青海湖畔》在上海国际电影节首映。

2016年3月,助阵电影《订制爱情》开机发布会。

2017年12月22日,参演的电影《妖猫传》上映。

2018年3月,入选《中国电视剧60年大系u2022人物卷》。

个人档案

人物简介

秦怡,上海电影(集团)有限公司艺术委员会顾问,1922年1月出生,1959年5月入党,高中文化,她是我国著名的电影表演艺术家。她16岁离家奔赴抗日前线,在抗日救国的浪潮中开始了长达70年的演艺生涯,先后主演了30多部故事影片,成功塑造了“林红”、“芳林嫂”等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影响和激励了一代又一代的年轻人。她始终关注着我国电影事业的发展,关心青年演员的成长,发起举办了“中国首届无声电影展”。

1938年,秦怡来到重庆进入中国电影制片厂当实习演员,在此期间,演过话剧《中国万岁》、《正在想》和电影《保家乡》、《好丈夫》。

1941年秦怡离开中国电影制片厂,进入中华剧艺社,成为该社演员。在长时间的话剧舞台实践中,秦怡的演技不断进步,在话剧《草木皆兵》、《离离草》、《桃花扇》、《戏剧春秋》、《结婚进行曲》等都有出色的表演,成为当时最受欢迎的演员之一。当时与白杨、舒绣文、张瑞芳一起被称为抗战大后方重庆影剧舞台上的“四大名旦”。

1947年秦怡在上海走上了大银幕,参加了电影《忠义之家》、《母亲》、《无名氏》等片的拍摄。由陈鲤庭编导的《遥远的爱》成为她的成名作。

2014年9月13日,秦怡亲自创意、编剧的电影《青海湖畔》开机。

2015年,秦怡再登话剧《如梦之梦》的舞台,创下话剧演员登台的最高年龄纪录。

人物特性

重情重义

秦怡是个很重感情的人,戏中以情感人,戏外也结交了各种各样的知心朋友,结下了真挚的情谊。还是在念南市职业中学的时候,由于家穷买不起课本,上语文课时她常常偷偷看小说,有一回把一本《莫斯科印象记》藏在课桌内偷看,被彭老师发现还浑然不知。当老师从课桌内抽出这本书才吓了一跳,心想这下非挨手心板子不可,哪料彭老师也津津有味地翻阅起来,还鼓励她课后写一篇读后感交来。这个不寻常的举动让秦怡喜出望外,当晚赶了个通宵把读后感写成,得到老师的鼓励,从此以后就养成了读书与写作的习惯,后来她离开学校走上了舞台,在辣菲剧场演出话剧《结婚进行曲》,落幕卸妆时,后台居然出现了彭老师,他是专程来看昔日学生演戏的,还带来了一厚叠中学时代秦怡写的读后感,并且笑着说“我知道你会有出息的,所以把你写的东西都珍藏着。”秦怡感动热泪盈眶,几十年来,她一直把这段师生情铭记在心,只要一提笔写文章,彭老师那可亲的形象就浮现眼前,才思如喷泉而诵。

不过生日

秦怡与财神爷同天生日,但她从来不给自己过生日。不少个春节家家户户接财神的喜庆日子,她不是在外景片场就是在家中与病弱儿子吃一碗面条、一块蛋糕以示庆贺。可她的70岁

秦怡

寿辰就不同了,许多亲朋好友早就串通一气,执意要为之庆祝一番。锣鼓喧天的财神日,秦怡家门口一清早就爆竹阵阵,公司同仁送来了大蛋糕,裱字“贺中国维纳斯秦怡永葆青春”,文汇报记者送来来题词为“七十秦怡如寿龙”的贺喜条幅,而寿星虽未浓妆艳抹,自身与傻儿子一样的绛红色毛衫,却显得朴素大方神采奕奕,母子俩恭候的不是首长领导,不是大款富翁,也不是各界名流,而是志同道合的真情朋友。摄影师沈西林手捧70朵盛开的黄玫瑰来了,作曲家陈纲送上三本秦怡的相册《生活的足迹》、《城隍的后代》、《表演艺术》作为生日贺礼;还有为秦怡患直肠癌开刀的刘医生,为傻儿子看病的夏医生都来了,他们都是与秦怡在患难中结下的挚友。病人与医生结交几十年,并不多见,当老寿星吹熄了生日蛋糕上的蜡烛时,响起了哭声与掌声。岁月如梭,10年又逝,亲朋好友又在精心策划,秦怡的80大寿会怎样渡过呢?

外国朋友

秦怡与日本同行友好往来几十载,结下了很深厚的友情。筹拍电影《雷雨》时,她赴日会见了日本著名演员山村春子、中野良子和高峰秀子,聊谈中说起她演鲁妈,与角色年龄相差较大生怕影响表演,说者随意听者有意。第二天山村春子与中野良子(《追捕》中饰演真优美)特地赶到宾馆拜访秦怡,还特地带来一流化妆师,她俩刚在片场拍完戏连妆还未卸,就张罗着为秦怡造型。一个打灯光,一个调油彩,在秦怡脸上变戏法似的,不一会功夫,一个朴实厚道的少妇鲁妈出现了,乐得秦怡笑逐颜开。第二天她受邀到高峰秀子家作客,一眼见到窗台上一盆盛开的水仙花。

秦怡还有许多日本同行朋友,她三次在上海接待吉永小百合,吉永小百合主演的《天国的车站》等片子她都看过,很欣赏其纯情的表演。在上海鲁迅纪念馆、浦江夜游中相会时,吉永小百合对鲁迅先生的崇敬以及对上海的友好给她留下深刻印象,她俩曾4次相聚在日本东京,两人互送礼品以示友情。80高龄的杉春村子是秦怡交往多年的好友,老人几乎年年来中国观光,到上海必与秦怡畅谈别后之情,又年年互寄贺卡,相互表示思念之情。有一年秦怡出访日本,杉春村子正在剧院排戏,得知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不顾夏日炎炎,居然穿着厚实的戏装,急匆匆赶来见秦怡,还特意买了二只相同的小提包,送一个留一个,说是取意“双胞胎”以表友情。秦怡钦佩她如此高龄还在演戏,老人逗趣说:“人老了,什么事都遗忘,就是友情不忘,台词不忘。”乐得大家笑语满堂。“阿信”乙羽信子也是秦怡的老朋友,两人相识还是1957年秦怡拍《铁道游击队》的时候,当时正值盛夏,秦怡在烈日下穿着棉衣拍戏,脖子上长满痱子,"阿信"看了心疼,送了几瓶痱子水给秦怡,叮嘱她保重身体。20年后两人重逢在日本,老阿信不忘旧情,还打趣地问她“还长痱子呢?”秦怡也逗乐:“用了你的痱子水,已有20年不长痱子了。”

家庭生活

传奇

秦怡的明星故事很传奇,家庭生活却有点悲凉,痛苦多于快乐,眼泪多于欢笑,委屈多于喜悦,不幸的影子总伴随着她。

初识金焰是因为刘琼的介绍,年轻时刘琼是金焰的铁哥们儿,觉得“电影皇帝”金焰 与“四大名旦”之一秦怡相亲岂不是郎才女貌?而秦怡在念书时就是金焰的影迷,由他主演的《大路》不知看过多少遍,还听说他是朝鲜爱国志士的后代,与日寇做过不屈的斗争,且多才多艺,戏好人俊,还会烹饪、编织、缝纫、开汽车,仰慕之心很快使两人堕入爱河。

婚礼是体面的,由“神童”吴祖光一手操办,赴宴的都是名流,证婚人则是大名鼎鼎的郭沫若。婚后有过一段甜蜜的生活,生了个儿子金捷为家庭增添了温馨气氛,夫妻俩又第一次也是生平唯一一次合作主演电影《失去的爱情》,片子拍得一般,只因有他俩的精彩表演还是吸引了众多观众。此后的金焰却离"电影皇帝"的名声越来越远,由于拍摄辛苦,而且平时没有注意有些贪杯,患了胃溃疡,手术后虽然保住了性命却只能卧床在家,无法上镜拍戏,“电影皇帝”就此与孤灯、病榻相伴一生。

难两全

而秦怡的事业如日中天,《女篮5号》、《浪涛滚滚》、《青春之歌》、《铁道游击队》、《林则徐》、《倔强的女人》,即使1976年得了肠癌,她仍以顽强的毅力战胜病魔,主演了《征途》《风浪》、《海外赤子》、

《千里寻梦》等佳作。尽管荣誉与掌声长相随,可感情上的失落感如浪涛汹涌。她为自己的婚恋深感痛心,向往的爱情已渐渐远去,难言的苦衷只能向银幕倾吐,难道事业与爱情很难两全?

然而,秦怡不相信眼泪也不相信命。爱情虽然淡去,家庭仍需维系,当她在摄影棚里拍电影《雷雨》时,高潮戏还在拍摄中,她演的鲁妈与孙道临演的周朴园狭路相逢,爱与恨、情与仇一迸在戏中爆发,她的表演得到满场喝彩声。此时金焰的病危通知也送到了她手中,还未来得及卸妆的她直奔医院,弥留之际的金焰已瘦成一把骨头,但眼神并未散乱,一下聚焦在妻子身上。秦怡与之对视,他俩已有几十年没这样交流过了,生离死别之刻才有这样的碰撞,是怜悯?痛楚?忏悔?还是祈求?说不清楚,唯有遗憾是共同的,为了弥补这种遗憾,秦怡力尽妻子的责任,精心护理金焰 ,十多天来,白天棚里演鲁妈,夜晚病床边伴丈夫,似有千言万语可是一句也无法诉说,“电影皇帝”只能双眼似睁似闭地凝视妻子,泪水沿着眼角渗出,最终离开了人间。

失落

如果说秦怡在婚恋上有所失落的话,那她的母子情却浓烈得象朵开不败的茶花,她把自己的情感大部分倾注在儿子金捷身上。谁也想不到影帝与名旦的儿子会是个傻儿子,年逾50,长期来患着精神病,生活不会自理,全靠秦怡照料。秦怡白天忙外,回到家里忙儿子吃饭穿衣,喝水服药,冬天亲自为儿子织毛衣,夏天亲自为儿子擦身,每回出远门拍戏三天二头与儿子通电话,一定要听到儿子亲昵地唤一声“姆妈”才放得下心来,她常说“儿子得了这种病,最痛苦的是他自己,最操心的是母亲,我必须加倍给他以真挚的爱”。母子神情溢于言表。洒下的母爱必有回报。儿子不懂事却懂亲情,母亲拍的片子他都看,看后乱蹦乱跳,对着母亲伸出大拇指。一见母亲开门进家,儿子乖乖从冰箱取出饮料轻声唤:“妈,吃!”秦怡吃罢饮料甜在心,转身案头工作,儿子瞅瞅,又突然冒出一句:“妈,你应该多拍戏!”说得秦怡更是甜蜜蜜。

甜蜜

秦怡等的是剧本《桔黄时节》,素材就来自于自己家庭生活的不幸与拳拳的母子情。其中不少戏就是她的生活现实:儿子多次住院,她每次都在拍戏繁忙中,拴着装满儿子换洗衣服和爱吃的食品的背包,挤公共汽车到医院探望,亲自喂儿子服药、吃饭,瞅着儿子狼吞虎咽的模样才放下心来。有一回她不无伤心地问儿子:“我死了你怎么办?”儿子回答得很干脆:“你死我也去死。”说得秦怡黯然神伤。探望时间到了,铁栅栏门“咯噔”一锁,把母子隔开在二个时空,倔强的秦怡悲从中来,再也受不了情感的煎熬,闪烁出晶莹的泪花。

感动

令人感动的是,从医院出来,秦怡并未回家而是直达《雷雨》片场,她是满怀母子情去演戏中母子情的,片场拍的是鲁妈为了看一眼亲生儿子周萍而受到周朴园的阻挠,母子相见时又欲言无语欲哭无泪,为了“这一眼”她已琢磨了好几天,一直找不到表演的契机,这一刻终于雾锁打开,刚才在医院探望儿子的神情一瞥不正是最好的“戏眼”,最真实的母子情!于是,她把对儿子的情感袒露在镜前,把这场戏演得入木三分。

一段不幸的婚姻,一个操碎了心的儿子,搅成一个解不开的家庭情结。

社会活动

2000年5月21日,中国特奥世纪行上海慈善晚会在上海波特曼大酒店举行,国际著名影星阿诺·施瓦辛格以国际特奥会慈善大使的身份光临。当晚会的慈善拍卖和捐款活动开始时,施瓦辛格除了向中国特奥会捐献了15万美元,又

用25000美元通过拍卖买走了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秦怡的儿子金捷的《衡山公园写生》画。在会场,他说了这样一句话:“秦怡是我崇拜的中国影星,同时她又是一位伟大的母亲,为了弱智的儿子,她做得太多太多!”没错,秦怡为了金捷确实付出了太多。金捷患有精神分裂症,尽管医生告知,金捷的病很难再恢复,秦怡却从没有绝望。儿子病后,什么事都不知道做。她除了按时给金捷吃药外,还要给他洗头、洗澡、换衣。直到如今依旧如此。金捷从小十分喜爱绘画,秦怡请来绘画老师教他画画。金捷喜欢妈妈与他一起画画。每当妈妈与他一起去公园写生,他就像过节似的喜笑颜开。施瓦辛格买走的《衡山公园写生》就是他与秦怡一起在公园画的。这两幅画很多人评价说:一样的景,妈妈的画没有儿子的棒。秦怡画得规矩有层次,金捷画得洒脱活泼。难怪施瓦辛格要说金捷的画:“这是一个奇迹!”

她不计名利、不顾病痛,致力于各类社会公益活动。汶川特大地震后,她先后捐款21万元;青海玉树地震后,又捐款3万元。

2010年,秦怡出任上海世博会上海馆祝福大使和荣誉馆长,积极为世博会奉献力量。

2016年6月3日,秦怡出席了首届上海浦江文化论坛活动。

2016年6月13日,由陈坤发起的心灵公益项目“行走的力量”第六季启动仪式在中国传媒大学举行,2016年“行走的力量”助阵嘉宾可谓十分强大,秦怡等纷纷开展海报接力。

2016年06月30日,《我的祖国》——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电影音乐会在北京举行。老艺术家于蓝、秦怡、田华、谢芳、卢奇、陈思思等献礼。

主要作品

焕发青春

2009年11月15日,是上海电影制片厂成立60周年,也是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秦怡从艺70周年。当日上午,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秦怡从艺70周年暨“秦怡电影回顾展”开幕仪式在上海影城举行。300个座位座无虚席,现场的诗朗诵环节,老艺术家与观众都潸然泪下。而秦怡则直言,艺术生涯将继续,下部戏再演一个伟大的母亲。“是一部叫做《情醉富春江》(原名:《幸福驿站》)的电影,在里面我会演一个已经退休的科研工作者,有很多家庭戏份。”

曾主演了《女篮5号》等影片的88岁的秦怡身穿黑色盛装,脚步轻健,思维敏捷,依然是人们熟悉的模样:一头华美的白发,高贵典雅的美貌没有受到岁月的侵蚀,目光依旧深邃而灼热。秦怡说:“70年来,我与上海电影同患难、共命运,今后还会继续。今天的人要做今天的事。尽管我已年老,但在这个充满变化、激动人心的时代里面,也不能不奔跑、不追赶。”

秦怡回忆:“首先我是不要当演员的。抗战时撤到重庆,我才17岁。身上有十几块钱,就住在女青年会房价最低的房间。一个月后,钱花完了,生活所迫,只能放弃继续上学的念头。 ”一次,她跟着朋友去看话剧,在门厅处巧遇应云卫、史东山两位导演。应云卫说:“你到我们厂里来吧!我们是导演,演话剧。 ”就是这次意外的相遇,使秦怡走上艺术道路。

正当她在舞台上崭露头角,却遭遇了一场不幸婚姻。秦怡说,结婚第二天晚上,丈夫陈天国就喝醉酒了,还拿雨伞打她。陈天国话剧演得很好,但他整天醉酒,从早喝到晚,永远是个醉人,根本无法共同生活。

而提到第二段婚姻,与 “电影皇帝”金焰的姻缘时,秦怡说,抗战胜利后她乘坐卡车回上海,一个年三十的夜晚,刘琼把金焰带到她家。以后金焰常去她家玩,但金焰从未向她求过婚。两人的关系还是著名剧作家、导演吴祖光给捅破的。吴祖光积极张罗,两人就在香港结了婚。

荣誉记录

艺术获奖
?2015 第11届中美电影节终身成就奖(获奖) ?2015 第7届澳门国际电影节最佳编剧奖青海湖畔(提名) ?2015 第7届澳门国际电影节中国电影杰出贡献奖(获奖) ?2009 第27届中国电影金鸡奖终身成就奖 (获奖) ?2009 第7届中国十大女杰 (获奖) ?2008 第11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华语电影终身成就奖 (获奖) ?1995 中国电影世纪奖(获奖) ?1983 第1届中国电视金鹰奖优秀女演员奖 上海屋檐下(获奖)

人物评价

秦怡天生丽质,两只大眼睛特别吸引人。在抗战时期她与白杨、舒绣文、张瑞芳一起被称为抗战大后方的重庆影剧舞台上的“四大名旦”。1947年,抗战胜利后秦怡回到上海,先后在《忠义之家》、《遥远的爱》、《母亲》等影片中饰演主要角色。建国后,秦怡任上海电影制片厂演员、演员剧团副团长,曾在《女篮五号》、《铁道游击队》、《林则徐》、《雷雨》、《海外赤子》等影片中扮演重要角色,尤其是《女篮五号》中扮演的林洁及《青春之歌》中扮演的林红,她以深厚的表演功力很好地诠释了人物内心复杂的感情,成为当时最受欢迎的电影明星。1983年由她主演的电视连续剧《上海屋檐下》(兼任艺术顾问),再度向世人展示了她那不同凡响的表演技巧和具有东方女性魅力的风韵。

最受欢迎的女电影演员

解放后,秦怡进入上海电影制片厂,这时的她演技成熟而自然,在影片《农家乐》、《马兰花开》、《女篮五号》、《青春之歌》以及《铁道游击队》等影片中都有出色的表演。在《女篮五号》中,秦怡扮演的林洁,是一位在旧社会受尽苦难的篮球运动员,秦怡以深沉细腻的表演,展示了人物内心及生活中的复杂情感。在《青春之歌》中,她的表演含蓄而凝重,揭示了女主人公崇高的精神境界,秦怡成为当时最受欢迎的女电影演员之一。

80年代,秦怡主演了《海外赤子》、《雷雨》、《梦非梦》等影片,还主演了多集电视剧《上海屋檐下》,再度向世人展示了她那不同凡响的表演技巧,和她那具有东方女性魅力的风韵。

(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