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善长

词条概要

李善长,明朝开国丞相。历任都事、参议、大都督府司马、参知政事、右相国、光禄大夫、左柱国、太师、中书左丞相等职,被封为宣国公、韩国公。监修《元史》,编《祖训录》、《大明集礼》。

人物简介

李善长善于调护诸将,因材用人,使之各得其所。朱元璋任太平兴国翼大元帅,以李善长为元帅府都事,从克集庆(今江苏南京)。朱元璋任江南行中书省平章,以其为参议,军机进退,赏罚章程,多由他裁决。后枢密院改为大都督府,善长兼领大都督府司马,升任行省 参知政事。二十七年,朱元璋自立为吴王,以李善长为右相国。他娴于辞令,明习故事,处理政务,裁决如流,将吏帖服,居民安堵;调兵转饷无乏,恢复制钱,榷淮盐,立茶法,开铁冶,定鱼税,国用益饶,而民不困。吴元年(1367),论功被封为宣国公。吴改官制,尚左,故李善长由右相国改称左相国,居百官之首。曾与刘基等裁定律令。 作为“大总管”,李善长被朱元璋称为“在世萧何”。他在朱元璋最势微的时候投奔而来,一直负责军队的粮饷供应,成为前线将士风扫残云的“发动机”。他是朱元璋登基典礼的“总导演”,是朱元璋大封功成时的“首席公卿”,是朱元璋的亲家翁。朱元璋曾特赐他一方铁制的凭券,上面明写着可以免除他两次死刑、免除他儿子一次死刑的承诺,但最终,他还是由于一句话不慎,招惹灭族之灾,全家70多口被满门抄斩,朱元璋只免了他女儿女婿,也即公主附马(李祺)。

六公之首

明朝建立,兼太子少师,授银青荣禄大夫,上柱国,录军国重事。定官制、礼仪,监修《元史》,编《祖训录》、《大明集礼》,事无巨细,都由善长与儒臣谋议而行。洪武三年(1370年),授开国辅运推诚守正文臣、特进光禄大夫、左柱国、太师、中书左丞相;封韩国公,岁禄四千石,子孙世袭;予铁卷,免二死,子免一死。时封公者共六人,而善长位居第一。授封制词中将他比之萧何,褒称甚至。但李善长富贵极便意稍骄,引起明太祖朱元璋的不满。四年,以疾致仕。病愈后主持修建临濠(今安徽凤阳)宫殿。时朱元璋徙江南富民十四万于临濠,又以善长管理其事。九年,与曹国公李文忠总中书省、大都督府、御史台,同议军国大事,督修圜丘。其子琪尚临安公主,拜驸马都尉。

胡惟庸以李善长推荐,被擢为太常寺少卿,后为丞相,两人往来甚密。十三年,胡惟庸案发。二十三年,李善长以胡党获罪,谓其元勋国戚,知逆谋不举,狐疑观望,心怀两端,大逆不道,连其妻女弟侄家口七十余人一律处死。朱元璋手诏条列其罪,传着狱辞,为《昭示奸党三录》布告天下。次年,虞部郎中王国用上书诉其冤,朱元璋得书,竟不加罪。关于李善长是否参与谋反,明代史家郑晓、王世贞等人均持否定态度。

死因介绍

关于李善长详细的死因,因其︰当时有句话“胡惟庸在朝时”,曾想拉李善长下水,善长不 从,胡拉李善长的弟弟劝说善长,时间久了,善长终于说了一句“吾老矣,吾死,汝等自为之"。这句话后来由于李善长的下人屈打成招,说了出来,朱元璋便由此定下他的谋反罪,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李善长既无谋反的野心也无那个必要,胡惟庸若是做了皇帝,李善长不过也是人臣第一,同现在没区别,为什么要花那个风险去帮胡谋反呢?

青年时期的李善长读书不多,粗通文墨,但为人有智计,喜欢法家学说,“策事多中”,里中推为祭酒。元顺帝至正十一年(1351),刘福通在颍州起义,淮河南北大震,李善长出于对元朝统治的不满,“欲从雄,未果”②,乃避乱东山中。至正十三年(1353),朱元璋方任郭子兴麾下大校,用计收得横涧山兵二万,南下攻打滁阳(今安徽滁州)。在路上,李善长到军门求见,朱元璋听说他是地方上有名的人物,很礼貌地接待他,双方谈得很投机。朱元璋问四方兵起,何时才能太平?李善长说汉高祖也是平民出身的,为人气量大,看得远,善于用人,不乱杀人,五年功夫,便平定了天下。元朝不得人心,上下不和,已到了土崩瓦解的地步。濠州与沛相去不远,你如能学习这位同乡的长处,天下太平也就快了。朱元璋听后连声叫好,留下他做幕府的掌书记,嘱咐他:如今群雄四起,天下糜烂,仗要打得好,最要紧的是要有好的参谋人员,我看群雄中管文书的和做参谋的幕僚,总要说左右将士的坏话,文武不团结,将士施展不了才能,自然非败不可。将士垮了,主帅势孤力单,也相继而亡,你应该吸取这个教训,协调诸将,不要学那些幕僚的坏样子。从这时候起,李善长便一心一意地追随朱元璋,随他“下滁阳,为参谋,预机画,主馈饷”,很受信任。随着事业的扩大,四方将士来投效者日益增多,李善长考察他们的才能,建议提拔有功和有能力的,处分不积极的将吏,使部下能人尽其才,安心做事。武将中有以力相争的,李善长就“委曲调护”,致使不发生矛盾。①但是李善长的乡里观念很重,在战争年代,这个缺点还不很明显,到明皇朝建立以后,他的同乡观念不免有结党之嫌,最后则成了致祸的口实。

至正十四年(1354),郭子兴南下,率万人至滁阳,因统朱元璋军,并欲夺善长自用,李善长不愿,朱元璋曰:“主帅,我父也,安得不去?”但李善长极力推托,始终未往,久之,郭子兴也不再相强,而朱元璋却对他更加信任了②。不久,郭子兴病死,朱元璋代领其兵,镇守和阳(今安徽和县)。有一次,朱元璋亲自袭击鸡笼山寨,派少量兵佐李善长留守,临行嘱曰:“敌人一旦来犯,千万不要出击!”当时元朝王子秃坚、枢密副使绊住马,“民兵”元帅陈也先先后屯兵新塘、青山等处,闻和阳城虚,急来偷袭。李善长临危知变,暗设埋伏,大败敌军,朱元璋闻报喜曰:“不意缝掖乃办执戈!”③因共谋渡江,李善长说:“我兵众粮少,舟楫不备,请稍候。”碰巧巢湖水帅俞通海、廖永安等,以水军万余来投,李善长大喜曰:“天赞我也!”便决定渡江,败蛮子海牙,拔牛渚,下采石,乘胜取太平。在军队进城前,朱元璋叫李善长先写好禁约:“不许掳掠,违令按军法处置!”等太平城一下,就四处张贴,军士们看了,“肃然无敢犯”。严明的军纪使朱元璋在民众中留下良好的影响。乃置太平兴国翼元帅府,朱元璋任元帅,以李善长为帅府都事。军纪好,民众都放了心,这名气传遍了,朱元璋军事上的成功和巩固便有了保障。这年,朱元璋为江南等处行中书省平章,以李善长为参议,时宋思颜、李梦庚、郭景祥、陶安等俱为省僚,而军机进退,赏罚章程,多决于李善长。有一天,朱元璋问他:“你常比我为汉高祖,你是酂侯。至于徐达吗,也比得上淮阴侯,可留侯在哪里呢?”李善长答:“金华人宋濂博闻强记,又兼通象纬,可当此任。”朱元璋补充说:“据我所知,通象纬者莫如青田刘基。”于是便聘请两人共谋大业。①可以这么说,以宋、刘为代表的浙东集团在朱元璋一生事业中,与淮西力量发挥着相得益彰的巨大作用。

至正二十年(1360)夏,陈友谅约张士诚合攻应天,朱元璋决定采取速战速决的战术,命康茂才速使陈友谅来攻,李善长不解曰:“我正以来为忧,怎么反叫他快点来呢?”朱元璋解释道:“假如陈张相结,我怎么抵挡得了。必须集中优势兵力,先攻破友谅。陈败,张就不敢轻举妄动了。”李善长称是。遂出兵,大败陈友谅。②

至正二十四年(1364),朱元璋自立为吴王,拜李善长为右相国,时犹承元制尚右。李善长明习故事,裁决如流,又擅长辞令,朱元璋有所招纳,往往由他代草。几次大的战斗如西克江州(今江西九江)、两平洪都(今江西南昌)、援安丰(今安徽寿县南、安丰塘北)、讨庐州(治所在今安徽合肥)、下武昌,都由李善长留守,将吏帖服,居民安堵。前方战事频起,命将四征,百万供给,皆由李善长转调。又请征两淮盐税,立茶法,皆根据元制而去其弊政。不久复请制钱法,开铁冶,定渔税,“国用益饶而民不困”① 。

吴元年(1367)九月,平吴,论功封李善长宣国公,改官制,尚左,以为左相国,赏赐无算。时惩元纵弛,颇用重典,法律有三条关于“连坐”的款文,李善长建议除大逆以外皆免之,朱元璋遂命他与刘基等裁定律令,颁示中外。不久,李善长又率群臣上表劝朱元璋即帝位,朱元璋称帝后,命李善长为大礼使,定追封祖、父及册立后妃、太子、诸王等事宜。置东宫官属,李善长兼太子少师,授银青荣禄大夫、上柱国,录军国重事,余仍旧。不久,又上奏定六部官制,议官民丧服及朝贺东宫仪式。监修《元史》,主编《祖训录》、《大明集礼》等书,制定朝臣大小服色俸赐、天下岳渎神祗名号、封建藩国及功臣爵赏,存恤国初都先锋、十大元帅、都尉、指挥、阵亡无后者之父母妻,禁淫祀。总之,明初国家草创,百废待兴,各种典章制度,事无大小,皆由李善长和刘基、宋濂及其他儒臣共同商量、斟酌制定的。

洪武三年(1370),以徐达、李文忠班师回京,大封功臣。当时,将军们功劳大的平定了中原,小的也攻取了闽越州郡,李善长留守南京,“雍容无所见绩”①,朱元璋体会到这一点,说李善长虽无汗马劳,然与我共事的时间很长,又努力保障后勤供应,功劳很大,进封韩国公,授开国辅运推诚守正文臣,特进光禄大夫、左柱国、太师、中书左丞相、参军国事,岁禄四千石,子孙世世勿绝,赐铁券,免二死,子免一死。时大将军徐达功绩赫赫,然犹位在李善长之下。

李善长外宽和而内多刻薄,进封大国,却受爵不让;参议李饮冰、杨希圣,稍侵其权,即按其罪奏黜之。其所厚者中书都事李彬犯法,刘基铁面无私,置之于法,李善长“恶人先告状”,以致刘基被迫告老退职。朱元璋凭借淮西力量起家,他作了皇帝以后,淮西诸将和幕府僚属都成了开国功臣,他们不但有汗马功劳,也有了政治地位,在明朝初年的政治局势下,淮人自然而然地形成了很突出的地位。特别是李善长既富且贵,骄横专擅,凭借自己的权势,颐指气使,凌驾于百官之上,为非淮人集团和朱元璋所日渐不满。张昶、杨宪、汪广洋、胡惟庸先后获罪被杀,朱元璋只碍于李善长过去的功劳而一直隐忍不发。一天,朱元璋借与陶凯论斋戒当至诚为由, 暗示李善长应趁早退职,曰:“人之一心,极艰检点,心为身之主,若一事不合理,则百事皆废,所以常自检点,凡事必求至当。今每遇斋戒,必思齐整心志,对越神明。”李善长听后叩头称善②。洪武四年(1371)正月,李善长以疾致仕,赐临濠地若干顷,置守冢一百五十户,给佃户一千五百家,仪仗士二十家,与魏国公徐达等。洪武五年病愈后,命他督建临濠宫殿,凡数年。洪武七年,朱元璋推恩提拔他弟弟李存义为太仆丞,存义的两个儿子李伸、李佑担任府州官员。洪武九年,又把长女临安公主下嫁其子李祺,拜为驸马都尉。光宠赫奕,时人艳羡。婚后一月,御史大夫汪广洋、陈宁上疏言:“善长狎宠自恣,陛下病不视朝将近十天,也不来问候。驸马都尉李祺六日不上朝,宣至殿前又不谢罪,大不敬,请付有司议处。”于是坐削李善长岁禄一千八百石,几及其半。李善长“自是意忽忽不自得”①。

洪武十三年(1380),左丞相胡惟庸获诛。胡惟庸是善长同乡,初为宁国知县,时善长当政,惟庸以黄金二百两贿赂之,便得以入京任太常少卿②。累迁中书参政,又以兄女嫁李佑,因相互往来。惟庸任相后,“与善长深相结”③,“贪贿弄权,无所畏忌”。朱元璋为防止大权旁落,遂以“擅权枉法”之罪杀了胡惟庸④,及其同党御史大夫陈宁、中丞涂节等数人。⑤群臣请并诛李善长,朱元璋以彼为初起时心腹股肱,置不问。李善长以年老养疾奏,许之。

自胡惟庸被杀后,胡案成为朱元璋进行政治斗争的武器。特别是随着自己年事的增高,懿文太子又柔仁,便决心消除“棘杖上的刺条”,使下一代保持一个安定的政治环境⑥。凡是心怀怨望的、行动跋扈的、对皇家统治有危害性的文武官员、大族豪强,都陆续被罗织为“胡党”罪犯,处死抄家。胡惟庸的罪状也随着统治阶级内部矛盾的发展而发展,随时扩大。最初增加的罪状是

“通倭”,接着又是“私通蒙古”。日本和蒙古是当时明朝两大敌人,通敌当然是谋反了。史载:“时四方仇怨相告讦,凡指为胡党,卒相收坐重狱。”①洪武十八年(1385),有人告李存义父子实胡惟庸之余党,诏免死,发放崇明。李善长知道个中缘由,也不去道歉,朱元璋衔之。

洪武二十三年(1390),时李善长已七十七岁,“耄不检下”,然仍欲增隆其第宅,从信国公汤和那里借卫卒三百人,汤和密以闻。四月,有京民坐罪应徙边者,李善长又数次请托,免其所亲丁斌等。于是朱元璋勃然大怒,先严刑逼供丁斌,查出丁斌原在胡惟庸家办过事,知道李存义等和胡惟庸相互勾结的情况,接着下令把李存义父子逮到京师审问,结果词连李善长,云:“惟庸有反谋,使存义阴说善长。善长惊诧曰:u2018尔言何为者,审尔,九族皆灭。u2019已,又使善长故人杨文裕说之云:u2018事成当以淮西地封为王。u2019善长惊不许,然颇心动。惟庸乃自往说善长,犹不许。居久之,惟庸复遗存义进说,善长叹曰:u2018吾老矣,吾死,汝等自为之。u2019”②“又旬日,惟庸谒善长,延之东西向座,屏左右款语良久,人不得闻,但遥见颔首而已。”③这时,御史们也纷纷上疏劾李善长:洪武二十一年(1388),将军出塞,至捕鱼儿海,掳获元宗室大臣及宝玺、图书、金银印章无数,元宗室大臣中有胡惟庸暗通沙漠的使者封绩,而李善长却匿不以闻。④有的更说私书中 有李善长的亲笔信。⑤这时,李善长家仆卢仲歉等亦上告他与胡惟庸“通赂遗,交私语”①。狱词锻炼完毕,朱元璋谓:“善长元勋国戚,知逆谋不发举,狐疑观望怀两端,大逆不道。”恰好天象显示有灾变,占得应在大臣,遂并其妻女弟侄家口七十余人诛之。②

李善长子祺,徙江浦,久之卒。祺子芳、茂,以公主恩,得不坐。第二年,御史解缙、虞部郎中王国用上书为李善长称冤。朱元璋得书,竟未怪之于罪。

人物结局

胡惟庸以李善长推荐,被擢为 太常寺 少卿,后为丞相,两人往来甚密。洪武十三年( 1380年), 胡惟庸案发。二十三年( 1390年),李善长以胡党获罪,谓其元勋国戚,知逆谋不举,狐疑观望,心怀两端,大逆不道,连其妻女弟侄家口七十余人一律处死。朱元璋手诏条列其罪,传着狱辞,为《昭示奸党三录》布告天下。

明史记载

太祖得巢湖水师,善长力赞渡江。既拔采石,趋太平,善长预书榜禁戢士卒。城下,即揭之通衢,肃然无敢犯者。太祖为太平兴国翼大元帅,以为帅府都事。从克集庆。将取镇江,太祖虑诸将不戢下,乃佯怒欲置诸法,善长力救得解。镇江下,民不知有兵。太祖为江南行中书省平章,以为参议。时宋思颜、李梦庚、郭景祥等俱为省僚,而军机进退,赏罚章程,多决于善长。改枢密院为大都督府,命兼领府司马,进行省参知政事。李善长,字百室,定远人。少读书有智计,习法家言,策事多中。太祖略地滁阳,善长迎谒。知其为里中长者,礼之,留掌书记。尝从容问曰:“四方战斗,何时定乎?”对曰:“秦乱,汉高起布衣,豁达大度,知人善任,不嗜杀人,五载成帝业。今元纲既紊,天下土崩瓦解。公濠产,距沛不远。山川王气,公当受之。法其所为,天下不足定也。”太祖称善。从下滁州,为参谋,预机画,主馈饷,甚见亲信。太祖威名日盛,诸将来归者,善长察其材,言之太祖。复为太祖布款诚,使皆得自安。有以事力相龃龉者,委曲为调护。郭子兴中流言,疑太祖,稍夺其兵柄。又欲夺善长自辅,善长固谢弗往。太祖深倚之。太祖军和阳,自将击鸡笼山寨,少留兵佐善长居守。元将谍知来袭,设伏败之,太祖以为能。

太祖为吴王,拜右相国。善长明习故事,裁决如流,又娴于辞命。太祖有所招纳,辄令为书。前后自将征讨,皆命居守,将吏帖服,居民安堵,转调兵饷无乏。尝请榷两淮盐,立茶法,皆斟酌元制,去其弊政。既复制钱法,开铁冶,定鱼税,国用益饶,而民不困。吴元年九月论平吴功,封善长宣国公。改官制,尚左,以为左相国。太祖初渡江,颇用重典,一日,谓善长:“法有连坐三条,不已甚乎?”善长因请自大逆而外皆除之,遂命与中丞刘基等裁定律令,颁示中外。

太祖即帝位,追帝祖考及册立后妃太子诸王,皆以善长充大礼使。置东宫官属,以善长兼太子少师,授银青荣禄大夫、上柱国,录军国重事,余如故。已,帅礼官定郊社宗庙礼。帝幸汴梁,善长留守,一切听便宜行事。寻奏定六部官制,议官民丧服及朝贺东宫仪。奉命监修《元史》,编《祖训录》、《大明集礼》诸书。定天下岳渎神祗封号,封建诸王,爵赏功臣,事无巨细,悉委善长与诸儒臣谋议行之。 洪武三年大封功臣。帝谓:“善长虽无汗马劳,然事朕久,给军食,功甚大,宜进封大国。”乃授开国辅运推诚守正文臣、特进光禄大夫、左柱国、太师、中书左丞相,封韩国公,岁禄四千石,子孙世袭。予铁券,免二死,子免一死。时封公者,徐达、常遇春子茂、李文忠、冯胜、邓愈及善长六人。而善长位第一,制词比之萧何,褒称甚至。

善长外宽和,内多忮刻。参议李饮冰、杨希圣,稍侵善长权,即按其罪奏黜之。与中丞刘基争法而诟。基不自安,请告归。太祖所任张昶、杨宪、汪广洋、胡惟庸皆获罪,善长事寄如故。贵富极,意稍骄,帝始微厌之。四年以疾致仕,赐临濠地若干顷,置守?冢户百五十,给佃户千五百家,仪仗士二十家。逾年,病愈,命董建临濠宫殿。徙江南富民十四万田濠州,以善长经理之,留濠者数年。七年擢善长弟存义为太仆丞,存义子伸、佑皆为群牧所官。九年以临安公主归其子祺,拜驸马都尉。初定婚礼,公主修妇道甚肃。光宠赫奕,时人艳之。祺尚主后一月,御史大夫汪广洋、陈宁疏言:“善长狎宠自恣,陛下病不视朝几及旬,不问候。驸马都尉祺六日不朝,宣至殿前,又不引罪,大不敬。”坐削岁禄千八百石。寻命与曹国公李文忠总中书省大都督府御史台,同议军国大事,督圜丘工。

丞相胡惟庸初为宁国知县,以善长荐,擢太常少卿,后为丞相,因相往来。而善长弟存义子佑,惟庸从女婿也。十三年,惟庸谋反伏诛,坐党死者甚众,善长如故。御史台缺中丞,以善长理台事,数有所建白。十八年,有人告存义父子实惟庸党者,诏免死,安置崇明。善长不谢,帝衔之。又五年,善长年已七十有七,耄不检下。尝欲营第,从信国公汤和假卫卒三百人,和密以闻。四月,京民坐罪应徙边者,善长数请免其私亲丁斌等。帝怒按斌,斌故给事惟庸家,因言存义等往时交通惟庸状。命逮存义父子鞫之,词连善长,云:“惟庸有反谋,使存义阴说善长。善长惊叱曰:u2018尔言何为者!审尔,九族皆灭!u2019已,又使善长故人杨文裕说之云:u2018事成当以淮西地封为王。u2019善长惊不许,然颇心动。惟庸乃自往说善长,犹不许。居久之,惟庸复遣存义进说,善长叹曰:u2018吾老矣。吾死,汝等自为之!u2019”或又告善长云:“将军蓝玉出塞,至捕鱼儿海,获惟庸通沙漠使者封绩,善长匿不以闻。”于是御史交章劾善长。而善长奴卢仲谦等,亦告善长与惟庸通赂遗,交私语。狱具,谓善长元勋国戚,知逆谋不发举,狐疑观望怀两端,大逆不道。会有言星变,其占当移大臣。遂并其妻女弟侄家口七十余人诛之。而吉安侯陆仲亨、延安侯唐胜宗、平凉侯费聚、南雄侯赵庸、荥阳侯郑遇春、宜春侯黄彬、河南侯陆聚等,皆同时坐惟庸党死,而已故营阳侯杨璟、济宁侯顾时等追坐者又若干人。帝手诏条列其罪,傅着狱辞,为《昭示奸党三录》,布告天下。善长子祺与主徙江浦,久之卒。祺子芳、茂,以公主恩得不坐。芳为留守中卫指挥,茂为旗手卫镇抚,罢世袭。

善长死之明年,虞部郎中王国用上言:“善长与陛下同心,出万死以取天下,勋臣第一,生封公,死封王,男尚公主,亲戚拜官,人臣之分极矣。藉令欲自图不轨,尚未可知,而今谓其欲佐胡惟庸者,则大谬不然。人情爱其子,必甚于兄弟之子,安享万全之富贵者,必不侥幸万一之富贵。善长与惟庸,犹子之亲耳,于陛下则亲子女也。使善长佐惟庸成,不过勋臣第一而已矣,太师国公封王而已矣,尚主纳妃而已矣,宁复有加于今日?且善长岂不知天下之不可幸取。当元之季,欲为此者何限,莫不身为齑粉,覆宗绝祀,能保首领者几何人哉?善长胡乃身见之,而以衰倦之年身蹈之也。凡为此者,必有深仇激变,大不得已,父子之间或至相挟以求脱祸。今善长之子祺备陛下骨肉亲,无纤芥嫌,何苦而忽为此。若谓天象告变,大臣当灾,杀之以应天象,则尤不可。臣恐天下闻之,谓功如善长且如此,四方因之解体也。今善长已死,言之无益,所愿陛下作戒将来耳。”太祖得书,竟亦不罪也。

【译文】(部分)

李善长,字百室,定远人。读书不多,但有智慧和谋略,通晓法家学说,谋划事情大多符合实情。太祖朱元璋平定滁州的时候,李善长主动投靠他。太祖知道李善长是乡里的长者,就对他以礼相待,留下他做幕府的掌书记。太祖曾经神情从容地问李善长:“天下的战争什么时候能平定呢?”他回答说:“秦末战乱时候,汉高祖从普通百姓中崛起。他生性豁达大度,知人善任,不胡乱杀人,五年成就了帝王的基业。现在元朝纲常已经混乱,国家四分五裂。(如果您).效法汉高祖,天下不是很容易平定吗!”太祖称赞他的主意好。他跟随太祖攻占滁州,给太祖出谋划策,并参与重要事情的决策,主管军队的物资供应,很受太祖亲近、信任。太祖的威名一天天地大起来,起事的将领来归附的,李善长观察他们的才能,报告给太祖(任用)。又替太祖对投诚者表达诚挚情意,使他们能够安心。有人因为某些事情相互意见不合,产生矛盾,李善长就了解事情的原委从中调停。郭子兴听信流言而怀疑朱元璋,逐渐剥夺他的兵权。又想从朱元璋身边把李善长夺过来辅佐自己,李善长坚决辞谢不去。太祖很倚重他。太祖在和阳驻军时,亲自率军攻打鸡笼山寨。留下很少一部分兵力给李善长留守和阳。元军将领刺探得知消息来偷袭和阳,李善长设下埋伏打败了元军,太祖认为他很有本事。 太祖做吴王的时候,任命李善长做右相国。李善长熟悉旧日的典章制度,能很快地做出决断,又擅长交际辞令,太祖招引人才时,总是让李善长起草文告。太祖曾经请他管理两淮盐务,订立茶叶(专营)的法律,他都仔细考虑元朝(相关)的制度剔除那些不好的规定。恢复制钱后,t又依法开放冶铁业,订立了渔税,国家资财更加丰饶,百姓也不觉得困苦。吴王元年九月,评论平定吴地的功劳,封李善长为宣国公。改了百职制度后,以左为尊,太祖任命他为左相国。太祖刚过长江,很用重刑(治理),有一天,太祖对李善长说:“法律上有三条关于连坐的规定,不是太严厉了吗?”李善长趁机请求除谋反要连坐之外,其他都废除掉。于是太祖就命令他和刘基制定法令制度,颁行朝廷内外各处。 洪武三年,朝廷大肆封赏功臣。太祖说:“李善长虽然没有战场上的汗马功劳,但辅佐我的时间很长,(别的)功劳很大,应该进封大的封国。”就授予他开国辅运推诚守正又臣、特进光禄大夫、大师、中书左丞相,封爵韩国公,每年享受四千石的俸禄,子刊,后代可以世袭封爵。赐予铁券,免他两死,儿子可免一死。当时封公的大臣,李善长位居第一,朝廷封赏他的文书堪比刘邦对萧何的赞词,(可说是)称赞到了顶点。 李善长外表宽厚平和,内里却多刚愎自用,待人刻薄。参议李饮冰、杨希圣稍微冒犯了他的权威,他就查究他们的罪责上奏朝廷,把他们贬职了。他和中丞刘基争论法条而受辱,刘基内心感到不安,就请求告老还乡。太祖所信任的大臣张昶、杨宪、汪广洋、胡惟庸都获了罪,只有李善长还像原来一样在朝廷做官。李善长权势地位到了顶点,心里慢慢变得傲慢起来,太祖开始对他暗暗生厌。洪武四年,因为生病退休。后来因被认为是胡惟庸的同伙而被处死。

明代法典

明代综合性法典《大明律》

制定过程:吴元年(1367)十月,朱元璋命左丞相李善长、御史中丞刘基等议定律令。十二月,编成《律令》四百三十条,其中律二百八十五条,令一百四十五条。同时又颁《律令直解》,以训释《律令》文意。洪武六年十一月,明太祖朱元璋命刑部尚书 刘惟谦等以《律令》为基础,详定大明律。次年二月修成,颁行天下。其篇目仿《唐律》分为《卫禁》、《斗讼》、《诈伪》、《杂律》、《捕亡》、《断狱》、《名例》等十二篇。三十卷,六百零六条。二十二年又对此作较大的修改,以《名例律》冠于篇首,按六部职掌分为吏、户、礼、兵、刑、工六律,共三十卷,四百六十条,传统的法律体例结构至此面目为之大变。三十年五月重新颁布,同时规定废除其他榜文和禁例,决狱以此为准。由于朱元璋严禁嗣君“变乱成法”,此次重颁《大明律》后,终明之世未再修订。有变通之处,则发布诏令或制定条例,辅律而行。弘治十三年(1500)制定《问刑条例》二百七十九条。嘉靖二十九年(1550)重修,增内三百七十六条;万历十三年(1585)又重修,增内三百八十二条。此后律、例并行。

主要特点

《大明律》是中国明朝明代法令条例,由开国皇帝朱元璋总结历代法律施行的经验和教训而详细制定而成,是中国封建社会后期的典型法典,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它虽然以《唐律》为蓝本,但在形式和内容上都有发展。在形式上,结构更为合理,文字更为简明;在内容上,经济、军事、行政、诉讼方面的立法更为充实;在定罪判刑上,体现了“世轻世重”,“轻其轻罪,重其重罪”的原则,“事关典礼及风俗教化等事,定罪较轻;贼盗及有关帑项钱粮等事,定罪较重”。其律文结构和量刑原则对《大清律》有较大影响。 朱元璋非常重视法律的制定。《大明律》是其一生中“劳心焦思,虑患防微近二十载”的经验总结,是他经过反复修改,“凡七誊稿”,字斟句酌的“不刊之典”。他视其为维护朱明皇朝长治久安的法宝。为把《大明律》贯彻到社会的各个方面,朱元璋还汇集官民“犯罪”事例来解释律条。洪武十八年颁行《大诰》,次年又颁《大诰续编》、《三编》,二十一年又颁赐《大诰武臣》,令全国官吏军民诵习。其目的是通过律令的教育和宣传,使广大人民服从封建统治。

故居后裔

开国丞相李善长,荣耀20年即洪武二十三年,70多岁的李善长却与妻女弟侄70余口,一起被冤斩,故居被抄毁。从此以后,李善长的故居与后裔成为未解之谜。据《明史·李善长》传记载:“李善长,字百室,定远人。少读书有智计,习法家言。策事多中。”明、清旧志与故老传说:“李善长家住簧学巷。”查明史善长本传:洪武四年,善长有病致仕退休,朱元璋赐临濠地若干顷,置守家户一百五十,给佃户一千五百家,仪仗二十家。元末明初,濠州下属临淮(今临淮关)、临濠(今定远)两县(当时无凤阳建置)。所赐田产、守家户、佃户、仪仗户当在定远,此故居也当在簧学巷内。簧学巷在定城南边,西从丁字街,东至东城墙,北靠东后街,南临 小南门,东西长约二里,南北宽约一里,在此方圆约四里的地方,何处是李善长故居遗址呢?明朝嘉靖时,邢部尚书王世贞的一首诗给我们提供了佐证。诗题是《过定远问功臣遗址》,诗云:“甲第杳非故,子城余至今。烧痕寒不泯,沙色昼常阴。无复风云迹,偶然天地心。孝陵回首外,紫气一何深。”一从诗题看,“过定远”是指经过定远县城,并不是定远县境;“问”是指访问定城知情人员;“功臣遗址”是指居住定城的明朝开国功臣遗迹。二从李、胡二家均住定城看,据明、清旧志记载,居住定城除李善长外,还有当过权相的胡惟庸。王世贞是明朝大官身份,时近知情,深知胡惟庸谋反有据,李善长被诛含冤,根本不会写诗凭吊胡惟庸。三从诗义看:昔日繁华甲第没有了,现在只看见大城内的一座小城了;被火烧毁的墙壁还残留着痕迹,在寒风中尚未泯灭;用细沙铺筑成的走道已经铺满青苔,长满蓬草,即使在白天也给人阴森森的感觉。

其他相关

明封君襟泉李氏墓志铭

明虞淳熙撰

予北山道中遇平昌(今四川巴中之平昌县)令汤生汤生曰以子虞氏春秋也亦知若间左李公者乎出韩国其子质先属韩国世家我而公羡中之铭则属之子矣子穷愁第著子之春秋春秋成而我继焉对曰义仍而世家之本则龙门令耶公受其书甚誯地下独视视平昌令褚少孙等耳生以其故匿不复出世家无何失今去而穷愁者益以病不时铭庚子李氏之羡启繂下公室碑止负繂者就而作丹书书先铭其书曰公名文襄字思赞後更名逢文里中故所严事襟泉先生也少读书既誯龙门令书而司空城坦书季重达论诸书亦不废读性倨壹淩出人上然无所任威而好持论折人人固其声不敢署对处务霍然鷙鸟发大府理倚之齐已半体顾阴行善无害以为内深次骨非也妇范每患之语子质先他人戚施作下带视即猜祸文恶声为长者廼公勇师黝如声至何子名成急为而群君之严者表徵毋令久中腹诽误月旦春秋质先曰唯唯当是时儒人暗於比详抉记室为重直指使者王公行部至钱唐辟记室公应辟尽绌其曹见为无双王公一切肺附近之已还报命太守毛公理陆公黹公相次辟傅爰书与昵近比王公豪侦公能令长喜恕也间行金请上下手公唶唶摽出不顾於是谣诼起家人不能无憎詻詻自如卒无所息苦岁壬午皇长子生赦令入府公引所读书不乃曰赦从重附从轻耶为因察小比从轻附附诸累往往释公所言此政自难语人累故不知徽缠所由解其行善如此於是公乃呼质先命曰尊向偻俯期期口不道语虽恶声不及犬马甯渠得生一人命席尊柔天子上仁以遗尔尔小子食两世馀哉?盖公父元之公善而训其弟白湖君学与期公者未食报徵士之币廉贾之子钱一柬脯一以鼓箧质先凭公而更籍于廷尉之业里门从此高矣人有窥其门司公者曰公必嗃嗃会上食尊人设同几如逮母事婺姊如母字冯家妹如母子其子复如其母至丧纪祭法一循所读龙门礼书终其身柔声下气孺子慕于籩豆间类家令伯司之竟不得一俨恪事也而出门则更衣媮衣裔流憺憺惊一市人市人藕语是岂内史丞相史乎公闻笑曰吾丞相之裔故憺憺耳市子弟知丞相定远人不知其孙福重之子琳琳之子伟溺蜀峡河太末君子拯归而徙杭伟生鹏鹏生瑞衡及公也丞相功视酇侯始封韩坐流言失国籍昆明袭爵不当後中山王俨令继绝桓圭冕而布武者公矣又同师酇侯当戚都护辟赞其画时用伯禽法墨酷闳滞蚧Ш詈巫愕涝詹倜硭闶蛔愠胍黄メ缂绻蟊苡诩秩税仙娼1P跚一厘之外譬诸楚和屡刖尚责其僬僬凫趋耶久拂郁强处人下至质先举泽宫则心开去赦令下正十二年许矣门宜高公好广大度且先高门自喜顾独务为元之公之行以观质先自少时合尊促坐杯盤狼藉忽止酒衣故所常衣且偻且俯咏唐之繊力作不倦示身有所教诲也质先未晢请分任公辄诟不许期尽读所读书更尽酉阳之藏而遇偶落羽反温言宽之将抑竞心质先因得收接天下名士大夫

所营词坛屠纬真谢友可之列往焉宁惟予社百人不敢争长耶一且属铭世家坛上两人者期自致韩国之勋非苟而已予世世史好大与公相编语深衷无信者而公之德其妻信之其子为之盟耆而殁祠关壮缪乃暝赫赫壮缪为之盟久矣知我者其在斯铭乎其在斯铭乎公生嘉靖丁酉十一月二十四日卒万历丙申十月初三日妇范子葆素字质先甲午乡进士娶俞太医院判南山公孙女蚤卒继汪文学 万川公女孙三长用光俞出殇次齐名齐芳齐名聘汀州守翼菴黄公女孙齐芳幼未聘女孙一许字徽州守纯菴沈公季孙士倬并汪出俟修韩国世家者采焉羡门启三台山铭曰

计然之筴七一用之徵辟再用之居积五筴伊何世歌雅石盖彬彬有其文武而仁心以为质韩国之门高可式

虞淳熙(1553年-1621年),字长孺,浙江钱塘人。传说虞淳熙生下来睡着不闭眼。万历十一年(1583年)成癸未科进士。曾任兵部职方事、礼部员外郎等职,信佛,劝西洋传教士利玛窦多读佛书,曾隐居於回峰。著有《虞德园集》、《孝经集灵》1卷。本墓志载《虞德园集》。

影视形象

2004年电视剧《朱元璋》陈长海饰演李善长。

2006年电视剧《传奇皇帝朱元璋》姜华饰演李善长。

(0)

相关推荐

  • 新新播报丨东京奥运会闭幕 苏炳添擎国旗入场

    新新播报,唤醒一天。早上好,我是新快报 AI 主播新新,现在为你播报。今天是 8 月 9 日,星期一。 东京奥运会闭幕 苏炳添擎国旗入场 8 月 8 日,第 32 届夏季奥林匹克运…

    2021年8月9日
  • 安徒生

    安徒生 – 个人简介 安徒生,英文名HansChristianAndersen,汉语全名汉斯·克里斯蒂安·安徒生(1805年4月2日-1875年8月4日)生于欧登塞城,…

    news 2022年8月13日
  • 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就是一部伟大斗争史

    《求是》杂志社原社长、中国史学会会长李捷。 新时代的伟大斗争,首先就是全面从严治党,刀刃向内、自我革命,党得到了重塑。 当下我们全面深化改革,跟当年启动改革不一样。今天的改革是什么…

    news 2021年7月1日
  • 李必立

    个人爱好 1、红酒 从一开始接触它就慢慢喜欢上了。法国红酒滑爽细腻的感觉就像韩国。 2、音乐 我喜欢边吹风边欣赏音乐使心情平静。主要喜欢民谣等,也听hiphop。 3、书 我喜欢读…

    news 2022年8月13日
  • 欠款超一亿!河南4A级景区三次流拍,仍无人问津!

    7月13日,阿里拍卖平台显示,位于河南省南阳市南召县的国家4A级景区南召宝天曼处于挂牌拍卖状态,此次起拍价为5281.596万元。 此次变卖是由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发起,涉及景区的开…

    news 2021年7月16日
  • 奥运会结束数日,外媒终于缓过神,剖析奥运会如何导致菅义伟垮台

    日本首相菅义伟上台还没有一年就宣布将在月底辞职,让很多人都感到意外。其实从菅义伟的内政外交方面就可以看出端倪。菅义伟在处理这些方面却是存在一定问题。压倒菅义伟政府的问题中除了没有处…

    2021年9月18日
  • 潍坊天翔航空工业有限公司

    潍坊天翔航空工业有限公司办公室地址位于国际风筝联合会组织总部所在地潍坊,潍坊潍坊市坊子区九龙街办眉南路以东工贸街以西,于2009年06月30日在潍坊市坊子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注册成立,…

    news 2小时前
  • 张坚庭

    人物光影 成长故事   香港艺人,毕业于香港浸会学院文学系,又获中文大学电影文凭。张坚庭1981年开始当编剧,代表作《胡越的故事》和《父子情》。1983年,凭着首部编、导作品《表错…

    news 2022年8月13日
  • 周正旭

    人物简介 中文名:周正旭 性别:男 英文名:Bruce Chow 出生地:江苏省南京市 出生日期:1989年7月 婚姻状况:未婚 国籍:中国 家庭成员:奶奶 爸爸 妈妈 周正旭 身…

    news 2022年8月13日
  • 林颖娴

    港姐竞选 姓名:林颖娴 英文名:Wing Lam 编号:14号 身高:5尺3寸3/4 体重:100磅 爱好:弹钢琴 职业:模特儿、演员 志向:成为钢琴家 奖项:季军 人物作品 音乐…

    news 2022年8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