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星君

基本资料

  姓名:天枢星君 又名:天枢

  人间身份一:杜宛铭

人间身份二:慕若言

  贴身信物:

  宋珧的玉佩-"光滑莹润,像是被人经常把玩摩挲。"

  宋珧送的发课筒子

  和宋珧的金线

  居住地:天庭北斗宫的天枢星君府宅

  手下:北斗六星

  此生挚爱:宋珧 

  爱慕者:南明帝君

  上司:玉帝

  最喜欢的花:木香花

  最喜欢的书:易经

  最喜欢做的事:下棋

  服饰:素色衣衫

  性格:清冷脱俗,无波无澜,甚有怜弱的心

  容貌:风华淡雅,让人不敢唐突逼视,又忍不住想看

  仙职:天枢生下来就是天枢星君,在北斗宫中位次最尊,生来就注定要执掌北斗宫

  宿命:身为帝星,注定要和南明帝君互辉互应

  意外:凡人宋珧断了天枢和南明的仙契线,自己挂上了天枢

  影响:仙契线乱了这两君的互辉互应。南明帝君心中耿耿,天枢与南明渐渐疏远,人间频生灾祸战事,朝代瞬起瞬灭,不能稳固

  任务:于天庭来说,这根仙契线不能留着。但要断它,只能宋珧和天枢其一灰飞烟灭。玉帝本想留天枢,弃宋珧,天枢不忍心见宋珧灰飞烟灭,向玉帝说愿意下凡一试断金线

  结局:仙元尽碎,重塑仙身,忘却前尘,北斗宫其余六星为了使他重归主位,耗损大半仙气传给天枢,闭关潜修,休养百年

  升职仙位:天枢天君(如意蛋情节,修练百年后)

  天枢经历了七世:

第一世 天枢

  身份:天庭上仙

第一世-天枢

不认识宋珧

  生仙契之线

  和南明下凡历劫

  (见其他人讲述)

  相关片段:

  衡文道:"这个原由没什么好做机密的。据说天枢星和南明帝君初生出的时候,就互耀互映,牵连紧密。天枢星本是帝星,佑护凡间的皇气,南明帝君司凡间国运。两仙相辅相助,俨为一体。所以,传说,后来南明帝君与天枢星君之间便生出了仙契之线。。。。

第二世 杜宛铭

  身份:凡人,状元

第二世 杜宛铭

病殃子

  和宋珧青梅竹马

  粘着仙契之线

  替宋珧写情书追花魁

  天枢记得宋珧 

  宋珧没有放杜宛铭在心上

  (宋珧回忆 见<第七十章 番外 杜宛铭>😉

  相关片段:

  杜宛铭天天帮我写功课,我自然不会亏待他。我带他玩蛐蛐,抓蝈蝈,放风筝。猜子儿玩骰子去郊野的农田里偷麦子都有他的份儿,还送过他装蛐蛐的葫芦,装蝈蝈的笼子,老头子的门生送我的从江南带过来最新式的风筝。一起玩了后,觉得杜宛铭其实不错,挺仗义又和顺。有一回我带他去京郊的废宅里抓蛐蛐,连累他险些掉进口深井里,他脖子上的一块玉脱了绳子掉进井中咕咚一声没影了。我偷了我娘的一块宝贝玉赔给他。我娘得知玉被我拿了后倒没什么,我爹大怒,请了一根大棍子抽了我一顿,抽得我五六天都一瘸一拐的。

  我们一道在学塾里呆了五年。五年后我从学塾中出来,正是春风得意好冶游的时光。与学塾中结识的三五同道催马踏遍京城路,喝酒寻乐看看花娘。与杜宛铭却走得有些远了。他是身负厚望之人,在家关门读书,十六岁时被皇上御笔钦点,中了状元。赐四品官职,入翰林。我和旧同窗们同去贺他,他穿着翰林院的官服,态度还是谦谨又和顺。

  下棋我也总赢不了他。他身体不好,又时常睡不着,我有时就陪他下棋下到天亮。小院的围墙上爬满了花藤,春天时木香花开得十分繁华,有时候下了一夜棋,清晨出房门,木香花在晨雾中香气特别浓郁怡人。大夫说这香气能让杜宛铭胸闷好些。

第三世 天枢

  身份:天庭上仙

第三世 天枢

粘着仙契之线

  装作不认识宋珧

  表面上想赶他下凡

  暗中保护他

  与玉帝设局骗宋珧下凡

  天枢记得宋珧 

  宋珧不认得天枢是杜宛铭

  (宋珧回忆)

  相关片段:

  几千年前我初上天庭,被仙使引着前去拜会众仙,在九重天阙的云霭上第一次看见天枢星君。那时候他刚从北斗宫中出来,北斗七星的其余六宿随在身后。我在一片银辉中看见一个素袍玉簪风华淡雅的身影,让人不敢唐突逼视,又忍不住想看,实在是仙中上品。经仙使指点,我侧身谨候,顶礼相迎,"小仙是新上天庭的宋珧,见过星君。" 清冷如星的目光只在我身上停了瞬间,颔首回了一礼,客套都不客套一声,便扬长去了。玉帝都没有这么大谱儿。

  天枢当时手指中还夹着一枚白子儿轻轻敲着棋盘,听我认输,莞尔一笑,细长的手指拾起盘上的子儿分装入篓。天枢星君平时清冷冷的,那一笑,倒真不清寒了。

  天枢在玉阶下躬身缓缓道:"当年西方净土处,有尊者在如来说法时走神片刻,便堕入尘间十世,受一切轮回苦。今日广虚元君在众仙众佛面前有失天仪,其平日又凡心未泯,依小仙之见,当遣回凡界,永不得再返天庭。"

  这几句话如五雷轰顶,直敲我天灵盖,将我敲得目瞪口呆,木木僵僵。

第四世 慕若言

  身份:凡人,文弱书生

第四世 慕若言

被抄家 

  失去天枢记忆

  因误杀李思明 对他愧疚

  宋珧换了三次身份找他

  他也不认得宋珧

  宋珧记得天枢 

  天枢不记得宋珧

  (故事第四章至第五十二章 )

  相关片段:

  慕若言倚栏望着我,徐风中衣袂飞扬,恍若– 恍若我初上九重天阕时,云霞烂漫淡然银辉中高高在上的天枢星君

  此情此境何其风雅,慕若言凝目看我,神色恰如一盆清水,方才波澜微漾,渐渐平和如镜。天枢转世,果然还是和在天庭一样爱不动声色,端清高架子。心里闹着,脸上撑着,直把自己撑成个病秧子。

  如此过了数日,慕若言始终像一洼死水,无波无澜。我曾见他将胸前的玉拿出来看过,只有看那块玉的时候,眼里才微有光彩。 

  本仙君被他这一看,没好意思地干咳一声,打个哈哈,"天枢星君在天庭一向甚有怜弱的心,做了凡人此爱好也未变。"

  几千年,天枢星君却没有什么变化,就算如今转世成这个病秧秧的慕若言,本仙君眼前这张从容阖着双目的清秀睡颜,依然还是那个天枢

第五世 小天枢

  身份:回复仙童之体

第五世 小天枢

但失去天枢记忆

  不记得宋珧

  受宋珧照顾

  宋珧记得天枢 

  天枢不记得宋珧

  (故事第五十三章至第六十八章)

  相关片段:

  天枢轻声道:"他们也问我叫什么,我说我叫天枢,但是没有姓,他们就说我也应该姓宋。"

  我揉了揉额角道:"这个么,为了方便,我在那些凡人面前都自称是你们的爹,在凡间,子要从父姓。" 衡文似懂非懂地眨眼。天枢欲止又言道:"我和衡文下午与他们下棋,他们下不过,就拍桌子说再和我们下棋就给我们做儿子做孙子。在凡间,给人做儿子是不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那你为什么……"

  本仙君面不改色地道:"哦,那是因为他们当你们和他们差不多大,在凡间,说给和自己差不多大的人做儿子是件很丢脸的事情。我比你们大很多,这样就可以权且当做一下,不会在凡人面前暴露身份。"

  天枢虽然清冷,孩童模样的时候却只是个眉目异常清秀的少年,一脸天真稚气,而且比年幼的衡文更加好哄,只是乖乖地点头,说什么他信什么。衡文从小被玉帝和王母养大,三百岁时才被赐冠封做清君,主掌文司殿;天枢却生下来就是天枢星君,在北斗宫中位次最尊。没想到天枢小时候这么好哄,更想不出如此和顺的孩子怎么长大了就变成清冷的天枢。

第六世 天枢

  身份:天庭上仙

  待罪之身

第六世 天枢

回复记忆

  对宋珧吐出内心想法

  为宋珧自毁仙元

  (故事第七十三章)

  相关片段:

  我大步向前,一把抓住天枢的衣袖,他果然像一片纸一样,飘飘地倒了。他身上的仙气极微弱,他仙辉隐隐欲息,大惊:"你做了什么。"

  天枢笑道:"牵扯了这些年,实在是累了。谁欠谁的都罢了,我再不想管了。" 我略动法术一探,一片冰凉。

  天枢竟碎了自己的仙元,他竟比做慕若言时更狠些,只想灰飞烟灭,半丝转圜的机会都不留。

  天枢伸手将一块玉塞进我手中:"我得了你诸多照顾,其实你并没欠过我什么。凡间……做童子那几日……多谢……"眼脸阖然垂上。

  我左手小指根部似乎有些刺痛又渐渐松弛。

第七世 重生天枢

  身份:天庭上仙

第七世 重生天枢

受宋珧仙元和半数修为 

  重新修练

  忘记一切

  不认识换新样子的宋珧

  (故事结局 第七十八章)(如意蛋)

  从此

  宋珧记得天枢 

  天枢不记得宋珧

  相关片段:

  正转身要走,一行仙者自云霭上行来,我退到道旁站着,北斗七星的其余几宿绕着一个素袍淡然的身影,行到我身边停了一停。

  天枢除却前尘事,终于不再清冷彻骨了他瞧着我,和声开口道:“可是新上天庭的仙者?”

  我道:“是,在下秦应牧,刚飞升上天庭。”

  天枢点头笑了笑,再向另一方去了。

  我朝他行去的身影望瞭望,许多许多年前的往事早已像当年晨曦中的木香花香气一样,淡入清风薄雾,踪迹不见。

如意蛋天枢片段

  东华与碧华和天枢星君寒暄了几句,问起要向何处去,天枢道:「近日要潜修仙道,百年不得出北斗宫,有一两件事务正待处理,要去老君处拜望。」望着碧华灵君的怀中,笑道:「这只幼虎如此可爱,是灵君养的?」

  碧华灵君接口道:「就这样杀一个吞一个,就难怪越来越厉害……护脉灵神有异,天庭本应觉察,但是因为天枢星君刚刚去闭关潜修,南明帝君犯了天条仍在关押,天枢星君曾经仙元尽碎重塑仙身,北斗宫其余六星为了使他重归主位,耗损大半仙气传给天枢,仍在休养,护脉灵神暂时都无主,暂由命格星君代管,唉,命格他……事情太多,难免有些地方有些疏漏……」

  一百年后,北斗宫天枢星君潜修完毕,初次出关。其余六星皆来恭贺,北斗宫仙光更胜,玉帝在灵霄殿上赐衔,亲封天枢星君为天枢天君。

故事简介

  宋珧元君本是天庭里的一个散仙,过着逍遥自在的神仙生活。 谁知玉帝却降下旨意,因为两位星君私通被打入轮回历劫, 要他下凡去当那「棒打鸳鸯」的那根大棒子。 还以为并非什么太艰难的任务,谁知反派还不是这么好当的, 命格星君给的剧本太过简略,他还得自己琢磨好邪恶第三者的台词, 并且强迫自己适时露出不怎么道地的禄山之爪…… 怎么看,该上诛仙台的都是他宋珧元君啊!

  天枢星君和南明帝君本该互相辉映,是他凭空介入乱了天数。 衡文清君注定与一头狐狸共历情劫,由他牵桥搭线,终让此情得生。 所以他永远只能是别人故事里的配角,不是打鸳鸯的棍,就是过河用的桥, 不只注定是个永世孤鸾的命,现在要面对的,还是灰飞烟灭这样的结局。 凡人死的时候似乎会有幻觉,可他为何在灰飞烟灭之前,也产生了幻觉了呢? 当再有意识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竟变成了人人喊打的某种昆虫……

人物描写

  南明帝君平日端着一副肃穆的高高在上架子,天枢星君一派清雅无尘的形容,二位一向不屑将我这白捡成的仙放在眼中的上君,怎的生出这种事来?

  通缉像上的慕若言脸尖眉细,十分不讨人喜欢。本仙君望着那画像颇叹息了几回。天枢星君在天庭时,素袍玉簪,清韵淡然,何等点尘不染的仙风。打下凡界后玉帝给他安排的这个皮囊也太缺德了些。

  昏暗中看见一层淡淡的银光,笼在一人周身。清冷澄澈,天枢星的仙辉。这个人是慕若言没错。

  床上躺的,是本仙君在天庭时常得见的天枢星君。五官脸庞与原本一模一样,只是脸色白里泛黄,差了一点。人也瘦些。

  澄澈的目光带一丝疑惑落在本仙君脸上,我对着那张认识几千年的清雅面容倜傥一笑。

  天枢的双目如近看的秋水,南明的两眼是远看的秃山。

经典语录

  慕若言一言不发,片刻后,慢慢道:"因果,是什么因果一定不可说的。但阁下说的错事我大约知道是什么了。人之性情本该无拘无束,唯一的错处,恐怕就是违背了所谓的道理罢。多谢阁下好意提点,只不过–"

  慕若言瞧着我,笑了笑:"我落得今日,必定是当初不愿回头的缘故。既然都已经落得如此了,又何必再回头?"

  天枢道:"没什么。当是我对你说对不住才是。本是凡间一世泛泛一场相交,却连累你连上了仙契线。我在凡间时多承你照顾,所以想见一见你。本以为见不到了,没想到你现在过来,见着了。"

  天枢道:"你觉得连累了我,我也觉得连累了你,我其实欠南明帝君也欠了许多。此处的债他处的债谁又说得清呢。"

  天枢侧身看窗外:"其实我经历杜宛铭一世回到天庭之后就在想,做神仙还不如做个凡人。只在小院中看木香花开花败,四季轮换,已经足矣。好过身在天庭,依然有无数的牵扯。"

人物评论

  天枢:苦恋——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情伤。在桃花债中,我很是心疼天枢。他为情而受的苦比起宋珧等人来,他真的是苦到骨子里去了。而且在受苦的时候还不能对宋珧明说,只是默默用单薄的身体和伤痕累累的心承受。

  宋珧化做东郡宁平藩王府第三子李思明,南明帝君在这一世名叫单晟凌,天枢星君的转世叫做慕若言。宋珧对天枢星君心存芥蒂众仙皆知,他说自己永生永世孤鸾单只的命,大家都知道其中缘由,天枢更是明白,为了化解宋珧的情劫,天枢甘愿下凡,历经劫难,只是为了宋珧。

  在小说中有一段:开会时天枢发言,宋珧居然睡着了,天枢趁机要玉帝贬宋珧下凡。日广虚元君在众仙众佛面前有失天仪,其平日又凡心未泯,依小仙之见,当遣回凡界,永不得再返天庭。”

  哎,现在想来,天枢真是一片苦心……

  天枢在凡间,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上,都饱受折磨,宋珧化做东郡宁平藩王府第三子李思明,见到天枢,看到他迷茫的脸神色微变,蜡白的脸又白了些。天枢转世,果然还是和在天庭一样爱不动声色,端清高架子。心里闹着,脸上撑着,直把自己撑成个病秧子。双重的折磨啊,可怜的天枢为了宋珧,不得不承受一切。为了早点结束生命解脱,他多次自杀。

  他倒霉的情种之路的让人了看了既好笑又心酸。

  第一次寻死,上吊被救:慕若言目光凄寒凌厉,盯了宋珧一眼,嘴边闪出一丝苦笑合上眼:连死都死不了

  第二次寻死,撞墙被救,暮若言僵着的身子颤了一下,半闭上清冷的双目,凄然一笑。

  宋珧蹲在天枢床头,十分忧郁。宋珧还觉得:玉帝派我下界,不是让我折腾天枢,实是让天枢折腾我

  第三次寻死,咬舌自尽,结果被宋珧拦住:宋珧被他牙关一合,结结实实咬住宋珧的舌,鲜血崩出,疼得宋珧撕心裂肺。

  第四次寻死,绝食 宋珧忍不住大呼:玉帝啊,你真的是派我来折腾天枢的?

  天枢求死不能,宛如行尸走肉,眼神空洞,神色木然。不哭不笑不言不语,由人摆布,宋珧曾见他将胸前的玉拿出来看过,只有看那块玉的时候,眼里才微有光彩。“ 慕若言手拿那块玉,盯着发呆”。天可怜见,天枢的心里无时无刻不在在想着宋珧,可是宋珧却一无所知,每天还在天枢面前走来走去,这叫人情何堪啊?

  第五次寻死:跳湖 救上后,天枢不打算死了,宋珧问天枢:慕府犯事并没有多久,之前你都是相府少爷,怎么好端端的会弄个肺痨在身上?还吐血不停。” 我道:“难道又与单晟凌有关?”见他还是不吭声,再接着道:“你对他倒真的情比金坚。天枢只是默不吭声。

  南帝明君和天枢在王府初次相见后,慕若言握着一卷书在房中坐,眼却不在书上,不知望着何处神游。

  慕若言合了书卷,侧抬头,清寒的双目看了宋珧一眼道:“心不由己更不由人,怎可能说不想便不想。若应了,岂不是句谎话么。”

  宋珧看天枢看易经,便做了个发课筒子送他。而这个筒子又一让天枢对宋珧牵肠挂肚肝肠寸断。

  而当单将军大步流星,欣然出房,宋珧趁空看了一眼慕若言,他脸色清白,转身也向园中去,没有看宋珧。天枢这时的心啊,简直可以说是心如刀绞了。自己心里爱的是宋珧而不是单将军但是又不能对宋珧说,宋珧却还以为天枢是单将军的小情儿。

  拖着遭受无数磨难的病躯,慕若言枯瘦的手指一把握住宋珧的袖口:“咳咳,我害了你性命,你却要留着我的命让我受罪,也罢,这是我该有的报应……报应……”报应,报应?到底谁是谁报应?天枢只不过是想爱一个人,回报一个人的情而已,却为了爱为了情不得不遭受无数次,无数轮回的折磨?哎,爱到这个程度,到底是做人苦,还是做神仙苦?

  吃了金罗灵芝发现了衡文和元君两人之间的情意流动。这时天枢的表情:慕若言像是在极寒的山顶被一盆冰水迎头浇下,瞬时冻住一样地僵了。慕若言的目光跟过来,眼中光芒闪烁,与方才大不相同。随在衡文身后出门,转身的瞬间,宋珧看见慕若言凄清的眼。……

  还有什么比发现自己爱到要死要活时却发现自己原来始终是多余的第三者这样令人痛苦的?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天枢的一腔爱意,宋珧根本就不知道,天枢所受的痛苦,宋珧根本不知道缘由,天枢对宋珧念念不忘,却不料意中人却已有了心上人。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生与死的距离

  而是我站在你面前 你不知道我爱你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我站在你面前 你不知道我爱你

  而是爱到痴迷 却不能说我爱你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我不能说我爱你

  而是想你痛彻心脾 却只能深埋心底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我不能说我想你

  而是我爱你 却不能够在一起

  慕若言一言不发,片刻后,慢慢道:“因果,是什么因果一定不可说的。但阁下说的错事我大约知道是什么了。人之性情本该无拘无束,唯一的错处,恐怕就是违背了所谓的道理罢。多谢阁下好意提点,只不过——”慕若言瞧着我,笑了笑:“我落得今日,必定是当初不愿回头的缘故。既然都已经落得如此了,又何必再回头?” 慕若言住了脚,侧转过身来道:“是么,原来我竟然还有个终了。”

  我默认,慕若言淡淡道:“阁下前日已说,这是我该有的结果。我欠下的债,必定要还,前身之事不想得知,如今,我却想要个结果。请阁下成全罢。”

  单晟凌捏着慕若言的下巴,与他四目相望,忽然松开手,道:“你家被满门抄斩,却是因为收留了我。你跟我究竟是谁欠了谁?”

  玉帝道:“道本自然,随心而至,交汇圆融。天庭不像西方如来处,要无情无爱,无欲无求。但天地万物,因果循环。仙者随性而至,亦不能违逆因果。天庭的天规,实则为了匡正行径。譬如南明和天枢。”

  天枢就这样默默念了小宋几千年,这是冤啊。

  天枢还帮宋珧追情人,写了许多情诗要他念给瑶湘听,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去追别人该是多么心痛入绞啊,还自愿下凡历人生劫难化解仙契线死结。。枢为了保宋珧甘愿下界历劫,宋珧却如此对他。他现在心中怎么想,宋珧欠了他许多又该怎么还。

  以后看到木香花,就会想起天枢默默而深情的爱。有一些人注定伤心,天枢和狐狸,他们的情不是不深,只是,还了他们的债,终究不能回了他们的情。

  宋珧看向荷叶绿如翡翠的莲池,衡文道:“你欠天枢,欠了不少。”

  命格星君道:“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让这只狐狸拼尽修为,救了衡文清君。衡文清君欠他千年的修为与相救的恩情。须知欠的债,就必定要还。”

  欠的债,就必定要还。我和天枢栓在仙契线上。命格星君说,他是杜宛铭时,那一世欠了宋珧的债。于是他在天庭护着宋珧吃尽苦头,。狐狸对衡文一片痴心,拼了自己的性命与千年的修为。衡文欠了狐狸,而今宋珧又欠着天枢。原来一概的缘份,不过是一场要还的债。

  原来,爱情,就是一场还债,原来,爱情就是把上辈子欠的在这辈子还给对方。

  真是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一切都是还与被还的关系。(作者:韩凝枫)

(0)

相关推荐

  • 界首市章晓惠时装专卖店

    界首市章晓惠时装专卖店办公室地址位于安徽省阜阳市健康南路,于2001年01月16日在界首市西城市场监督管理所注册成立,在店铺发展壮大的19年里,我们始终为客户提供好的产品和技术支持…

  • 陈冠霖

    演艺经历 陈冠霖一出道便凭借其阳光帅气的外型,被誉为“台湾第一武霖萌祖”。2002年拍摄《台湾阿诚》饰演白锦明一角使坏而走红。2009年接演《天下父母心》。2010年接演三立年度大…

    news 2022年8月13日
  • 张在明(专家)

    主要研究方向 1、岩土工程勘察与评价、岩土地震工程 2、地下水径流理论与工程应用 3、结构与地基基础协同作用分析 科研课题 1、地下水在城市地下空间的赋存与渗流特征及相关灾害防治 …

    news 2022年8月13日
  • 青山一道同云雨 明月何曾是两乡 邯郸救援队伍星夜驰援河南 六小时解救约300名受困群众

      近日,河南遭遇大范围极端强降雨天气,严峻的防汛形势也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邯郸市消防救援支队抗洪抢险专业队和红十字蓝天救援队闻“汛”而动,迅速集结,携带抗洪抢险救援装备,紧急驰援…

    2021年7月22日 news
  • 苏杏璇

    个人简介      苏杏璇出道于1972年第1期无线电视艺员训练班,毕业后签约为无线艺员,早期出演过多种不同类型的角色,八十年代开始以饰演慈母角色为主,在无线工作直至九十年代中期,…

    news 2022年8月13日
  • 都说本田CB400要来了,但先别高兴,听我分析

    图文是工作,视频是生活。大家好,我是 骑士分享 欢迎您的关注点赞加转发! 都说本田CB400要来了,但先别高兴,听我分析 如果说起CB400你只是摇摇头,那么只有两种可能,一你根本…

    2021年8月10日 news
  • 洪真京

    演艺经历 1993年 时装秀pretaporter模特 日本著名时装杂志模特出道 1994年 benetton专属模特 1993年至1999年 sifac模式sfaa时装秀 199…

    news 2022年8月13日
  • 北京东华软件开发有限公司

    北京东华软件开发有限公司办公室地址位于中国的首都,政治、文化中心北京,北京北京市密云县经济开发区西统路8号西田各庄镇政府办公楼508室-2,于2010年12月10日在北京市工商行政…

  • 万华化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万华化学是国资委控股的上市公司(股票代码:600309),公司总部位于中国北方美丽的海滨城市烟台。烟台空气湿润,气候温和,一年四季林木葱茏,明媚如画。春天,满山苍翠,花香袭人;夏日…

  • ​两针之后何时可打加强针?有说法了!一批涉感染者车次公布!这药需实名登记买

    随着国内多地爆发本土确诊病例 特别是上海8月2日也有一例确诊 市民接种疫苗的积极性再次提升 覆盖面持续扩大 不少前期犹豫、慢性病需要观察 及刚刚年满18周岁市民 主动前往接种点,接…

    2021年8月6日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