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小醉

角色经历

四川人。她的哥哥是川军团一员,早已阵亡。对兵有着强烈的好感。迫于生活,沦为妓女。在一次偶然情况下救了孟烦了,并对这个哥哥一样的人产生了情感,并为了他试图从良,后为了不拖累孟,又重新沦落。

角色分析

陈小醉,她的身份,性格和对孟烦了的依恋,向往都有一抹偶像剧的色彩。放到这部战争戏中,自然成了满目疮痍中唯一的亮色,柔和让人神往。小醉出场就显得冲冲撞撞、少根筋。她这样形容自己“我哥哥常说我是螃蟹的八只脚,没一只长对地方的。” 初遇时,她将半瓶酒倒到孟烦了的伤腿上,一惊一乍惹得后者哭笑不得。那一次,烦了偷了这个小土娼仅有的钱后扬长而去,还顺便卷走了人家的粉条。小醉的身份用了一张门牌揭示,这门牌也差点断送了烦了好不容易燃起的小火苗。当第十集军队再次回到禅达后,孟烦了和小醉有了场精彩又笨拙的对手戏。孟烦了在小醉的院子里用断腿踱着方步,拿着两个美国罐头,号称此次前来是军务繁忙。镜头里,小醉对孟烦了说“他们说我哥哥养了个女人,但他的饷都给我了,我知道,他是找个女人养着他。所以没关系的,你如果没有东西尽管来找我。”那时,说者眼神清澈,听者羞愧难当。

同为四川人的张立宪因报复龙文章和孟烦了而认识了陈小醉,并对她一见钟情。将孟烦了视为情敌而百般排挤。电视剧中张立宪因信仰破灭而自杀。小说中张立宪在南天门之战被毁容,但没有自杀,后来小醉和他在一起了。当孟烦了在解放战争的战场上再见着小醉的时候,小醉正大着肚子晾晒衣服。没用孟烦了开口,张立宪就主动投诚了。孟烦了、张立宪、小醉三个人紧紧拥抱在一起。成为小说中最为温情的一幕。

关于袁菲

小醉的扮演者袁菲还是个初出茅庐的新人,在本剧中,她更多的是一种本色表演,羞涩的笑,在爱人面前眼神闪现光芒,时而流露出异样的性感。也许这就是是导演康洪雷对于纯粹的注解。陈小醉,即使拥有个土娼的身份,也是这部戏里最单纯,纯粹的人。

(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