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岩松

旅居生活

任岩松先生是丽岙镇旅居法国的爱国华侨之一。他侨居法国巴黎50余年,虽然几度遭受困难与曲折,但是,他那颗热爱祖国、关怀桑梓的心,却永远不变。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他曾捐资支援祖国人民抗日救国斗争;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40年多来,他慷慨解囊,为家乡兴办教育事业及其他公益事业做出了许多贡献。

详细信息

任岩松,原名克台,1912年4月13 日(农历二月二十六日)生于浙江温州市瑞安市(今瓯海区)丽岙乡(今丽岙镇)任宅村。父锡圭,字焕喜;母郑氏,白门乡曹建村人。

祖上

任岩松的远祖来自福建省兴化赤岸。据《任氏宗谱》记载,早在南宋建炎年间(1127-1230),其始祖任凯俊,字维英,号森石,被宋朝廷授为温郡永嘉盐铁使,金兵南侵后,凯俊卜居永嘉(今温州)。其三世祖君壁、君镐、君洛先后分别为南宋朝廷吏部尚书、监察御史和户部侍郎。至四世祖龙山时,始迁至瑞安县之焦石;传至元末明初,六世祖观贵与七世祖任杰,均为嘉议大夫。

任道逊

第八世祖任道逊,字克诚,号坦然居士、八一道人。幼时天资聪颖,7岁工于楷书,能赋诗,善作径数尺大字。明永乐年间(1403-1424),以奇童应荐,为顺天府照磨;明景泰年间(1450~1456)历官中书舍人、南宝司七丞。明成化二十年(1484),升为太常寺卿。

明第十世祖正殉时,由本邑焦石迁居一都楮溪(今丽岙地方),繁衍后代;至民国元年(1912)任岩松降生时,已是任氏第二十六代。祖上虽是官宦人家,但此时已渐至衰落了。

成长

1912年4月,任岩松诞生之年,正是辛亥革命的胜利果实被袁世凯所窃取之时。他的幼年生活在北洋军阀腐败统治的黑暗时期。他家乡任宅村位于丽岙溪的南岸,每当山洪暴发,两岸的溪堤都被冲垮,居民遭殃。1912年8月,该村又遭受一次特大的台风袭击,大雨倾盆,山洪像猛兽一样,奔腾而下,横溢两岸,,大片良田、房屋被淹没。这一年,任岩松父亲种的两亩稻田全被洪水淹没,颗粒无收,生活极度困难。

入私塾

任岩松10岁时,入当地一所私塾读书,由于家庭贫困,父亲患病,仅读了半年就辍学了。任岩松12岁时,其父不幸病逝,母子抱头痛哭,其母日夜操心岩松抚养问题。当时,岩松的二舅父郑吾姆在白门乡曹门头开设面坊,需要看牛、磨粉的人。任母即把幼小的岩松送给其二舅父抚养,家中的两亩lit托其三叔任锡川代耕,自己则到温州当佣人。 1930年,任岩松18岁时,他辞别二舅父回到家中,把由三叔代耕的两亩田要回来自己耕种;其母也从温州回家相聚。母子俩横下一条心,岩松下田干农活,母亲夜间纺纱织布,勤劳苦干,省吃俭用,使家庭生活渐有转机,并有了小小积余。

结婚

在旧社会,男大当娶,女大当嫁,这是农村的习俗。其母为岩松订了亲,姑娘叫陈金妹,是本里上陈村陈学周的女儿。岩松20岁时,母亲为他完婚。次年,妻子陈金妹生了1个女儿,取名阿香。阿香出生后,岩松又喜又忧:喜的是家中添了1个小宝贝,忧的是家中增添了人口,加重了负担。怎么办?岩松反复地想了几天几夜,他觉得住在丽岙这个穷地方,摆脱不了贫困。他听说,本乡及邻村出国谋生的人,在海外奋斗了两三年,就赚回来一大笔钱,买田置屋,生活很快地富裕起来。这样,任岩松即产生了出国谋生的想法。

出国

出国谋生并非易事。单就旅费来说,到欧洲去就需要500余枚银元。任岩松跑遍亲戚朋友家中,东借西凑才凑成450余枚银元。1936年6月,任岩松告别母亲和妻儿,从温州乘轮船抵上海,通过青田归侨的关系,搞到一本去葡萄牙的护照。同年7月下旬,从上海十六铺码头乘外国轮船赴欧洲,当时和他同船赴欧的同乡及青田人有10余人,他们中大多数是到法国、意大利谋生的。任岩松觉得到葡萄牙去,那里既没有熟人,又没有同伴前往,遂毅然决定,先随同乡人抵法国。途中历时35天。

到法国

任岩松到法国后,人地生疏,语言不通,而且身边携带的钱又用得差不多了,心里甚为不安。然而,使他更为烦恼的是,他从马赛上岸后,两条大腿突然发肿,疼痛不已,不能站立,他想在马赛停留几天,把腿病治愈后再到巴黎去。可是,他听一位老华侨说,到马赛医院医治病腿,医师怕传染他人,是要切除你的病腿的。这位老华侨说的究竟是真还是假?刚到法国的任岩松听到“切腿”二字,就毛发悚然,嚎啕大哭。他想:没有腿,怎能谋生呢?于是他不敢在马赛停留,当即请一个同乡扶他上火车,到巴黎12区去。抵达12区后,任岩松住在火车站附近的一条小巷里。这条小巷,浙籍华侨很多,其中大部分是青田、温州籍人。他在这里,心情豁然开朗,同乡们看到岩松双腿发肿,行动不便,即请医师为他医治。经过两个星期的治疗,他的双腿就恢复健康了,从此,便开始了在法国的艰苦创业历程。

起初,岩松跟随在法国的同乡,贩卖领带、丝巾、皮夹子等小百货。他跑大街,串小巷,一天到晚,疲惫不堪,也只赚得二三十法郎,勉强够维持一两天生活。但做这门小生意,任岩松心里仍很慌张,因为他还没有旅居法国的护照,怕被法国警察拘留。为使自己在法国呆下去他通过同乡的关系,在巴黎搞到一本他人护照,但该人的年龄却比他大11岁。

护照到手后,认为在法国做小本生意不成问题了。可出乎他意料的是,一天上街贩卖小百货,突然一个法国警察要他出示护照,岩松即把护照递给他看,警察一看,就辨认出这本护照是假的,即把他带到警察局拘留起来。这时,岩松心急如焚,只想身上长出翅膀,从笼中飞出来。恰好这时,一位中国留法学生闻悉他被拘一事,立即跑到警察局,询问警察局为什么拘留任岩松?警察说护照上照片,其耳朵与任岩松耳朵长短不相称。这位中国留学生反驳说,任岩松的护照是他哥哥给他的,当然,他的哥哥年龄比任岩松大,他们的耳朵长短当然不一样,请警察局把护照还给他,恢复他的人身自由。经过中国留法学生的争辩、交涉后,任岩松被拘留了10来天就出来了。

从商

岩松出来后,继续从事小本生意,经营了3年多,积累了一些钱,便于1936年8月,与同乡潘方顺 (崇)、秦自勉、董云飞、张日林等12人在巴黎12区开设一间百货批发公司。这间公司经营的小百货有几百种,如服装、丝巾、皮带、圆佛架、长佛架、长花巾、双马花、中皮包、大皮包等等,品种繁多,生意兴隆。当时,在12区贩卖小百货的温州、青田籍华侨,几乎都到这间公司进货。这间公司获利不少,为任岩松以后在法国创业奠定了基础。

组织救国

1931年九一八事变日本帝国主义侵占中国东北后,为支援祖国人民抗日救亡运动,欧洲许多国家的华侨成立了抗日救亡团体。1936年9月20日,全欧华侨抗日救国联合会(简称“全欧抗联”)在巴黎圣日耳曼184号地理学会大礼堂成立,有力地推动了旅欧华侨支援祖国人民的抗日救亡运动。

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后,旅法华侨贩卖小百货时,经常听到法国人骂:“你们祖国都被日本人占领了,还不快快回去打日本侵略者!”“你们对自己的祖国漠不关心,是亡国奴!”任岩松听到这些谩骂声,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恨不得飞往祖国参加抗日。

1939年7月21日,“全欧抗联”为纪念祖国抗战两周年,温州籍旅法华侨董启迪、瑞安籍华侨丁子才等8人发起纪念七七两周年献金运动。当时旅法华侨中有181人共捐献1400多法郎,支援祖国抗日战争,任岩松就是其中一个。他捐献了10法郎,金额虽小,却充分表达了他的爱国之心。

七七事变后

七七事变后3个月,任岩松等12人合股经营的百货批发公司,因内部种种原因而散伙了。从此,任岩松又开始做小本生意,过着不稳定的生活。

1939年春,任岩松从巴黎12区转到巴黎20区,与“老搭当”潘方顺(崇)及1位犹太人3人合股开设小五金工厂,雇用职工30余人。该厂主要是生产机器上用的角尺,当时,这个产品销路较好,获利不少。但好景不长,到同年8月,欧洲出现“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形势,第二次世界大战即将爆发。由于社会混乱,产品滞销,造成了企业严重亏本。全厂共亏损7.2万法郎,按入股的资金多少分摊,潘金顺(崇)亏欠2.2万法郎;其余5万法郎由任岩松与犹太人分摊,加上在这之前,任岩松被人欠去4万法郎,他在巴黎艰苦奋斗6年所积累的资金几乎被耗光了。

袭击波兰时

1939年9月1日,蓄谋已久的德军突然袭击波兰,揭开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序幕。次年5、6月间,荷兰、法国相继沦陷。德军占领法国巴黎后,任岩松等人合股经营的小五金厂被德军没收了。从此,任岩松又一次开始过着苦难的小贩生涯。

战争中经商

在战火纷飞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任岩松冒着风险,在里昂到巴黎这段路上做跑卖生意。他从里昂郊区的小城镇买来背带、丝巾等小商品,运到巴黎转卖。在经营活动中,他结识了法国小姐茜梦南,就与茜梦南共同做跑卖生意,从中获取利润来维持生计。

欧战结束

1945年5月欧战结束,任岩松与同乡林炳贤(今瑞安市丽岙镇河头村人)、任岩波(系岩松的堂弟)合股在巴黎3区开设杂货批发公司。这家公司开设了两年多,任岩波因事回国,公司由任岩松、林炳贤合开。由于生意忙碌,人手偏少,任岩松劳累成疾。1949年,他将自己股份资产以26万法郎卖给了林炳贤。

岩松在家疗养1年多,身体恢复健康后,于1950年,与茜梦南在巴黎3区,合股开设一间丝巾厂和一间丝巾批发商店。1956年,他与茜梦南结婚。婚后两人志同道合,努力发展丝巾业,不断改进丝巾制作工艺,增加花色品种,提高产品质量,使丝巾产品在法国市场打开了销路,获得了不少利润。

这间丝巾厂办了20余年,成为任岩松发迹的根基。此后,为了有人继承自己开创的事业,他便于1972年4月,把侄子任国安(宗)从家乡接到法国。任国安抵巴黎后,任岩松退居二线,帮助国安在巴黎4区开设一间百货商店。这间商店开设了1个多月,因营业清淡,岩松又帮助国安改变经营方向,改办工场,生产手提包。工场生产半年之久,又逢销路不好,工场亏本,负债累累。岩松又在资金方面给予援助,同时在经营方面,给予指导,使工场不断提高经济效益。

经营房地产

1975年,年逾花甲的任岩松与茜梦南由经销丝巾产品转为经营房地产业。此项经营,不同于其他行业的经营,因为它需要大量的资本。在法国艰苦创业40余年的任岩松,虽然在创办丝巾厂中积累了一笔资金,但经营房地产资金仍显得不足。于是,他又相继卖掉3家工场与1间商店,计600多平方米,把卖得的一批资金也投入了房地产经营,他惨淡经营了20余年,终于从中获得巨额利润,成为浙籍旅法华侨中的富户之一。

1966年,任岩松应国务院侨办的邀请,首次回国参加祖国盛大的五一国际劳动节招待会,受到了党和国家领导人叶剑英等人的亲切接见。这位在海外饱经风霜的老华侨从北京回到家乡——丽岙镇后,看到家乡的巨变,人民安居乐业,感慨万千,他回忆当年自己出国时的情景和在异国的漂泊生涯,情不自禁地掉下了眼泪。他心潮起伏,久久不能平静。他拖着沉重的脚步,来到父母及前妻的坟前拜祭,寄托自己的哀思。

1972年,国内正处于“文化大革命”期间,任岩松不顾夫人茜梦南的劝阻,只身从巴黎回国。他到有关部门要求允许他捐资帮助家乡建设,以表自己热爱桑梓之心。这本是大好事,可是在当时极 “左”思潮的影响下,有关方面竟拒绝他的捐资要求。对此任岩松十分气愤,他想了又想,认为la己热爱桑梓不会错,便拿出1.8万元人民币交给他的出生地 ——任宅村(当时称大队)购买拖拉机,以改善农业生产条件,同时还给丽岙乡人民医院赠送X光机一台。

1976年10月,江青反革命集团被粉碎后;任岩松和其他华侨一样,无比高兴。他想回家看望家乡亲人,悼念含冤死去的堂弟任岩波,但因种种原因,未能动身,直到1979年,他才和夫人茜梦南一起回国。他们看到历经十年内乱的社会主义中国正在拨乱反正,人们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深受鼓舞。他俩高高兴兴地驱车到瑞安县城关,拜见县侨办、侨联领导,县侨办、侨联领导盛情接待他俩,并告诉他:县、乡两级政府已修复了他双亲的坟墓,并为他的堂弟岩波平反昭雪,恢复名誉。这一切,使任老夫妇非常感激。任老说:“中国共产党已恢复了过去的光荣传统,我出生在丽岙任宅地方,应为家乡多做贡献!”

陈嘉庚

贡献什么呢?任老回法国后,一直在深思这个问题。1981年,他应中国驻法大使馆邀请参加电影招待会,会上放映了大型电影记录片《陈嘉庚》。他从银幕上看到著名爱国华侨陈嘉庚先生捐资兴办厦门大学,为祖国培养人才的动人事迹,深受教育与启发。他想:西方国家文化科学之所以发达,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国家重视教育,重视人才。而祖国家乡经济、文化之所以落后,同样是由于教育事业发展缓慢,人才匮乏。别的不说,单说丽岙乡至今还没有一所完全中学,使许多初中毕业生不能升高中。想到这里,他托人写信寄给家乡——瑞安县人民政府,表示愿意捐资25万元,为家乡创办一所完全中学。县人民政府接到任岩松的书信后,对他热心为家乡兴办中学之举,表示欢迎,并初步研究了建校方案,函复任岩松。任老先生接到县政府的来函,非常高兴,1982年秋天他从巴黎返回家乡,与当地政府进行具体研究。当地政府认为,兴办一所完全中学,仅25万元还不够,需要增加10余万元。任岩松当即表示同意增加,即由原来25万增至42万元。

建立学校

1983年5月,瑞安县政府在丽岙乡茶堂西侧的马山湾征用了12亩土地,并组成了有丽岙乡旅法老归侨邵炳柳、中学教师郑日盈、财会人员邵万滔等人参加的基建班子,筹备建校。同年7月,建校工程破士动工。由于县、乡两级政府切实加强对建校工程的领导和建筑工程人员的共同努力,使这所中学在短短的半年时间里就建成了。这所中学的建筑面积,包括教学大楼、主客厅、小门厅、实验室各1座,共2650平方米,瑞安县政府还将该校命名为“任岩松中学”。 学校建成后,任岩松应瑞安县人民政府邀请,于1984年2月下旬回国参加“任岩松中学u2019u2019落成典礼。他到家乡时,目睹家乡有了这所崭新的、以他的名字命名的“任岩松中学”,听到县、乡人民政府对他的一片夸赞声,心里乐滋滋的,有说不出的高兴。他为鼓励老师认真教学,学生勤奋学习,又先后捐资20万元,作为该校的奖学金和教育基金。

随着高初中招生人数的逐年增加,教职员工的相应增多,教室操场及教师宿舍等已不适应了。为了解决这些矛盾,任岩松又慷慨解囊,为该校兴建礼堂、宿舍、操场等做出了新的贡献。任岩松不仅为丽岙镇捐资兴办教育事业,而且还捐资54万元,为温州大学兴建大礼堂,建筑面积达1726平方米。

此外,近几年为解决丽岙镇任宅、杨宅、叶宅、茶堂4个村的人民吃水困难问题,任岩松还捐资100余万元兴建水厂。家乡人民饮水思源,念念不忘爱国、爱家乡的任岩松先生。

(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