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同学的张,是张一鸣的张

张同学的张,是张一鸣的张张同学的张,是张一鸣的张

打造一个张同学,拢共要几步?

来源:毒眸(ID:DomoreDumou)

文 :陈首丞

编辑:张友发

张同学是谁?

11月25号那天,许多人在抖音搜索区打出了这个问题,形成了抖音热搜,顺手助推张同学涨了100万粉丝,而在此之前,尽管张同学已经有爆火的迹象,但日均增粉也仅保持在四五十万左右。

原因无他,那一天,张同学被人民网看到,并得到了正面的报道。一时间,原本仅在小范围内爆火的张同学,进入了主流视域之中,主动或者被动地,成为了宣传中国乡土的“文化大使”。

张同学的张,是张一鸣的张

认证为“人民网网络评论部”的抖音账号“人民网评”

此后的张同学进入了一个更为高速的涨粉阶段,从25号开始,张同学的账号便以日均增长100万粉丝的速度迅速笼络人气,时至今日,张同学的抖音粉丝总数,已经达到了1400万。

与任何一个爆火的网红一样,张同学出圈之后,立即迎来了关于他的种种质疑。面对这些,张同学也做了一定的回应,但关于他身份和幕后的猜测,仍然是各个社交平台热议的话题。

张同学究竟是谁?这或许是一个无解的答案。但可以确认的是,张同学的出圈,恰好踩在了抖音平台发力抢夺农村内容的关键节点上,而人民网的正面评论,则表明张同学进一步成为了“主流”所需要的那类网红,堪比“李子柒”的存在。

火爆之后,张同学本人毫无疑问是最大的受益者,背后的抖音则在发力农村内容的进程上迈进了一大步。但曾经以农村内容作为特色的快手呢?

程一笑该紧张了。

01

张同学的身世之谜

张同学的火爆极为迅速,第一次发视频在10月4日,而涨粉至千万级,用了也不过刚刚好两个月。如此快的涨粉速度让人讶异,也不少人开始猜测起张同学的身份。

其中,最集中的争议点便在于,他的视频太专业了。专业到,不像是一个人拍摄可以完成的。

据网友统计,张同学平均每条视频8分多钟,有186个分镜头,单个镜头的平均时长为2.7秒。高密度的镜头带来了节奏感,也和其激昂欢快的配乐十分契合。

张同学的张,是张一鸣的张

张同学的视频

于是,在抖音,一场模仿张同学的各地分学挑战迅速展开了。

用着和张同学一样的配乐,学着张同学用高密度的镜头去切割生活中的流水账,乃至故意在大城市或者学生宿舍等场景刻意制造违和感很强的农村生活图景,用以取得节目效果,博得流量和点赞。

但问题很快便出现了,张同学,并不是那么容易复制。

有模仿者发视频表示,学着张同学的方法去拍摄,但却在剪辑的时候犯了难,一条视频剪辑到了后半夜。而在火爆之前,张同学的视频几乎是日更。这对他来说,几乎是无法做到的事情,但张同学,却轻易地完成了。

没有资本背景,没有专业团队,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大叔,仅凭一个手机,真的可以做到这样的程度吗?疑问是难免的。而在他的视频里,诸多细节也难免让人发出疑问。翻看张同学早期视频的评论区,不少人都在留言质疑。“二涛家门口的草太干净了”“都是专业团队,根本不住这儿”“这里就仅仅只是一个摄影棚”。

这些质疑也并非毫无道理,大众对于展现真实农村生活的农村网红往往有一个预设的心理预期,即要求网红必须是真实生活在乡村的农村人,如此,观众才能更好地投射自己对乡村生活“纯朴”“自然”“接地气”的想象。若农村生活背后的却是精心制造的台本和亮丽的聚光灯,那些想象也就轻而易举破碎了。

陷入舆论争议之中的张同学也清楚外界对他的评议,11月26日,张同学发布了一条名为“揭秘张同学”的视频。在视频中,张同学的亲戚一个接一个按照顺序走进张同学的房间,分别化身为采访者,一人问了一个问题,张同学分别作答,表明自己就是一个普通农民,拍视频只为记录生活,背后并没有专业团队。

视频的结尾,张同学还对自己拍摄日常视频的过程进行了拆解和还原,动用了多种手法后,张同学果然以一己之力拍摄并剪辑出了他想要的效果,一切看似都真相大白,张同学就仅仅是张同学。

张同学的张,是张一鸣的张

但针对张同学的疑问仍然有许多有待解答。既然张同学这么专业,那他到底是谁?他又是凭什么,可以制作出这样的视频呢?

有不少人都开始“扒”出张同学的经历过往,声称其是“吉林艺术学院”导演专业的毕业生 ,曾参与过《你好,李焕英》《扫黑风暴》等多个影视剧项目,所以他才有如此专业的视听语。不过,这一说法并没有得到更有说服力的信源佐证。

而一个声称曾经是张同学搭档的网红“八零愣子”,站出来讲了他视角里的张同学往事,在他的描述里,张同学是他曾经一同短视频创业的合作伙伴,俩人一起拍摄农村段子类短视频,在抖音账号粉丝积攒到100万,快手账号粉丝积攒到50万时,张同学提出了分家,并拿走了那个100万粉丝的账号。

张同学的张,是张一鸣的张

事实上,如果翻看“八零愣子”和“二小姐乡村生活”的往期视频,张同学的身影并不难找。这一定程度上也证实了“八零愣子”的部分说法。

众多侧面的信息,将张同学指向了一个“受过专业训练,同时也有过短视频创业经历”的形象。但这些还远远不够,大众急迫需要张同学再说些什么。

12月4号,新京报和澎湃新闻分别赶赴吉林对张同学做了专访。在访谈中,张同学承认了自己过往拍段子的经历,但他也同时表明,自己并没有接受过专业的拍摄训练,甚至连初中都没能上完,现在的一切都来自于对摄影的热爱。他也不会用Pr等软件,一直在用手机进行剪辑。

目前来看,这样的说法并没有漏洞。

02

张一鸣也姓张

无论是否背后有专业团队,也无论内容是否有刻意营造之嫌。一个不可否认的结果是,张同学火了。网红天天有,但像张同学一样,成为被官媒点名表扬的典型,并不多见。

内容之外,张同学为什么能火爆?在毒眸看来,张同学更多是踩在了时代的风口之上。

许多人不知道的是,早在2021年4月,抖音便开展了一个名为新农人计划2021的活动。活动页显示,只要带活动话题发布乡村生活、农村美食、赶海等三农领域原创视频,就可以获得千万流量扶持和DOU+奖励。

张同学的张,是张一鸣的张

这一计划挑明了抖音进攻农村短视频内容的野心,在张同学之前,已经有数个千万级的网红被成功孵化出来。其中,“乡愁”这一账号,在舒缓的配乐下,镜头里的女主记录着每天自己的农活;而“康仔农人”,同样是对农人生活的田园浪漫主义式图景呈现,两者的流量和粉丝数都不低。

不过,这两个千万级别的网红的问题也显而易见。他们,都太像李子柒了。

有珠玉在前,后者再怎么努力,也难以达到前者的高度。抖音需要一个可以代表平台调性的典型,两个和李子柒风格相似的人,显然不能成为抖音原创力的代表。

张同学恰如其时地出现了。

2021年10月4号,张同学正式开始在抖音发布视频,彼时的张同学已经开始使用高频剪辑,但那曲让人熟悉的洗脑配乐还没在他的视频里诞生,流量也十分普通。10月7号,张同学第一次使用了那曲名为《AlohaHeja He》的德文歌曲,命运开始走向了转折点。

此后,张同学的视频点赞量第一次突破了10w,50万,乃至100万,到了11月22日,张同学的粉丝数涨到了298万,已经成为了抖音领域中的中腰部网红,而从那天开始,张同学的视频底部多了一个“新农人计划2021”的标签。

张同学的张,是张一鸣的张

一切迹象都表明,张同学的火爆得到了抖音官方的注意,从那天开始,张同学便不再仅仅代表自己,而更多代表抖音的意志。

抖音奉行的是去中心化原则,去中心化意味着流量由官方做主,而不由私域决定。这样的算法逻辑可以让很多人一夜爆红,也可以让曾经的千万级博主一瞬间成为过气网红,一切流量的分配,都掌握在抖音手中。正好踩在了抖音发力赛道上的张同学,毫无疑问成为了那个被推动的幸运儿。

张同学之前,快手也曾有过许多农村网红,这其中有不少都以迎合审丑倾向和制造低俗视频为主,显然与当下的抖音形象气质不搭,事实上,曾经的快手网红铁山靠转向抖音之后,最终也以封杀的结局收场。

而同属字节旗下的西瓜视频,虽然也曾打造出华农兄弟等农村领域的博主,但此类博主的视频更倾向于vlog,视频长度较长,且都为横屏视频,与抖音的内容逻辑也不符合。

张同学的张,是张一鸣的张

从西瓜视频走出来的阿木爷爷,

视频大多都在10分钟左右

比“类李子柒网红”更真实,比华农更短,比快手土味更“贴近生活”,兼之拥有专业的剪辑和配乐,张同学无疑在当下的农村网红生态之中填补了一个空缺,也因此成为了当下的抖音发力三农领域的最佳代言人。

事实上,今年的抖音面临着巨大的增长压力。相比于往年,今年的短视频用户数增长速度大大放缓。据《中国互联网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目前国内的网民数量约为9.89亿,而其中短视频用户则有8.73亿。这意味着,可供挖掘的新生用户并不多了。

而目前来看,抖音的日活数量在6亿以上,而快手则有3亿,新生用户群体有限,那么,从对家手里抢走活跃用户,似乎就成了更为容易的选择。

下沉市场对抖音来说,仍然有大量的增量可以挖掘。QuestMobile统计,2020年3 月,抖音有3762万的新用户入驻,其中三四五线城市用户占比70.5%,超9成用户消费能力在千元以下。

毒眸曾在之前的年度盘点(点此阅读:抖音快手争锋 ,深入对方领地 | 短视频直播2020)中,提到过快手与抖音进入彼此腹地的趋势:“在2020年短视频整体市场增长放缓的背景下,为了保持用户规模和商业化增长,抖音、快手向对手学习,不断入侵对方腹地,变得越来越常见。”

这也就并不意外抖音为何要发力三农领域。从下沉用户群体起家的快手,一直牢牢是农村人生活在互联网的集中展现地,这为快手带来了很多误解和歧视,但也形成了其独具特色的社区文化,成为其牢不可破的内容生态。

但快手越来越被曾经的下沉用户所困住,从其财报数据来看,快手的日活跃用户已经半年没有出现过本质增长,这和其内容生态的高进入门槛有很大关系,不少用户无法接受快手中大量的“土味”生态。而对于抖音来讲,原本赖以起家的音乐社区的属性如今成了其内容创造的一个功能,并未牢牢把控住抖音的内容倾向,最终也使得其可以发力多个领域。

曾经没有进攻农村领域,对于抖音来说,或许只是时机未到。在增长空间有限的情况,抢夺快手,已经成为了抖音必须要做的事情。

有人开玩笑说,字节内部会以同学互相称呼,张同学就是张一鸣,这固然是无稽之谈。但在抖快争抢用户越来越趋向于白热化的现在,说张同学是字节跳动的重点扶持对象,一点也不为过。

那边厢,宿华退居幕后,程一笑走到台前,已然暗示了风云变化。

03

张同学们的困局

张同学火了,然后呢?

在12月4号两大媒体的采访中,张同学都有意无意地透露了自己未来的直播计划。在他的说法中,自己只是一个农民,未来也会坚持拍摄农村内容。尽管从事短视频行业两年多来还没有赚到钱,但他依然会坚持下去。

张同学的张,是张一鸣的张

张同学接受新京报采访

不过,为了帮助销售邻居家滞销的梨和苹果,张同学说,会去考虑直播带货。这种说法已然为其未来的商业变现之路留下了可供操作的空间。

然而,农村网红的变现之路并非那么容易。

今年11月,在抖音有近2000万粉丝的账号“牛爱芳的小春花”,就曾经在直播带货上狠狠地翻了车,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其未来的商业价值。

牛爱芳的小春花主打的也是乡村生活内容,在他们的视频里,一家人的生活既踏实又温馨,农村生活其乐融融又富有烟火气,简直是世外桃源般的存在。

张同学的张,是张一鸣的张

粉丝量达千万级却生活清贫,在“粉丝的推动下”,“牛爱芳的小春花”开启了直播带货首秀,当天销售额便达到了2000多万,按照当下带货主播20%左右的佣金比例来看,仅这一场,牛爱芳的小春花便可取得400万元的收入,十分可观。

但问题很快便出现了,当天直播结束之后,不少收到货品的用户都大呼上当,从牛爱芳处购买的电器商品,并不比淘宝卖的便宜。收到反馈的牛爱芳和小春花则表示是自己不懂,上了当,而佣金,也并没有粉丝想象的那么高。

但谎言很快便被戳破,牛爱芳的小春花的上一个账号被扒了出来,在那个视频里,人还是一样的人,只是人设变得完全不一样。而在更多的网友爆料中,牛爱芳的小春花的真实身份也被揭露了出来。原来,一切都只是表演,他们所居住的地方仅仅只是一个用来表演的摄影棚,在现实生活里,他们住的是别墅,开的是路虎。

10月30号之后,牛爱芳的小春花就再也没直播过,尽管视频的流量仍保持在较高的状态,但在翻车事件后,其未来可商业变现的能力,已然大打折扣。

农村网红的成名本身就处于一个难以逃避的悖轮之中,一方面,许多在快手中成名的农村网红其实并不懂得真正的去运作一个账号,一切都在野性生长,因为这样的逻辑,giao哥得以通过迎合审丑趣味而火起来,但并不能登上大雅之堂。而明白短视频运营逻辑的,又往往接受过良好的教育,很难仍然保持在一个农村人的身份里。

基于这样的逻辑,牛爱芳的小春花选择了用虚假的手段包装出一个农村网红,最终迎来了翻车的命运。而即使本身有那么点天赋,具备成为网红的可能性,在成名之后同样会遭遇新的出名悖轮。

曾经当选2019年B站百大我的徐大sao就是最好的例子。原本在乡镇中做空调维修工的他凭借大胃王的人设和农村质朴生活走红,但当名利双收之后,徐大sao也再难继续留在乡镇生活,自己搬进了城里的新房,但原有的人设不能丢。

于是,他过往生活的地方,变成了一个继续维系人设的摄影棚,在被观众发现后,徐大sao在争议声中热度持续走低,落选了2020年百大,也成为了又一个凉了的典型。

如今,坐拥千万粉丝的张同学同样面临着商业变现的难题,多次采访似乎已经证实了张同学没有团队也并非刻意造假的事实。但,在如此的声名之下,张同学迟早会获得巨大的商业回报。

那时候,张同学还能安安稳稳地,继续做一个平常普通的农村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