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娜发行个人首张独奏专辑:和郎朗是知己

原标题:发行个人首张独奏专辑《Wonderworld》(引题)

吉娜:我和郎朗是知己(主题)

羊城晚报记者 艾修煜

4岁开始学习钢琴,8岁时在德国青年钢琴大赛中获奖,15岁进入法兰克福音乐与表演艺术学院学习钢琴专业……自童年开始,钢琴就是吉娜·爱丽丝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尽管她作为“郎朗妻子”的身份更加为人所知,但音乐仍是吉娜·爱丽丝的梦想。

本月,吉娜发表了她的首张个人独奏专辑《Wonderworld》(《乐界》),由丈夫郎朗亲自操刀担任制作人。日前,吉娜和郎朗在德国法兰克福通过视频连线的方式接受了羊城晚报记者采访。

吉娜发行个人首张独奏专辑:和郎朗是知己

吉娜和郎朗

【夫妻档】14天录制40首曲目

《Wonderworld》整张专辑以杜比全景声格式发行,双CD中共收录了28首作品,曲目从古典到当代,从西方到东方均有涉猎。这当中,既有关于爱情的,如舒曼/李斯特的《奉献》,也有像勃拉姆斯《摇篮曲》这类适于宝宝舒眠的音乐。专辑从策划到选曲都由吉娜独立完成。值得一提的是,作为中国媳妇,吉娜还特别选录了两首中国作品《彩云追月》《水草舞》。

录制专辑的过程中,制作人郎朗丰富的录音经验对吉娜帮助颇大。一直将丈夫称呼为自己“偶像”的吉娜更连连表示:“太幸福了!太享受了!”她表示,通过录这个专辑,郎朗的工作态度再次让她感到震撼。“他对作品和钢琴上的每个音色都有非常深刻的理解,还和我分享了录音和现场演奏的区别。有他在,我非常踏实。”

吉娜透露,郎朗对录音的要求非常高:“他和录音师一直陪我待在录音棚里,对于每一个音色、效果都要求我非常细腻地去‘抠’。在他的帮助下,我也发现了录音的时候,不能只顾着弹琴,一定要打开耳朵,多多听自己的反馈。”

最终夫妻俩用14天时间就高效完成了40首曲目的录制,经过筛选确定了28首。“我的偶像就在我生活中,他和我分享的都是大师级的建议,这能让我更有进步。我觉得我俩的合作非常感人,简直太享受了。”吉娜希望《Wonderworld》能成为听众的一个好朋友:“现在的社会节奏很快,大家每天都很忙碌、很辛苦。我觉得‘温暖’是《Wonderworld》的关键词,我希望它可以陪伴大家,让大家的内心安静下来,共享生活中的美好时刻。”

为支持妻子事业,郎朗此次解锁了专辑制作人的新身份。首次担当制作人的感受如何?“简直太爽了!”郎朗表示,“我很享受当制作人的过程,其实这几年我自己在录音的时候,也是比较强势的。我和我的制作团队配合得特别好,但是我自己特别知道在哪些节点要做一些什么样的音色处理。”

他高度评价了夫妻二人的此次合作:“合作非常顺心,我们之间有很好的化学反应,我说什么她马上都能体会到,瞬间就能达成一致。如果是一些比较陌生的人来做制作人,肯定会很困难,但这次我们的合作非常成功。”采访中,郎朗更对妻子打下包票:“如果你出下一张专辑,我还要给你当制作人。”

【当妈妈】家人助我追求梦想

2021年1月28日,郎朗和吉娜同时在社交媒体上发文“家庭音乐会的小听众,他来了”,并晒出一家三口的握手照,宣布升级当爸妈。

作为一名新手妈妈,眼下应该是异常忙碌的时候,为何选择这个时刻,紧锣密鼓地推出首张专辑?吉娜认为自己非常幸运:“有家人的支持,有我老公的支持,我才可以继续追求我钢琴家的梦想,我真的非常感恩。”她觉得作为现代女性,既可以有家庭,也可以有自己的事业,都不耽误。

这对新手父母为表达对儿子的爱,在《Wonderworld》片末特别收附了二人同奏的两首勃拉姆斯四手联弹经典作品《华尔兹》与《匈牙利舞曲》。吉娜表示,这是“送给儿子的歌”,也是送给听众的特别惊喜:“当初我们的婚礼上,我们也进行了四手联弹。有些人对于四手联弹的理解是‘斗琴’是‘battle’,但是对于我们来说,是‘分享乐趣’是‘沟通’。我记得录制时,我俩弹完还笑得很大声,我第一次听小样的时候,我们的哈哈大笑还在里面。”

至于为何选择两首风格迥异的勃拉姆斯作品用作四手联弹曲目?吉娜表示:“《华尔兹》非常温暖,每次弹的时候我都起鸡皮疙瘩,我觉得非常感人。《匈牙利舞曲》就很活泼、热烈。我觉得这就是勃拉姆斯,既有特别美的旋律、打从心底的温暖,又有激情的一面……这两首曲子的反差,也代表了勃拉姆斯的深度。”

当了妈妈之后,吉娜对音乐的理解是否有了提升和不同?

吉娜表示,最明显的变化莫过于“多了一份爱之后,我对音乐情感的领会更深了”。“比如,我现在可以更强烈地感受到《摇篮曲》的力量和重要性。我喜欢每一天都给我孩子听《摇篮曲》,我能看得到他的反馈,效果真的很好,它会给孩子安全、温暖的感觉。所以我录了很多这种《摇篮曲》风格的音乐。我觉得我的专辑,大人可以听,小朋友也可以听。”

育儿还让吉娜有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收获:“中国的儿歌我现在差不多都学会了。我们家里有个小兔子(玩具),它肚子里有好多儿歌,我跟它学的(笑)。”

【论传承】儿子是个弹琴好苗子

虽然言之尚早,但两个热爱音乐以音乐为事业的父母,是否有让儿子继承衣钵的打算?

对此,吉娜兴奋地跟羊城晚报记者分享:“我们儿子真的非常喜欢音乐,从一生下来,我们每次一弹琴他就特别专注地听。然后我们练琴的时候,他身体总是往钢琴方向贴过来,而且他真的很喜欢自己动手,他按出来的声音还挺大、挺透……但是,我们最大的目标还是保持他对音乐的热爱,所以还是需要他自己喜欢,如果他真的喜欢弹琴,我们会多多支持。”

郎朗则兴奋地补充,他认为儿子弹琴的条件特别好:“他的手跟我长得一模一样,真的是一模一样,就连小指的长度比例,包括手心的形状都很像。所以,他要弹琴的话,我们肯定支持。当然了,就像吉娜说的,必须要让他保持一种新鲜感和热爱,被逼无奈地弹琴也当不了什么钢琴家。”

【谈事业】郎朗在我心里无人能及

家庭事业两手都要抓,那么吉娜把自己事业的目标锚定在一个什么样的位置?吉娜坦言:“我不会有特别长远的目标。现在可以录这张专辑,因为这是我的梦想,我觉得‘有什么样的梦想就会有什么样的缘分’。明年,我希望能在线下跟听众见面,多一些线下的巡演。”

从小钻研钢琴,个人演奏经历也有可圈可点之处。吉娜是否会有“丈夫成就太过耀眼,事业被公众拿来比较”的小郁闷?吉娜表示:“(在我心里)没有人能跟郎朗比,我自己也不会跟郎朗比。”

采访中,羊城晚报记者向她科普了“同行是冤家”的中国老话儿,吉娜先是流露出不可以置信的表情,然后哈哈大笑并充满信心地表示:“我觉得我和我老公是同行,这是很幸福的一件事。因为这样我们更能互相了解,更知道怎么能互相支持。我们不会是enemy(冤家),我们是soulmate(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