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西方人必须相信,中国没有推翻西方以建立一个全球帝国的野心

英国The Tablet网站11月25日文章,原题:学会与中国共处 美国一直是无可争议的头号大国,而中国近年来的迅速崛起,开始改变这一切。中国不仅在硬实力方面开始与美国正面竞争,中企调动的资本规模正将经济力量的平衡从纽约转移到上海。同时,中国的外交影响力与日俱增。

英媒:西方人必须相信,中国没有推翻西方以建立一个全球帝国的野心

全球权力平衡的转变,是在西方对中国越发不信任的背景下发生的。即便中国变得更像西方,这种不信任也不会消失。但中国人不羡慕西方自由民主,而是认为自己的体制才是成功之道。

这种相互不信任,对人类是真正现实的危险,因为它不仅是态度和观点的冲突,更是一场权力斗争。华盛顿许多重要人物,对中国日益强大的实力惴惴不安,因为它挑战了美国霸权,给美国“应该、能够领导(世界)”的观念打上问号。

经历几个世纪的积弱后,中国重新获得工业革命前几千年就拥有的经济、军事和地缘政治超级大国地位。由政治文化冲突引发的相互猜疑,因华盛顿想维持自己作为唯一霸主的地位与北京日益强烈的分享要求之间的矛盾而加剧。相互猜疑和需求冲突的双重因素,正将我们引向新冷战——很容易变成热战。

西方应如何处理这种紧张和潜在爆炸性局势?一种可能的态度是无视,或希望问题消失。但冲突的可能性不会自行消失。另一种态度是对中国的彻底敌视。但我们无法一厢情愿地令中国力量消散,也不能迫使其屈服。确保一个和平世界的唯一途径,就是与中国打交道。这意味着(西方)愿意建立富有成效的对华关系,以应对人类的共同挑战。

这不可避免地引向另一问题:西方人必须相信中国的什么,才能有合理依据对华打交道?答案显而易见。西方人必须相信,中国没有推翻西方以建立一个全球帝国的野心。只有当明白这点后,西方才能合理地推断,重启对华接触,逐步增加和平竞争的机会。

那有何理由认为中国并无帝国野心?从历史上看,中国没有这种传统,从未尝试建立一个泛亚或欧洲帝国,更不用说全球帝国。那些力主新冷战的西方鹰派称,历史并不能为未来提供确定指导。但我们要明白,与中国的任何武装冲突都将付出高昂代价,全面战争(无论输赢)将是一场灾难。若我们要避免这种风险,(对华)接触战略远比新冷战更靠谱。(作者奥利弗·勒特文,乔恒译)

八里村夫之呼者:让西方认为你是无害的,多么幼稚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