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办了40年的大会可能改变中国教育的未来……

这场办了40年的大会可能改变中国教育的未来……

本文约5200字,阅读需5分钟

作者 | 张沉浮

上周末在成都逛了两天的会,我不得不承认以前低估了中国的教育行业以及展会,这场办了40年的大会可能改变中国教育的未来……

1980年,教育部生产供应管理局组织召开了中小学仪器订货会(中国教育装备展示会的前身),开启了从完全计划到市场选择的转变,来自全国各地的中小学仪器商家第一次共聚一堂,直接见面,择优选购。只不过,那时中小学内的教学模式仍是基础的“粉笔+黑板+基础教具”,尽管已经引入市场竞争机制,商家能提供的装备种类也有限。

2001年,全国教学仪器定点厂完成历史使命,逐步退出历史舞台,教育装备供配进入到政府采购阶段。截至目前,以学校需求为基础,按财政体制开展的政府采购招投标仍是教育装备的主要供配方式。

我参加的正是这场办了40年,本届1300余家企业参展的,最新在四川成都召开的,第80届中国教育装备展示会。

01

都是什么类型的企业参加教育装备展?

参加教育装备展的企业大致可以划分为“八大类”:

第一类:信息化设备(含智慧黑板、智能平板、录播和直播系统等);

第二类:后勤设备(含校园基建、安防设备、宿舍食堂设备、教室课桌椅等);

第三类:实验仪器设备(含仪器仪表、实验室平台等);

第四类:实训设备(含实训系统、实训设施等);

第五类:图书馆设备(含借还系统、微型图书馆、智慧图书馆等);

第六类:音体美设备(含音乐器材、体育设施和器材、书法和美术用品等);

第七类:特殊设备(含心理健康、特殊教育设备等);

第八类:互联网教育产品设备(含互联网及教育新基建下的应用和解决方案)。

在参观之前,我根据展商目录选择了24个必看企业(选择的标准简单粗暴,企业名气大或者展位大,某种程度上展位大小直接反应企业的“经济”实力)具体各家展示了什么,我们在下文中提到,24家企业名单如下:

这场办了40年的大会可能改变中国教育的未来……

02

相较“谁参加了”思考“谁没有参加”?

第一天逛完展会后,我思考的反而是“谁没有参加”?

这可能是个好问题,也可能是个垃圾问题。毕竟没有参加,大概是两个原因:1)没钱或没时间 2)业务不需要参加

但继续想一下,为什么一些企业不需要参加呢?要知道40%的科技企业都涉足或布局了教育业务,大多数互联网企业或多或少都跟信息文化教育有关。反过来想,什么类型的企业需要参加呢?如上面总结的和具体概括,大概是2B/2B等重关系重渠道类的产品或服务。不需要参加,大概率是其产品和用户的触达方式,不太需要2B/2B。

科大讯飞为什么没有参加?这是让我感到好奇的。要知道,提到教育信息化肯定绕不开科大讯飞。从2019年,科大讯飞中标15.86亿的蚌埠智慧学校建设项目,这家企业便在招投标中一骑绝尘。2021年1月-7月,科大讯飞累计中标26.56亿元,同比2020年增加15亿元,增长129%。科大讯飞没参加,或许因为这两点。10月25日,在合肥老家“做品牌”,举办第四届世界声博会暨2021科大讯飞全球1024开发者节;10月23日,在成都(本届装备展举办地)承办“双减”政策下的因材施教及课后服务主题论坛并发布新品“精准转化参会客户”。

抖音、B站、知乎、百度为什么没有参加?YouTube、PPT、Zoom、Teams、Classroom为什么没有参加?可能有人会说,这些都是针对老师和学生个人的。好,我们的教育装备如果不是为老师和学生服务,那能带来多少的价值?可能有人继续说,这些企业或产品不需要参加展会也能触达到其用户。是的。相较于谁参加,这些没参加的产品,更值得我们教学工作者和终身学习者关注。

03

本届展会的“新面孔”和“热概念”?

本届展会确实有两个新面孔,翼鸥ClassIn和阿里云。并且,这两家都和中国教育装备行业协会共同承办了大会论坛。两家议题方向,惊人相似,都是“教育新基建”。阿里云举办的是第二届教育装备学术大会,主题是“新装备 新基建”;翼鸥ClassIn举办的是首届未来教育装备创新大会,主题是“全球视野下的教育新基建”。

教育新基建是什么?我在阿里云的会场听了全场,也没太搞懂他们聊的教育新基建具体能为老师和学生带来什么。其实,教育部六部门的文件里写的很清楚了,但估计多数企业和学校读后也都同样发懵。任昌山处长认为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第一,新内涵。新基建以信息网络为基础,可分为信息技术设施,融合基础设施和创新基础设施三类。第二,新技术。教育新基建是对教育信息化现有发展基础的传承和创新,要更加注重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广泛应用以及与教育教学实践深度融合。第三,新机制。充分发挥各方力量,构建多方协同的教育供给新生态,加强部际协同、部省联动和区域协调。”清晰了一些,但总觉得离教学和学习还是有些远。也期待,“教育信息化”之后的“教育新基建”,能真正长出师生常用且爱用的应用出来。

除了教育新基建,翼鸥ClassIn和阿里云在装备展上还展示了什么?下节一起说。

04

参加展会的企业都在“宣传”什么?

上文有提到,我主要逛了24家重点企业。其中,奥威亚和文香是本届和下届的总冠名,我就去其展位了。感受很一般,乏善可陈。更让我感兴趣的是这5类具体这10家企业。

第一类,“教育版大平板”,希沃和鸿合。个人感觉(以市场活动和教学理解角度,技术性能相关不懂),希沃已经甩开鸿合好几条街了。还将两者放到一起,是因为希沃和鸿合确实是展商中也是教育领域做黑板大屏比较领先的两家。其中,鸿合还是传统的政策思维,展示的多是“三个课堂”“课后三点半”等等,唯一比较吸引人的是“互联黑板”(在学校中确实有这个刚需,传统黑板写字然后在电子黑板上显示,以方便保存板书等校本资源)。但有需求就一定是对的么?科技应该帮助老师变得更好,还是老师让科技变得更差?反观希沃,则要好得多。比如,希沃的展区中能够看到对“老师”的关注,教师发展、杏坛计划、班级优化大师、希沃学苑……唯独不解的是,希沃将自己的展位主题定为“小数据 新空间”,这又往学校和招投标等概念上靠了。希望希沃别忘了自己是怎么成功的,别忘了自己“以用户为中心”中的“用户”是谁。

第二类,“硬件变软了的”,华为和联想。联想这次讲了蛮多概念,未来教室、虚拟实验、纸笔互动,展厅很炫但一点也不酷。前台纯一色白礼服小姐姐,整得像车展而非教育展,给人一种“这不是一家教育公司”。华为要好得多,简约明了,学校平面图一贴,教育的味就出来了。可以看得出,华为在讲远程教学和智慧教室的概念,也能看见华为在宣传自己的一个“样板校”。华为相较联想,在教育装备这块要好很多了。此次展会最大的bug是其工作人员对产品和业务的不熟悉。但看着华为精致的硬件,但看到其“硬件+华为云+鸿蒙”的战略,不由地对华为敬畏起来。

第三类:“互联网教育派”,翼鸥和腾讯。翼鸥教育ClassIn是全场“最懂教育”的教育科技企业了。也是为数不多的在教育装备展上,将展位主题清晰地定在教与学上——“全球教与学一体化平台”。旗下的ClassIn和NOBOOK等产品,智慧教室、虚拟实验、教师发展教研区、教学与学习区,吸引着众多老师的。腾讯此次也很惊艳。以往提到腾讯,很多教育从业者会称其只懂技术不懂教育。反而不然,腾讯有极其强大的模仿和创新能力。正是模仿和创新,让腾讯能快速追击并甩开原来的领先者。腾讯教育的基础教育解决方案还是蛮清晰的,针对主管部门、学校、教师、学生家长,提供教育信息化、素质教育、教育公平相关的解决方案,微信生态、腾讯云、腾讯会议、AI和大数据都是核心基础。值得关注的是其出了一个小鹅云课(不是其投资的小鹅通,更像其投资的翼鸥ClassIn),那是真正扎在教与学场景里的教育科技。

第四类:“新兴的小火苗”,大疆和大力。最让人惊喜的是大疆,大力也很不错(可能字节旗下的大力智能灯之前见得多了)。大疆和大力都是从利基市场出发,在一个缝隙中闪烁出未来教育的小火苗。其中,大疆通过赛事活动“机甲大师赛”成功探索出属于自己的市场路径。(ps:额外说一下,大疆的市场很牛,其它家都是免费送礼物,它们家是扫码加微信留信息领宣传册!)大力在一众照明展商中,说其是台灯,更不如说其是“台灯+智能屏”。让人担心的是,双减之下这类硬件类“内容+拍搜”就能独善其身么?

第五类:“教育生态平台”,新东方和阿里云。参展的新东方不是培训业务,是其刚成立的子公司“东方创科”加上其发起的东方坐标学院的一众ToB类企业。在教育装备展上看到“新东方们”,想起俞敏洪老师说的“教育应该是一片生机盎然的森林”。阿里云是展会中“最有野心”的企业。不只是其提出的“云钉一体化”,更是其已经开始在做“阿里云+”的生态。几乎每一个教育细分领域,阿里云都和一家企业紧密合作(简单数了一下展示的就有20家合作伙伴),这可以弥补阿里云对教育领域认知不足和关系不足,快速切入到各个细分口。从阿里云推出的未来数字校园解决方案来看,阿里云和钉钉都放在其中,阿里云要打的是一场“生态战”。

05

我观察和思考后的5个“小趋势”?

这些趋势不是政策利好下的“教育信息化”、“教育新基建”、“互联网+教育”、“三个课堂”、“双师课堂”等等,反而是装备和科技(产品和方案)都需要越来越关注教育工作者“本身”,比如“教”、“学”、“评”、教师发展与未来科技。倘若脱离了这些,无论是5G、AI、大数据还是智慧校园、智能硬件、内容资源,都将是美丽但必然破碎的泡沫。

第一个趋势:支撑“教”,教育装备/教育科技必须支撑教学变革和课堂革命。

无论是原来的“教育信息化”还是最新的“教育新基建”。无论是“双减”文件,还是即将全面推广的“新课标”。我们能够发现,国家在追求建立公平而又高质量的教育体系,老师需要真正“以学生为中心”实行“创新教学和作业”,需要积极拥抱OMO混合式教学、PBL项目式教学、跨学科大单元教学、虚拟实验教学、双师教学、翻转课堂、教与学一体化等创新理念和模式,培养出适应未来社会竞争的人才,为党和国家培养出合格的建设者和可靠的接班人。

第二个趋势:支撑“学”,教育装备/教育科技必须支撑终身学习和学习革命。

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到我国教育部,终身学习已成为官方认定的最重要的趋势之一。面对互联网时代日新月异的变化,终身学习也被企业和社会的重点关注。相较于信息知识的传递,学校如何培养出终身学习的人才?如何培养出“热爱学习”的人才?更为重要。我们必须打碎被动接受、背诵、反复训练,学习革命已经展开。未来“学以致用”将会走向“用以致学”,越来越强调学生在动手中、实践中、参与中、探究中进行学习,面向真实的项目式学习将备受追捧。现行的分科教学有利于系统知识的习得,但不利于综合能力的培养,未来线上线下融合的跨学科学习将成为重点。

第三个趋势:支撑“评”,支撑过程性、综合性、发展性的评价。

唯分数论难以打破,导致应试教育大行其道,从而导致教育水平、人才培养质量受到很大的影响。我们都知道教学和学习至关重要,其实评价和选拔更是关键环节,评价是基础教育发展的“指挥棒”。如今《深化新时代教育评价改革总体方案》已经出台,评价改革急需具体可操作的办法。如何将课堂、作业和测验等过程记录?如何做到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综合评价?如何基于“数据”做出真实的评价?新课标的核心素养和作业质量如何评价?这都是最现实的问题。这必然需要教育科技在里面发挥作用。

第四个趋势:支撑老师的成长与发展,建立“老师研修学习共同体”。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对于学生而言教师是“渔”,但是对于学校的教学教研环境而言教师是“鱼”。未来需要基于互联网技术和教育新基建,建立数字化、跨区域、探究性“研修学习共同体”,帮助每一所学校培养优质教师。其中,信息技术应用能力是新时代高素质教师的核心素养,老师本身会通过互联网持续学习至关重要,老师将互联网学习的方法传递给学生至关重要。

第五个趋势:从旧装备到新科技,教育将迎来全新的未来。

建立了对教育科学的敬畏之后,我们也要拥抱新的科技。苹果公司创始人乔布斯生前曾提出“乔布斯之问”:“为什么计算机改变了几乎所有领域,却唯独对学校教育的影响小得令人吃惊?”这背后,既有教育的复杂性,也有教育对科技使用的滞后性。但如今,我们已经能够看到一些“真技术”、“根技术”、“高精尖技术”开始渗透打开教育的大门。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元宇宙,未来教育必须拥抱未来科技。

2021年9月24日,教育部发布了一条重磅新闻,决定在上海市、广东省深圳市、四川省成都市、河北省廊坊市等12个城市设立教育部基础教育综合改革实验区。教育改革正在不断提速,中国教育的发展时不我待。

未来的教育装备,不要去哄抢“招投标”的大西瓜,也不要去捡“桌椅板凳”的小芝麻。致力于支撑“教”、“学”、“评”,真正关心“教师发展”和“未来科技”,这里藏着中国教育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