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奇案:嫂嫂回娘家途中疑似被害小叔判处斩首,幕僚暗查擒真凶

文/慕容梓君

清朝年间,在广东龙门县发生了一桩无头案,案情扑朔迷离,差点冤杀无辜。

在龙门县有一个叫钟辰绮的年轻人,去年年底才娶妻黄氏,黄氏出身富裕家庭,娇生惯养,但性格还比较温顺,夫妻也很恩爱。钟辰绮还有个弟弟叫钟辰良,比哥哥小三岁,还没有定亲,仍然和父母兄嫂一起居住。

清代奇案:嫂嫂回娘家途中疑似被害小叔判处斩首,幕僚暗查擒真凶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钟辰良非常看不惯嫂嫂,看见嫂嫂就翻白眼,为此黄氏特别愤恨,向丈夫哭诉了好几次,哥哥便小心翼翼地询问弟弟为何这样对待嫂嫂。

弟弟说他就不敢看见嫂嫂天天打扮花枝招展的,反正看着不顺眼呗。当时哥哥也恼怒地说,看着不顺眼也只好将就吧,将来娶妻后可以搬出去,兄弟俩当时几乎翻了脸。

这天,黄氏的父亲黄三忽然让人捎信说他病了,让女儿回去。黄氏接到信息后,急忙收拾东西前往娘家黄家庄探望。钟辰绮自然也跟着前往,因两家的路程大约有八九里,所以两人便走着前往。

大约走了三分之一的路程,弟弟钟辰良突然骑着驴子追过来说:母亲突然晕厥,哥哥把嫂嫂送回家后就返回吧。钟辰绮是一大孝子,母亲忽然患了重病,理应赶紧回去请郎中。于是就让弟弟送嫂嫂回娘家,他则骑着驴子返回家去。

钟辰良和嫂嫂本来就不怎么搭腔,所以两人一前一后地走着,谁都不说话。大约走了两里路程时,黄氏看小叔子黑着脸跟在她后面像讨债似的,于是便对钟辰良说道:小叔请回吧,辰良听了扭头就走。两人就这样分了手。

而黄三当天并没有见女儿回家,因为他有三个儿子,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女儿。生病了自然想见见她,于是第二天就派小儿子黄知恩去接妹妹。黄知恩行之途中,忽然内急,便到路旁的丛林中去方便。

他进到那丛林中还没站稳,竟然发现前面有一具无头女尸。把他吓得够呛,正要转身离去,忽然发现女子身材和穿的衣服很像自己的妹妹,但他也敢确认,于是返回家中并向父亲报告此事。

黄三一听,立马吓得脸色煞白,稍微镇定一下便斥责儿子道:你还不赶快到钟家去察看。说话间,黄知恩立即骑着驴子来到钟辰绮家中,钟辰绮却说:昨天已经把人送了回去呀,你怎么反而过来与我要人呢?

这黄知恩话也不多说,又骑着驴子返回家中对父亲说了实情。黄三便怀疑丛林里穿着与女儿相同的无头女尸,想必是女儿黄氏,而且时间也相吻合。

清代奇案:嫂嫂回娘家途中疑似被害小叔判处斩首,幕僚暗查擒真凶

想到这,黄三眼前一黑便一头栽倒地上昏死过去,家人急忙给他掐人中急救。黄三苏醒后便哭着对小儿子说道:你两个兄长都在外地经商,一时半会也不会回来,现在只有我们父子俩去给你妹妹讨公道,你妹妹才嫁到钟家半年时间,他们为啥要杀害她呀?

黄知恩也愤恨地说道:我早就听妹妹说过,她家的小叔子平常对妹妹说话总是恶声恶气的,即使妹妹有天大的过错,也应该来咱家诉说,没有想到妹夫竟然这般没有人性,下此毒手杀害了妹妹,天理难容。

黄三便带病和儿子来到县衙,告女婿钟辰绮杀死了可怜的爱女。段县令反复看过诉状后,便派公差去钟家查询原委,然后拘捕犯罪嫌疑人。公差回来却禀报说道:钟辰绮把妻子送到半路被弟弟钟辰良唤回,说母亲突然晕厥,让哥哥请郎中去家给母亲瞧病来的,最后送黄氏的是小叔钟辰良。

段县令便命人把钟辰良拘捕到公堂上审讯,钟辰良跪下磕头辩解说道:当时我送嫂嫂走了差不多两里的路程,嫂嫂便让我返回了,而且距黄家庄顶多还有两里路,我以为没有什么危险了,再说了,我为什么要杀害她呢?

但现在黄氏己死去,没有其他的人做证,再狡辩也是无济于事,但这钟辰良一直大喊冤枉,于是段县令便对他严刑拷打问。然后派人到钟家以及邻居调查得知,钟辰良平常对嫂嫂极为不尊敬。为此,段县令便判断,钟辰良借送嫂嫂回娘家的路上将其杀害,属于恶意报复。

钟辰良听县令说他杀嫂嫂的理由后,他也是百口莫辩。这些天来一直对他严刑拷打,实在也受不了,而且哥哥也没有过来看过他,哥哥也认为是他杀了嫂嫂,这能怪谁呢?只能怪自己没事找事,嫂嫂好赖与他有何相干?哥哥还不说嫂嫂的不是呢,自已却一味地不依不饶,命该如此,是自己欠嫂嫂的。

于是他便心灰意冷,屈打成招。当问到他把头颅丢弃在什么地方的时候,他便不假思索地说,也许是被虎狼给吃掉了。就这样案子算是定了下来,而且案卷都已拟定,并让田幕僚再仔细察看一遍后上报,然后等待审批。

这个田幕僚是一个非常精明仔细的人,他将卷宗看了好几遍,觉得案子疑点颇多,特别是头颅被虎狼吃了这事极为不合理。身子好好地摆放在那,难不成这老虎也在帮凶手不成,于是,他便把案子给段县令分析了一遍。段县令听了也觉得他分析的有道理,就让他暗自到案发现场再去调查一番。

田幕僚到那案发现场察看后发现,这地方经常有人来往,想轻易杀掉一个人也实在不容易,而且这地方距黄家庄只有二里地左右,想必这钟辰良也没有这么大的胆子吧。于是他便来到黄家庄暗访。

清代奇案:嫂嫂回娘家途中疑似被害小叔判处斩首,幕僚暗查擒真凶

田幕僚在黄三家门前暗自观察了半天也没有发现有可疑之处,他便返回钟家去调查,刚出村走了没有多远,看见一老翁赶着几只养走了过来。于是他便上前与老翁拉家常,并装着不经意地询问他是否知道前几天所发生的凶杀案。

老翁说道:那天我正好趁羊在那吃草的功夫,便坐在那土堆上抽烟,忽然看见黄三的女儿独自行走,这时从路对面走过来一男子,两人相遇便在那说了一会话,黄氏好像一直在擦眼泪,但不知道啥原因。

黄幕僚问老翁是否认识那男子,老翁说:我因坐在高高的土堆上,看得也比较清楚,那男子应该是我们村庄的黄万中。这黄万中和黄三家是斜对面邻居,黄万中和黄氏从小是青梅竹马,但无奈家境贫寒,他父母在的时候也去黄三家提过亲事,均被黄三拒绝。

老翁又说道:我今天所说的话你也不要出去乱说,听说这案子已经定了下来,我年纪大了,仅仅凭身形也是看了个大概,而且当时已经黄昏,明明看见两人往村庄走去,不知为何黄氏被杀死在树丛中,黄三本来就有病,现在被气得奄奄一息,我也不敢去家对他乱说话。

得到这消息后,田幕僚感觉自己没有白来,然后返回黄家庄,找到里长来了解黄万中的情况。里长说这黄万中平时不大爱和人说话,才娶妻刘氏不久,但不知何故,自从黄氏出事以后,他和妻子刘氏也不知去向。

田幕僚感觉这黄万中非常可疑,于是急忙回到衙门禀报段县令:此案必定和这黄万中有牵连,应该继续追查下去,尽快拘捕黄万中,案子才会真相大白。

段县令急着要结案,他沉默半天才说道:钟辰良已经画押招供,我们何必多此一举呢?

田幕僚便劝解县令说道:这是人命关天的事情,千万不能草率,那黄万中太可疑了,出事那天他还和受害人见过面,而且两人又一起回到了村庄。虽然看见他们的老翁不太确定,但我还是认为这事情一定要弄清楚。

田氏被无辜杀害,为何他黄万中和妻子却消失得无影无踪,如果让真正的凶手漏网,将来东窗事发,恐怕大人的官位不保,而且还会被发配冲军。

虽然这段县令才疏学浅,但他并不刚愎自用,也知道草菅人命的后果,听了幕僚一番劝解后,立即派了几名捕快,四处暗查,半个月后,在邻县将黄万中从一农家小院落抓获归案。

此农家院落处在荒凉的山野中,黄万中进去察看后,发现这院落被主人遗弃很久的样子,院落的荒草有一人多高,于是他便打扫房屋就居住了下来。

清代奇案:嫂嫂回娘家途中疑似被害小叔判处斩首,幕僚暗查擒真凶

黄万中被抓到公堂审讯,只见他长得也是仪表堂堂,二十多岁,但看上去头脑简单,不善于思考就脱口而出,段县令问他为何远走他乡时,他又低头思索了半天说不出原因,但最终还是说出了实情。

原来这黄万中从小就喜欢黄氏,无奈家境贫寒,黄氏的父亲黄三跟没有看上他,待黄氏嫁人后,他也是心灰意冷,不久就娶了大自己三岁的刘寡妇。

谁知这刘氏是一悍妇,从不把丈夫放在眼里,而且这黄万中还天真地以为,刘氏不仅比自己大三岁,而且还是一寡妇,应对自己娶了她该感恩戴德,没想到刘氏竟然这般泼辣,稍微不如她的意就对黄万中拳打脚踢。

黄万中早就想休掉她了,那天两人又打了起来,黄万中便愤恨地对妻子说要她赶紧自动走人,省得他再找人写休书了。刘氏听了便发下狠话说:想让我出你们黄家的门,那是痴心妄想,除非我死了。于是这黄万中便有了杀刘氏的心机。

那天傍晚,他正好在路上遇到了独自回家的黄氏,只见黄氏两眼红红的,询问得知,婆家的小叔不待见她,天天拿眼睛瞪她,但丈夫对她很好。于是黄万中便劝黄氏先跟他回家平静一下,不然让她的父亲看见怪心疼的。

两人到黄万中家的时候,刘氏正在室内睡熟,于是他便把黄氏安排到厨房坐下休息,并找个饼子让她先垫垫肚子。然后便悄悄地返回室内,把妻子刘氏给残忍地杀害了。

黄万中此时也杀红了眼,于是便逼着黄氏脱下自己的衣服,给死去的妻子穿上,当黄氏看到这惨景后,吓得便昏死了过去。黄万中借此机会,便把妻子的头颅埋在自家院落,将妻子的身子抛到路边的丛林中。

等他回到家已是夜深人静的时候,自然也没有人发现他,到家看到被吓得发呆的黄氏,便连威胁带吓唬说道:为了得到你,我什么事情都会做得出,你最好乖乖地听话。说着,他又挑选了几件妻子的衣服让黄氏穿上,然后两人就连夜逃跑了。

黄万中被押到他家的院落,挖出了刘氏的头颅,他便认罪伏法。

清代奇案:嫂嫂回娘家途中疑似被害小叔判处斩首,幕僚暗查擒真凶

黄氏也被带了出来,她现在已经处于半清醒半沉迷的状态,父亲可怜女儿,便把她带回家休养,丈夫钟辰绮也无话可说,钟辰良无罪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