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得好看还会投资,成长股女神用弱者思维让北落圈粉了

原创 北落的师门 韭圈儿

长得好看还会投资,成长股女神用弱者思维让北落圈粉了

在格雷厄姆的比喻中,证券市场就像一个神经质的市场先生,他提供的价格有时听起来是令人心动的,但也可能是荒谬的。

在我们今天访谈的基金经理眼中,她站在女性视角,用弱者思维去和市场先生相处,因为它总是在不经意间给你一个教训,正是秉持这样的投资哲学,在面对市场先生的不断追问:钱在哪里?

她选择了更适合自己的欧奈尔CANSLIM法则,一套典型的弱者思维体系,容错率更高,在判断错的时候少亏点,对的时候多赚点。

Part.1 弱者思维

永远不要小看市场

北落的师门

当投资遇见有趣的灵魂,大家好,我是北落的师门,我们今天的嘉宾是国泰基金的林小聪。小聪总,可以请您讲一讲,从2010年到现在这11年的时间中,您在国泰的成长经历吗?

林小聪

我于2010年从上海交通大学硕士毕业,毕业后就加入了国泰,一开始担任行业研究员,主要研究旅游零售行业,2017年开始管理国泰事件驱动,2020年三月份开始管理国泰融安多策略,目前就只管理这两只基金。我的投研经历总共有11年,管理公募基金近5年。

北落的师门

你做研究员时也经历过2015年的市场,2017年又接手了产品,过去的这些经历对你的投资理念的形成有怎样的影响呢?

林小聪

我做研究员的经历对我后期的投资想法影响很大。我2010年刚入行的时候,研究的是零售行业,当时可以说正值行业最高点,我花了很多时间研究的那些股票,现在都被时代抛弃了。当时有很多的大牛股公司,能力都非常优秀,也打败了很多同行,而且面对行业变迁,它们也做了很多转型的努力,但在社会的发展当中,这样的努力很多时候都显得苍白而渺小。网购开始冲击整个零售业时,这些上市公司的业绩还没有出现问题,但是它们的估值已经往下滑了一半不止。这给我最大的启示是,市场是非常具备前瞻性的。当时我和身边的同事,对比海外市场分析,觉得网购的渗透率并不会很高,但是市场很早就意识到了我们国家的网购发展会远超欧美市场。我做研究员的时候,也推荐了这些公司,但如果基金经理持有的话,它的绝对收益和相对收益都没那么好。

这是我研究员时期得到的最大的教训,反映到我的投资框架上来讲,我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弱者思维的框架。你没有看到的问题,有可能市场这个整体很早就看到了。因此,在具体的投资过程当中,如果我看到一个行业或公司的估值是处在很低的位置,即使公司的业绩很好,我也会思考为什么市场会给予它这么低的估值,如果我没有把这个问题想清楚,我基本不会投资这个行业。

北落的师门

总的来说就是,时代的β永远要高于个人的努力,而且便宜的东西有便宜的道理,当它很便宜的时候,我们不能盲目买入,而是首先要去检视,是否市场发现了我们不知道的瑕疵。那么顺着这个思路,如果你去构建投资组合,会用自上而下的方式,还是两者结合呢?

林小聪

首先,我是自下而上来优选成长股。目的是希望把那些业绩高增长和业绩超预期的公司找出来,这样的投资组合,它较大概率能够获取戴维斯双击的收益。其次,如果各位投资者朋友看我的持仓,会发现我们的持仓是比较均衡和分散的。我们希望能够控制我们的组合在单一行业上面的风险暴露。我过去的投研经历让我感觉到说,即使你觉得这个行业的投资逻辑各方面都非常的完美,但是,很多时候我们都会遇到一些黑天鹅事件,我不希望这个组合的净值遭遇到很难挽回的损失。所以即使我们非常看好一两个行业,也不会all in在这个行业上面。

北落的师门

但在申万28个行业中,你也会有侧重的选择。你是如何挑选行业,进行均衡或者对冲的呢?

林小聪

我构建组合时没有想过如何对冲的事。其实我的选股的方法非常简单,就是看上市公司的公开信息,然后把那些业绩超预期,或者是业绩高增长,或者是业绩出现一个拐点的公司找出来,构建出一个潜在的股票池。

首先,我会看有哪些行业,出现了不止一家公司的业绩高爆发增长。比如说今年一季度,四月份释出上市公司一季报的时候,我们已经能够找到不止一家的新能源汽车相关的上市公司,它的业绩是超出了投资者的预期的,比如预期是一个亿,但是公司年报是1.2个亿,那么我们就会对这几家公司进行后续的跟踪研究。我们想要判断它后面的几个季度,比如说二季度,三季度,四季度以及2020年是否能够进一步超出投资者预期?因为往往是投资者给了更高估值的公司,更容易发生戴维斯双击。

第二,是不是这个行业里面未来会有更多的公司,它的业绩也会呈现出同样的状态?那我们就会加强对这个行业的研究。今年除了新能源,还有很多半导体公司也在上面。同样的方法,我们也能够找到2017年的白酒, 2018年的5G建设相关的产业链等等。

北落的师门

难道是每个行业都要看,这样看得过来吗?或者说自己的专业度够吗?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

林小聪

我觉得不累,而且我们每个经理背后都有强大的投研团队支撑。首先我自己看的也是比较广泛的,每个季报期我都会花很多的时间去翻上市公司的公告,同时我也可以借鉴公司内部的研究员,或者其它基金经理的工作。基金经理都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Part.2 新能源行业展望

欧奈尔理论解析

北落的师门

说到新能源和半导体行业,你认为目前行业的基本面状况怎么样?还有二级市场的投资价值等等,可以分享一下观点吗?

林小聪

新能源汽车已经连续两年有超额收益了,估值也并不便宜,那站在现在这个时间点,它是否还会有比较好的绝对收益?这个问题我是这么思考的。

首先,我们不能够因为一个行业过去涨了多少,就觉得它一定没有投资机会,或者一定有投资机会,这本身是一个概率事件。以食品饮料行业为例,食品饮料行业从2016年开始,连续五年的时间,在30多个一级行业当中相对收益排在前四,并且其中有两年排名全市场第一。为什么这个行业的超额收益表现这么好?我们拉长周期去看,股价是和业绩高度相关的。整个食品饮料板块里面,占比最大的行业是白酒, 2016年的时候,白酒整个行业业绩表现平平,但当时它的资产负债表已经有较大改善,因此我们就可以期待后面的利润表会出现改善。

从2017年一季报看,很多一线白酒的公司,收入和利润都是超过市场预期的,到了17年中报时,除了一线白酒之外,二线白酒的业绩也开始高增长了,达到单季度有50%到80%这么快。为什么会出现这个情况,是因为整个行业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结构升级,量价齐升,在不同的时间段,会发生在不同的公司身上。

说回今年的新能源汽车,今年一季报的时候,有三四家公司的业绩超预期,到了中报,有更多的新能源汽车公司业绩远超预期,很多公司是出一次季报,大家的预期就上调一些,从年初到年尾,公司业绩涨了一倍,但是估值并没有太大提升,股价的提升主要来源于业绩。为什么业绩能涨那么多,因为过去几年新能源汽车没有那么好,很多环节供给不足,那么当行业的销量超预期时,很多环节都会出现价量齐升的状态。量价齐升对公司的盈利是乘数的效应,就像过去的白酒一样。当一个行业非常好的时候,投资者的盈利预测往往有可能是低估的。

北落的师门

好,您刚才用白酒过去五年的表现做了一个对比,而我们的新能源才进行到第二年,它股价的上涨很多是由业绩带来的,所以您是比较看好的。那这里会有一个问题,有两种投资观点,一类是极其看重估值,也就是所谓的安全边际,还有一类,我完全不管估值多高,我就找到最好的公司,买入就OK了。你自我评价是偏向哪一类呢?

林小聪

我认为不同的投资框架之间没有优劣之分,拉长来看,都会取得不错的超额收益。投资框架只是一个工具,能够跟基金经理的性格习惯相匹配就好。

我选股用的是欧奈尔的框架,这套体系是在海外成熟市场经过验证的,比较成熟有效的成长股选股框架。那在欧奈尔的框架里面,对于估值并没有那么看重。举个例子,即使PE在60倍70倍,我也不认为这个公司的潜在收益率不高,我也愿意去研究它。高估值表示投资者对它的预期比较乐观,低估值只是因为投资者对它的期待没那么高。这两种都有可能产生潜在的投资机会,因为一个好的东西可能更好,一个预期没那么高的东西,也会容易超预期,所以这两者我并不觉得有太大区别。但是我会非常警惕那些估值处于历史最低的公司,它们是否出现了我没有完全理解的风险因素?如果我没有想清楚,我就会避免投资这样的公司。

我比较看重市值这个指标。我希望能够把这个公司目前的情况研究清楚,并对它的未来有一个模糊的展望。我并没有期待自己能够把它五年十年之后的未来勾勒的很清楚,也不会去量化它的市值,比如它现在一千亿,预计五年后两千亿等等,因为面对一个高速成长的行业,我们的预测往往都是不准确的。有了模糊的展望后,我会研究这个公司高速发展两年后,是否还有新的延展空间,它的竞争格局是什么样的等等。如果我无法理解它,那么我会谨慎投资。

北落的师门

您在判断一个行业的天花板时,通常会看哪些方面呢?可以给我们举例说明一下吗?

林小聪

从全球来讲,新能源汽车可能还处在发展的早期。我自己理解,假设是从零到十的话,全球的新能源汽车都处在一到二的位置。再以半导体为例,全球的半导体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周期性行业,它的周期波动是很强的。中国的很多半导体公司都存在非常强的进口替代现象,所以也是处在一到二的这个位置。再说到食品饮料行业,比如说乳制品,我觉得这个行业处在七到十这个位置,但它到底是七还是十,我没办法讲清。

Part.3 保持纪律 提高胜率

投资风格如何看

北落的师门

假如我们定义公司的成长阶段分为三个,0到1的从无到有阶段,一到十的快速增长阶段和十到一百的成熟阶段,你更偏好哪个阶段的标的?

林小聪

从0到50都是我们会考虑的行业。但这不能一概而论,因为我会先把标的选出来,再去看它处于哪个行业。如果说行业本身处在成长期的话,我会给这个公司加分。如果一个行业增长很慢,那么这个行业里的公司为了争夺业绩,可能会出现压低价格或者降低成本这些手段,会降低公司业绩。

北落的师门

红海。

林小聪

对。虽然在内卷的行业中也会出现大牛股,但如果面对情况差不多的两家公司,我会选择高增长行业的。因为公司之间不内卷,你收入利润高增长,我也收入利润高增长,这样往往会呈现百花齐放的状态,我更希望在这种大家过得都很好的行业当中选股。

北落的师门

明白了,就是要找到那些顺势而为的行业,而不是互砍的行业。下一个问题是,我看到您的换手率好像并不低,您对此是如何思考的呢?

林小聪

我的换手率全年在四倍左右,放在全行业应该在中等偏上。首先,欧奈尔这套系统的换手率不可能很低。它不像巴菲特式的选股,如果我看清楚了未来10到20年,我就会一直持有。我们比较看重当下的业绩表现,比如我判断一家公司今年的业绩会高于市场盈利预测,市场预测10个亿,我们觉得是12-13个亿,但是这家公司并没有我们想的那么好,这时我们是会止损的,我们允许有试错的成本。另外,如果公司的基本面没出现问题,但我们投资的时点不对,这种情况下我们也会止损,这也会导致换手率偏高。

北落的师门

在止盈止损的纪律上,您有什么心得或者要求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吗?

林小聪

如果我买的股票浮亏到了15%-20%,我会强制自己思考,如果我认为我没有看错,那么我就会加仓,如果我没有得出结论,那么我就先止损,哪怕我的止损是错的也没有关系。我一定会在当时有所动作。

北落的师门

止损止错了,回头涨回去不会心痛吗?

林小聪

不会,我不会关注单次的得失对错,从数据统计来讲,如果每次的胜率是51%,重复1万次,综合下来的收益也会是远超预期的。

北落的师门

好的,我们还得再讲讲风控的事,既然欧奈尔体系不那么看重估值,那么它如何回避15年的情况再次出现呢?

林小聪

可以判断出大概的区间,比如当下20倍的估值,我可能会在40到60倍之间卖出。我也会根据我的经验和对当下市场的判断来操作。

北落的师门

你在那个位置一定会做动作吗?还是会等到PE达到100倍或者200倍的时候?

林小聪

不一定,判断的主要依据是这家公司的业绩能否持续超过市场预期。

北落的师门

明白了,最后回到产品的布局,您现在已经管了两个产品,如果有投资者要选择,您能否介绍一下这两个产品的区别,或者布局、策略上各自的方向?

林小聪

国泰事件驱动和融安多策略两只产品是不同类型的基金,但是在策略上没有太大差别。我们的股票仓位都处于中等偏高位置,因为我认为A股市场是一个非常好的市场,只要能够长期投资,就一定能实现财富保值增值的目的,所以我们没有必要做仓位上的抉择。正在发的这只国泰景气优选和老基金的选股策略也相同,是一个比较均衡的成长股策略。但是在建仓期之内,我们会更多考虑绝对收益,对新基金来说,积累了浮盈以后,投资者的心态会更好一些。

北落的师门

有投资者说你持仓的分散度很低,你的持仓中通常会有多少只股票?

林小聪

50到60只,确实不少。现在全市场的股票数量越来越多,我2017年刚开始做基金经理时,全市场只有3000多只股票,但是短短的几年时间,全市场已经有超过4500只股票了,而且这个数量还会不断增加。所以当我们能够选出足够多数量的股票时,我们并不太介意组合中股票数量的增加,我并没有认为分散一定会降低收益率,因为在我们股票这个大的池子中,里面的鱼太多了。

Part.4 保持好奇

聊聊基金经理的浪漫人生

北落的师门

我原以为用这套方法去做投资,行业分散,个股分散,会很累,但是我刚听说你是每天跳着舞去上班的,那种心情你是是怎么修炼出来的?

林小聪

对于新的事物、新的变化,我都很想去了解和研究,而很多新变化都会带来一些上市公司的投资机会。所以我很喜欢做投资的工作,就是不断的有各种新东西让你来研究,而且如果你研究的好,就可以把它落实到投资标的上面去。

北落的师门

说到创新,我想请您讲一下,如果我们抛开投资因素,在未来十年内,我们畅想最激动人心的创新和技术,你觉得会是什么?

林小聪

我觉得可能是人工智能,它未来的发展是无可限量的,现在还处于最早期。

北落的师门

乔布斯和伊隆马斯克,你更喜欢谁?

林小聪

我喜欢马斯克,因为他是火星人。

北落的师门

最后一个问题,您可以给我们广大投资者推荐一本书或者电影吗?

林小聪

我推荐一本书叫做反脆弱。我觉得这本书是教我们如何面对不确定性,因为我觉得投资实际上我们面临的也是不确定性,那么我是希望我的整个的组合,以及我的投资框架,在这种不确定性的环境当中,具备这种反脆弱的能力,或者说反脆弱的特质。所以推荐这本书给大家。

也可以到小葱总的韭圈儿圈子参与讨论哦!

-END-

我国基金运作时间较短,过往业绩不代表未来。该产品为代销产品,由国泰基金发行与管理,代销机构不承担产品的投资、兑付和风险管理责任。本基金管理人承诺以诚实信用、勤勉尽责的原则管理和运用基金资产,但不保证本基金一定盈利,也不保证最低收益。我国基金运作时间较短,过往业绩不代表未来,其他基金业绩不构成本基金业绩表现的保证。本基金为混合型基金,理论上其预期风险、预期收益高于货币市场基金和债券型基金,低于股票型基金。本基金投资港股通标的股票时,会面临港股通机制下因投资环境、投资标的、市场制度以及交易规则等差异带来的特有风险。投资者在投资本基金前请详阅法律文件选择风险匹配的产品。基金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