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本神奇作品《返回1998》,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这本神奇作品《返回1998》,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徐同道做了一个梦,很长的一个梦,他已经很久没做那个梦了,毕竟那已经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

梦里,他爸突然失踪了,事后,很多债主来他家里要债,说是他爸徐卫西失踪的前一天晚上,赌钱输给他们的,同一天失踪的,还有他大伯徐卫东的遗孀——他的大伯母。

迷迷糊糊中,徐同道心里清楚,这不仅仅是一个梦,也是二十多年前,他家真实发生的事。

就是这件事,改变了他全家所有人的命运。

当时他刚刚结束中考不久,正在家里等待中考的分数出来,就因为他爸突然失踪,并留下大笔债务,他没能去读高中,事后,他中考的分数出来,594分,是能上县二中的。

还有只比他小一岁的弟弟徐同路,本来学习成绩很出色,从小到大,年年拿奖状,是个读书的好苗子,可也因为家里这场变故,性情大变,没心思读书了,勉强上完了初中,就出去瞎混了,后来更是隔三差五就进派出所,最严重的一次,在牢里待了三年才出来,整个人算是废了。

还有他爸妈收养的女儿,他徐同道的妹妹葛玉珠……18岁,就被他母亲早早嫁出去,嫁了个不学无术的二世祖,日子一直过得很苦,26岁那年,终于离婚,带着一个女儿,日子一直没有起色。

至于他母亲……

就在三天前,过世了。

今天白天刚刚下葬,一直到下葬,他弟弟徐同路都不见人影,没人能联系上他。

他徐同道已经离婚6年,没有子女。

一家人日子过成这样,他心里自然苦闷。

再加上母亲刚刚下葬,晚上他就多喝了点酒,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然后就做了这个长长的梦。

他明知道这是一个梦,却依然不愿意醒来。

因为梦里,他爸虽然失踪了,但他母亲、弟弟和妹妹都还在。

除了他那不争气的爸,他全家都还好好的。

“大哥……大哥……大哥你醒醒呀……”

徐同道忽然听见妹妹的声音,她好像在喊他,好像一边喊还一边摇晃他的肩膀。

妹妹来看我了?

心中轻叹一声,他其实不愿意从这个梦里醒来的。

皱起眉头睁开双眼,徐同道果然看见妹妹葛玉珠坐在他的床沿上,一只手还在摇他的肩膀。

霎时间,徐同道愣住了。

怔怔地看着眼前的小妹葛玉珠,本已三十多岁的葛玉珠……眼前却是十几岁的模样。

苗条的身段、精致的五官、黑珍珠似的双眸,还有……黑得发亮的肤色。

这个妹妹……其实和他全家都没有血缘关系。

当年他爸妈之所以收养还在襁褓里的她,主要是因为家里穷,担心两个儿子将来娶不上媳妇,所以就从小收养一个女孩,打算等两个儿子长大了,她能嫁给其中一个,减轻家里的负担。

为了这个目的,徐同道这个小妹不姓徐,而是跟他母亲姓葛。

从容貌上来看,葛玉珠挺漂亮的,从小就苗条,五官也从小就精致,一双黑珍珠似的眼睛特别漂亮。

就是皮肤很黑,黑得发亮的那种。

所以,有人觉得她漂亮,但更多人觉得她太黑了,丑。

比如他弟弟徐同路,从小就觉得妹妹很丑,没见过这么黑的女孩。

至于他徐同道?

他倒没有觉得妹妹丑,但后来他并没有与这个妹妹结婚,主要原因有二。

一是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只有兄妹之情,没有别的感觉。

二……是因为他们成年时,家里太穷了,他这个做大哥的,不想让妹妹继续跟他过苦日子,所以就任由母亲做主,将妹妹葛玉珠许配给别人。

后来的事实证明,妹妹嫁错了人。

但那已经是后来的事了,已经无从改变。

可眼前……

妹妹葛玉珠竟然还是十几岁的模样,这是怎么回事?

徐同道皱着眉头环顾四周,看见的一切,令他更惊讶了。

四周的土墙、屋顶上的苍叶……旧木床、床边的旧衣服、窗边的旧木桌、还有两把旧椅子……

入目所见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

这些都是他家以前的模样啊!

“大哥,你好了点没有?烧退了吗?”

葛玉珠见他没有作声,就皱起眉头,担忧地问着,还伸手摸了摸徐同道的额头。

发烧?

徐同道眼睛眨了眨,记起来了。

——当年他爸突然失踪后的第二天,那些债主就纷纷上门,先是问他爸在不在家?然后就是要钱,没钱给,这些债主就纷纷动手了。

将他家养的两头猪、鸡、鸭等等全部捉走。

不仅如此,还将他家谷仓里的稻谷、米缸里的大米,也全部清空。

家里唯一的电器——电视机,也被人搬走了。

等这些人走后,徐同道他们家真就家徒四壁了。

当然,这不是他发烧的直接原因。

直接原因是家里没米下锅之后,母亲呆呆地坐了好半天,忽然起身叫上他,去河对面的潭口村——他二姨家借米。

去的时候,好好的。

回来的半路上,却忽然下起了雨,他和母亲用木板车拖着两袋大米,艰难跋涉回家之后,他和母亲就都发烧了。

这件事他记得很清楚。

因为就是这次的事,因为家里没钱看病,只是吃点退烧药,他自己年轻、身体好,很快就好了。

但他母亲退烧之后,却一直咳嗽了半个月才好。

之后,他母亲就得了气管炎,天气一冷,这老毛病就容易犯,咳个不停。

“呼,还好!大哥,你的烧好像已经退了。”

妹妹葛玉珠摸过他的额头,又摸了摸她自己的额头,然后就松了口气,露出欣喜的笑容。

徐同道笑了笑,烧虽然退了,但他现在浑身发软,发烧后的后遗症还在。

“妈呢?还有你二哥呢?”

弟弟徐同路从小和他一起睡这张床,但现在却不见他的人影,所以徐同道就下意识问了一句。

葛玉珠叹了口气,“妈上圩去了,二哥他刚才拿着鱼叉出去搞鱼了,大哥,你饿了吧?快起来吃饭吧!锅里还有稀饭,特意给你留的,你快起来吧!”

上圩?

徐同道眉头又皱了起来。

更多久远的记忆因为这两个字,忽然被他记起来。

没错!

当年他家出现变故的时候,正好是他中考结束不久,属于梅雨季节,并且是98年的梅雨季节。

这一年的梅雨期降水量特别大,很多地方的圩埂都决堤了。

还好,他们家所在的竹林乡没有破圩,家里几间土屋算是保住了,但地里的庄稼却全遭了殃,他记得这一年他们村所有的农田都被水淹了。

地里的庄稼全部被淹在水面之下。

站在村里,往农田那边望去,就跟看见了大海似的,白茫茫一片,全是水。

也是因此,他家这一年过得特别艰难,地里的粮食大减产。

而现在……

还处于梅雨期,几乎每天都下雨。

有时候是白天黑夜,雨水连绵不断。

偶尔晴几个小时,又会突然下雨。

在这么糟糕的天气下,每家每户都要派一个人上圩埂去护圩,强制性的,谁家也不能缺席。

也是因此,即便他家最近已经困难成这样,他母亲可能发烧还没退,但还是去圩埂护圩了。

徐同道心里担心母亲。

至于弟弟徐同路带着鱼叉去搞鱼了,他倒是觉得很正常。

记忆中,每年梅雨期,他和他弟弟都会出去搞鱼。

因为每年梅雨期的时候,降水量一般都很大,河塘里的很多鱼,都会游进田里和田边的水沟里。

每年的这个时期,只要你有本事,田里和水沟里的鱼你随便搞,鱼塘主人就算看见了,也没话可说。

毕竟不是在人家鱼塘里搞的。

“你先出去吧!我马上就出来!”

徐同道把妹妹葛玉珠打发出去,就起身穿衣、穿鞋。

他穿衣穿鞋的时候,眉头一直微微皱着,若有所思。

对于自己是怎么回到了98年?他不清楚原因,他也不在乎原因。

或许是重生回来……也或许他本来的人生就是黄粱一梦,而眼前的生活才是真实……

他都无所谓。

他此时在想的是怎么带领这个家,走出眼下的困境。

无论如何,他不希望全家的将来是那么的不堪,他爸跑了,他这个即将成年的长子,就要成为这个家的顶梁柱。

上一次,他没做好这个顶梁柱。

如今有了重来一次的机会,他不允许自己再做得那么失败。

点击阅读剩余精彩章节↓↓↓

他决心要把这个家撑起来。

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时候,徐同道心里已经下了决心。

他如今17岁的外表下,已经有一颗近四十岁的心。

仿佛一夜之间,成熟了很多。

他个子不高,一米七出头的样子,身形偏瘦、嘴边有淡淡的茸毛。

表情平淡,一双眼睛炯炯有神,但却有一股沉稳的味道。

妹妹葛玉珠捧着一只粗瓷大碗从堂屋后门进来,大碗里是很稀的一碗稀饭。

堂屋的旧八仙桌上,只有一小碗黑乎乎的咸菜。

看见他从房间出来,葛玉珠露出笑脸,“大哥,我给你把稀饭添来了,你快来吃吧!”

“好!”

徐同道微微露了个笑容,声音温和。

鞠诺恒:这本书可以的,最近一直再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