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上台后最大“噩梦”,重要选举全面溃败,成民主党“负资产”

美国东部时间3日凌晨,美国总统拜登结束欧洲行回到白宫,而迎接他的是其上台以来最大的 “噩梦”——民主党在弗吉尼亚州选举中全面溃败。在新泽西州,情况也并不乐观。虽然民主党候选人墨菲勉强保住州长职位,但艰难程度远超预期。作为明年美国国会中期选举的风向标,在这两场选举中翻滚的“红色浪潮”让民主党头顶“阴云密布”。周三下午,拜登试图用自己此前“屡败屡战”的经历鼓励民主党,然而该党议员对下一步应该如何吸引选民立场依旧两极分化。民主党以及拜登能否从这场“噩梦”中醒来,尚不可知。

拜登上台后最大“噩梦”,重要选举全面溃败,成民主党“负资产”

资料图为扬金11月1日参加竞选造势。中新社记者 陈孟统 摄

从弗州到纽约州,共和党“开疆拓土”

据《今日美国报》、美联社等媒体4日报道,在2020年拜登以10个百分点的优势赢得的弗吉尼亚州,共和党州长候选人扬金击败民主党人麦考利夫,成为该州12年以来的首位共和党籍州长。此外,共和党人西尔斯击败其民主党对手,成为弗吉尼亚州首位少数族裔女性副州长。在该州司法部负责人的选举中,民主党人赫林也向共和党人米亚雷斯认输。另据不完全统计,民主党将失去在弗吉尼亚州众议院的多数席位。在弗吉尼亚州众议院的100个席位中,共和党人预计将拿下52个席位,算上误差,也将至少获得50个议席。

在拜登去年以15个百分点优势拿下的新泽西州,各界普遍预期现任民主党籍州长墨菲能轻松获胜,因为该州的注册民主党选民比共和党选民多100万。不过在计票过程中,墨菲在大部分时间里都小幅落后于共和党对手恰塔雷利。直到美联社3日晚宣布墨菲胜出后,民主党才避免了一场“耻辱性失败”。

此外,在纽约州周二的选举中,虽然民主党人亚当斯轻松赢得纽约市长的宝座,但在长岛、拿骚县等地区,共和党却赢得多个行政职位,证明即使是在美国自由派的大本营之一,他们也能“开疆拓土”。

拜登成了“负资产”

触目惊心——有美媒用这一词汇来形容周二选举结果对民主党的震动。《华盛顿邮报》称,从弗吉尼亚州到费城郊区再到长岛,选民们周二明确对民主党予以否定,其广度和深度甚至超过一些悲观战术家此前的预期。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弗吉尼亚州和新泽西州选举是拜登上台以来面临的首次民意大考,而这两场选举的结果表明选民对民主党的领导能力感到失望,对其一些自由派政策感到担忧。英国《金融时报》评论称,弗吉尼亚州和新泽西州的选举结果对拜登来说是“致命伤”。据《洛杉矶时报》报道,有分析人士表示,拜登现在看来“软弱无力,无法兑现承诺”。《华盛顿邮报》则认为,对于参加竞选的民主党人来说,拜登已经变成“负资产”。

民主党担心这场政治“地震”将动摇国会山。据《纽约时报》报道,周二的选举让人想起了2009年。当时,共和党人赢得弗吉尼亚州和新泽西州的州长竞选,在长岛的一些地方选举中获胜,甚至在纽约市议会的竞选中也击败民主党。在第二年,他们在国会中期选举中夺回众议院。《洛杉矶时报》援引众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卡锡的预测称,共和党在2022年的表现会比2010年更好。在2010年的中期选举中,民主党失去63个席位。

民主党内斗不止

“你应在民主党选举失利中负多少责任?”据《洛杉矶时报》等媒体报道,有记者周三在白宫向拜登提出这一问题。记者还追问,是不是拜登提出的1.75万亿美元“重建得更好”社会支出法案在选举前通过,民主党人就能扭转败局?拜登并不想对民主党的失败负全责,表示弗吉尼亚州州长总是反对党这一阵营的。这名美国总统称,如果上述法案在选举举行前通过,那对民主党候选人将有所助益,但也不一定会改变结果,因为“我不确定能改变支持(前总统)特朗普的红色选区非常保守的选民”。拜登还强调,民主党的问题在于执行力,而不是其愿景。不过这名78岁的资深政治人士表示自己也多次受挫,希望以此提振民主党士气。当他离开房间时,一名记者问他有什么话要对正在就社会支出法案进行谈判的议员们说,拜登回过头来说:“把它放到我的桌子上……我相信,到下周末,在国内,我们就会看到法案通过。”

拜登可能过于乐观了,此次选举似乎并不能让民主党团结在一起。《华尔街日报》分析称,许多民主党人将他们在弗吉尼亚州的失利归咎于拜登未能让民主党的优先事项在国会获得通过。一些民主党议员迫切感到需要激励该党的核心选民,后者更希望民主党在“重建得更好”法案上达成一致。其他人则担心这样做会被视为过度自由主义。“在民主党进步派和温和派之间的争斗中,共和党赢了。”纽约州民主党前联邦众议员伊斯雷尔说。

本报驻美国特约记者 林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