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白俄遭遇德尔塔病毒第20天

前天下午医院给我做了上半身的激光扫描,当时躺床上我以为给我的病打总结,出个报告就可以出院了,心情那个爽啊,总算是要跟新冠病毒说拜拜了。

昨天一大早比我后进来的两个病友同时出院,我自认为没什么特别的症状了,也殷切的等他们的通知,直到输液瓶推进来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今天可能走不掉了,既然吊瓶已经来了我也只能认命,整整两三个小时才搞定,在输液期间因为无聊就盯着水滴看着玩,我突然发现我最近几天都是输的黄色瓶装液体,而其他人都是无色的袋装液体,好像出院的病友前几天也是输的无色液体,这个发现让我整整一个下午都无精打采。

后来医生又来抽了一管血走,印象中这已经是第五六管了,抽血的针管好长啊,如果是细胳膊的女孩子可能直接会被吓晕,可我现在只是护士姐姐案板上的肉,只能任其摆布。说起针管最粗的应该是输液这个。

在白俄遭遇德尔塔病毒第20天在白俄遭遇德尔塔病毒第20天

虽然这样方便了输液,可始终有节管子插我血管里不拔出来的,导致手臂都没法弯曲,还随时有隐隐作痛的感觉,一开始这个接口在手腕那里,几天后移到了手臂,插手腕那天眼泪水都差点给我弄出来了。这次埋手臂上好像有一个星期了,都不知道过几天拔出来的时候会不会飚血哦。

今天依然没有等到出院的通知,打针输液吃药依然继续,输液间歇期给老妈打了个电话,这还是我被感染后的第一次,老妈前几天知道我确诊了很着急,可电话一通她又楠楠无语不知道说什么,我们都过了矫情的年纪!我汇报了一下病情特意说我可能就这两天出院,母亲也只能喏喏的应着,儿子离她千万里,年迈的母亲再急也爱莫能助,本来这次生病没准备告诉父母,可阴差阳错的让他们得到了消息,真的是我的罪过!

希望明天能有个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