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将重返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紧盯中国播报文章

(观察者网讯)三年前声称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虚伪自私”,愤而退群的美国,又回来了。

10月14日,美国通过联合国大会选举,将重返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美国基本上只聚焦于一件事,那就是中国,”日内瓦智库负责人直言。美国驻联合国大使葛林斐德把话挑明,美国将关注中国等国家。

不过,《南华早报》分析称,此番回归,美国面对的是日益强大的中国,“中国已经大大提高了自己的策略水平”。与此同时,美国国内人权组织依旧在呼吁拜登政府多关注国内人权状况,“尽管当选为人权理事会成员,美国的人权记录仍然存在很大问题。”

美国将重返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紧盯中国<!--s-text--><!--/s-text-->播报文章

《南华早报》报道截图

“对‘选举’一词的嘲讽”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10月14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选出了美国等18个新成员。成员每届任期3年,新一届任期自明年1月1日开始。

这次投票是从18个候选国家选出18席,没有竞争,几乎没有悬念。

不过,美国在193个国家投票中获得了168票,位列倒数第二,仅击败了获得144票的厄立特里亚。

美国将重返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紧盯中国<!--s-text--><!--/s-text-->播报文章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资料图 图自路透社

“今年的人权理事会投票中缺乏竞争,是对 ‘选举’一词的嘲讽。” 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 联合国部主任路易斯 · 夏邦努 (Louis Charbonneau)批评说。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2006年成立,取代功能失常的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后者已经解散。理事会现有47个成员国。美国前总统布什反对加入人权理事会,直到2009年,在奥巴马政府领导下,美国才正式加入。当时奥巴马政府称,要从内部努力改善人权理事会。但是2018年6月,特朗普政府就宣布了退群,理由是该机构对长期对以色列存有偏见,以及未能保护人权。

美国退出人权理事会时,时任驻联合国大使尼基 · 黑利(Nikki Haley)称,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是个“虚伪和自私”的机构,是一个“具有政治偏见的污水池”。

而拜登政府一直将重返人权理事会作为其执政目标之一。《纽约时报》称,拜登政府重新加入人权理事会,是为了加强美国在全世界范围内的人权主张。在总统竞选时,拜登便承诺,如果他当选,将让美国重返人权理事会,并表示他的政府将“努力确保该机构真正实现其价值观”。在今年联合国大会讲话时,拜登声称,美国的三大首要任务之一就是捍卫人权、民主和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

然而,不出意料的是,共和党人反对重新加入,唱起了反调。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共和党参议员吉姆里施(Jim Risch)抨击称,拜登不该让美国重返人权理事会这个“有缺陷的机构”。他声称,“美国不应该将合法性授予一个包括中国、委内瑞拉和古巴等侵犯人权国家的机构。”

《纽约时报》说,谁也没法确定,如果共和党人在2024年赢得总统大选,美国会不会再次退出人权理事会。

美国将重返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紧盯中国<!--s-text--><!--/s-text-->播报文章

2018年6月19日,时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与时任美国常驻联合国大使黑利一同出席新闻发布会,宣布美国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图自视觉中国

目标是中国?

自从美国今年初以观察员身份重回人权理事会以来,“美国基本上只聚焦于一件事,那就是中国。”日内瓦智库“环球人权团体”(Universal Rights Group)执行董事利蒙(Marc Limon)直言。

重返人权理事会后,美国驻联合国大使琳达汤玛斯-葛林斐德(Linda Thomas-Greenfield)也坦言,美国决定将初步关注阿富汗、缅甸、中国、埃塞俄比亚、叙利亚和也门。

“(美国)将使用我们可以使用的一切工具,从提出决议和修正案,再到在需要时进行投票等。我们的目标很明确:与人权捍卫者站在一起,反对侵犯和践踏人权的行为。”

她还信誓旦旦承诺,将“反对选举具有恶劣人权记录的国家,并鼓励那些致力于在本国和海外促进和保护人权的国家寻求成员资格。”

不过,对于以色列,美国却变了调。葛林斐德称,美国将反对人权理事会“对以色列的过度关注”。

而以色列也在美国压力下,选择“站队”。今年6月,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47届会议上,据以色列和美国媒体报道,由于美国暗地里的挑唆鼓动和施压,迫使通常选择不站队掺和的以色列,罕见加入签署“反华联合声明”的行列。

“这次重返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美国面对的是一个日益强大的中国。”《南华早报》10日分析称,美国需要适应新的常态。自2018离开以来,中国变得越来越成熟老练,欧洲国家也加紧了步伐,这给美国带来了新的挑战。

联合国观察组织 (UN Watch) 执行主任希勒尔 · 诺伊尔 (Hillel Neuer)表示: “中国已经不是原来的超级大国。中国已经大大提高了自己的策略水平。”

《南华早报》分析称,中国正不断完善其战略,影响力也正日益增长。2020年6月30日,面对西方国家对于香港国安法的无理指责,古巴等53个国家在人权理事会作共同发言,支持香港国安法,认为这一举措有利于“一国两制”行稳致远,有利于香港长期繁荣稳定。

今年6月,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47届会议上,加拿大挑头“调查”新疆,大搞“反华联合声明”,中方与之激烈交锋,并获90多国声援支持。

美国将重返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紧盯中国<!--s-text--><!--/s-text-->播报文章

3月5日,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46次会议上,白俄罗斯代表70个国家作共同发言,强调香港事务是中国内政,外界不应干涉。图自央视新闻

今年9月24日,在日内瓦举行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48届会议上,巴基斯坦等65个国家支持中国,强调尊重各国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不干涉主权国家内政是国际关系基本准则。香港、新疆、西藏事务是中国内政,外界不应干涉。支持中国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实行“一国两制”。

英国前外交官利蒙(Limon)补充说,美国正面临风险。“中国现在是最大的参与者,利用美国的真空,提高了他们的策略水平,并推出了许多举措,带来了‘中国味道’。”

此外,分析人士担忧,拜登政府对于中国的关注,可能会疏远其他中小国,更多地根据美国反对的立场,而不是它所代表的立场来定义美国的战略。这还可能导致理事会两极分化,削弱其效力。

“美国的人权记录仍然存在很大问题”

美国高调重返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同时,美国国内人权组织依旧在敦促拜登,多关注国内的人权状况。美国公民自由联盟 (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 敦促拜登政府在美国重返人权理事会后,将人权放在国内政策的优先地位。

“尽管当选为人权理事会成员,美国的人权记录仍然存在很大问题,尤其是因为该国尚未批准或完全执行重要的国际人权条约,并且未能执行区域和全球人权机构提出的建议。”美国公民自由联盟批评称。

美国是世界上唯一未批准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的国家,美国也未批准《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

9月17日,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48届会议上,中国常驻日内瓦代表团公使蒋端代表一组国家做共同发言,对美国贩卖人口、强迫劳动问题表示关切。共同发言表示,美国历史上实行罪恶的奴隶制和奴隶贸易,目前仍是贩卖人口和强迫劳动的重灾区。美国每年从境外贩卖至国内从事强迫劳动的人口近10万人,目前在美至少有50万人遭受奴役;美国大量童工从事农业劳作,很多儿童从8岁开始工作;美国有24万至32.5万妇女和儿童遭受性奴役,儿童遭遇性贩运后平均仅能存活7年。

美国将重返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紧盯中国<!--s-text--><!--/s-text-->播报文章

2020年7月1日,美国警察制服“黑人的命也是命”示威者。图自澎湃影像

9月22日,第76届联合国大会举行纪念《德班宣言和行动纲领》通过20周年高级别会议,美国等少数西方国家公然抵制并缺席。

在10月8日的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赵立坚表示,在信奉所谓“人人生而平等”的美国,种族主义、白人至上主义直到今天仍在蔓延。新冠肺炎疫情进一步凸显了美国国内针对非裔、拉美裔、亚裔等少数族裔的系统性种族歧视。此外,在美国,针对少数族裔的警察暴力和仇恨犯罪屡禁不止,妇女、儿童和老人等弱势群体面临的社会不平等现象根深蒂固。

赵立坚指出,如果美国真的关心人权、致力于实现种族平等,就应改正自身人权劣迹,消除国内愈演愈烈的种族歧视,而不是任由白人至上、仇恨少数族裔等极端思想酿成新的悲剧。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