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津湖大战前两天,彭德怀给中央发出绝密电报:毛岸英同志牺牲了

“我们今日七时已进入防空洞,毛岸英同三个参谋在房子内,十一时,敌机四架经过时他们四人已出来,敌机过后他们四人返回房子内,忽又来敌机四架,投下近百枚燃烧弹,命中房子,当时有二名参谋跑出,毛岸英及高瑞欣未及跑出被烧死,其他无损失。——1950年11月25日。”

长津湖大战前两天,彭德怀给中央发出绝密电报:毛岸英同志牺牲了

彭德怀发给军委的绝密电报

2020年11月9日,在央视播出的纪录片《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第二十集:历史铭记) 》中,首次公开了1950年11月25日,彭德怀发给中央军委的绝密电报,里面记载了毛岸英牺牲的细节。

这是一封时隔70年之后才被公布的绝密电报,电报的内容相信大家一看便清楚。就是这样一封仅仅一百多字的简短电报,却让横刀立马的彭大将军写了整整一个小时。

他不知道如何将这消息告诉北京,告诉毛主席。

因为就在刚刚,毛岸英同志牺牲了,牺牲在了朝鲜战场,此时他刚刚来到朝鲜34天,年仅28岁。

多年征战沙场,按说彭老总早应该看惯了生死,但此时此刻,他心中迟疑了,犹豫再三之后,他将这封电报发了出去。

作为指挥官,他不能让这件事占据他太长的时间,他必须要为全局负责,不能将个人的感情色彩,带到战场上。因为此时在长津湖,十余万志愿军男儿已经冒着刺骨的寒风潜伏了下来,大战一触即发,他必须要为更多人的生命去负责。

但彭德怀知道,毛岸英的牺牲就像是一支利箭,肯定会刺痛毛主席的心。

对于毛岸英同志,彭总一直十分欣赏,总是叫他“志愿军第一兵”,因为他是第一个申请参加志愿军的。

在中央军委确定出兵朝鲜之后,彭老总从西北赶回北京,准备挂帅出征。彭老总出发前,毛主席特设家宴,为彭总饯行。

吃饭的人只有三人,客人是彭德怀,主人是毛泽东和毛岸英。

这一次,毛主席破例陪客人喝了一点小酒,同时也给彭德怀提了个不情之请:“老彭啊,这次去朝鲜,你把岸英一起带去,让他在战场上历练历练。”

彭德怀一听毛主席为了让自己的儿子上战场,居然找自己来“走后门”,不由得心中是既感动又吃惊。

彭总知道这件事非同小可,于是便说:“主席,战争无情,子弹炮弹不长眼,我这么大年纪了,死不足惜,可岸英这么年轻,不能让他到朝鲜去,还是留在后方搞建设重要。我这是出国去跟美国人打仗,万一有个好歹,我咋担待得起。”

毛主席听罢说道:“你怕什么呀,我信任你,了解你,你这个人是战神,也是一员福将,我把岸英交给你,一百个放心。”

眼看推脱不开,彭德怀也只好同意。

得到彭德怀的准许之后,毛岸英非常高兴,这次去朝鲜,其实是他自己早就提出来的。

毛岸英觉得,自己作为毛主席的儿子,他应该用实际行动支持父亲的决定。另外,同样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热血青年,在这样的时刻,自己绝不搞特殊化,保家卫国的时候,人人平等。

在外人眼中,毛岸英是毛主席的儿子,是留苏回来的青年才俊,未来一片光明。但很少有人知道,毛岸英的一生几乎就是在苦水里泡大的。

幼年的毛岸英,由于父亲常年革命的原因,一直都跟母亲过着东躲西藏、居无定所的日子。在毛岸英八岁那一年,他和母亲杨开慧一同被捕。

在监狱里,母子两人遭受了敌人的酷刑,他眼睁睁看着母亲死在敌人的枪口之下。

此后,毛岸英和两个弟弟流亡街头,靠着讨饭为生,在上海风餐露宿、流浪了整整五年。直到后来被党组织找到后,才被送到了苏联。

在苏联,毛岸英参加了苏联的卫国战争,并曾在最高军事院校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

在学期间,他被派往卫国战争的白俄罗斯战线,担任坦克连党代表,后随部队开往波兰、捷克斯洛伐克等国参加战斗。

卫国战争胜利后,毛岸英在莫斯科受到斯大林的接见。斯大林亲手赠给毛岸英一把小手枪,他一直带在身上,这把手枪也成了后来辨认毛岸英遗体的证据之一。

可以说,毛岸英,是一个实打实的战士,是在战场上拼杀出来的。不同的是此前是为苏联人打仗,如今是保卫自己的国家,毛岸英的心中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热血。

长津湖大战前两天,彭德怀给中央发出绝密电报:毛岸英同志牺牲了

毛泽东和毛岸英

准备了几日之后,距离出兵的日子,已经剩下没有几天了。

毛岸英已经交代好了自己的工作,打点好了行装,随时可以随部队出发。

但今晚他必须要去见一个人,因为如今的他已经不再是独身一人,他还有一个美丽贤惠的妻子,刘思齐。

就这样,毛岸英独自一人来到了刘思齐住院的医院楼下,看着楼上依然亮着的灯光,他心中五味杂陈。

妻子刘思齐是个美丽贤惠的姑娘,跟自己不仅情投意合,而且父亲也十分喜欢她,结婚这一年来,毛岸英第一次感受到了家庭的温馨。

如今,自己马上就要奔赴朝鲜,这一去能不能回来,还不可得知,想到这里,毛岸英心中五味杂陈。

不知不觉之间,毛岸英已经走到了刘思齐的病房门口,此时刘思齐还未休息,正在床上看书,因为阑尾炎手术的原因,她已经住了好几天医院了。

眼看丈夫这么晚来看自己,刘思齐十分开心,毛岸英笑着来到妻子床边,紧紧拉着妻子的手,面带微笑,一动不动地盯着她。

刘思齐看到毛岸英的样子有些奇怪,便询问他这是怎么了。毛岸英微微一笑对妻子说道:“思齐,我明天就要出差去一个很远的地方了。这地方非常远,很不方便,也接不到信。”

刘思齐听罢后,脸上掠过一丝失落,但是也没有说别的,也没有多问。她知道,毛岸英不说,定然是有他的道理。

她抚摸着丈夫的手问道:“你要去多久?”

毛岸英说道:“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几个月,也可能是几年。”

看着吞吞吐吐的毛岸英,刘思齐心中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夫妻两人就这样静静地坐着,看着彼此,再没有更多其他言语。

安静良久,毛岸英对刘思齐嘱咐道:“思齐,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要照顾好自己,将来无论发生什么情况,你都要坚持把自己的学习学完。”

刘思齐深深的点了点头,毛岸英接着又说:“我不在的时候,爸爸哪里每周六,你都要去看看,多陪陪爸爸,他工作忙,但总是挂着我们。”

说到这些,刘思齐看到毛岸英的眼中已经泛出了泪光,“还有,你要帮我照顾岸青。”嘱咐完这一切,毛岸英轻轻地俯下身子,在刘思齐的脸上吻了一下说:“不早了,我该走了。”

随后,毛岸英走出了病房,但是马上又返回来,对着刘思齐深深地鞠了一躬,这让刘思齐有点不知所措。

但当时的刘思齐只是觉得有些奇怪,也没有去多想。那时候的刘思齐只是个小姑娘,在她的心中朝鲜战场离她的距离十分遥远。

离开医院后,毛岸英的心里还是不安稳。

随后他又骑着自行车来到了岳母张文秋家中。此时已经将近半夜,张文秋看到毛岸英深夜到来,也是十分的惊讶,问道:“孩子,你怎么这么晚来了?”

毛岸英对张文秋说:“妈妈,我要出远门了,您要多保重身体,思齐就麻烦您照顾了。”

听到毛岸英的话之后,张文秋也是一愣,感觉他今天十分地奇怪,但也同样没有多想,只是回答道:“放心吧岸英,我会照顾她的。”

“还有,拜托妈妈您帮我照顾好弟弟岸青。”随后,毛岸英便起身离开,张文秋看着来去匆匆的女婿,心中也是充满了疑惑。

她将毛岸英送出门口,毛岸英突然回头说:“妈妈,您的那个手表还在吗?我的表坏掉了,您能借给我用一下吗?回来之后,我就还给您。”

张文秋一愣,感到愈发的奇怪,但也没说什么,只是回屋取出来这块手表交给了毛岸英,而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块手表居然也成为了辨认毛岸英遗体的标志之一。

多年以后刘思齐回忆起来,那一晚的毛岸英,其实就在来和自己交代遗嘱,告诉她在自己牺牲后应该怎样做。

而毛岸英也知道,自己这一走,很可能不会回来了,他参加过战争,知道战争的残酷,从申请去朝鲜的那一天,他就做好了这样的准备。

但是,他仍然和千千万万志愿军战士一样,没有丝毫犹豫,满怀一腔热血,踏上了征途。

长津湖大战前两天,彭德怀给中央发出绝密电报:毛岸英同志牺牲了

图 | 毛岸英和刘思齐结婚照

来到朝鲜后,因为毛岸英精通英文和俄文,根据他的特点,组织安排他跟随在彭德怀身旁,担任他的机要秘书。

但是除了彭德怀和洪学智几人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而这也是毛岸英自己主动要求的。

他说:“如果大家都知道我是毛主席的儿子,就会敬而远之,那我就没办法跟大家接触;我对自己的身份保密,就能跟群众打成一片。”

尽管彭德怀司令员对毛岸英非常关心,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照顾他,可毛岸英本人却一直把自己看做志愿军总部普通的工作人员,跟大家的关系非常融洽。

毛岸英的组织观念很强,虽然留过学,又有特殊的身份,可他对自己要求非常严格,做事一丝不苟,处处为他人着想。

可是,令彭德怀万万没想到的是,悲剧还是发生了。

就在1950年11月25日上午10点左右,四架美国飞机钻出云层,掠过了大榆洞。敌机过后,警报没有解除,司令部的人们由于提前都进入了防空洞,因此并没有伤亡。

这期间毛岸英不顾生命危险,下来处理急件,处理完以后,敌机突然返回,直接瞄准洞口的两栋房子,一个俯冲下来,投下了凝固汽油弹,瞬间就是一片火海。

长津湖大战前两天,彭德怀给中央发出绝密电报:毛岸英同志牺牲了

彭德怀在朝鲜

此时,身在防空洞的其他人员已经意识到,这次可能要出事了,但是由于上空的飞机还在盘旋,纵然心里再着急,也不能这个时候出去。

敌机飞走后,人们冲出去一看,离房子30多米的地方有两具尸体,已经烧焦了,无法辨认出是谁。

最后,在一具已经烧焦的身体上,他们发现了一块手表,一把手枪——这就是毛岸英。

随后杨凤安等人向彭德怀做了报告。

彭总听到这个消息后,心情非常悲痛,沉重的打击让他几乎无法站立。

彭总沉默良久,才喃喃说:“岸英和瑞欣同志牺牲了,牺牲了……”说着,他走出防空洞来到出事现场,看着地上的尸体,矗立良久。

就在司令部的附近,彭德怀命人将管理处的处长喊来,十几个人把遗体用白布包起来,就地找了一些木板,简单做了一个棺材,临时安葬在他牺牲的地方——大榆洞的一个山坡上。

在毛岸英的墓前,彭德怀和其他同志进行了默哀,这次默哀不是一两分钟,而是许久,每个人的脸色都十分凝重。

大家沉默了许久,最后还是彭总先说了话,“毛岸英同志是第一个向我报名参加志愿军的人,是一个好苗子。”又说:“岸英同志牺牲了,我怎么向毛主席交代?”

在1951年2月21日,彭德怀回国向毛主席汇报工作的时候,当面也检讨说:

“我对你和恩来几次督促志司注意防空的指示不重视,致岸英和高参谋不幸牺牲,我应该承担主要责任。”

但这是战场,一切都瞬息万变,都是未知的,牺牲也是在所难免的。

由于作战室已经都被敌机炸毁了,彭德怀等人就搬到了附近的山洞。

那天晚上,彭总脸色很难看,他没吃晚饭,也不说话,一宿都在山洞里面走来走去,时而发出一声长叹,整整一夜没有合眼。

彭德怀将毛岸英牺牲的电报发出后,一直在等待军委的回复,可是后来接到军委的电报后,电报中却只字没提毛岸英的事,只说让志愿军总部的领导无论如何要保证彭德怀的安全。

原来,当时的中央机要办公室主任叶子龙在拿到电报后,马上就把电报交给了周恩来总理。

周总理看到电报后,心头也十分的沉重,但是如今大战在即,权衡过后,他决定不马上让主席知道。

当时主席正在生病,而战事又紧,周总理害怕他承受不了打击,因此直到元旦的时候,主席才知道毛岸英已经牺牲。

得知儿子牺牲之后,毛主席沉默了,他把这封电报,反反复复的看了又看,想从中找出自己遗漏的信息,看到最后,他将电报放到桌子上。

毛主席脸上没有表情变化,他的面部肌肉在抽动,但他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作为领袖,他不能让自己的情绪带入到工作中来,所有的事情还要靠他来支撑,他不能哭,更不能发泄。

但是身为人父,老年丧子之痛,人世间没有几个人能够承受得住。

时为毛泽东卫士的李家骥回忆道:

主席听到这个消息后很突然,他手不住地发抖,想要去拿烟,又把烟丢那儿。回过头,他又点烟。本来那个火柴盒就在他前面,他不知道,还在口袋里找。泪汪汪的,但是不明显地让你看出来他在哭,但是我们心里明镜得很,他的泪水比我们还要多,还要疼,那是他最亲爱的儿子。

抽了几口烟之后,毛主席缓缓地说道:“打仗总是要死人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已经献出了那么多指战员的生命,他们的牺牲是光荣的。岸英是一个普通战士,不要因为是我的儿子就当成一件大事。

但是,这痛失爱子之痛对于毛主席的打击实在太大了,待人们都走了之后,他独自一人沉默着,不断的念叨着北周诗人庾信的《枯树赋》:

昔年种柳,依依汉南,今看摇落,凄怆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此时此刻的他,不是那个万人敬仰的伟大领袖,只是一个痛失爱子的父亲,这是他可以允许自己悲伤的时刻,但不能太久。

很快,毛主席就从悲伤中走出来,继续开始高强度的工作。

毛岸英同志牺牲后,关于他的遗体,当时有两种解决方案。一种是,将遗体运回国内,当时在沈阳,有一个专门的志愿军烈士陵墓。另一种方案就是就地安葬,让他的英灵和其他志愿军战士一样长眠在朝鲜的三千里江山。

请示毛主席后,毛主席没有丝毫的犹豫说道:“青山处处埋忠骨,毛泽东的儿子牺牲以后何必离开与他一起战死疆场的战友?朝鲜牺牲了那么多将士,都安葬在那儿了,为什么毛泽东的儿子就要运回来?”

长津湖大战前两天,彭德怀给中央发出绝密电报:毛岸英同志牺牲了

战友们同毛岸英陵墓合影

就这样,毛岸英同志被安葬在了大榆洞。志愿军总部固定在桧仓后,他的遗体也被转移到那里,直到现在。

而毛主席,直到自己去世前都没有机会去自己儿子的墓前看上一看,拜上一拜。

志愿军撤离朝鲜的时候,很多人专程去桧仓跟毛岸英同志告别。

将士们回国后的10月29日,毛主席和朱总司令在中南海接见了志愿军代表团。

那天,毛主席谈笑风生,讲了很多话,他问杨勇司令员:“都回来了吧?”

杨司令员起立回答:“报告主席,中国人民志愿军部队已经全部撤离朝鲜。”

主席听完,高兴地笑了,说:“好啊,都回来了就好。你们辛苦啦!你们都是英雄。”

但是他知道,自己的儿子,却再也回不来了,没人知道主席心中这一刻,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作为领袖,他必须要将自己心中最脆弱的一面隐藏,这是他的责任。

而身边人,却深刻地明白,在毛主席强硬外表的背后,其实有一个无比脆弱的心,毛岸英的死,自始至终他都没有能够走出来。

为此,毛主席甚至偷偷地藏下了几件毛岸英的遗物,整整齐齐地放在一个小箱子里。每当夜深人静时,毛泽东总是默默地看着箱子中儿子过去穿过的几件旧衣服和一条破毛巾,一遍又一遍抚摸着。

天气好时,毛主席会亲手把它们拿出来晾晒,身边的卫士长李银桥、工作人员张玉凤心里都明白,这些是毛岸英的遗物,他们没有任何人会在这样的时刻去打扰毛主席,因为这是他最脆弱的时候,任何人都无法安慰。

自始至终,毛主席都不后悔将儿子送到朝鲜战场,但儿子的牺牲,却像是一个大大的问号,拷问着他作为一个父亲的灵魂。

1960年11月25日,毛主席本来正在菊香书屋里批示工作报告,突然不知什么原因,他穿上衣服不顾外面的寒冷,走出屋子,唱起了京剧《李陵碑》:

“……金乌坠玉兔升黄昏时候,盼娇儿不由人珠泪双流,七郎儿回雁门搬兵求救,为什么此一去不见回头?……”

这一天,是毛岸英牺牲十周年纪念日。

为什么此一去不见回头?

这大概也是毛泽东作为父亲最想问毛岸英的话,也是所有志愿军烈士的家人最想问的一句话,只是他们却永远没有办法得到答案了。

长津湖大战前两天,彭德怀给中央发出绝密电报:毛岸英同志牺牲了

图 | 毛岸英的影像

2020年,在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70周年之际,纪录片《英雄儿女》被搬上了荧幕,在纪录片中,首次披露了毛岸英的一段珍贵的影像。

身为翻译的毛岸英同周恩来和邓颖超一起会见外宾,流畅纯熟的翻译,令人感觉十分的亲切和熟悉,而联想起命运,却又令人落泪。

如今电影《长津湖》再一次把志愿军曾经浴血沙场的故事搬上了荧幕,在里面我们也看到了毛岸英牺牲的画面。

在整个长津湖战役中,第9兵团伤亡19202人,其中冻伤28954人,冻死4000余人,伤亡比例超过了战斗过程中的伤亡。而在两年零9个月的朝鲜战争中,共有197653名抗美援朝烈士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正所谓: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在极其恶劣的环境下,中国人民志愿军凭着钢铁意志和英勇无畏的战斗精神,征服了一切,捍卫了我们的一切。

客死异乡的毛岸英,不仅是主席的好儿子,更是千千万万为了保家卫国而牺牲的志愿军代表,他们都是人民的儿子,为了千万人的幸福,他们将自己的生命,扔在了异国他乡的战场。

沧海桑田,世事变迁,或许可以改变这个世界上的一切事物,但是却永远不能抹去这些人留下的痕迹,因为没有他们,就没有我们如今的一切!

最后,让我用曾经在某平台看到的一问一答来结尾:

问:如何看待那场战争?

答: 一代人吃完了五代人的苦,一代人做出了五代人的事,一代人打完了五代人的仗,一代人建立了五代人的功。

我们还能说什么呢?

向伟大的中国人民志愿军致敬!

大块儿文章:欢迎大家,评论,点赞,关注,转发,打赏,你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比心][比心][比心]

一枝梅2853:唯有致敬!n向伟人致敬,向彭总致敬,向岸英致敬,向志愿军致敬,向作者致敬!n向所有为祖国为人民抛头颅洒热血的人致敬!

解甲归田fhj:向伟大的中国人民志愿军致敬

影音徜徉:转发了赞[玫瑰]

天山葳蕤:[祈祷][祈祷][祈祷]向为了新中国而牺牲的英烈们致敬!永远活在中华儿女心中!

金色年华里的那个人:文章不错,但看到个错误,长津湖第九兵团数据表述有误

黑龙江小霸王:写的真好

怀揣梦想的执着的溪流:致敬英雄

龙俊宗:眼眶湿润

一只笨猫:赞赞赞

关爱学妹成长协会:好同志。赞

风月难扯v:致敬英雄

手机用户6455443187:向英烈致敬,向英雄致敬

用户9987415477967:虽然没有见过毛主席,但是我们无限热爱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