票房超200亿元,吴京和他的时代

在东京奥运会之外,吴京在这个国庆档又一次成为全中国最忙碌的人。

凭借新作《长津湖》、《我和我的父辈》加持,国庆档第四天,吴京主要作品票房已超200亿元。从功夫小子、国民硬汉到百亿影人,吴京用了二十余年。如今,无论其是否愿意高调,他已成为中国电影最重要的符号和人物之一。

在吴京拼命做电影的同时,舆论场中其形象也几经变迁。从“战狼PTSD”的抗议到“中国最好用表情包”的全民参与式造梗,吴京的口碑逆转也是国家地位、舆论环境与时代变迁的生动注脚。

我打自己”:毫无悬念的国庆档赢家

经历了疲软的暑期档和中秋档之后,两部主旋律大片《长津湖》、《我和我的父辈》双骑绝尘,领跑国内票房。

巧合的是,吴京都在其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作为《长津湖》一番主演和《我和我的父辈》单元导演及男主角,吴京将毫无悬念地成为国庆档票房赢家。据猫眼专业版数据,截至10月4日21时35分,《长津湖》票房达19.92亿,《我和我的父辈》票房达7.19亿。借此,吴京主演作品票房突破200亿,成为沈腾之后,中国电影市场第二位200亿主演票房影人。

根据此前票房预测,《长津湖》可能高达34.75亿至48亿元,《我和我的父辈》则为14.5亿至20亿。如此估算,吴京有望在国庆档后超越沈腾成为中国演员总票房第一人。

就作品票房而言,他的《战狼2》(56.95亿元)至今仍是中国影史票房第一的纪录保持者。此外据猎云网报道,由吴京实控的北京登峰文化还是国庆档两部热门影片的出品方,这代表着吴京不仅参演、参导这个国庆档,更是通过资本运作深深捆绑。

票房超200亿元,吴京和他的时代

由吴京100%控股的凯燃影视拥有登峰国际九成股权/ 天眼查

从抵押房产拍《战狼》到6000万慷慨支援《流浪地球》,吴京早已脱离单纯的导演和演员成为资本局中人。据中国企业家杂志报道,《战狼2》为吴京带来了超过15倍的投资回报;其背后的登峰国际多次押中爆款,除了战狼系列,还包括排名国内电影票房第四位的《流浪地球》、第十四位的《我和我的家乡》等。

借知乎网友观点,他用认真,用不要命的执着向资本证明了中国也可以有电影工业体系,而投资这类电影可以赚钱。

票房超200亿元,吴京和他的时代

网友观点/知乎@诗与星空

吴京的成功经验,为中国电影的发展做出了投石问路般的贡献。时至今日,他已然成为中国影坛最重要的符号和人物之一。然而屠龙归来的票房资本双赢家,也曾有过人畜无害的稚嫩少年时。

从功夫小子到国民硬汉:曾时运不济,也乘风迎上时代

1984,十岁那年。武术世家出身的吴京拿下北京武术比赛拳术冠军。

那一年,李连杰主演的《少林小子》卖了两千多万港币,拿下香港票房季军;被八爷袁和平发掘的甄子丹出演了人生第一部电影《笑太极》;而此时成龙已是炙手可热的功夫巨星。作为功夫前辈,他们正在香港风生水起。

票房超200亿元,吴京和他的时代

少年吴京

此后十年,吴京陆续拿下多个全国冠军。1995年,吴京出演了他的第一部电影《功夫小子闯情关》。虽然片子上映时只有70余万票房,但眉清目秀一身功夫的身姿已足够一鸣惊人。在接下来的数年内,吴京以“功夫小子”的形象穿梭在多部武侠和古装影视剧中。可以说,他是一代人武侠回忆里无法抹去的符号之一。

这几年,也是吴京部分颜粉最为怀念的时期。顶一张娃娃脸,少年气满得溢出屏幕。从《太极宗师》的杨昱乾、《小李飞刀》的阿飞,到《策马啸西风》的孟星魂,堪称其颜值巅峰。

2003年,或许为了追随前辈,或许为了有一部真正意义上的代表作,已小有名气的吴京只身赴港追梦。

其时香港制作爆破武打戏的工艺经验都更丰富,但功夫前辈们却还在当打之年。年轻的吴京只能一部又一部地扮演功能性配角;但也是这个时期,吴京有了一些不同于少年鲜肉的角色。《杀破狼》中吴京与甄子丹拳拳到肉的巷战,《男儿本色》里桀骜张狂的天养生“一搏三”对抗主角,戏份虽少,却耀眼得让人移不开眼。

然而那时,已是香港武打片“最后的辉煌”。武侠式微,现言当道,港星大导们也开始北上务工。吴京终究没能赶上香港武打片的好时代。

回到内地后的2008年,吴京汲取香港经验自导自演功夫片《狼牙》,还加入了传统警匪片的情感/爱情元素。故事以悲剧结尾,影片也没能挣得好看的票房,吴京的导演处女作扑得毫无水花。同年,他去到汶川抗震救灾,和子弟兵一道搬物资睡露天,也为之后的“军旅系列”埋下了一颗种子。

后来的故事我们都知道了,因为《我是特种兵》结缘军人,吴京从此找到了自己的赛道。他抛却了年轻时白皙的容颜,一脸风霜坚毅呈现着军人、硬汉形象。凭借《战狼》系列电影,吴京成功转型“国民硬汉”,在《流浪地球》《我和我的祖国》《金刚川》等主旋律商业片中扛起票房。

票房超200亿元,吴京和他的时代

吴京饰演冷锋/ 《战狼》系列

国庆档期间,#吴京电影已经排到2030年# 这一话题引起了火热讨论。目前,吴京有二十余部电影作品等待上映,传闻中的档期排到十年后。他们大多是军事、救援、科幻等题材,屡屡扮演英雄的吴京俨然已成为此类国产电影老少咸宜的一张名片。

吴京曾说:“任何一个动作演员,都非常想去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动作时代。”而现在,吴京大约迎来了他的时代。

舆论场中人:是吴京变了,还是时代变了?

事实上,即便是两三年前,吴京的风评还不是如此。

2017年,《战狼2》爆火。在一段广为人知的采访中,吴京表示影片中最满意的镜头是最后的护照上那行字,是一种情绪的表达。他问摄像机后面的摄影师,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有没有感受到祖国强大的自傲感,如果有请你们晃一下镜头。

画面很尴尬的没有动。吴京环顾了一下身后,摊手说,那如果有少数人反对这种东西的话,你们可以正确地表达你们的诉求。但是就一句,我爱国无罪。

“炒作爱国人设”成为吴京当时最大的黑点,一时间“含京量”、“战狼PTSD”等新词问世,意指伴随吴京出现的生理性不适。反对者们在《攀登者》《流浪地球》等吴京参演电影上映前恶意一星表态;既往采访中不识EXO的言论也被扒了出来,吴京被扣上鄙视偶像、傲慢油腻的帽子。

那时,没有人会想到,四年后全中国最好用的表情包居然是“吴京”。

票房超200亿元,吴京和他的时代

奥运会期间吴京相关表情/ 网络

当“吴京”穿着“中国”二字的梅花牌运动服气势汹汹地走过来,这款表情包已精准击中赛博空间的流行趋势。奥运期间,吴京这一形象被全民参与式玩梗,淘宝上打着“吴京同款”标签的运动服半天划拉不完。

也是这两年,吴京性情、直男、热爱公益的一面被更多网友发现,他逐渐成为高奢品牌屡次倒贴的明星和鲜肉粉丝夸耀、信赖的大哥。

很难描述清楚,是什么里程碑式的事件助推了吴京在国内舆论场的口碑逆转。吴京一直都没有变,变化的可能是时代。

吴京曾在采访中表示,他在爱国情绪的干柴里,点了一根火柴,火就烧起来了。大国崛起的年代,普通人式的民族英雄最能调动观众情绪和体现国家认同。

而流量明星逻辑业已破产的今天,吴京所代表的中国影人形象更是暗合了人们对于实力派、实干派的渴求。

值得注意的是,被民意票选出来的吴京,同样面临着从高处坠落的风险。

吴京曾说,“你知道咱们有时候影视圈做事就是,喜欢吃一个菜非得吃吐了才行。” 而这,可能也是他目前最大的招牌和困境。同质化的角色和密集上线的电影,对吴京的形象和口碑都是一种消耗,这种重复不可长久。

但他也说过,“到今天我觉得唯一能够让我拿出来炫耀的,可能就是我不害怕从头开始。” 有此无畏,大约会支撑吴京一直走下去。有幸我们生在同一个时代,或许可以看到这个名为“吴京”的故事未来是如何续写的。

别秀艳08E:所有人,初心是大众的初心。初心站得稳,笑看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