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11岁男孩失踪已遇害:疑犯73岁、从外表看不出他的凶恶

6月5号,陕西泾阳县“11岁男孩失踪8天案”已经有了新进展,失踪的男孩杨展豪已经遇害,凶手是东鸟村的一个73岁老人王某,据说是在小杨买冰棍商店的隔壁,小杨被骗进去后遇害,王某已经被警方控制。

杀人嫌犯已经被抓获。那是一个1.73米左右的男子,长脸,头发中间有些秃,但不凌乱,从外表看不出他的凶恶。但拒绝透露详细内容、等来等去,等到的却是最令众人难以接受的一个结果。杨展豪遇害的真相警方目前还未通报,具体案件经过还在进一步侦办中。该案在定罪上,很大的概率是评价为故意杀人案。杨展豪失踪后,嫌疑人并没有向其父母勒索财物,因此不是一起绑架致人死亡案。由于嫌疑人已经造成了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危害后果,主观上也明显具有杀人故意,在众人搜寻杨展豪的时候也没有任何自首、认罪的态度,可能以故意杀人罪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在该事件中,还有令人同样感到气愤揪心的事情发生。在众人齐心协力寻找孩子的时候,却有人吃“人血馒头”,给家属伤口上撒盐。据杨展豪的家人称,有些人冒充杨展豪的父母骗取他人钱财,也有一些人提供假线索骗取杨展豪父母的钱财。这种行为无疑诛心伤人,给家属造成了二次伤害,不仅有违伦理道德,打击社会众人搜救的积极了,也违反了法律。

陕西11岁男孩失踪已遇害:疑犯73岁、从外表看不出他的凶恶

此前报道:就在所有人都陷入巨大的悲痛中时,没想到却有人往杨展豪家属的伤口上撒盐…….有些人竟然冒充杨展豪的父母,来骗取其他人的钱财;还有人提供一些假线索,来骗取杨展豪父母的钱财。

记者:“你们总共被骗了多少钱?”

杨展豪爸爸:“差不多快2000元。 ”

杨展豪姑姑:“对方给我说,我们的娃哪哪哪摔到了,衣服破了,要给娃换衣服呢,他说了的这句话后,我就感觉情况很真,就想他是不是对娃造成了什么伤害。”

5日,极目新闻记者联系杨展豪家属,孩子姑姑表示,自己并不认识嫌疑人王某某,暂不清楚其与杨家人有何恩怨。走访村子发现,狭窄的村道停放多辆警车,其他村民的私家车也在路边停放,道路有些拥挤。在杨展豪家门外,有多名民警值守。

现在虽然丧失病狂的人不多,但是并不能代表没有,国家严厉打击的同时,难免还是有人铤而走险,所以家长们一定要时刻提醒孩子,在上学路上和玩耍的时候,要学会保护自己,严防坏人。

不跟陌生人搭话,不去偏僻的地方,不轻易地跟不认识或不熟悉的人一起走,不吃来源不明的糖果,给孩子们不断地灌输自我保护意识和必要的防护手段。另外,也建议国家加大这类犯罪的法律制裁力度,像国外,除了重刑审判外,都是直接剥夺公民的权利,可以说犯罪人员一辈子都会受到影响。也能够让这一类嫌犯作案之前惧怕后果,停止违法犯罪行为的念头。

说归说,基本这样的案件都是熟人作案,2002年,家住山东即墨的王立(化名)的儿子兴兴突然失踪了,当时兴兴只有10岁。为了寻找孩子,王立耗尽家财,跑遍了大半个中国,孩子却杳无音讯,夫妻俩一直坚信孩子总有一天能回家。近日,警方告知王立,其堂兄弟王某系杀害自己孩子的嫌疑人。

其实,多年来王立一直怀疑王某将兴兴拐卖,并默默收集证据,却没有想到兴兴已经被其杀害,埋尸地距离他居住的小院不到一百米。

王立家在古城村的中部,从他家向后,隔着一条河,都是崭新的三层小楼,相比之下,王立家的小院显得有些破旧。王立刚从外面回来,神情疲惫,眉头紧锁。吴霞坐在床上,双眼通红。

陕西11岁男孩失踪已遇害:疑犯73岁、从外表看不出他的凶恶

2002年4月6日,当天17时左右,王立见儿子兴兴仍没有回家吃晚饭,便出门寻找,“孩子出门之前说去找他同学玩”。兴兴所说的同学,就是王立堂弟王某的儿子,两个孩子在学校关系就很好,两家又相隔几十米,兴兴几乎每天放学都会去王某家玩。

王立发现兴兴不见了以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到王某家里找人。他赶到王某家门口时,王某家大门紧闭,后来,王某从屋里出来开门,说曾见到兴兴在村子东边的八里庄养猪场玩。一家人又去养猪场找了个遍,但没有发现孩子的任何踪迹。

“我们又联系了孩子的老师,这位老师找出了班级家长的花名册,向班里的家长逐一询问有没有见过兴兴。”但没有找到任何线索,王立赶紧报警,上百名村民也闻讯在附近帮助寻找,但兴兴仿佛人间蒸发一般,无影无踪。

王立和家人用了三天的时间,将寻人启事贴满了大街小巷,后来就扩大寻找范围、又去了济南、潍坊、德州……

就这样,王立背着一袋子干粮,揣着两件衣裳,沿着路一直走,一直找。”他几乎找遍山东的每一个城市,无果后,他又踏上了前往全国各地奔波的道路。

“只要有线索就去找,有一点信息也不会放过,开始的时候骑、专门买了一辆摩托车,骑坏了就坐汽车、坐火车去找。”兴兴失踪后的前八年里,王立夫妻俩放弃了工作,全力寻找儿子,跟亲戚朋友借来的钱都花光以后,只能边打零工,边寻找。

王立在寻找的过程中有数次被骗,钱和手机还被人偷了,还会有人专门打电话来骗钱。王立每次出门都是满怀希望去寻找,但每次又都是失望而归。

即便如此,他从未停下寻觅的脚步,兴兴的户口也没有注销,盼望着有朝一日兴兴能够回家。

嫌疑人曾多次帮助寻找

至今,王立家里唯一的柜子放满了“寻人启事”。

“有我儿子的,还有其他孩子的。”在寻找儿子的路上,王立认识了很多跟他一样遭遇的家庭,“都太难了,我找兴兴的时候,就拿着他们的照片,帮着一起找。”

兴兴的“寻人启事”已经泛黄褶皱,“蓝村古城走失一男孩:兴兴,今年10岁,上穿黄色毛衣,下穿奶油色条绒裤子,脚穿运动鞋,于4月6日下午(星期六)走失,有见到者请速与古城联系!”上面印有兴兴身着校服和戴红领巾的一寸照片。

吴霞称,自2015年开始,就开始对王某进行实名上告,为了找到失踪的孩子,王立跟辖区内前后五任派出所所长都打过交道,在2018年,王某曾被警方带走调查,但因为证据不足,没有立案。

陕西11岁男孩失踪已遇害:疑犯73岁、从外表看不出他的凶恶

今年8月底,王某再次被警方带走。“我收集了一些证据,警方也进行了调查。”王立表示,此次王某本人供述,9月3日,警方在王某家院子,用电钻钻开了水泥地面,取出了兴兴当年的自行车。

“他交代就在他家(作案),把他的孩子支出去,把我的孩子害了。”同时,根据王某供述,警方已经挖开村内的一处被掩埋的池塘寻找尸体。而这口池塘的地址距离王立家不到一百米。

“平时我们两家也没有什么矛盾,他还到我家来借钱。”王立怀疑,凶手就是嫉妒自己家日子过得好,兴兴也比他家的孩子优秀。王某平时只会赌钱喝酒不务正业,所以怀恨在心下了狠手。

“他家当时过的不好,他在外面赌博打架,我家里比较过日子,都在外面打工,也能攒住钱,我儿子也比较懂事,本分听话。”吴霞说。

很多古城村的村民对王立一家的遭遇,都感到震惊和惋惜。“这家人都很实在本分,怎么会出这样的事呢。”

还有 警方已于8月5日晚抓获犯罪嫌疑人高某(男,57岁,老河口市人)。经审讯,高某如实供述其杀害该女童的犯罪事实。

8月6日凌晨3时许,7岁女童果果的遗体在邻居高某家后院中挖出。这个活泼可爱、喜欢跳舞的留守女孩真真切切地永远离开了她的家人。

据悉,8月2日下午2时许,正值暑假的果果和往常一样,外出找小伙伴玩耍。傍晚6时许,家人开始四处找寻未归家的果果,晚7时50分,家人报警。

后来,正在搜寻的警犬在果果邻居高某的家门口停下了脚步,狂吠不已。村干部见状给高某打了电话,高某回到家后,便紧锁大门,电话也关机。待民警破门而入时,高某翻过两米高的围墙逃走,后于8月5日晚被警方抓获。

知情村民、村干部、辖区派出所民警对57岁的高某的评价是:“手脚不干净”、”性格怪异"、“曾受到过行政处罚”,妻子和他过不下去后,两人离了婚,他已独居多年。

果果的亲人们表示,他们与高某无冤无仇,实在不知道他为何要对果果做出如此残忍的举动?目前,其犯罪动机正在调查中。

在写一个案例, 2011年8月19日,杨贞祥的妻子刘某某说,杨贞祥跟她吵了一晚上架,因为生气,凌晨四点左右,离家出走打工。从此,42岁的杨贞祥下落不明。牛福芹和杨福芝四处寻找儿子,并在当地派出所报了案。在杨贞祥失踪后三天,牛福芹收到一条短信,内容为:你儿子现在我公司上班,本公司是保密单位,进公司签订5年合同,交10万保证金后才能同家人联系,如报警,后果自负。短信还附带邮政银行的账号。牛福芹说,后来她还接到电话,对方是个女的,声称如果不交钱,就不让杨贞祥见家人。“家里没有那么多钱,我们只好报案。”杨忠祥说,报案后,警方查了来电电话,给出的答案是电信诈骗。

陕西11岁男孩失踪已遇害:疑犯73岁、从外表看不出他的凶恶

牛福芹和老伴杨福芝一直没有放弃寻找儿子,他们一起去过聊城、济南、北京。“我们老两口不认字,出门不知道往哪儿走。为了找儿子,四处奔波的路费也没少花,有时候为了省钱,一天就吃一个馒头充饥。我们年龄大了,就靠养个牲口挣点钱。”牛福芹说,几年来为了寻找儿子花光了家里的积蓄。

牛福芹说,五年来,他们老两口没过过一个节日,一到过年,别人家在外打工的孩子都回家,她一直坐在村口等着,期盼着下一个出现的人是自己的儿子,可每年等来的都是失望。“这五年来,别人家欢天喜地过年过节,我家一过年就因为找不到儿子拌嘴。”牛福芹说,五年来,她总是晚上睡着觉突然醒来,想儿子,第二天天不亮就坐车外出寻子。有时候看到一个人背影像儿子,恨不得追几里地去辨认。

“他媳妇说他去打工了,一天能挣二三百,我一直纳闷,他这么大人了,去哪里也该知道跟娘联系,我的手机还是他给我买的,他能忘了吗?”牛福芹说,为了等儿子打来电话,她的手机从没关过机。

刘某某跟俺村董某某相好。俺儿因为这事把董某某家的玻璃砸了,董某某的媳妇还来我家大闹。”牛福芹说,那时她才知道儿媳妇跟董某某有不正当关系。“我儿子很勤快,家里有收割机也有犁地机,就连下雨他也不舍得歇着,去河里捞鱼挣钱。”牛福芹说,知道两人有不正当关系后,杨贞祥不再经常外出挣钱,而是在家看着妻子。

牛福芹说,儿子失踪后,她曾把董某某和刘某某两人有不正当关系向派出所反映,2012年腊月初十,东阿县刑警队曾传讯过董某某和刘某某,两人死不承认,刑警队把他们放回来了。回来之后,董某某便去向不明,就连他孩子结婚都没再出现。刘某某也于当年丢下只有15岁的儿子外出打工,这几年都没怎么回来过。

一直怀疑儿子失踪跟董某某和刘某某有关,却没有证据,但牛福芹没有放弃,5年来,拖着疾病之身到处寻求帮助。

2016年6月,东阿县副县长、新任公安局长李恒庆接待了杨福芝、牛福芹夫妇。李恒庆对老人说:“老人家您放心,我一定给您个说法”。警方成立专案组,办案民警在东北将董某某、刘某某抓获,两人承认了残忍杀害杨贞祥的事实,于12月5日指认埋尸地点。当挖出杨贞祥尸骸时,杨福芝痛哭不已。

以上的案列都有一个共同点,都是熟人作案,因为熟悉,所以才能知道孩子的生活习惯,使其能使得孩子的内心防线更低。甚至可以说他可以诱导孩子,使其在不经意不知道的情况下,对其进行猥琐

成人之间总有着即使是有一方做错了,也不会撕破脸皮的各种理由,亲亲相隐。

熟人嘛,犯人可能会利用自己在他们面前的形象隐藏自己的犯罪行为,毕竟对于很多父母来说,他们不怎么愿意相信自己的孩子,除非是证据足够(ps:就算父母相信,首先还是会怪罪自己孩子,请参考电影《失乐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