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传体小说《赵飞燕外传》,以宫闱秘闻为题材,具有开创性

本文乃作者独家原创,图片来源于网络,如侵权请联系删除

《赵飞燕外传》原题汉江东(应为“河东”)都尉伶玄撰。篇末原有伶玄自序,自序说伶玄字子于,潞水人。“学无不通,知音善属文,简率尚真,朴无所矜,扬雄独知之”,但他不满意扬雄“贪名矫激”而不与之交,深受扬雄诋毁。子于由司空小吏历三署,刺守州郡,为淮南相。哀帝时年老退休,买妾樊通德,乃樊嫕弟子不周之女。通德为子于详说赵飞燕姊弟故事,子于“怅然有荒田野草之悲”,通德请其作传,于是撰《赵后别传》。

杂传体小说《赵飞燕外传》,以宫闱秘闻为题材,具有开创性赵飞燕

《外传》是以宫闱秘闻为题材的一部杂传体小说,在题材的选择上具有开创性,后世文言小说中宫闱小说很多,如唐宋时期隋炀帝、唐明皇等都成为小说描写的热门题材,这不能不说是《外传》影响的结果。它以杂传之体详述宫闱香艳之事,文长两三千字,描写细微真切,闺闱媟亵之状有若目,人物性格鲜明生动,而在客观描述中又不动声色地寄寓着作者冷峻的理性批判和对盛衰枯荣、“万物变态”的沉重历史感喟—即所谓“荒田野草之悲”。凡此都在唐传奇同类小说中得到继承和发扬,因此明人胡应麟曾说“《飞燕》传奇之首也”(《少室山房笔丛·九流绪论下》),正确指出它在小说史上以鲜明的艺术形式和深邃的艺术旨趣成为唐传奇的先声。

杂传体小说《赵飞燕外传》,以宫闱秘闻为题材,具有开创性

在艺术表现方面,《外传》最突出的特点表现在人物描写上。作品最重要的人物是赵飞燕姐妹和汉成帝三人,围绕三人的关系编织材料,构成一帝二妃的三角关系,其包容的基本内容都集中在物欲和情欲方面,通过人物之间在欲望驱动之下互相依附又互相冲突的关系,生动展现出人物形象和人物性格。从人物地位上说成帝虽为驾驭二赵的主体,但在作品中并不占主导地位,这位荒淫纵欲的帝王实际只是个配角,他沉湎于“温柔乡”的淫欲好色成为二赵尽情表演的背景。二赵形象的共同特征是淫荡和争宠,对此作品有丰富的情节描写。但二赵又明显有别,其行为方式和情感脾性显示出各自鲜明的独特性。

杂传体小说《赵飞燕外传》,以宫闱秘闻为题材,具有开创性汉成帝

《西京杂记》载赵后与十五岁的侍郎庆安世同居处,以求有子,又“以拼车载轻薄少年,为女子服,入后宫者日以十数,与之淫通,无时休息,有疲怠者,辄差代之,而卒无子”,这当是实录。《外传》中的赵后恰也是这样的。她的情欲较之其妹尤为旺盛,胆大妄为,淫乱后宫,是个极不安分的主儿。

她在入宫前就与射鸟者私通,但能在临幸之际运用“内视盈肌”法伪装成处女,骗过成帝获宠,赢得个“礼义人”的赞誉,当上皇后。此后不改前愆,变本加厉地行淫乱之事,以皇后之尊却在远条馆私通侍郎宫奴之辈。值得注意的是所通多为“多子者”,就是儿女多的人,很显然,她是为了借助这些生育能力旺盛的男人来使自己怀孕产子。可见她的淫乱不仅为情欲的满足,还有更深远的目的,就是希冀凭着一男半女来固定自己在后宫的尊崇地位。可是事与愿违,由于她为驻颜却老而滥用方药,闹得丧失生育能力,这实在是对她淫乱纵欲的天罚。

杂传体小说《赵飞燕外传》,以宫闱秘闻为题材,具有开创性影视中的赵飞燕

在后宫赵后唯一的争宠者是妹妹赵合德,成帝虽对赵家姊妹同样宠爱,但受合德妖惑尤深。太液池歌舞一节描写笔墨精彩:赵后紫裙广袖,在成帝和情郎伴奏下迎风歌舞,“顾我顾我”的卖弄风情,“仙乎仙乎”的忸怩作态,“去故而就新,宁忘怀乎”的满腹醋意和哀怨,“帝恩我,使我仙去不得”的装腔作势,把这个艳后与妹妹争宠的那种复杂心态抒写得淋漓尽致。还须指出,作品开头部分描写飞燕“纤便轻细,举止翩然”,这是她的形体特征,这节歌舞描写恰是这一特征的具体显现。作品还描写了她和昭仪的一次由情郎燕赤凤所引起的正面冲突,她把一肚子妒忌和怨恨都撒在昭仪身上。昭仪曾说“姊性刚”,从这里确实可以看出她倔强任性的个性。她的这种刚硬性情,连成帝也害怕,作品中说他“畏后”,是个怕老婆的软主儿,赵后病了,他得亲自尝药喂药。

杂传体小说《赵飞燕外传》,以宫闱秘闻为题材,具有开创性影视中的赵合德

较之浅薄任性头脑简单的赵后,昭仪在争取人主宠爱及处理和姐姐的关系上显得极有心术,作品对此有十分成功的描写。她的入宫就是颇有一番算计的,当成帝令人前后两次召其入宫时,一方面她表示“非贵人姊召不敢行”,甚至以死相拒,一方面在面见成帝时又精心打扮以撩起成帝欲心。这分明是对成帝暗施欲擒故纵之计,同时又陷姐姐于不义,一开始就把自己在今后与姐姐的争宠中置于有利地位。老到的淖夫人一眼便识破她的心术,骂她是灭火的祸水。果然她一入宫便逗得成帝情欲大发,宁愿老死在她设置的温柔乡中。这里有一个意味深长的对比:当初飞燕人宫时伪装成羞羞答答的“礼义人”,合德却从煽情上手,她毕竟更了解好色纵欲的风流皇帝,于是从此“合德尤幸”,在二赵争宠中她分明占了上风。

杂传体小说《赵飞燕外传》,以宫闱秘闻为题材,具有开创性

但她对锋芒毕露的“贵人城”一直采取避让态度“婕妤事后,常为儿拜”,百般掩盖赵后的秽行,送重礼贺姊登大位,甚至衣袖被其姊唾沫所污也要肉麻地吹捧一番。她看准姐姐虚荣浅薄的性格弱点,百般讨好而以求主动。她和飞燕的那场冲突,起初一改平素“卑事后”的态度竟出口不逊,但在樊嫕劝阻下很快改变对抗态度,声泪俱下地对姐姐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化解了矛盾,并又在成帝面前巧妙地掩盖了姊妹二人私通宫奴燕赤凤的丑事。

昭仪这样做,一方面是因为姊为皇后己为昭仪,地位低了一等,而且皇后姐姐生性“虐妒”不能不避其锋芒,同时她也明白毕竟是双胞胎姊妹,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应当顾全大局,用她的话说“我姊弟其忍相搏乎”,可见她是很有点头脑的。但她毕竟也是争强好胜之人,暗中时时和贵人姊一比高低,只因她得知成帝赐给了赵后她所没有的东西,便哭闹着硬是从成帝那里讨了来,比姐姐的还好。

杂传体小说《赵飞燕外传》,以宫闱秘闻为题材,具有开创性

如果说赵后一味和侍郎宫奴鬼混以淫乱为事的话,昭仪虽然也放纵情欲,也曾和燕赤有一手,但她的主要性对象却是成帝。她把尊贵地位看得比情欲更重要,比起不问张三李四只求风流快活的赵后,这也是她精明过人的地方应当说她的一切算计都获得成功,她同时把两位主子都牢牢控制住了。但是她终于不配有好的命运,甚至比其姊更差,她为满足成帝也为满足自己的肉欲把主子给害死了,在太后追究下呕血而死。

杂传体小说《赵飞燕外传》,以宫闱秘闻为题材,具有开创性

据《汉书》记载,昭仪阴毒嫉妒,中宫史曹宫得成帝幸生儿,昭仪逼曹宫及其婢六人自杀,所生儿被人取走下落不明。许美人亦产儿,昭仪和成帝大闹一场,害死新生儿。掖庭令吾丘遵曾对掖庭狱丞籍武说“掖庭中御幸生子者辄死,又饮药伤堕者无数”,都是昭仪所为。

《外传》中没有这方面的描写,但她工于心计,百般邀宠,“持人主如婴儿”,专擅后宫,与历史上的赵昭仪性格是一致的《外传》还有一个较重要的人物樊嫕—和赵家姊妹有亲属关系的后宫女官。她处在成帝二赵之间,对他们的种种淫乱纵欲持维护怂推波助澜的态度、也是二赵矛盾的调和者。因此从叙事结构上来说这是个关键人物,她的活动推动着许多事件的发生和发展,如合德的进宫,二赵的分馆而居等等借助她的参与也使分散的事件获得整体性。另外,她也是作为宫闱秘闻的知情者和传播者出现的,这样就使鲜为外人所知的后宫艳事获得真实性。

杂传体小说《赵飞燕外传》,以宫闱秘闻为题材,具有开创性

《外传》是十分优秀的小说作品,取得多方面的艺术成就。作品的语言比较浅俗流畅,琐事细情娓娓道来。作者善于运用多种描写手段,笔触细腻,情态毕现。精彩的笔墨很多,除飞燕太液池歌舞、仪夜浴兰室的描写外,如二赵冲突一段也是有声有色的绝佳文字。其中关于赤凤的双关、鼠子的比喻,调侃讥讽意味深长。又如昭仪夜进春药,成帝帐中行幸“笑吃吃不绝”,描摹情态,含意无穷。

杂传体小说《赵飞燕外传》,以宫闱秘闻为题材,具有开创性

北宋秦醇曾模仿它另作《赵飞燕别传》其中昭仪入浴、昭仪进药等情节都是根据《外传》其中“初夜绛帐中拥昭仪,帝笑声吃吃不止”更是明显的抄袭。连《金瓶梅》也袭用了昭仪进药的情节,用在潘金莲和西门庆身上。《外传》的色情描写受到后人的喜爱和模仿,但它并不是渲染色情的色情小说,这是应当说明的。《外传》在艺术表现上也有缺陷,主要是没有交代赵飞燕和樊嫕的结局,荀勖校书奏也指出了这一点,这就显得结构不够完整。

作者介绍:我是“鸿雁在云鱼在水已发”,执笔走天涯,与大家一起分享、了解中国的文化!

参考资料

《赵飞燕外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