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政局:马哈蒂尔与慕尤丁的决裂

马来西亚政局:马哈蒂尔与慕尤丁的决裂

随着马来西亚的冠病疫情略为好转,之前在行动管制令期间沉寂良久的政治斗争再次风起云涌。今年2月底,马国忽然出现了政权更替,马哈迪(又译马哈蒂尔)的副手慕尤丁连同人民公正党内的阿兹敏派系,与巫统及伊斯兰党结盟,另组一个以慕尤丁为首的政府。马国的政治斗争重心,从之前的马哈迪与安华的拉锯战,演变成马哈迪与慕尤丁的全面开打。

马哈迪在2月下旬忽然宣布辞去首相职时,显然是想利用自己任相20多年所累积的、横跨朝野的政治声望,作为一种无形的政治赌注,让朝野双方都因没少不了他的势力,来凑足过半数国会议员以组织新政府,而必须恳求、挽留他继续任相。

如此马哈迪就能阻止安华停止一再“敦促”他赶快交棒。另一方面,马哈迪也可组织一个所谓的国民团结政府,政府成员(如内阁部长等)皆按他的意思来委任,而不是按执政联盟成员党的议员人数多寡决定,完全贯彻他的政治意志。

马哈迪显然感受到,自己在希盟旗帜下第二度任相期间绑手绑脚,未能充分施展自己的“救国”政治抱负。他尤其对安华仗着公正党是希盟最大党,而对他的政治掣肘,一直耿耿于怀。辞职后推倒重来,就可免除这种政治约束。

因此,2月下旬,慕尤丁联合阿兹敏派系,发动所谓的“喜来登行动”,连同巫统及伊斯兰党另组政府,并拥护马哈迪继续任相。

如果说马哈迪事前完全不知情,或者没有给予某种程度的默许,是说不过去的。近日网上流传的一张照片,就是重要的佐证。照片显示,“喜来登行动”隔天,马哈迪与除了安华之外的几乎所有重量级马来领袖一起开会,展示了“马来人大团结”。马哈迪自己也承认有这场会议。

马哈迪当时的朝野合作重点,是摆脱安华的纠缠,然后从容地继续大展拳脚。然而,他却不愿跟自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推翻的纳吉合作。慕尤丁、阿兹敏与巫伊两党当时合作的目的,主要是恢复希盟执政期间受到侵蚀的马来人权益。他们对于跟纳吉等人合作,促成所谓的“马来人大团结”,并不介意,甚至认为是必要的,因为纳吉在巫统及广大马来族群仍有不容忽视的影响力。

马哈迪坚持合作对象要“精挑细选”,不肯轻率地与他认为形象负面的政客合作,让“喜来登行动”几乎功败垂成。那些铁了心要推翻希盟政府的阵营临阵换帅,转而支持慕尤丁任相。因此,就在马哈迪仍然故作姿态、等待被恳求留任之际,半路杀出慕尤丁,一举成功说服国家元首成功封相。马哈迪这一招可说是高估了自己的影响力,又低估了他人的野心和决心。

不过,在政权更替初期,马哈迪虽然被亲密战友慕尤丁出卖,无情地夺去相位,但两人还没正式翻脸。虽然马哈迪对新政府时有微词,但最严厉的公开批评还是针对安华。慕尤丁提到马哈迪时,还是毕恭毕敬的。

当时马哈迪和慕尤丁跳着一支你进我退的政治探戈舞。马哈迪要试探慕尤丁是否会回心转意,不再与马哈迪所厌恶的政客合作;慕尤丁则希望马哈迪本着“马来人大团结”的理念,最终会祝福自己任相。

然而,几个月下来,慕尤丁不但与巫统的合作越来越紧密,例如委任巫统政客出任政联公司要职等,甚至越来越受到巫统挟持,个别巫统高层更公然对慕尤丁颐指气使,使得马哈迪下定决心与慕尤丁决裂,提出针对慕尤丁的国会不信任动议。

尽管不信任动议因为慕尤丁利用执政优势,而无法在5月18日国会新会期开幕当天进入辩论阶段,但它象征着马哈迪和慕尤丁两人的正式决裂。慕尤丁与阿兹敏阵营也不客气地还手,策动吉打州两名向来支持阿兹敏的公正党州议员跳槽,让吉打州政权变天,马哈迪儿子慕克力丢失州务大臣职。马国社团注册局也宣布,马哈迪在辞去首相时,也辞去土著团结党总主席职,所以土团党主席慕尤丁自动成为代总主席。

政争发展到上周,慕尤丁控制的土团党派系,通过该党执行秘书,发信予马哈迪、慕克力等五名党要,指他们支持敌对政党而不再具有土团党党员资格。这意味着马哈迪不能在7月时再度就任总主席,尽管他在3月党选提名日因无对手挑战而再度当选总主席;慕克力也不能挑战慕尤丁的主席职。马哈迪当然不肯示弱,当即率众到土团党总部,进入总主席办公室“就坐”,并要胆敢开除他党籍的人出来与他当面对质,摆出一战到底的姿态。

这事尚未了结,马哈迪与慕尤丁的政争,会是短期内马国政坛的头号大事。

(作者:胡逸山,新加坡国际事务学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马来西亚太平洋研究中心首席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