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超、乒超为何处境如此尴尬?

羽超、乒超为何处境如此尴尬?

像乒超一样,本赛季羽超联赛悄无声息中拉开帷幕。如果不是广州粤羽俱乐部因为欠薪被取消了资格,恐怕更加不会引人注目。乒超和羽超成为了一堆难兄难弟,陷入了举步维艰的境地。

什么原因导致了这一局面的出现?乒乓球、羽毛球是否不应该存在职业联赛?可昔日的“风尘三侠”中,为何排超能够突出重围?乒超、羽超未来的归途究竟在哪里?

羽超因负面而重归公众视野

羽超、乒超为何处境如此尴尬?

新赛季的羽超,如果不是因为广州粤羽俱乐部因为拖欠林丹等运动员的薪酬而被取消了参赛资格,恐怕更加不会掀起波澜。

正因为广州粤羽俱乐部被取消了羽超的参赛资格,才让外界意识到对方的欠薪问题迟迟没有解决。今年5月份,林丹等人通过微博发表了《关于粤羽俱乐部拖欠薪金的声明》。林丹被拖欠的薪水多达400万,至今没有得到解决,恐怕广州粤羽俱乐部是张飞吃秤砣——铁了心了。

这一欠薪消息传出,舆论哗然,更加凸显了羽超的尴尬地位。从2010年创立至今,羽超始终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往往充当了国手们练兵的舞台。

欠薪,且迟迟不予解决,是任何一个职业化联赛的大忌。联赛委员会对广州粤羽俱乐部课以重罚,并修改了相关条例,对于违规行为给出了更为明确的处罚标准。

广州粤羽俱乐部被取消资格之后,联赛就更为尴尬了。整个羽超只剩下7支俱乐部,并没有俱乐部能够递补上来。

为了让羽超变得更有卖点,赛制也进行了一些改变。几乎每个赛季,联赛委员会都会对赛制进行调整。这种朝令夕改,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却一次又一次把羽超的处境展示在公众面前。

显然,羽超不具有吸引力,不仅仅与赛制有关。一个职业化联赛涉及众多环节,既包括明星、赛制,又包括运营、推广、招商等。

羽毛球拥有广泛的群众基础,当然也不乏明星,比如林丹、谌龙都是中国体坛响当当的人物。羽超之所以姥姥不疼、舅舅不爱,本质上来说是赛事不够吸引人,俱乐部举步维艰。如果俱乐部造血功能正常的话,也就不会出现广州粤羽俱乐部欠薪的情况了。

无论是从联赛的层面,俱乐部的层面,还是运动员的层面,都存在着诸多弊病。球迷们对俱乐部忠诚度不高,对联赛并不感冒;运动员往往也只是把联赛当成一个既能练兵又能赚些收入的舞台。毕竟这些知名运动员,整个赛季的主要任务还是代表国家队参赛。

羽超存在的问题一箩筐,归根到底,还是因为这个所谓的职业联赛只不过是伪职业联赛,缺少生存的土壤,就像无源之水、无根之木,枯竭是早晚的事情。

乒超与羽超同命相连

羽超、乒超为何处境如此尴尬?

无独有偶,乒超现在的处境与羽超是一对难兄难弟。我在之前的文章中提到过,这个赛季的乒超联赛同样是在沉寂中开启大幕。

与去年相比,今年的乒超没有了盛大的开幕式,也没有了媒体声势浩大的宣传。姿态低到尘埃里,完全不像是一个全世界最顶级的乒乓球职业联赛。

更为要命的是,在行政指令的干预下,本赛季乒超将日本选手拒之门外。平野美宇、张本智和等国际乒坛的新生代力量无缘乒超,影响了联赛的整体水平和话题性。否则的话,平野美宇与丁宁、刘诗雯等人的对决将话题性十足。

如果说羽超在赛制上还希望通过一些变化吸引更多球迷的目光,乒超则无异于自掘坟墓。在赛程安排上方面凌乱不堪。乒超是11月1日开幕的,第二轮在11月21日打响,第三轮则排到了这个周末。试问一下,球迷们如何才能对这样的联赛保持持之以恒的热情。

自古乒羽不分家,两个项目有太多共同点。羽超联赛所面临的诸多问题,乒超会感同身受。至于存在的问题,我不想过多赘述了,前文中已经针对羽超进行了详细解读。

相比较而言,乒超处境比羽超更理想一些。最近两年,乒乓球发展势头更为迅猛,培育出包括张继科、马龙在内的一大批明星,聚拢了海量的球迷。一个有明星、有球迷的运动项目,其职业联赛地位却不尴不尬,那么我们只能从联赛运营的角度去分析原因。

乒超、羽超还有一大共性

羽超、乒超为何处境如此尴尬?

过去的一些赛季,乒超也好,羽超也罢,也都经历过泥淖中挣扎的阶段。联赛裸奔对于他们来说也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2017年冬天,对于乒超、羽超显得尤为寒冷。至少在以往,我们还能够看到媒体对于乒超、羽超的追捧。这个冬天,它们就像寒夜里卖火柴的小女孩一样被选择性遗忘。

赞助商不愿意陶真金白银,可以理解;球迷们不愿意花钱买票,也在情理之中。媒体却都对不乏明星的赛事选择性忽视,当然不能怪罪于媒体,只能说联赛在宣传推广方面出现了“惰政”。似乎,乒超、羽超都不在需要媒体的大力报道。

这两个项目还有一个共同点,我前文中没有提到,那就是他们都经历了换帅风波。李永波先行卸任国羽总教练,紧接着刘国梁也离开了国乒总教练的位置。两支金牌之师不再设总教练,改由主教练负责制。

从国家队层面,这样的抉择孰优孰劣,暂时难下定论,也与本文主旨无关,不做展开讨论。但是,他们两个人的卸任,直接影响到了乒超、羽超这两个职业化联赛。

体育总局副局长蔡振华曾长期担任乒乓球队的掌门人,李永波在国羽掌门人的位置上也呆了十几年。他们是职业化联赛的缔造者。

无论是蔡振华、刘国梁,还是李永波,都认识到一个运动员项目想得到长远的发展,必须有职业联赛。如果一个项目没有职业联赛,运动员缺少出路,项目萎缩是必然的。周继红就曾经感慨过跳水后备人才匮乏的现实。这也与跳水无法职业化休戚相关。

正因为有了行政主导,乒超、羽超得以破土而出。虽然前行之路跌跌撞撞,至少我们还能看到他们成长的轨迹。刘国梁与李永波卸任之后,谁来主导职业化联赛变成了一个棘手的问题。

中国体育正在经历着改革,协会逐渐承担更重要的责任。可乒协和羽协主席都由蔡振华兼任。作为副部级干部,他显然无法亲自去抓这两个职业化联赛的发展。位列乒协第19位的副主席刘国梁现在是闲云野鹤。李永波虽挂着中国奥委会专家委员会顾问的头衔,也已经置身事外。

羽超、乒超的未来究竟在哪里?

羽超、乒超为何处境如此尴尬?

行文至此,一个严峻的问题始终折磨着我的神经,那就是乒超、羽超是不是没有存在的价值?一个没有根基和土壤的职业化联赛,似乎很难找到存在的理由和意义。

可一想到中国乒乓球、羽毛球运动都拥有数以亿计的球迷,明星也不乏号召力,我又动摇了。这样的项目都没有办法职业化,中国的综合项目是不是只能关起门来自娱自乐?

一念及此,我对比了排球联赛。几年之前, 排球联赛与乒超、羽超处境类似,也是在勉励维持。最近一两年,排球项目大火,涌现了朱婷等明星,粉丝数量也大幅上升。与乒超、羽超相比,排超的处境则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起步阶段,排超、乒超、羽超都没办法完全摆脱行政属性,职业联赛更像是伪职业联赛,人员难以自由流动,俱乐部也缺乏造血能力。

的确,这些是不争的事情,可现状并不是不能改变的。排球联赛就做了一个好的示范,通过运营等各个方面的努力,排超的境况越来越好,这个赛季在赞助商、版权销售方面都交出了不错的成绩单。

以此类比,路再崎岖,乒超、羽超的前景依然是光明的。但是,想要走出迷途,需要职业化的操盘手来运营。

中国体坛正在经历着改革,协会的地位被重点突出。总局的思路是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姚明、李琰、张传良、周继红等人相继成为篮协、滑冰协会、拳击协会、游泳协会主席。

从奥运战略角度,他们可能更有发言权。可从项目发展运营角度,并不是每一个协会主席都有相关经验。如果未来的乒超、羽超主席仅仅是一个名宿,他(她)对于联赛职业化改革有多大了解则是个未知数。从这个角度来讲,他们未必就是真正专业之人。

过多的行政指令,以及迎合奥运战略,会让乒超、羽超身上的枷锁越捆越紧,终致伤痕累累。以我愚见,乒超、羽超现在的萧条与沉寂,更像人祸,而非天灾。

南玄达摩:身为00后的我,至今还是单身。

亚北利亚理发师:一点也不尴尬,这个国家需要这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