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血脂疫苗来了!打一针就不需要吃降压药了吗?医生说出了大实话

作为“三高三兄弟”之一的高血脂,不要以为它只是血液里面的脂肪稍微高一点,如果你不去管它,时间久了它还可能会拉着其他两个“亲戚”一起来投奔你,让你的心脑血管疾病风险大大升高。

确诊为高血脂、生活调整无效的患者,都需要服用相关的降血脂药物。临床最常使用到的是他汀类药物,需要长期、甚至是终身用药。

降血脂疫苗来了!打一针就不需要吃降压药了吗?医生说出了大实话

天天不离药物,让很多高血脂患者备受困扰。

但是,如果有人告诉你,“有一种降脂药不用天天吃,只需要每隔6个月用一次”,你会不会心动,或怀疑对方是骗子?

这可不是忽悠,临床上真的有这样一种药物存在,它就是PCSK9抑制剂,我们称它为“降脂疫苗”!

PCSK9可与低密度脂蛋白结合,使其无法降低血液内的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LDL-C),而PCSK9抑制剂恰恰能阻止这一过程,进而降低血液中的胆固醇水平。这就是“降脂疫苗”发挥作用的过程。

其实国内已经已有两款PCSK9抑制剂上市,伊洛尤单抗(瑞百安)和阿利西尤单抗(波立达)。

降血脂疫苗来了!打一针就不需要吃降压药了吗?医生说出了大实话

新浪医药新闻

但这两个PCSK9抑制剂,至少需要每两周或每月一次皮下注射给药。

今天要讲的主角来了,长效PCSK9抑制剂来咯,每年只需皮下注射两次打一针,管半年,可能就在不久!今年6月,这个“降脂疫苗”在国内提交的临床申请获得受理。

上文说了,我国已经上市了两种短效的,治疗高血脂的抑制类药物。

目前上市的两个药物,并不是一针治愈,而是需要定期打针,只是说它们注射的周期可以比较长,免去了每日服药的烦恼。

比如阿利西尤单抗是每两周给药1次,而伊洛尤单抗是每月给药1次。

降血脂疫苗来了!打一针就不需要吃降压药了吗?医生说出了大实话

跟他汀类药物一样需重复给药。若坏胆固醇含量升高,单独用“高血脂疫苗”仍然无法控制血脂,还需联合其他降脂药物。

由此可见,“高血脂疫苗”并不是打一针就不用吃药的。

他汀药物是常用的降脂药,但有部分患者即使服用了他汀类药物,血脂仍不能达标,还有一些患者他汀不耐受,无法用这类药。

如果他汀使用达到最大耐受剂量,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仍未达标,可加用胆固醇吸收抑制剂,如果仍未达标,可以使用PCSK9抑制剂。

现在你就明白了,PCSK9抑制剂——也就是“降血脂疫苗”,可能是他汀无法完成降脂目标时的强大技术支撑。

那么这个“降血脂疫苗”贵不贵呢?

由于PCSK9抑制剂的售价较高,目前伊洛尤单抗国内定价1298元/支,按照每月注射1~2次的标准,年用药金额达到2~4万;而阿利珠单抗国内定价更高,去年定价为2320元/支。

相对于他汀类药物每年仅为2000多元的费用,降血脂疫苗的高价令许多普通患者望而却步。

降血脂疫苗来了!打一针就不需要吃降压药了吗?医生说出了大实话

目前他汀药物仍是降低胆固醇的主流药物,如果你属于以下几种人群,且经济条件足以支付,就更适合使用“降脂疫苗”。

  • 患有纯合子型家族性高胆固醇血症的患者;
  • 患有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血管疾病,使用他汀药物后,无明显改善;
  • 对他汀药物不耐受患者。

关于降血脂疫苗,你还想了解哪些内容?欢迎留言告诉我们哦~

参考文献:

[1]Seidah NG, et al. The secretory proprotein convertase neural apoptosis-regulated convertase 1 (NARC-1): liver regeneration and neuronal differentiation.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2003;100:928-933

[2]Cohen J, Pertsemlidis A, Kotowski IK, Graham R, Garcia CK, Hobbs HH. Low LDL cholesterol in individuals of African descent resulting from frequent nonsense mutations in PCSK9. Nat Genet. 2005;37:161–165.

[3]陆言巧,沈兰,何奔.PCSK9抑制剂的机制及其临床进展[J].临床心血管病杂志,2020,36(01):14-19.

[4]Piper, D.E, et.al.The Crystal Structure of PCSK9: A Regulator of Plasma LDL-Cholesterol.(2007) Structure 15: 545-552

[5] Frederick J. Raal, M.D., Ph.D., David Kallend, M.B., B.S., Kausik K. et. al Inclisiran for the Treatment of Heterozygous Familial Hypercholesterolemia. published on March 18, 2020, at NEJM.org. DOI: 10.1056/NEJMoa1912387

[6] Jenna A. Bisch, B.A., Tara Richardson, B.A., Mark Jaros, Ph.D.et al Two Phase 3 Trials of Inclisiran in Patients with Elevated LDL Cholesterol published on March 18, 2020, at NEJM.org. DOI: 10.1056/NEJMoa1912387

[7]史琼, 郑东鹏. 血脂异常危险因素的研究进展[J]. 上海医药, 2018, 39(20):47-50.

[8] (2021). Physical Activity as a Critical Component of First-Line Treatment for Elevated Blood Pressure or Cholesterol: Who, What, and How?: A Scientific Statement From the 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 Hypertension, DOI:https://doi.org/10.1161/HYP.0000000000000196


本内容仅供健康知识科普之目的,不能替代医生诊断,不属于医学诊疗建议,也不代表本平台观点,请谨慎阅读。本文为因数健康原创文章,未经本平台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引用。如需转载或引用请后台留言,征得平台同意后才可进行,转载或使用请务必注明来源,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若本内容存在侵权行为,请与本平台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