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造偶像:豪掷2000万,女孩们送哥哥出道

制造偶像:豪掷2000万,女孩们送哥哥出道

2021年,选秀节目“载入史册”的一年。

官媒点名“倒奶打投”,《青春有你3》潦草收官,《亚洲超星团》停止录制,广电严禁选秀节目设置花钱买投票环节,以全民投票为核心逻辑的选秀节目似乎已经走到终点。

6月15日起,网信办开启为期两个月的“清朗·‘饭圈’乱象整治”专项行动,将饭圈互撕掐架、应援打榜等行为列为打击对象。

在《青春有你3》停播之际,「最人物」与几位参与打投(为偶像打榜投票)的饭圈女孩聊了聊。事实上,这些在外界看来狂热、脑残的女孩们,早已意识到,所谓的投票决定偶像出道,只是一场平台和资本的共谋。

她们付出真挚的情感、巨额资金,却被裹挟进一个看不见的牢笼之中。

制造偶像:豪掷2000万,女孩们送哥哥出道

今年24岁的菲菲没有想到,她第一次真情实感给偶像打投,还没等到决赛,偶像就“消失”了。5月5日,《青春有你3》宣布暂停节目录制。

此后的半个月里,菲菲喜欢的选手消失在了公众视野,没有公开行程,也没有在社交媒体上发声。事情源于一段“倒奶”视频。视频中,一群人围坐在沟渠旁,一边撕开牛奶包装,一边将一桶牛奶倒进沟渠里。

视频流传后,矛头直指《青春有你3》节目组和为偶像打投的粉丝们。根据《青春有你3》的规则,粉丝为偶像投票的方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通过爱奇艺账号,另一种则是通过具有投票权的“奶票”。

“奶票”的来源也有两种:一种来自蒙牛真果粒“缤纷果粒”系列,每箱牛奶中附有一张带有二维码的卡片,每张卡可以投十票;另一种来自真果粒“花果轻乳”系列,每瓶牛奶的奶盖内侧都有一个二维码,每个二维码可以投两票。除了直接购买牛奶外,粉丝们还会通过后援会集资,再由后援会通过黄牛等渠道直接购买“奶票”。

“倒牛奶”视频指向的,正是粉丝为了直接获取奶票雇人倾倒牛奶。一时之间,关于粉丝“脑残”“狂热”的指责声浪越来越大。对此,很多粉丝都表示很无辜。她们说,一张奶票最高时只需20多元,仅从成本的角度考量,就不可能买了牛奶后再雇人倒奶。

此外,她们坚称,后援会购买的奶票,大多是一个电子二维码,甚至并非是实体的奶卡和奶盖,矛头指向了提供电子二维码的黄牛及其背后的商家。另一边,在“倒奶”事件之前就已结束比赛的《创造营2021》也显得颇不平静。

决赛之后,多位选手的后援会向节目组发起维权,质疑节目的投票数据存在异常,并且指控节目组通过设置众多榜单恶意诱导粉丝消费千万元巨额。她们说:“粉丝看似自由,却在利益相关者的规则设置下,被剥夺了真正的自由权。”

越来越多的粉丝意识到,所谓的投票决定偶像出道,只是一场平台和资本的共谋。

制造偶像:豪掷2000万,女孩们送哥哥出道

潇潇发誓这辈子再也不看《创造营》。

2020年7月4日,腾讯视频《创造营2020》成团夜当晚,潇潇喜欢的选手希林娜依·高获得第一名,与其他六位选手组成“硬糖少女303”正式出道。

面对原本该感到开心的结果,潇潇却有些愤怒:“这是资本在践踏我们。”她在微博上放出《创造营2020》热门选手的集资榜,质疑“硬糖少女303”中有成员的人气配不上出道位。

制造偶像:豪掷2000万,女孩们送哥哥出道

《创造营2020》集资榜

从2018年的《偶像练习生》开始,《青春有你》和《创造营》系列选秀节目一直标榜选手命运掌握在观众手中,最终谁能成团出道,由观众投票决定。

而投票方式主要有两种:

一是通过节目播出平台的账号进行投票;

二是购买节目赞助商的饮品,每件饮品上附赠有可以用来投票的二维码。

视频账号可以购买,饮品更是买的越多,票越多,所谓的投票成了一场金钱游戏,粉丝花钱越多,越有可能送喜欢的选手出道。

制造偶像:豪掷2000万,女孩们送哥哥出道

《创造营2020》成团夜

偶像工业发展至今,早已形成了一套相对成熟的应援体系。借助社交网络,分散各地的粉丝聚集在一起,再通过某些APP给后援会集资,并在后援会的组织下为偶像投票、打榜和线下应援。

因此,粉丝集资榜也被视为检验选手人气最有力的证据之一。看到有选手的集资金额在十名之外却出道了,潇潇感到恶心,“看透了,这个节目基本上是资本说了算。”她当即脱粉,决心再也不看《创造营》系列节目。然而,不到一年,潇潇就背叛了自己的誓言。

今年2月,她刷到《创造营2021》选手甘望星的视频,觉得他长得很帅,并且“帅而不自知”,身上有一种淳朴的气质,就又看起了《创造营2021》。只看了第一期,她就入坑了。

随着对甘望星的深入了解,她发现,甘望星出生农村,为了省钱,他小时候都是从家里带盒饭,也不怎么吃零食,“条件很差,在高中的时候还穿的是那种老年人的棉鞋,家里的电视感觉是90年代的。”这让她有一种在“精准扶贫”的感觉。

在她看来,其他大部分选手或有着不错的家境,或来自大公司,而甘望星来自一家小网红公司,没有背景、没有资源,就是一个想靠自己走出一条路的小人物。

“就像甘望星有一个30多岁的男粉,他第一次给甘望星打钱的时候,说了这样一句话,他说别家都有公司,你给他打钱就是锦上添花,但给甘望星打钱,你可能就在救他一命,是雪中送炭,可以改变他的人生。”潇潇说。

制造偶像:豪掷2000万,女孩们送哥哥出道

甘望星

事实上,在偶像造星体系之下,几乎所有粉丝都认为,自己的打投与偶像的命运息息相关。“偶像什么都没有,只有我们粉丝”最常在他们口中出现。作为资深秀粉,小苏和楠楠从《偶像练习生》时起就开始看这类偶像成团类选秀节目,但从未加入打投组织,唯独这次看《青春有你3》让她们真情实感地打投了一回。

谈及入坑理由,她们不约而同地提到了偶像姜京佐“努力”、“全能”、“惨”等特质。一些细节被用来佐证这些特质:姜京佐初舞台(第一次舞台表演)被一剪没,但他还是凭借着自己的努力在主题曲再评级中拿到了A;他一晚上学会了5首唱跳歌曲,能力出众;参加《青春有你3》没有镜头和综艺故事线,无法获得更多粉丝的喜爱……

在小苏和楠楠的叙事中,姜京佐饱受不公,一次次被埋没,“可以说他什么都没有,他只有那么一点粉丝,他完全是民选”。因此,尽管也许一开始就是一场骗局,尽管她们认为姜京佐就算出道了也可能不会火,她们依然无法放弃通过打投送偶像出道的希望。

“这真的是他的梦想。”小苏说。

制造偶像:豪掷2000万,女孩们送哥哥出道

姜京佐

追星多年的桃子也认同打投关系到偶像命运的走向。她从2012年起开始追SNH48,这是一个成员众多的大型女子偶像组合,从2014年开始,组合每年进行一次人气总选举,公司根据选举结果分配资源,名次越高,资源越好。

总选的投票方式和选秀节目非常相似,即粉丝购买偶像的专辑,每张专辑附带有投票券。

“如果说《偶像练习生》是一个4个月就能让普通人成为明星的真人秀,那SNH48就是一个4年才能让人成为明星的真人秀,就是超大型沉浸式体验真人秀。”桃子说。

她曾经加入过SNH48成员李艺彤的后援会,为她打投。在她的讲述中,李艺彤曾遭受过“全网黑”和公司的不公平对待,但凭借着粉丝的高额集资,李艺彤在2018年的SNH48总选的中报(即中间发表选手的实时票数)中拿到了第一,并获得了更多的曝光资源。

这让粉丝对集资打投的力量更加坚信不疑:“我们花出的钱是有水花的。”为此,她们继续卖力打投,最终将自己的偶像推上断层第一(票数远高于第二名)的位置,站上了SNH48的金字塔尖。

制造偶像:豪掷2000万,女孩们送哥哥出道

李艺彤

在桃子看来,这个过程就像一场热血竞争游戏,偶像是主角,粉丝是玩家,打投就是“通过金钱的力量,在操纵这个人的命运。”

今年,她也喜欢上了姜京佐,并在打投中为他花了15万——尽管从一开始,她就意识到,姜京佐无法“逆天改命”,肯定出不了道。她说:“我是真的想试试看,如果利用我的钱,是不是能让他稍微好一点呢?”

制造偶像:豪掷2000万,女孩们送哥哥出道

除了李艺彤和姜京佐以外,桃子还喜欢过《偶像练习生》的选手尤长靖和《青春有你2》的选手许佳琪。追尤长靖是最轻松的,那时,选秀节目还没有这么内卷,“集资没有兴起来,榜单也没有那么多。”她主要的工作,就是宣传尤长靖。

根据媒体报道,截止到《偶像练习生》决赛当晚,粉丝在Owhat上为选手的公开集资金额超过1450万,其中,断层C位出道的蔡徐坤公开集资金额约300多万。

而三年后的《创造营2021》和《青春有你3》中,近10位选手的粉丝集资在1000万以上,最高达2000多万。

制造偶像:豪掷2000万,女孩们送哥哥出道

蔡徐坤

桃子花钱最多的一次,是在后援会组织的“battle”活动中。当时,姜京佐后援会联合《创造营2021》一位选手的后援会,组织了一次限时battle活动,两家后援会以萌宠争夺战为名,同一时间段在某APP上开集资链接,金额更高者胜出,输者则需更换头像,发布对方偶像的安利微博并置顶24小时。

为了让更多人知道这场battle,刺激其他粉丝参与集资,在活动开始前一天,桃子就在豆瓣小组里为自己的“插旗”预热。所谓“插旗”指的是设定一定的目标,目标达成后,“插旗”者在集资链接里打入承诺的金额,完成承诺的过程则被视为“拔旗”。

桃子设定的目标是“1V1无上限追加”,即其他粉丝往集资链接里打了多少钱,她就一比一追加相同的金额。晚上六点,battle活动开始了,桃子密切关注着集资的进展。

半小时后,粉丝集资达一万元,桃子往集资链接里追加了一万,进行了第一波“拔旗”。此后,每隔一段时间,她就拔一次旗,并实时在豆瓣和微博上更新自己的拔旗动态。到晚上10点58分,battle活动截止前两分钟,桃子最后追加了一次集资。整个插旗活动下来,她花了近六万元。

桃子将这笔钱比喻为购买了一批游戏装备,在这场游戏中,因为姜京佐的粉丝不多,战斗力不强,她作为“战斗粉”,反而被激发出了更多花钱的冲动。

冲动之外,还有来自粉圈的优越感,“当时是有一种莫名的虚荣感吧,还有自尊心,要让她拿到第一。她拿到第一证明粉丝了不起。”

作为SNH48的“妈妈粉”,桃子更是对整个团的发展产生了一种使命感,给许佳琪打投,是觉得她是“众望所归”,她能否在《青春有你2》出道,代表着SNH48整个团体的荣耀。但每次选秀结束,她对偶像的爱就慢慢消退了。

姜京佐被淘汰后,桃子很快喜欢上了一个演员;许佳琪出道后不久,桃子就退出了她的后援会,“就像完成了自己的一个执念一样。”

制造偶像:豪掷2000万,女孩们送哥哥出道

许佳琪

菲菲很能理解粉丝在选秀期间产生的这种集体荣誉感。她是《青春有你3》选手罗一舟的粉丝,她第一次参与集资,就见证了一场粉丝之间的大比拼。4月2日,罗一舟后援会和其他艺人的后援会进行了一次限时battle。当时,《青春有你3》的选手余景天还未退赛,并且在顺位发表中保持着第一名的成绩,在粉丝心中,他被视为罗一舟C位出道的最大竞争对手。

而余景天的后援会在同一时间段也组织了一场限时battle,敏感的粉丝很快意识到,4月2日的battle实际上是一场罗一舟和余景天粉丝之间的隔空对决。当晚,多家粉丝围观了这场对决。有人即便是网络卡顿,加载不出网页,也坚持不停切换两家的集资页面。不少罗一舟和余景天的粉丝也在偷偷关注着对方最新的数据。

最终,在六小时内,两家都集资近500万。不嫌事大的围观者鼓动两家粉丝下次“正面硬刚”,不少人则在担忧这会引发新一轮内卷:“太可怕了。我家battle可咋办啊?”在菲菲看来,《青春有你3》的集资内卷,与罗一舟和余景天之间激烈的C位争夺战有关,两家在数据上一直咬得很紧,因此“抬得整体物价都往上涨”。

节目初期,一张可以投十票的“奶卡”只需五六块钱,但到决赛阶段,涨到了20多元。舞台公演的门票也被抬高,“大家不是都说三公(第三次舞台公演)很重要吗,三公现场谁第一名谁牛逼。我们家门票大概就砸了100多万。”

四月下旬,余景天和罗一舟粉丝又在同一天举行了团建活动。所谓团建,指的是后援会为激励粉丝集资而组织的主题活动。菲菲表示,罗一舟后援会组织的那次团建,目的就是为了追平余景天粉丝的公开集资总额。

制造偶像:豪掷2000万,女孩们送哥哥出道

余景天(左)罗一舟(右)

而除了公开集资外,各家粉丝也会开无法显示金额的暗链进行集资,“可能是为了避免别人知道自己家的底牌吧。追个星跟玩无间道似的,很无语。前段时间我们还在抓内奸,因为余景天他们家好多人混进了我们家的核心粉丝群。”

在饭圈内部,各家后援会为了避免有“内奸”混入,通常都会对各种打投群、粉丝群设置一定的门槛,包括超话等级、集资金额等。

菲菲一开始进的打投群门槛相对较低,但随着她的贡献越来越大,逐渐进入了更核心的群中。她还加入了一个联合插旗组织,每一次大型集资活动,组织成员都会把预算汇总起来一起插旗,金额累计达十多万。在粉丝内部,她们被称为“富婆组织”。她们建立了两个群聊,一个是集资群,一个是闲聊群。

如果想一直留在集资群里,必须在她们参与的每一次集资活动中都拥有一定预算,否则,就会将你移出集资群,只保留闲聊群。直到下次活动达到预算门槛,再把你移回来。

对于粉丝而言,进入更核心的打投群和集资群,不仅意味着掌握了更多内部信息,也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话语权和荣誉。罗一舟的粉丝中,有一个财力更强大的“富婆组织”,一次集资金额就可能有十万以上。

她们的微博因此吸引了数千名粉丝关注,很多人在微博下感谢她们:“罗一舟有姐姐真了不起。”“永远吹爆插旗组。”

伴随着这种“荣耀”而来的,是粉丝群体内部的鄙视链和内卷。晴儿没有加入任何打投组织和集资群,是粉丝口中的散粉。在逛甘望星的微博超话时,她看到有粉丝吐槽集资少的人“纯粹就是路人”,她感到很蒙:“真路人钱都不会打。”

她决定等甘望星稳定下来后,不再看超话,“太卷了,受不了。”

制造偶像:豪掷2000万,女孩们送哥哥出道

但晴儿也有为甘望星花钱的冲动。《创造营2021》有一个衍生的直播节目,第一次直播时,甘望星被提问“网友说我看甘望星的时候,要不我是聋的,要不他是哑的,你怎么看?”第二次直播时,他又被问到“网友说你跳舞像在干农活和跳广场舞,你怎么看?”看到这段直播,晴儿气到快哭了。

在她的解读中,这是节目组在恶意贬低甘望星,故意提一些攻击性的评价,让甘望星觉得外界都不喜欢他。看完直播后,晴儿去超话逛了逛,看到粉丝说:“如果不打投的话,就看着节目组欺负他。”晴儿又愤怒又心疼,于是往甘望星的集资链接里打了一笔钱。

此后,她又陆续参与了几次集资,自己也买了牛奶为甘望星投票。“怜爱”是她打钱的最大动力。甘望星的家境、“拉后腿”的公司、半工半读的过往,节目组对他的“恶意”,以及甘望星在排名发布时表现出的不自信和真诚,都成了晴儿怜爱他的理由。每次看到粉丝说甘望星很“惨”的时候,她都会被“虐”到。越是被“虐”,对他的怜爱也就越深。

“很多死忠粉都是被虐到死忠的。”晴儿说。

制造偶像:豪掷2000万,女孩们送哥哥出道

《创造营2021》doki见面会

事实上,为了吸引和稳固粉丝,“虐粉”是饭圈最常见的操作。桃子曾在多位偶像的后援会担任职务,她介绍,她在后援会的主要工作之一就是“虐粉”和鼓励粉丝打投。

在2018年的SNH48总选期间,有人在贴吧上发帖,质疑SNH48的公司暗箱操作,找人伪装成粉丝,拿公司的资金给李艺彤的竞争对手打钱,参与她的集资。这条帖子发出来后,很多人对李艺彤产生了同情,认为她遭受了公司的不公平对待。

桃子很清楚,粉丝对李艺彤产生了同情,就会“冲动消费”,更有参与集资的动力。

因此,她和后援会成员搬运了这条帖子,把这件事情扩大化。为了刺激粉丝打投,她们还发微博,隐晦地提到“不公平”这个“虐点”,比如文案会写:“遭受命运不公平对待的时候,就用绝对的力量去压制住这个不公平。”

骂公司也是虐粉的常见操作。在许佳琪比赛期间,其他选手上了热搜许佳琪却没有上时,她的粉丝会觉得不甘心,这时候,桃子就会发帖骂公司:“公司废物,没有钱,给她做不上热搜。她已经很努力很优秀了,剩下的就靠我们粉丝了。”

但事实上,桃子认识许佳琪公司的工作人员,她了解到,她的公司其实为许佳琪花了不少钱做热搜,只是没有做上去。“我知道公司尽力了,但是你不能真的说公司尽力了呀,得说得稍微添油加醋一点。”

制造偶像:豪掷2000万,女孩们送哥哥出道

许佳琪决赛应援

对偶像言行的阐释有时也能虐到粉丝。

《青春有你3》第三次顺位发表时,罗一舟的排名再度低于余景天,拿到了第二。他在节目里对粉丝说:“其实我从来都不害怕输,从来不害怕失败,我比较担心的是,我给你们呈现的舞台不足以回报你们对我的付出。”有粉丝发微博,将他的话解读成:“我想拿第一,因为我习惯把目标放在高位。但如果你们做不到,没关系,我不怕输。”

这番解读受到了不少认可,她们认为,这是罗一舟在保护和安慰粉丝,“为什么我们不能送他上C位呢?为什么每次都是让他来安慰我们呢?”因为那时正忙于打投,菲菲没有看那期节目,但她在刷到这条微博时,还是被“虐”到了。她也觉得,这是罗一舟“在给粉丝递台阶下。”

在菲菲看来,罗一舟一直在努力和成长,粉丝虽然也在成长,但速度赶不上他努力的程度。“他都从40多名追到第二名了,不花钱合适吗?”

不过,她内心也知道,粉丝的解读只是一种虐粉话术。“大家都追这么多年星了,心里都有点数。我打投只是因为我想让他赢。即使没有这些东西,我也会努力地打钱,打投。当然有这些东西出现,可能会让我对他的爱更深一点。”

制造偶像:豪掷2000万,女孩们送哥哥出道

4月24日,《创造营2021》成团之夜,潇潇又一次蹲守在腾讯视频前。

这一次,她有一场硬仗要打。成团直播开始前4小时,她得知了一个让她感到晴天霹雳的消息:有人在刷票。一个熟识的黄牛告诉她,有人花了20万进行机器刷票。

机刷属于作弊行为,但在粉丝内部,买数据基本上已成为共识,谁也不知道,这些票会不会被清除。她和几个得知这件事的人都慌了。

制造偶像:豪掷2000万,女孩们送哥哥出道

黄牛发布的刷数据服务清单

根据截止到4月23日中午12点的最新排名,甘望星是第14名,如果有人刷票,这意味着,甘望星出道的希望更渺茫了。她们决定赌一把。

问题在于,她们已经被“榨干”了。到这个阶段,几乎所有人的钱都用来买“奶票”了,凑不出这笔钱。她们紧急拉了一个小群,聚集起了20多个人。能凑多少凑多少,先把票刷起来。

晚上六点,直播开始了。潇潇动用了三个手机,一边看直播,一边盯着黄牛刷票的进度。钱用完了,就接着凑。

制造偶像:豪掷2000万,女孩们送哥哥出道

决赛现场

同时,她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为甘望星“发电”。

这是节目设置的一个特别环节。点击“发电站”即可为选手“发电”,电力值累计分别达到100万、200万、500万、1000万、2000万可解锁一次“爆灯”特效。这个特效不会对投票结果产生影响,但它是选手人气和粉丝氪金能力最直观的证明——每个腾讯视频账号有10个免费的电力值,但显然,直接氪金是最快的解锁方式,充钻8000元左右即可获得100万电力值。

直播两分钟后,就有选手开始解锁爆灯特效,他的名字和头像不断出现在屏幕下方,还伴有“走花路”、“加油”等特效字体。仅20分钟,这位选手就解锁了最后一次2000万爆灯特效,这意味着粉丝的花费,达到了16万元。

“又是一个捞金的环节。”潇潇一边充钻,一边感到有些讽刺。平台规定,一次最多只能充值600多元,旁边还会有小字提醒用户“理性消费”,“你觉得粉丝忍得住吗?”事实上,“发电站”并非是直播时才推出的。

节目从一开始就设置了“发电站”榜单,榜单前几名才可以录制衍生综艺。为了给偶像争取更多曝光机会,各家粉丝疯狂氪金,七期下来,累计排名最高的前三名选手,发电值都在1亿以上(需花费人民币约80万)。

甘望星则以3068万电力值创下了单期最高的记录。

制造偶像:豪掷2000万,女孩们送哥哥出道

《创造营2021》发电站

除发电站外,平台还设置了多个榜单,包括QQ音乐榜、QQ音乐扑通房间、纯甄能量榜、腾讯doki心跳等等,榜单前几名可以获得片尾彩蛋、线下见面会、舞台公演C位、选择公演舞台排名顺序等福利。“这届榜单真的特别多,就连衍生综艺也有个榜单,前三可以先选衣服。节目组赚疯了。”晴儿说。

在晴儿看来,除了榜单众多,平台还有意通过规则设计来“圈钱”。她以QQ音乐扑通房间举例,这个榜单的前三名可获得首次线下见面会机会,同时,每突破100万、300万、500万、800万电力值都有对应的曝光资源。而《创造营2021》中有四名学员一直竞争激烈,为了争夺前三,这三家“卷生卷死”,有两位学员解锁100万福利的时间仅差一秒钟。

当时,很多粉丝都在吐槽:“平台真是赚钱小能手,四进三,谁四谁尴尬。”事实上,不止是扑通音乐房间,青春纪念册等榜单也曾引发粉丝“卷生卷死”的感慨。虽然这些副榜的成绩都不会计入投票结果,但粉丝还是为此耗费了大量时间、精力和金钱。而她们对副榜名次的争夺,不仅是为了给偶像争取更多福利,另一方面,也与她们害怕自己的偶像被“摇号”摇出去有关。

“摇号”是粉丝对于平台排名的调侃。由于平台不会公布所有的投票数据,选手的排名和票数也不会实时更新,因此,粉丝对于数据的真实性并不信任。每年比赛,都会有粉丝质疑平台存在“做票”行为。潇潇就算过一笔账:决赛时不少选手的票是千万级别,以粉丝集资和奶票的价格计算的话,“不可能有这么多票”,因此,她怀疑这背后有平台刷票和公司下场“灌水”。

“其实游戏规则大家都清楚,就是腾讯想让谁出道,就让谁出道。”潇潇说。

在不透明的投票规则之下,几乎所有粉丝都害怕自己的偶像被“做票”,因此急于用每一个榜单的数据来证明偶像的人气和粉丝的氪金能力,越是直接向平台氪金的榜单,打投得越卖力。潇潇则直接把这类榜单称为“上贡榜”。

制造偶像:豪掷2000万,女孩们送哥哥出道

《创造营2021》氪金榜4月24日晚上九点,《创造营2021》成团之夜所有投票通道关闭,但爆灯环节仍在继续。潇潇觉得,只要结果还没有揭晓,甘望星就还有机会。她把所有希望寄托在了爆灯上,继续充钱为他发电。“就是想让腾讯看到我们一直没有放弃,一直在努力,让腾讯看到我们的价值。”说到这里,潇潇哭了起来。

十点零五分,从第十名开始宣布排名。十、九、八、七……潇潇始终没有听到甘望星的名字。“十一,十一。”她在心里祈祷。她只希望甘望星出道。四十多分钟后,希望彻底落空了。去现场给甘望星打投的粉丝告诉她,甘望星没有出道。

本来,潇潇也有机会拿到一张免费的成团夜现场门票,但为了省下机票和酒店钱用来买奶票,她没有去。她感到无力,“赌博”一场,“飞蛾扑火”,这场仗她还是输了。

除了哭,她不知道该做什么。她也不敢细细盘点自己这天到底花了多少钱,“已经疯掉了,使劲地充钻石。”为了机器刷票,她和其他粉丝最后一起凑了五六万。这一天下来,她又花了至少四五千。

制造偶像:豪掷2000万,女孩们送哥哥出道

《创造营2021》成团夜

决赛结束后,没能出道的大热选手庆怜、井汲大翔、甘望星的粉丝相继对决赛排名提出质疑,并向腾讯视频发起了维权。她们列举了集资榜、发电总榜等多个榜单,力证自己的偶像应该在出道位,要求平台彻查决赛周数据,给出一份公开且具有公信力的调查报告。她们还指控平台设置的榜单过多,“引导粉群恶性竞争,造成内卷,催生畸形的粉圈生态。

粉丝看似自由,却在利益相关者的规则设计下,被剥夺了真正的选择权。”潇潇也参与了维权,但在她看来,这只是粉丝的一种发泄,“改变不了什么,而且得罪腾讯也没有什么好处。”她更关心的是,如何在比赛刚结束的这段时间,做数据维持甘望星的热度和商业价值,这样,或许甘望星还能“弯道超车”。晴儿也在紧盯微博超话,时不时会参与控评。

不过,没看几天,熟悉的疲惫感又涌了上来——超话里又有粉丝在催着大家买甘望星接到的第一个商务。自从《青春有你3》宣布停播后,菲菲不再需要做任何打投,在巨大的空虚中,她感到一种解脱:“不用做数据了是好事。”以往,选秀节目的结束从来不代表打投的终结。

出道选手的粉丝面临的第一件事就是“微博搬家”,即把偶像从微博“新星势力榜”里的“新星榜”搬到“内地榜”,每个月榜单的前三才可以“搬”。这又是一场耗时耗财的战斗,去年,就有粉丝花了300万为偶像搬家。

采访时,「最人物」曾和菲菲聊起“微博搬家”:假如按照最好的设想,她喜欢的罗一舟高位出道了,她会不会参与微博搬家。她回答:“这种东西就是谁有钱谁牛逼嘛,这个肯定不在怕的。”

*图片来自网络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菲菲、潇潇、桃子、晴儿、小苏、楠楠为化名

(0)

相关推荐

  • 木耳泡多久就不能吃了 木耳泡多久好

    木耳是很有营养价值的食物,一般在市场中买的全部都是干木耳,需要回家自己泡开。那么问题来了:木耳泡多久好呢?今天小编给大家讲讲木耳泡多久就不能吃了、木耳不能和什么一起吃以及食用木耳的…

    2021年7月1日 news
  •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发布(全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 (2018年3月11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通过) 第三十二条 宪法序言第七自然段中“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

    news 2021年7月11日
  • 亚冠改革中超渐行渐远 若战绩持续低迷2024年恐失去亚冠资格播报文章

    北京时间10月20日消息,此前据记者马德兴报道称,亚足联即将在11月竞赛委员会年度会议上,确定下个亚冠周期各联赛的参赛名额,以及明年亚冠赛制和增加参赛队外援名额等重大事项。因今年亚…

    2021年10月20日
  • 四川保元防务技术有限公司

    四川保元防务技术有限公司办公室地址位于有着3000余年的建城史,故有“锦官城”之称的成都,四川省成都市天府新区华阳街道天府大道南段846号,于2015年09月23日在天府新区成都片…

    news 2022年9月29日
  • 沈阳康盛洁清洁服务有限公司

    沈阳康盛洁清洁服务有限公司主营家政服务,公司主营沈阳地区家政服务,现与各大园区签署战略合作,现诚招储配区域负责人,与公司共同成长沈阳康盛洁清洁服务有限公司办公室地址位于东北大城市、…

    news 2022年9月28日
  • 玄田哲章

    个人经历 1970年进入野泽那智的剧团蔷薇座(剧団蔷薇座),1987年退出,主要出演音乐剧。1972年,由音响监督斯波重治介绍进入声优行业。1986年以后,出演了万代的《超级战队系…

    news 2022年8月13日
  • 陈伟霆和维密超模何穗恋情曝光

    有娱记拍到了陈伟霆和何穗同居回家的照片,恋情也随之浮出水面。 陈伟霆是很多少女心中的大帅哥,身材好,也非常的自律。在14年播出的古剑奇谭中的大师兄飞速蹿红。在此之前他还只是阿sa的…

    2021年8月15日 news
  • 侵入俄罗斯领海,英国军舰遭俄军警告式轰炸,迫其迅速掉头逃离

    近段时间,乌克兰不断放出希望立即加入北约的声音,乌总统泽连斯基甚至单独宣布“乌克兰已被允许加入北约”,但随即却遭到美国总统的打脸,欧洲国家和美国也了安抚乌克兰,多番出来表态称其离加…

    2021年6月24日 news
  • 长春市长江实业集团有限公司

    长春市长江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办公室地址位于中国汽车和“新中国电影的摇篮–长春,长春二道区英俊乡长江村,于1997年12月25日在长春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注册成立,注册资本为2…

    news 2022年9月29日
  • 天津国信通科技有限公司

    天津国信通科技有限公司办公室地址位于环渤海地区经济中心天津,天津天津市宝坻区绿色家园33-201室,于2014年05月07日在天津市宝坻区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注册成立,注册资本为5…

    news 2022年9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