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锁死的牢笼:上世纪的塔利班是如何统治阿富汗的?俄国人这样说

被锁死的牢笼:上世纪的塔利班是如何统治阿富汗的?俄国人这样说

数月以来,阿富汗的动荡局势成为国际社会的焦点。随着美国的耻辱退场,长期蛰伏在驻阿联军阴影之下的塔利班再一次走向台前。这并不是他们第一次成为阿富汗的领导者,回顾塔利班在阿富汗的历史,虔诚、暴力以及血腥一直是他们的重要标签。尽管他们竭力阐明他们和巴基斯坦同名组织之间已经不存在任何联系,并且发表诸多声明声称和自己过去的恐怖行为划清界限,但是否要对塔利班继续抱有幻想呢?最近作者阅读了几篇俄国人的文献(详见文末参考文献,作者篇名等信息是笔者翻译的,原文是俄文),整理分享给大家,作为曾与阿富汗“激烈交流”过的国家的记录,想必大家看完会有收获。

被锁死的牢笼:上世纪的塔利班是如何统治阿富汗的?俄国人这样说

塔利班的创立者,精神领袖穆罕穆德·奥马尔

在西方媒体的常规叙事中,塔利班经常被描绘成一群来自巴基斯坦的外来者。但事实上,他们是阿富汗人口最多的民族普什图人的代表。普什图人作为阿富汗的主体民族,约占阿富汗人口的一半,因此,塔利班的两次“夺权”也拥有了一丝民族解放的色彩。

“زده کوونکی”(塔利布)这个词在普什图语中意为学生,这并不是巧合。最早一批的塔利班成员是来自阿富汗的难民,他们在巴基斯坦西北部普什图人省份的宗教学校中接受教育,并“谦逊”地将自己称为真主的“学生”。在与苏联领导的对抗中,塔利班逐渐成长为一支战斗力量。到了20世纪90年代初,塔利班更是提出了自己的政治纲领,他们公开宣布打算让阿富汗人民回到“真主为穆斯林预见的正义道路”上,并在其领土上建立一个伊斯兰酋长国。

被锁死的牢笼:上世纪的塔利班是如何统治阿富汗的?俄国人这样说

1996年,喀布尔街头

1994年,在普什图族同胞的支持下,塔利班成功占领了阿富汗第二大城市坎大哈。这一胜利表明,塔利班已经拥有了足够染指权力中枢的强大力量。1995年,塔利班击败阿富汗民主共和国的军队,占领了全国最大的赫尔曼德省。以此为跳板,塔利班对喀布尔发起攻势。尽管当时他们被马苏德指挥的北方联盟部队击败,但他们已经成功地控制了阿富汗1/3的领土。

一年后的1996年9月,塔利班不战而入喀布尔,残酷处死了共和国总统纳吉布拉,并宣布建立伊斯兰酋长国。至此他们已经掌握了全国2/3以上的土地,并且得到巴基斯坦和沙特阿拉伯的大力支持和慷慨资助,最终在阿富汗确立了一套高度军事化的神权政治体系。

被锁死的牢笼:上世纪的塔利班是如何统治阿富汗的?俄国人这样说

1996年进入喀布尔的塔利班士兵

塔利班的组织形式无法用任何传统意义上的政党或运动来概括。它没有任何政治上或者经济上的纲领或者说是执政思路,仅仅只有一个关于阿富汗应该成为什么样的国家的愿景。以《古兰经》为基点,“真主的学生们”沐浴在曾经由先知穆罕默德在麦地那所建立的第一个伊斯兰国家的荣光之中,并希望自己可以成为那个国家在21世纪的翻版。塔利班并不打算在国内建立任何立法机构,因为他们认为伊斯兰教法已经规定了人们生活所有必要的规则。同样,议会也被认为是多余的,所有的权力都集中在阿富汗伊斯兰运动最高委员会手中。该委员会由塔利班的精神领袖毛拉·穆罕默德·奥马尔领导。值得注意的是,该委员会的所在地仍然在坎大哈而不是喀布尔,因为喀布尔的居民中塔吉克人较多,而普什图人与他们的关系紧张。此外,由23名成员组成的行政部门设在喀布尔。官方称这个行政机构为“伊斯兰国理事会”,其所有成员都被称为“执行委员”。

塔利班不知道应该如何维持国家机器的运转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他们奉为圭臬的《古兰经》根本没有涉及这个问题。因此,他们完整地保留了旧的行政系统,但却用神职人员来充当这一系统的公务员。从他们的角度来看,这是合乎逻辑的。只要国家能按照伊斯兰教法运行下去,就没有人能够比神职人员更好地维护它。

塔利班的神权统治对阿富汗产生了两方面的影响。一方面,他们成功地团结了一个国家,不是用语言,而是用行动。伊斯兰教成为阿富汗人民统一的核心要素,而之前的政府在整个20世纪都没有做到这一点。塔利班树立起了《古兰经》在阿富汗土地上的权威,开始以铁腕手段压制任何建立其他权威的企图,推动着这个在苏联撤退之后呈现军阀割据局面的国家开始走向团结。在塔利班控制的地区,勒索财产的行为消失了,犯罪率不断降低。

更令人惊讶的是,塔利班执政期间首次成功地减少了阿富汗的罂粟产量。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的数据显示,到20世纪90年代末,塔利班控制的土地上的罂粟和鸦片生产活动已经大幅减少。而国际市场上阿富汗的海洛因几乎都产自北方联盟控制的地区。

被锁死的牢笼:上世纪的塔利班是如何统治阿富汗的?俄国人这样说

阿富汗的毒品问题由来已久

然而,塔利班的神权统治对于个体而言是一种折磨。塔利班宣布伊斯兰教法是唯一的法律,这在事实上剥夺了阿富汗妇女大部分的公民权利。在这个前现代的国家,妇女只能穿黑色的衣服,只能在学校学习到8岁,并且被禁止从事大部分的工作,没有男性亲属陪同不得外出,女性在阿富汗要履行的宗教义务扼杀了追求男女平等的任何可能性。当然,阿富汗男性的日子同样也不好过,因为他们必须穿白色的衣服,甚至连留胡子也被规定为所有阿富汗男性的伊斯兰义务。

对于阿富汗广大的农村地区来说,这些规范并没有什么新意,毕竟他们以前就生活在同样的法律之下。然而大城市的情况要糟糕得多,那里的人权观念在苏维埃时期发展得相当迅速。从塔利班的角度来看,这些主要由塔吉克人居住的地区需要最严厉的宗教再教育。直到1999年,这些严苛的政策才出现了一些缓和。塔利班开办了13所女子学校,妇女被允许在马扎里沙里夫市上大学,并在喀布尔学习如何成为医生和教师。但直到塔利班统治的最后一天,大多数针对妇女的禁令仍然有效。

被锁死的牢笼:上世纪的塔利班是如何统治阿富汗的?俄国人这样说

2000年12月,在喀布尔面包店排队购买面包的阿富汗妇女

除了人权之外,塔利班的文化政策也相当苛刻。与一些激进伊斯兰政权的情况一样,音乐和电影被塔利班宣布为非法,在一些更加激进的省份,政府禁止居民在家中保留带有插图的报纸和杂志,电视和广播公司也被迫大幅削减和审查他们的节目。塔利班对文化的摧残不胜枚举,其中最令人愤慨的例子当属摧毁巴米扬山谷的两座巨型佛像。这一悲剧的源头是2001年春天塔利班最高领袖奥马尔的直接命令,他认为这些雕像是为了崇拜而竖起来的,而“这是错误的”,因此“应该被摧毁”。这一令人发指的行为甚至引发了其他传统伊斯兰国家的抗议,最终加速了塔利班统治的瓦解。

被锁死的牢笼:上世纪的塔利班是如何统治阿富汗的?俄国人这样说

2001年3月21日,塔利班爆破拆除巴米扬巨佛

在塔利班执掌大权的5年之中,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只得到了巴基斯坦、阿联酋和沙特阿拉伯三个国家的正式承认,国际社会的其他成员拒绝与这样一个极端漠视人权的国家确立正式关系。阿富汗生活水平的下降导致加入塔利班的年轻人急剧增加,外国资本的逐步撤出迫使塔利班与基地组织及其领导人本拉登建立了联系。2001年,塔利班拒绝将躲在阿富汗山区的“头号恐怖分子”本拉登引渡到美国,这给了美国一个发动20年军事干预的借口,虽然今天美国人最终以这样戏剧性的结局离开了阿富汗。然而对于重掌大权的塔利班来说,履行对国际社会的人权承诺也许只是权宜之计,这个国家的未来仍然是一个谜。

被锁死的牢笼:上世纪的塔利班是如何统治阿富汗的?俄国人这样说

潘杰希尔山谷仍然在抵抗塔利班军队

1、萨兰采娃:《“塔利班”运动兴起的原因和背景》,《执政官杂志》2020年第3期。

2、富尔索夫:《塔利班、毒品交易和阿富汗的权力斗争1989-2002》,《政治文摘》2004年第11期。

(作者:浩然文史·尼基塔)

本文为文史科普自媒体浩然文史原创作品,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文所用图片,除特别注明外均来自网络搜索,如有侵权烦请联系作者删除,谢谢!

浩然文史是全博士团队文史科普自媒体,全网主流平台文史类优质作者。让专业的历史更有趣,让有趣的内容更有深度。古今中外,考古文博,更多内容请关注我们的同名公众号(id:haoranwenshi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