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乱到治,塔利班筹备组建政府

中国日报网9月3日电 据美国《纽约时报》报道,塔利班官员表示,在美国从阿富汗完成撤军后的第二天,塔利班就着手组建新的伊斯兰政府,准备任命塔利班的宗教领袖谢赫·海巴图拉·阿洪扎达为国家最高领导人。

塔利班面临着一项艰巨的挑战:与国际和阿富汗军队作战、在人口稠密的城市中心放置路边炸弹、策划大规模伤亡爆炸事件的反政府组织,在经过二十年的战火洗礼后,要从破坏社会转向治理国家。

20年前,美国入侵阿富汗,推翻塔利班的统治;20 年后,塔利班重掌政权,要担起一个对饱受40多年战争创,约有4000 万百姓的国家的治理责任。

在严重干旱和新冠疫情双重不利条件下,阿富汗有数十万人民流离失所,其中很多人生活极度贫困。联合国阿富汗人道主义协调员拉米兹·阿拉克巴罗夫(Ramiz Alakbarov)表示,到 9 月底,联合国在阿富汗地区分发的粮食库存消耗殆尽。

美国冻结阿富汗94 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后,阿富汗经济将自由落体式崩溃,因为这些外汇储备是美国支持的,依赖外国援助且脆弱的阿富汗政府的资金生命线。此外,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内的国际资金救济机构也切断了资金来源,造成了阿富汗通货膨胀飙升,让原本疲软不堪的阿富汗货币雪上加霜。

据阿富汗居民反映,阿富汗国内相对稳定之时电力服务供应尚且不稳定,现在乱局之下电力服务供不应求。出于恐惧,很多人呆在家里,拒绝外出工作、购物。据报道,作为一个大部分食品、燃料和电力依赖进口的国家,阿富汗目前食品、日常必需品眼中短缺。三分之一的阿富汗人已经在应对联合国所说的粮食不安全危机水平。

塔利班官员没有具体说明何时对外宣布新政府领导层。但该组织承受着巨大压力,需要填补由美国支持的前总统阿什拉夫·加尼政府迅速垮台造成的政治真空。8月15日,在塔利班部队进入首都喀布尔后,加尼与许多阿富汗官员一样逃离该国。

官员们表示,来自阿富汗第二大城市坎大哈的宗教学者谢赫·海巴图拉 (Sheikh Haibatullah) 可能担任类似于伊朗最高领导人的神权角色。

据塔利班官员称,包括谢赫海巴图拉在内的塔利班领导人一直在坎大哈开会。,塔利班联合创始人之一、塔利班现任副手之一毛拉·阿卜杜勒·加尼·巴拉达尔预计会被任命为政府首脑,负责日常事务。

在塔利班流亡的最初几年,巴拉达尔在曾担任过类似角色,在2010 年在巴基斯坦被逮前,一直管理塔利班的运行。

在巴基斯坦监狱关押三年以及数年软禁后,巴拉达尔于 2019 年获释,后率领塔利班代表团于与特朗普时期的美国政府谈判,并于2020年2月达成撤军协议。

塔利班政府的其他重要职位会由西拉贾丁·哈卡尼 (Sirajuddin Haqqani) 和毛拉维·穆罕默德·亚古布 (Mawlawi Muhammad Yaqoub) 担任。前者是塔利班的一位很有影响力的管理型领导人,后者是2013年去世的塔利班创始人奥马尔的儿子。

哈卡尼西现年48岁,负责指挥塔利班的军事行动,同时担任隶属塔利班的哈卡尼组织的领导人。该组织主要活跃于巴基斯坦沿阿富汗边境部落地区的灰色地带,负责劫持人质、袭击美军、策划自杀式袭击和有针对性的暗杀行动。

9月1日的政治事态发展给塔利班带来了革命胜利的真实感。在8月30日凌晨,在最后一批美军和装备飞离喀布尔机场后,塔利班成员用枪声和烟花庆祝。 31日日,塔利班高级领导人带领记者以凯旋的姿态参观了这座美军占领过的机场。

现在,塔利班要努力争取国际援助和外交认可。美国与塔利班的关系正处于一个紧张的新阶段,双方都在根据作为宿敌的一方所做出的重要决定作出应对。

美国防部长奥斯汀8月31日在五角大楼对记者表示,虽然塔利班配合美国撤军行动,但不表示美方将与塔利班开展更多合作。 他表示,不会在更多问题上做出回应,很难预测双方关系将走向何方。

美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将军表示,塔利班仍然是“一个残酷无情的组织”,但对于双方是否有可能共同对抗伊斯兰国霍拉桑组织时,他表示有这样的可能性。

最大的问题是:如果有可能,美国会向阿富汗提供多少经济援助?同时确保援助流向有需要的阿富汗人民,而非塔利班政府。

同时,塔利班还在与潘杰希尔省和阿富汗北方区与顽固的反对势力作战。这个反对势力由民族抵抗阵线领导,而北方区的反塔利班情绪一直很强烈。9月1日各方的战报各不相同:塔利班支持者称战线在向前推进,抵抗势力领导人则表示击退了塔利班进攻。

1996 年至 2001 年塔利班统治阿富汗的5年间,潘杰希尔省是前北方联盟的大本营,是少数几个的不受塔利班控制的地区之一。

塔利班由向治理的转变的基础源自在多年来耐心地在省区甚至村一级建立所谓的影子政府。在塔利班控制的地区,许多阿富汗人学会了依靠影子政府提供的基础服务,如解决法律纠纷等,而不是求助于无法或不愿为边远地区服务的国家部门。

美军撤离 阿富汗难民问题突显

8月31日,美国总统拜登表示,此次军事撤离,在 18 天内撤离12.3万余人,其中大部分是阿富汗人。目前尚有 100 至 200 名美国人留在阿富汗,有些人选择留下来,有些人则是无法到达喀布尔机场。

据美国官员估计,有数名辅助美国及国际伙伴的阿富汗人目标仍滞留在阿富汗,其中有许多人是正在阿富汗出差的美国永久居民,却遇上了阿富汗政府和军队速败而塔利班在8 月 15 日夺取政权。

对此,塔利班官员一再公开保证,无论这些阿富汗人在美国驻阿20年里扮演什么角色,只要持有合法护照和签证,就可以离境。

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8月31日表示,8 月 14 日之后,约有 6,000 名美国人撤离阿富汗,其中绝大多数是美国和阿富汗双重公民。今年春季,美国驻阿富汗大使馆出于安全局势迅速恶化的考量,提醒在阿美国公民尽快离开。

布林肯称“为让美国人有机会离开阿富汗而做出的非凡努力”。他表示,美国外交官给在阿美国公民打了 55,000 个电话,发送了 33,000 封电子邮件,在某些情况下,还亲自护送他们进入喀布尔机场。

美国总统拜登8月31日表示,自 3 月以来,美国政府已 19 次提醒美国人离开阿富汗。

美国总统及期国家安全团队承诺继续协助美国人或身处险境并想离开的阿富汗人撤离。

8月31日,塔利班发言人扎比胡拉·穆贾希德表示,喀布尔机场将在未来几天重新开放航班,不过,由于机场开放存在不确定性,一些阿富汗人正在争抢从邻近口岸离开的机会。每天都有数百人聚集在阿富汗与巴基斯坦接壤的主要边境口岸托尔卡姆,希望巴基斯坦官员放行。

联合国难民署最近发布提醒,到今年年底,多达 50 万阿富汗人可能会逃离本国,敦促中亚地区各国对寻求避难的民众保持边界开放。

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菲利普·格兰迪 (Filippo Grandi) 估计,阿富汗境内约有 350 万人因战乱而流离失所——仅自 5 月以来就有 50 万人,其中大多为妇女和儿童。

最近几天,在喀布尔以东约 140 英里的巴基斯坦边境托尔卡姆的阿富汗一侧,一些家庭带着他们的财物挤在一起,决心逃离塔利班的统治。在现金和粮食短缺加剧的情况下,也有来自阿富汗边境省份的劳工想要过境谋生。

巴基斯坦政府表示不接受阿富汗难民。有报道称,巴基斯坦边境官员只允许巴基斯坦公民和少数持有签证的阿富汗人过境。

几十年来,居住在巴基斯坦的阿富汗难民往返于两国边境,未曾受到任何阻拦,但近年来,巴基斯坦加大了出入境难度,并建立了长达2575千米的边境围栏。

(编译:都立雅 编辑:王旭泉)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