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一家庭三胎迎来四胞胎,靠借款和社会捐款维持开销,县卫健委:情况特殊,正商议上报咨询

新京报讯(记者 王瑞文 实习生 何宇 朱恩民)“有两个女儿,想要一个儿子就结束任务,没想到是4胞胎。”河南省郸城县,王玉玺一家于6月底迎来四胞胎,且全是男孩。

7月5日,王玉玺告诉记者,目前这四个孩子还在住院,其中两个孩子有黄疸,住院及其他各项开支造成的经济压力较为沉重。等孩子出院后,“会和孩子母亲共同努力、迎接挑战。”

目前,王玉玺已接收到县妇幼保健院、郸城县总工会等多个机构组织的经济和物资支持。

郸城县卫健委一位工作人员表示,虽然中央已部署“三孩”战略,但地方有关部门尚未收到国家印发的相关政策文件。“针对王玉玺家的特殊情况,我们正商议着向河南省卫健委咨询。”

河南一家庭三胎迎来四胞胎,靠借款和社会捐款维持开销,县卫健委:情况特殊,正商议上报咨询

王玉玺四个孩子的出生证明。受访者供图

县城一两孩家庭迎来四胞胎

7月5日,王玉玺向新京报记者介绍,他来自河南省郸城县,和妻子自大学毕业后结婚,目前育有两女,大女儿刚上学,小女儿今年1岁。

2020年8月,王玉玺的妻子怀孕。王玉玺说,“之前我和妻子商量过,我们家不算富裕,我的工资也就是平均水平。但是在这个小城市养活三个孩子还是可以的。”

在妻子怀孕四个多月时,王玉玺陪同着去医院做产检,检查后得知妻子怀的是四胞胎。成功诞下四胞胎后,医生告诉王玉玺,孩子母亲自然受孕怀上四胞胎,在医学概率上仅为70万分之一,如果四胞胎全是男孩,概率更低,达到了352万分之一。

“知道这个消息后,我和老婆一夜没睡着。”最初,王玉玺的父亲并不同意,但全家人经过商量后,决定迎接新生命的到来。王玉玺提到,他们也曾咨询过医生能否减胎,“医生说减胎可能造成全部胎死,孩子妈妈也会有生命危险。”

2021年6月29日,王玉玺的四胞胎诞生,母子平安。由于恰逢建党百年,王玉玺给四个孩子起名为“梵、荣、昌、晟”,寓意祖国“繁荣昌盛”。

王玉玺告诉新京报记者,他这四胞胎都是男孩,目前还放在医院保温箱里,由医护人员进行一对一的护理。“老三和老四都有黄疸,这关过了才算相对安全,出院可能还要半个月到一个月。”

靠借款和社会捐款维持开销

王玉玺目前面临的难题是,他的工资每月不到五千元,可能没有足够的经济实力来抚养这四个孩子,他打算去当地计生委、红十字会,咨询是否有相关政策扶助。

目前,这四个孩子身体状况相较刚出生时有所好转,王玉玺说,孩子们目前食用的是妇幼保健院专门提供的奶粉,在孩子们出院之前,他们还需要适应社会捐助的奶粉。

据此前媒体报道,郸城县妇幼保健院考虑到王玉玺家庭条件一般,已组织员工为四胞胎捐款1.7万余元,并联合中国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为其捐助432桶奶粉,解决了孩子从0岁到3岁的奶粉需求。郸城县总工会看望了王玉玺的妻子,并送上了5000元的慰问金。

7月5日,郸城县本地一企业向王玉玺捐赠了婴儿纸尿裤。“没想过能得到这么多爱心人士的帮助。”王玉玺说。

王玉玺坦言,目前他们仍有较大经济压力,基本依靠亲友借款、社会捐款维持开销。提及未来,他说会和妻子一起努力,共同面对困难。

县卫健委:计划生育政策目前没有变动

7月5日,郸城县卫健委人口监测部一位范姓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5日上午,他通过新闻报道才了解到这四胞胎的情况,目前还未正式联系王玉玺一家。

中共中央政治局2021年5月31日召开会议,会议指出,进一步优化生育政策,实施一对夫妻可以生育三个子女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有利于改善我国人口结构、落实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国家战略、保持我国人力资源禀赋优势。

上述范姓工作人员称,虽然中央已部署“三孩”战略,但地方有关部门尚未收到国家印发的相关政策文件,计划生育政策法律条令目前没有变动,仍需按照“二孩”生育政策执行。

“针对王玉玺一家的特殊情况,我们正商议着向河南省卫健委咨询。”上述工作人员说。

此外,新京报记者了解到,王玉玺没有生育证。

对于王玉玺当前是否属于超生,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王广州认为,“三孩”生育政策尽管还没正式落实,但理论上各地不会按照旧有条例进行判定,具体政策出台方案和发布时间,各个地方会有差异。

校对 卢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