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光|他们并肩作战 却看不清对方的容颜

浓密飘逸的银发

清澈的苍蓝色眼瞳

神秘的黑色眼罩

他就是

五条悟?

哦不

胡明耀!

追光|他们并肩作战 却看不清对方的容颜

五条悟

日本漫画《咒术回战》中的主要角色

设定为现代最强的咒术师

胡明耀

2010亚洲残疾人运动会男子盲人门球冠军

2021东京残奥会男子盲人门球亚军

虽然因为外形让许多人认识

但这对他来说

并不是好事

追光|他们并肩作战 却看不清对方的容颜

9月3日,中国队球员胡明耀在决赛中。

胡明耀的银发和蓝色眼睛

是白化病的结果

他眼球色素缺失、视力残疾四级

只能隐约感觉到眼前的人影晃动

胡明耀和他的队友们

在赛场上的每一次救球

都是在黑暗里的奋不顾身

追光|他们并肩作战 却看不清对方的容颜

盲人门球是史上第一项

为视力障碍运动员设置的团队运动

作为失明的二战老兵的一种康复方式

起源于二战战火之中

追光|他们并肩作战 却看不清对方的容颜

盲人门球的比赛场地长18米、宽9米

球门宽9米、高1.30米

门柱与横杆直径为0.15米

用球形似蓝色的篮球、重1.25公斤

每队有比赛和替补队员各3名

上下半场各10分钟、半场间歇3分钟

简单来讲

进攻方将球投出

球弹地越过防守方进门就算得分

追光|他们并肩作战 却看不清对方的容颜

而防守方三人需要扑倒在地

凭借听觉用整个身体来阻挡

场地地板没有缓震

除了眼罩外没有面部保护

“球打在身上‘巨疼’

但最疼的地方是腰、肘和膝盖

因为扑球时重心下落得比较大”

追光|他们并肩作战 却看不清对方的容颜

可以说盲人门球看着简单

其实是一项无论在精神上还是身体上

都十分考验人的运动

实在是

追光|他们并肩作战 却看不清对方的容颜

3日晚的千叶幕张国际会展中心

中国男子盲人门球队时隔十三年

再次闯入残奥会决赛并摘得银牌

这枚银牌是中国男子盲人门球队

自参加残奥会以来收获的第二枚奖牌

追光|他们并肩作战 却看不清对方的容颜

相比于前两届残奥会获得第五和第七

13年的刻苦训练

终于在东京开花结果

追光|他们并肩作战 却看不清对方的容颜

“我们能走到现在

第一名和第二名对我们来说

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

并肩作战了16年之久

老将蔡长贵和陈亮亮在赛前表示

无论赛果如何

如今的成绩已经能为彼此的

职业生涯画上圆满的句号

追光|他们并肩作战 却看不清对方的容颜

中国队球员蔡长贵(右)

四分之一决赛7:4战胜东道主日本队

半决赛中8:1轻取美国队

他们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实力

追光|他们并肩作战 却看不清对方的容颜

从左到右:杨明源、余钦权、胡明耀

98年出生的杨明源

在本届残奥会上独揽26分

与巴西老将索萨并列进球榜第一

追光|他们并肩作战 却看不清对方的容颜

中国队球员杨明源

“未来我们将刻苦训练

下一届残奥会

我们会做的更好!”

决赛中打满全程的余钦权

做出了多次奋不顾身的扑救

他对球队未来充满信心

追光|他们并肩作战 却看不清对方的容颜

中国队球员余钦权

时隔13年再次登上领奖台

这枚来之不易的银牌

比金子更加闪耀

颁奖仪式结束后

教练尹世强走在最前面

身后的队员们

依次将手搭在前方同伴的肩膀上

排队离开了领奖台

追光|他们并肩作战 却看不清对方的容颜

千百次旋转投球

千百次在硬质场地上扑倒

他们看不到自己的进球有多精彩

甚至看不清并肩作战的战友

是什么容颜

也看不到辛苦得来的银牌

长什么样子

他们活在黑暗里

却心向光明、勇敢追光

三年后

我们巴黎再见!

追光|他们并肩作战 却看不清对方的容颜

记者:胡佳丽、董意行

编辑:季嘉东、黄绪国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