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丈夫去世,怀孕的她生下孩子,女儿2岁时却多个同龄的亲弟弟

故事:丈夫去世,怀孕的她生下孩子,女儿2岁时却多个同龄的亲弟弟

本篇内容为虚构故事,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1

我六岁那年,有了继母。

继母姓罗,身边还有个女儿。

我奶奶从开始就不同意爸这桩婚事,她对罗阿姨极度反感,嫌她太漂亮、太时髦:“妖精妖怪的,一看就不是好女人!”

对于小姑娘,奶奶更是无法接受。

“咱家为什么要帮别人养孩子?!”她和我爸闹,“再说你瞧瞧,这丫头跟她妈一样,一看就是个小妖精!要害人的。”

鲁枇杷那年四岁,粉雕玉琢,不像妖精,倒更像年画里的小神仙。

闹了蛮久,没闹出个结果,罗阿姨到底还是进门了。

奶奶便拿出婆母架子:“进了耿家门,你就得好好照顾我儿子和孙子,他们要是瘦掉一两肉,我就跟你没完!”

罗阿姨说:“好!我拿小涛当亲生的。”

她说到做到,果然视我为己出,我很快开始喜欢她。

可奶奶却又不乐意了,她悄悄跟我说:“小涛,姓罗的是妖精,你可千万不要被她收买了!离她远点!”

这我就糊涂了:“奶奶,不是您跟我说的,有什么事都要喊阿姨做吗?”

奶奶说:“啧,你个小傻子,我跟你说不明白!总之事情得让她做,但你心里只能跟奶奶好。”

她说都说不明白,我更是一头雾水了。说归说,奶奶暂时并不担心我真的会被罗阿姨“收买”。

因为罗阿姨和爸爸白天都要上班,我和枇杷要交由奶奶照顾。

一切看上去还是挺和谐的。

但这种和谐并不稳定,在不久之后很快就被打破了,起因是罗阿姨生气了,她觉得奶奶虐待鲁枇杷。

2

枇杷的身世很可怜。

她还在娘胎里时,爸爸就去世了,祖父母为了留一线血脉,哀求罗阿姨将她生下。

枇杷两岁时,她祖父母突然带回来一个女人和一个小男孩。他们声称这男孩也是自己的孙子,要让他认祖归宗。

说白了,女人是枇杷爸爸生前的三,男孩则是私生子,但因为私生子是男的,地位就显得特别重要。

儿子不在了,孙女虽也勉强可慰藉心灵,但在两老心里,到底不如孙子能传宗接代来得实在。于是他们不顾罗阿姨的反对,把女人小孩都接回家同住。

罗阿姨受不了这种耻辱,据理力争。几次争吵后,鲁家终于把话说明白。他们表示,如果非要在孙子和孙女中间选一个,那他们选择孙子。

丈夫去世,怀孕的她生下孩子,女儿2岁时却多个同龄的亲弟弟。

罗阿姨也没废话,立马带着枇杷走人,从此和鲁家老死不相往来。

说起来,这也是奶奶嫌弃她的第二个原因——结过婚,死了老公,还有孩子。

嫌弃自然就没好态度,枇杷那段日子委实有点可怜。

明明是奶奶自己逼罗阿姨辞了保姆,但是一旦忙累了,她却把脾气往枇杷身上撒。

人前她还稍作掩饰,但私底下,她老爱对枇杷吼,吼得震耳欲聋,常把小姑娘吓哭。

给我吃梨子,让枇杷啃梨核;我吃包子馅,枇杷吃面皮;我吃鱼肉,枇杷连鱼汤都没得喝。

可四岁的孩子,受了委屈又说不明白,只能吃哑巴亏。

但罗阿姨还是有所察觉,跟奶奶郑重地沟通,说如果继续这样,我们就马上搬走。

罗阿姨和爸都有自己的房子,肯住在城郊的自建房里,也是为了陪伴爷爷奶奶。换句话说,枇杷本可以住在自己家里,由保姆照顾的,压根不用受奶奶的气。

但奶奶不受威胁,背地里嘟囔:“要走你自己带着小妖精走好了,我儿子孙子你可管不着!”

阿姨警告奶奶的第二天,枇杷就出了事。那天枇杷尿湿裤子,奶奶大发雷霆:“成天乱尿!小心我拿针把你屁股缝上!”

枇杷一听,当场吓呆,既不敢哭也不敢动。奶奶又嫌她碍事,推了她一把,这一推,枇杷摔倒了。她还光着屁股呢,就那么坐到墙边一堆杂物上,硌破皮肤,流了满腿的血。

罗阿姨回来看到,心疼得不行,抱起枇杷说走就走,留下爸爸火冒三丈。

不过他也是不讲理,不敢对奶奶发火,只冲我吼:“耿涛!是不是你闯祸?”

受冤枉的我自然不服气,把奶奶平时的话拿来回敬爸爸:“她就是个野孩子,你干嘛为了她骂我?!”

这话一出口,爸爸当即拍板决定,我们一家四口,搬出去住。

“我妈把小涛都教成什么样了!”私下里,爸跟爷爷抱怨。

爷爷说:“你妈的性格你还不了解,早叫你们搬回去了,非不听!”

3

奶奶并不知道我们搬走的真正理由,因为爸跟她说,那是因为我快上小学了,住家里离学校近。

过了些日子,奶奶上门来吵架。

“我等了这许多天,你一次都没问过我,要不要和你们一起住!”奶奶一边控诉爸,一边却把仇视的目光投向罗阿姨。

见两人都不接她的话,奶奶捶胸顿足,哭得更凶。她这样我也很伤心,于是跟她抱在一块大哭。奶奶回家后,我俩通电话,又各自抱着话筒哭了半夜。

可能因为哭得太投入,之后我愈发思念奶奶,渐至抓心挠肝的程度。

有一天,我甚至想要离家出走去找奶奶,所幸被罗阿姨发现,吓得她和爸爸从此看牢我。

苦情攻势起了作用,终于在某个早上,我听到爸在跟罗阿姨商量:“我们把妈接过来住吧?她哭成那样。”

罗阿姨说:“你可要想好了!”

爸赶紧做保证:“我会跟妈说,让她改改脾气!”

阿姨还是不说话。爸又说:“要不这样,我们一家四口举手表决。”

我赶紧冲出去将手举过头顶:“我同意奶奶来住。”爸也举起了手,阿姨见状,无奈地摇摇头。

爸爸又问枇杷:“那宝贝你呢?想不想奶奶来我们家住?”被三双眼睛看着,枇杷有些发愣,半天后,她也举起小手,奶声奶气:“我想……吧!”

我和爸爸都松了口气,三比一,奶奶可以来了。

阿姨苦笑:“枇杷才四岁,她懂得什么叫表决?但既然你坚持,我也退一步。不过我有言在先,再出现之前的情况,我立刻带着枇杷搬走。”

爸点头称是:“相信我!”

阿姨叹了口气,摸摸我的头:“主要还是小涛想奶奶啦,对不对?”

枇杷用力点头:“对,耿涛想奶奶想得哭鼻子!”

爸爸说:“枇杷这孩子,这么小,可是这么懂事,实在招人疼!”

奶奶来后,我跟她说了枇杷举手的事。没想到,奶奶并没有像爸爸那样夸她懂事,还特别生气,气到发抖。

“什么狗屁举手表决!怎么我住我儿子家,倒需要她们两个外人同意了?妖精!我早就说了,她们就是两只妖精,专门来迷惑你和你爸、挑拨我们关系、祸害我们耿家的!”

4

奶奶住过来后,日子回到从前。我仍是奶奶掌心里的宝,枇杷仍旧总受委屈。

罗阿姨终于忍无可忍:“妈,如果有人欺负小涛,您会怎么做?”

奶奶当即回答:“我跟他拼老命!”

罗阿姨说:“我也一样,枇杷已经被爷爷奶奶抛弃过一次,我不能再让她受到伤害。”

说罢,她久久瞪着奶奶,眼里的光很冷很锐利。

事后,奶奶心有余悸:“这女人,真不是个好惹的。”

道理奶奶都懂,但成见植根太深,她不认输,只想反击。不过几次对垒下来,奶奶气势上总强不过罗阿姨。

罗阿姨绝不再纵容,奶奶骂也骂不过、打又不能打,对她无计可施,反而憋了一肚子气。气得她吃睡不香,人都瘦了。

终于有一天,奶奶出了奇招。

她有一段时间看上去收敛许多,对枇杷显得和颜悦色,骗得大家放心后,趁人不备,竟然把枇杷送回了她的祖父母家!

罗阿姨得到消息后,火速去鲁家把枇杷接回来,到家的时候,我发现她鞋都跑坏一只,脸白得没了血色,身体簌簌发抖。

“妈,您到底想干什么?!”爸也要疯了。

奶奶理直气壮:“谁家孩子谁家养,我有什么不对?”

爸抱着头喊:“妈,这家您没法待了,回去吧,求您回去吧!”

“她不用走,我走,”罗阿姨声音发颤,“我得离开,否则我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这次是妈不对,我替她向你赔罪。”爸不肯放她走。

罗阿姨摇头:“我没精力跟你论对错,我只想保护好我女儿。”

爸沮丧极了:“那我呢?我们的婚姻就是儿戏吗?你可以说走就走?”

“结婚前咱们就有言在先,”罗阿姨说,“我的底线只有一个,那就是枇杷,我哪怕拼了命也要保她快乐平安。是你母亲动了我的底线。

“很遗憾,我真的可以说走就走的,因为我走得起!我今天把话放在这,你妈一天不离开这里,我就一天不会回来!”

说完,她真的带着枇杷走了,头都没回。

奶奶看不上爸伤心的样子:“不争气的东西,为个女人难受成这样。”

爸似乎没力气再和奶奶说话,自己进了屋,把门一锁,好几顿没吃饭。

5

爷爷听说这事后,立刻赶来,二话不说收拾奶奶的行李。

“赶紧跟我回家,再让你作妖,儿子的日子可以别过了!”

奶奶不服,爷爷把她往肩上一扛,直接下楼。我急了眼,边追边哭。见拦不住,便伸出脚想绊倒爷爷,被他躲过去。

爷爷气得嘴唇直哆嗦,问奶奶:“这一招也是你教的吧?”

奶奶要笑不笑。这招还真是她教我的,为的是让我打架时能不吃亏。

爷爷都结巴了:“你你……你要是再住下去,小涛也要被你教坏!”

说罢,他把我塞进家门,扯着奶奶扬长而去。

这之后,爷爷又亲自给罗阿姨赔罪。爷爷讲理,罗阿姨也不忍让他难做,加上爸也几番认错,态度诚恳至极,阿姨不久后还是回了家。

我的生活又开始由罗阿姨全权照顾。这期间,奶奶总打电话嘱咐我:“小涛,可千万别忘了奶奶,别给那两个妖精骗了啊,知道不?”

我当然说“好”。奶奶下次再说,我下次还说“好”。

慢慢地,我出于对奶奶的想念,也为了表示对奶奶的忠诚,开始不大搭理阿姨和枇杷了。

话一少,我显得越来越沉默。这样的自我隔离非但让大人担心,也让我自己日复一日变得孤单,又因孤单而体会到了悲伤。

虽然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但做为小孩,有生之年,我还从没这样多愁善感过。

悲伤全面爆发,是在某个大雨天。那天我在学校门口看到了妈妈。她牵着另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男孩,正准备离开。

我大声喊:“妈妈!”

雨声太响,妈妈没听见。我看见她替男孩擦去脸上的雨水,然后他们越走越远。从头到尾她都在微笑,但那笑容不是给我的。

回到家后,我躺到床上,眼泪顺着脸流个不住,打湿枕头。枇杷这时悄悄走进来:“耿涛,你生病了吗?”

我把脸别过去,不理。

“哪里不舒服你要说,我才能帮到你,”她仍然一本正经。见我还在淌眼泪,她叹口气,“我觉得你不坚强。”

“你妈妈要是不管你,去管别的小孩,你也得哭鼻子!”我委屈。

“我妈妈才不会呢!我妈最爱我。”枇杷想都没想,清脆地回答我。

那一刻,我的心终于碎了。

她是有妈妈爱着的孩子,所以她什么都不怕。而我呢?我就算哭上两天两夜,妈妈也不会知道的。

罗阿姨回家时,枇杷认认真真去跟她说了半天,“叽叽呱呱”的,我努力竖起耳朵想听清。我太难受了,本能地希望有个大人能管管我。

几分钟后,罗阿姨真的走进我的房间。我有点高兴,又觉得有点丢脸,毕竟装酷那么久,一时不知怎么面对她。

她挨着我坐下,问我:“小涛,明天周末,我们去看看爸爸,好不好?”

爸爸在江北一家工厂安装设备,好久没回家了,我真的很想他。尤其是现在,我更想要他抱抱我。

“好!”我顾不上矜持,拼命点头。

罗阿姨伸出手,轻轻碰了一下我的脸,她在笑,但我发现她的眼睛是红红的。

那天晚上,她一直陪到我睡着。给我读故事书,还唱歌给我听。她那么温柔,以至于当我睡着,梦里都看到她在对我笑。

6

去看爸爸是要过江的。罗阿姨特地没开车,带我们摆渡。

我头一天哭得狠了,老犯困,枇杷说:“妈你抱他。”

我吓一跳,瞌睡都没了。枇杷却继续发号施令:“他摇摇晃晃的,等会掉江里去。”

罗阿姨忍不住笑,冲我张开胳膊。

我能感觉自己的脸滚烫。奶奶的叮咛还在耳边,告诉我应该要拒绝,但那个怀抱似乎有什么魔力,在拼命吸引着我。

我昏了头,怎么走过去的自己都不知道,等我反应过来,已经被罗阿姨抱了满怀。她香香的,特别温暖,像极了记忆里的妈妈,让我不禁为之沉迷。

说起来真挺丢人的,我昏头昏脑的,居然在她怀里睡着了。

船到江心,罗阿姨叫醒我:“小涛,快点起来看长江!”

我睁开眼,还没清醒就被滚滚的波浪震住:“哎呀妈啊这个水!”我脱口惊叫。

身边人都被我逗乐,罗阿姨也笑出了泪花,她爱怜地摸摸我的头发:“喜欢吗?”

“喜欢!”

“那下次我们再来?”

“好!”不等我开口,枇杷抢答,“妈妈,下次我也要来。”

“那当然,枇杷当然要一起的。”罗阿姨温柔地对她说。

我心脏最隐蔽的地方,突然又涩又酸。罗阿姨的怀抱再温暖,她都是别人的妈妈,不是我的妈妈。

“怎么,不舒服吗?”罗阿姨意识到我的突然沉默,眼里满是关切,“不晕船吧?”

我摇摇头,又点点头。就在这一刹那间,我发现自己真的太迷恋那种被拥抱的感觉了,我不想走开,所以晕船也许是个很好的理由。

罗阿姨更担心了:“那咋办,要不要去卫生间?”

我看着她,她的眼睛很大,瞳仁是琥珀色的,里头只有我。

就在这时,枇杷又说话了:“妈妈,我想去厕所。”

她又要尿尿了,尿包!我忍不住有些怨恨。

“自己一个人坐在这行吗?”罗阿姨问我,但她随即自问自答,“肯定不行。”

最终她牵着我的手,陪枇杷一起去卫生间。我在左边,枇杷在右边,靠着江水。

我猛地有了一个念头。

如果枇杷掉进大江,罗阿姨以后,会不会就只喜欢我一个人了?而枇杷,她可以顺着江水一直漂,漂到大海里,跟派大星和海绵宝宝一起生活。

念头盘踞在我脑海里,直到我见着爸爸,都还有些走神。

这回见到的爸爸,尤其爱我,走到哪都牵着我的手,罗阿姨也总是小涛长、小涛短地关注我,这让我体会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幸福。

跟曾经老是吵架的爸爸妈妈在一起,不是这种感觉。跟奶奶在一起,也不是这种感觉。这种感觉让人神清气爽,感觉天更蓝,风更柔,空气都甘甜。

我实在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我的目光渐渐开始粘到罗阿姨身上。

有个念头渐渐强烈,我想一手拉着她,一手拉着爸爸,跨过滔滔江水,回到只有我们三个人的家。

只有我们三个,没有枇杷。

7

我魔怔了,特别不愿看到罗阿姨和枇杷在一起。看到她们无比亲昵的样子,就会觉得自己要炸开。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这是嫉妒。就这样,春节回老家过年时,我闯了祸。

那天,爸带着我和枇杷去邻村拜年,走到一半,突然想起东西忘带,要回去拿。

“你俩原地不动,明白吗?”他嘱咐我们。

我们说:“好!”

爸爸于是一溜烟跑了。

我们等了一小会,突然有只小猫打我们面前路过,它“嗖”一下跑走,枇杷觉得它可爱,也“嗖”一下追了过去。

我还没反应过来时,小猫钻进树丛,枇杷则滑进了路边水塘。

她吓坏了,挣扎哭泣。我想要拉她,自己也差点步她后尘。

恐惧到极致,我发不出响亮的声音来,枇杷的哭声也细,我俩呜呜咽咽,根本引不来村上人的关注。

好在关键时刻,我的声音渐渐冲破障碍,终于“哇”地吼出一嗓子。

能喊了,可我突然闭了嘴。

那一小会的思绪转折,多年后的我仍然记忆犹新。

当时七岁的我,清清楚楚地想要五岁的枇杷死去。我跟自己说,如果没有她,我就可以独占罗阿姨。罗阿姨从此只会对我一个人好,只会牵着我一个人的手。

瞬息之间,我隐隐明白了死亡的含义。枇杷死掉的话,这个世界从此就不会再有她的存在。而那片刻功夫的我,期望着她的不存在。

这几秒钟的想法,令我到今天都毛骨悚然,无法弄清楚,人之初到底是性本善,还是性本恶。

万幸的是,我很快想起罗阿姨教我的话,她说人要想快乐,就要努力变得坚强而善良。

我想做个快乐的人,所以不可以不善良。

感谢她的教诲,终于我恢复理智,使足全身所有力气,大喊不停:“救命啊!救命啊!”

我的喊声起了作用,村子里即刻有人向这里飞奔,爸爸和爷爷也来了。

枇杷得救,我总算没有酿下大错。

8

枇杷的事,爸和罗阿姨自责不已。

罗阿姨发现我腿上还受了伤,一边帮我包扎,一边泪珠“扑扑”往下掉。她哭的时候不说话,可我分明感受到她在伤心。

是为枇杷难过吗?我想,有没有可能,也会有一点在意我?但是,如果她知道我刚才可怕的想法,还会这样在意我吗?

奶奶也被我的伤吓坏了,回过神来,她开始唠叨,说枇杷差点害死她孙子。受惊吓后好不容易睡着的枇杷,被奶奶一闹,非常不安地哼哼。

我本来就很焦虑,此刻更是无端地生气。打开门,扯开嗓子,我冲她嚷嚷:“奶奶你别说了!吵死了!”

奶奶僵在原地,愣愣地盯着我。

我看着她的表情,明明十分心虚,却鬼使神差地又加了一句:“要是把枇杷吵醒了,她就会哭,罗阿姨就会着急的。”

奶奶整个身子晃了晃,满脸难以置信。老半天后,她蹒跚地进了屋,将门牢牢关上。

从那时候开始,奶奶像是被什么东西摧垮了,常久久失神。

我很害怕,叫她:“奶奶,你别不理我啊。”奶奶不说话,眼睛直勾勾的,饱含了两眶泪。

没几天,她病倒了。

有一天她到底忍不住大哭:“我当命一样宝贝的孙子啊,这才几天没见,就向着那姓罗的女人了,这叫我要怎么活?”

我道歉:“对不起奶奶,对不起,我错了!”

奶奶赶我:“去找你的罗阿姨好了,我是老废物,没人要了!”这话我就不会接了,不知如何是好。

医生嘱咐我们:“老太太高血压,心脏还不好,平时少刺激她。”

我把这话听进去了,从此小心翼翼。

之后奶奶再问我“你以后还喜欢那个姓罗的吗”,我便答得飞快:“不喜欢,保证不喜欢。”

但奶奶还是低落,仿佛知道我的诺言并不可信。我和罗阿姨说话时只要笑一下,她都能哭半天。

年幼的我承受不了这种压力,终于下定决心,以后要和罗阿姨再次保持距离。

可我真的不快乐。

我三岁时爸妈离婚,妈妈重新成家,去照顾继父的儿子了,她并没有足够多的时间可以给我。

我有记忆以来,得到过最像样的母爱,是罗阿姨给的。有时候我甚至觉得,她比我妈妈更像一个母亲。

但我同样在乎奶奶,我能感受得出,奶奶疼我,用的几乎是全部生命。

她不讲理,她脾气坏,但我知道她爱我。

9

我后来做过那样的梦,奶奶突然不见,茫茫大雾里,我跑疼了脚,哭哑了嗓子。

我哭着惊醒,罗阿姨来安慰我,我却对她说:“你离我远点!”

阿姨并不震惊,却似乎有点疲惫。

从那之后,我们仍然生活在同一屋檐下,但我再不曾和她眼神对视,也不曾对她笑过。

因为非要权衡的话,奶奶生病这件事,是我不能承受的,我怕她会死。从枇杷落水之后,我对“死亡”这件事按捺不住地想去了解,越了解,越有蚀骨的恐惧。

相比起来,我知道罗阿姨是不会离开我的。她无限容忍我的小性子,就像洞悉所有,既不多问也不多说。

人的情感真的复杂,常会物及必反。

正是因为阿姨让我觉得踏实,所以我才敢假装冷淡她。而我越是假装冷淡她,就越是悄悄依恋她。当我看到她和枇杷母女情深时,会羡慕得不知所措。

就这样带着纠结分裂的心态,我长大了,枇杷也开始上小学。

三年级生日那天,我又闹腾了一场。

之前的每个生日,妈妈都会带一个蛋糕来看我,那是我难得能见到她的机会。所以我总是万分期待。

但这一年,妈妈没出现,她随继父去了其他的城市,并且刚生了新的宝宝,所以走不开,只能在电话里说抱歉。

我不肯接受现实,大哭大闹,但无力回天。大概成年人确实有成年人的无奈吧,不过那时我还不懂。

我心中总是抱有一线希望的,而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当我彻底放弃期盼时,巨大的孤独感笼罩了我,我躲了起来,不想再见到任何人。

那时我们学校占地颇广,院墙之内有教学楼,有农场,还有校办工厂,我刻意要躲的话,真不大容易找。

但出乎意料,没多久,枇杷找到了我:“就知道你在这里!我早发现了,你一不高兴就爱往这里躲。”

这里是学校的绿植长廊,长满锦屏藤,悬挂着它们密密的气生根,平时少有人来。可枇杷不但知道我会来,还知道我每次来都是因为不开心。

她才一年级,我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

罗阿姨看到我,什么也没说,只是用力抱了抱我。

“爸爸这就赶回来,小涛,咱们回家!”她说。

“咱们回家!”枇杷也说。

10

回到家,下车时,罗阿姨变魔术般从后备箱拿出个生日蛋糕。

我想我的眼睛一定是亮了,因为枇杷捂着嘴在笑。

那天晚上,罗阿姨郑重地点燃生日蜡烛,并且允许我喝平时不给碰的可乐。

她和枇杷也陪我喝,还跟我碰杯:“来,第一杯祝小涛生日快乐!”

“第二杯,感谢小涛平时帮阿姨做家务。”罗阿姨又说。

我脸有点烫,确实,我有时会默默扫个地、洗个碗什么的。

“第三杯,谢谢你帮枇杷辅导功课,”阿姨笑意很深,“幸亏有你,枇杷才能考双百。”

枇杷玩心重,每天的作业都是我板着脸监督她写完。

是啊,原来我也有乖的一面。

罗阿姨继续说:“小涛,没有你帮忙,阿姨该怎么办?以后可千万别再躲起来了,好不好?”

爸爸说:“对啊!我总不在家,阿姨只能依靠你这个小男子汉!”

枇杷也猛点头:“找不到耿涛,我都快急哭了。”

我不好意思说话,但心中狂喜,我的人生瞬间圆满了。

当我以为被抛弃时,却有了一个很完美的生日,他们说我特别重要,说要依靠我。

世上没有比被肯定、被需要更美妙的事情了。其实我悄悄做的那些事,何尝不是想得到认可?

阿姨看到了。我做的事,我心里想的,她总能明白。她不必无微不至,只需一个笑容、几句话,我内心已变成小小降兵。

我暗暗发誓,再也不会故意躲起来了,既然她们需要我,我就得挺起胸膛,做爸爸口中的小男子汉!

11

我和阿姨关系破冰的事,到底没瞒得过奶奶。

清明节我们回乡祭奠,恰巧阿姨的车进汽修厂,我们仨坐公共汽车回去。路上她犯困,我就坐近点让她靠着。我的肩膀虽小,好歹也有点男子汉的雏形了。

枇杷看见,觉得有趣,也把小脑袋歪到我肩上,嘻嘻笑。

这情形被村里人看见了,回去就告诉了奶奶。

奶奶崩溃了,超出我想象的崩溃。

诗昆fq:一键送三连,期待下期更精彩~

没得感情的盖章机器:为啥每次都要购买专栏,就不能一篇一篇买啊

来自鱼木寨真挚的柳树:好文!一键三连送给作者支持下~

nn09208:好文!一键三连送给作者支持下~

鸡蛋味串串烧:一键送三连,期待下期更精彩~

黄小小科长:第二张我看了三遍才懂,真的是一孕傻三年啊

在步行街跳水的海狮:明人不说暗话,我喜欢这个作者,甩手一个三连送给Ta~

suelyli:这么优秀的作者,送个一键三连鼓励下~

dxx3908龙女:一键送三连,期待下期更精彩~

姜磊tan:来来来,给优秀的作者送个一键三连~

网友2fa119:文章写的好,一键送三连,关注作者不迷路~

gjlhg乐:一键送三连,期待下期更精彩~

网友20b6d7a8c0:好文!一键三连送给作者支持下~

来自环岛路直截了当的大平原狼:来来来,给优秀的作者送个一键三连~

吕苏烟:来来来,给优秀的作者送个一键三连~

网友1d5c9e2:来来来,给优秀的作者送个一键三连~

檀觅夏侯C5:这么优秀的作者,送个一键三连鼓励下~

我是大过一片天:来来来,给优秀的作者送个一键三连~

QWE飞飞2:哦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