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方眼中,印度民主失去了光彩,美媒:莫迪挖空了本可能制约他权力的机构

美国《外交》杂志9/10月刊文章,原题:世界最大民主国家到底多民主? 今年春天,残酷的第二波新冠疫情重创印度,把全球对该国的另一担忧抛到身后:世界最大民主国家到底有多民主?

在西方眼中,印度民主失去了光彩,美媒:莫迪挖空了本可能制约他权力的机构印度总理莫迪(资料图)

印度总理莫迪2014年上台以来,印度在衡量民主的全球指数上排名大降。比如,过去6年,印度在经济学人智库公布的民主指数排名从第27落到第53,下降26位。在印度这个超6亿人在2019年大选中投票的国家,许多人认为所谓的民主衰落论是西方在试图削弱这个国家。长期以来,因在贫困中维护民主,印度一直被视为后殖民世界的异类,为何它突然失去了光彩?

这可以从法国学者克里斯多夫·贾夫勒有关莫迪和印度教民族主义崛起的新书中寻找答案。他写道,在莫迪治下,印度变形为“民族民主国家”,其中印度教教徒占多数,基督徒和穆斯林降为二等公民,被排除在想象的国家共同体之外。

这种民族化进程包含几个方面。首先,在联邦和邦一级,印度人民党政府都通过了保护印度教及其象征的法律。例如,几个由人民党统治的邦加重对杀牛的惩罚并限制宗教自由,以阻止大多数人信仰基督教或伊斯兰教。同时,莫迪政府通过任命印度教民族主义同情者管理知名大学,以及打击外国非政府组织,攻击左翼和世俗主义思想堡垒。莫迪政府还将“国民志愿服务团”(RSS)合法化,这个印度教志愿组织拥有近百年历史,具有准军事特征,为印度人民党提供最高领导层、独特的世界观和最忠诚的干部。印度人民党在邦选举中获胜,帮助RSS人员从多个层面进入政府。最后,印度教民族主义团体和政府之间的合流“在一定程度上重组了公共领域”。

莫迪挖空了本可能制约他权力的机构。而无论印度公民社会、机构和媒体经历怎样的磨难,选举一直是对印度民主评价中的亮点。这些大规模民主选举活动被夸耀为拥有高投票率,并由历史上公正的选举委员会指导。但贾夫勒认为,印度现已受制于“选举威权主义”。它仍进行多党选举,但缺乏“民主实质”。与竞争对手相比,执政党享有巨大资金优势,部分原因是引入新的竞选资金形式:选举债券,捐赠者将其存入政党的注册银行账户。与现金捐赠等竞选资金不同,这些债券可由政府监管的国有银行追踪。这让为反对派提供大量资金的人很容易遭政府报复。据估计,印度2019年选举花费86亿美元,超过去年美国大选耗费的66亿美元。2017-2018年,印度人民党占全国政党申报收入近3/4,是其竞争对手国大党的5倍多。

民主的倒退可能是最近的事,但莫迪加剧的意识形态竞争可以追溯到近一个世纪前。印度教民族主义是一种类似于全球其他仇外运动的民族主义形式。40多年来,印度教民族主义一直处于国民生活的边缘。但从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印度人民党开始成为主要政治力量。

1998年,印度人民党成立由瓦杰帕伊领导的联合政府。贾夫勒把1998年到2014年称为印度人民党的“被迫温和”时期,因为该党要与20余个地区性和以种姓为基础的政党结成联盟,其中许多都依赖穆斯林选民。2014年,莫迪击败国大党并领导印度人民党获得30年来首次一党占多数的席位。他的崛起颠覆了传统政治智慧。莫迪表明,印度人民党能在占多数的印度教徒中巩固足够多的选票,以弥补在基督徒和穆斯林中的弱势,并在联邦层面结束依赖与其他政党的联盟。

莫迪政治成功的秘诀是什么?首先,他受益于RSS和印度人民党数十年来的努力,将该党的支持基础扩大到传统的上层种姓之外。莫迪属于“其他落后阶层”之一。在印度复杂的社会群体分类中,这是一个数量占主导地位、但历史上处于劣势的种姓类别。莫迪曾在家乡古吉拉特邦的火车站卖过茶,其平民出身与曾经统治印度政治的贵族尼赫鲁-甘地家族形成鲜明对比。莫迪是一大批贫困的印度人渴望成为的人。和他们一样,莫迪也没有显赫的家族和教育背景以及流利的英语,其履历和民粹主义烙印增强了印度教民族主义在选举中的吸引力。

但贾夫勒的书也有缺陷,其推断可被视为可能发生的最坏情况。过去七年里,印度走上一条明显远离自由的道路。但莫迪仍面临着巨大的挑战,这使得现在还不足以宣布印度教民族主义已经胜利。印度的自由民主可能岌岌可危。但如果认为印度民主进入倒计时,还为时过早。(作者萨达南德·杜梅,刘德译)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