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勋章”获得者张桂梅:拿命办学14年,用知识改变山区女孩命运

6 月 29 日上午,“七一勋章”颁授仪式在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功勋党员张桂梅校长双手贴满膏药,在工作人员的搀扶下缓步上台,代表"七一勋章"获得者发言。在发言中,她说:"只要还有一口气,我就要站在讲台上,倾尽全力、奉献所有,九死亦无悔!"

这位奋斗在教育工作第一线的女高校长,也是学生们心里师德和母爱并存的“张妈妈”,她创办了免费女子中学,送2000多名贫困女生走出大山,走进大学。

“七一勋章”获得者张桂梅:拿命办学14年,用知识改变山区女孩命运

1996年8月,39岁的张桂梅孑然一身地来到华坪。那年她挚爱的丈夫患上癌症,张桂梅变卖全部家产救治也无力回天。丈夫去世后,悲痛欲绝的张桂梅自愿要求调到了边远的丽江市华坪县中心学校,随身携带的仅有自己和丈夫的几件衣物。

在这里,张桂梅全身心地奉献于教育事业,她把有限的工资几乎全部用于学生,甚至连同几件留作纪念的丈夫的衣物,也被张桂梅送给了天寒时瑟缩着的那些大山里的孩子们。

“七一勋章”获得者张桂梅:拿命办学14年,用知识改变山区女孩命运

可是命运总是残酷,1997年4月,张桂梅被查出患有子宫肌瘤,需立即治疗。但为了不耽误教学,直到孩子们中考试完,张桂梅才借了几千块钱去做了手术。

术后张桂梅只休息了20多天就回到了工作岗位,因教学工作出色,她被调到华坪县民族中学担任毕业班的班主任。可没过多久,由于身体虚弱、长期劳累,又没有遵医嘱好好调养,张桂梅的病情很快复发。

这一次,张桂梅甚至想过放弃治疗,一是丈夫已逝她了无牵挂,二是她已拿不出治疗费用。可是华坪村民知道她的事迹后,纷纷感动不已,为她捐款,连孩子们也劝她好好休息,“要张老师看我们读大学”。

“七一勋章”获得者张桂梅:拿命办学14年,用知识改变山区女孩命运

张桂梅内心的生命之火,又被淳朴的华坪人民给点燃。手术后获得二次生命的她心想:我又不是什么人物,人家凭什么捐钱给我,我得用余生为这个地方做点事。

2001年,一个美国慈善组织想捐资在华坪与政府共建一所孤儿院,在听说了张桂梅的事迹,指名要她担任院长。自此,张桂梅还兼任新建的华坪县儿童福利院(华坪儿童之家)的院长,成为了36个孩子的母亲。

就这样,张桂梅把自己活成了华坪县的传奇。她教的课、带的班,成绩总是最好。下课后她又回到儿童之家,守护那些受尽伤害的孩子健康、快乐地成长。

一个人,如果能做到这样的功绩,应该可以称得上伟大了吧?但是对于张桂梅而言,她的伟大,这仅仅是一个开始。

“七一勋章”获得者张桂梅:拿命办学14年,用知识改变山区女孩命运

在华坪的大山深处,张桂梅目睹了太多的女性没有办法上学,而是到了一定的年纪就会被爸妈用彩礼嫁出去。即使嫁为人妇命运也不会善待她们,反而仍深受一些迷信落后习俗的戕害。

张桂梅觉得,一个母亲的愚昧,会导致整个家庭的愚昧。一个女性如果读了书有了文化,拯救的是整个家庭的未来。我如果能救一个女性,就等于救了三代人。

从此,张桂梅心里有了一个疯狂的想法:要在这大山里办一所全免费的女校,让那些因贫困和愚昧而辍学的女孩子都能够上高中,上大学!

“七一勋章”获得者张桂梅:拿命办学14年,用知识改变山区女孩命运

但办一所高中需要投入巨量的资金,仅凭个人的能力根本是不可能办到的,为此她不惜上街“乞讨”募捐。然而路人无法理解她相信她,骂她疯子骗子,一些企业家和社会组织听说她想要建的是一所免费女子高中,也只能抱歉地摇摇头。

整整一年,张桂梅才筹集了两万多块钱,离建成一所女校还差十万八千里。转机出现在2007年,那年张桂梅被当地选为十七大代表,赴北京开会。

会议期间,一位女记者注意到了张桂梅,在了解到张桂梅想建一所免费女校的梦想后,记者深受打动,写了一篇报道并引起了很大的反响。

很多人看了文章以后,都来联系张桂梅想帮助她。丽江市和华坪县政府也从并不宽裕的财政收入里挤出200万元作为启动资金,很多企业家也表示愿意捐款,县里又划拨了校园用地。张桂梅梦想多年的学校,终于开始筹建。

“七一勋章”获得者张桂梅:拿命办学14年,用知识改变山区女孩命运

2008年8月,张桂梅梦想已久的华坪女高正式开始招生,只要是丽江各县农村贫困的初中毕业生,即使没有达到普高分数线,只要愿意读书,都收下。学校不收学费、住宿费和书本资料费,每人还发3套校服和箱子。

但即使学校建起来了,张桂梅圆梦之路的困难才刚刚开始。华坪女高第一批招收的100个学生中,很快有6个辍学,张桂梅挨家挨户苦苦劝说,也只劝回两个。

第一批学生终于定了下来,可孩子们的基础之差又令教学工作的展开举步维艰。为此,张桂梅几乎把自己的全部生命都填了进去。她规定学生们凌晨5点半起床,半夜12点20睡觉,每天就是拼命学习。

可张桂梅起得比学生们都早,睡得比学生们都要晚。她没有自己的宿舍,而是在学生宿舍和学生住在一起。从那以后,她在学生中获得了“大魔头”的外号。

“七一勋章”获得者张桂梅:拿命办学14年,用知识改变山区女孩命运

在张桂梅与老师们的努力下,孩子们的学习成绩开始慢慢追上来了。但是很快,老师队伍又出了问题。由于学校的条件实在太艰苦,工资低、待遇差,张桂梅的要求又高,老师的教学任务又重。不到半年的时间,一半老师辞职。

为了留住剩下的老师,张桂梅把8名老师中的6名党员(包括她自己)召集起来说:“如果是抗日战争年代,这个阵地上哪怕只剩下一个党员,这个阵地就不会丢掉。今天我们还有6个党员,我们要把这块扶贫的阵地,给党丢掉?”

其他5位党员低头不语,随后张桂梅带着她们重温入党誓词。还没宣誓完,6个人都哭了。在这样的精神下,华坪女高教师队伍稳定下来,熬过了最难的时间。

2011年,第一届学生毕业,综合上线率达到惊人的100%,有5名学生考上了一本。这个成绩在凉山上的贫困县,却已经是惊人的奇迹。

“七一勋章”获得者张桂梅:拿命办学14年,用知识改变山区女孩命运

2019年,华坪女高的一本上线率是40.67%,本科上线率82.37%,在整个丽江市排名第一。这个成绩,已经比很多教育大省的省级重点中学都要厉害。很多本来上不起学的女孩子,从这里飞出去,飞向浙江大学、武汉大学、四川大学等名校。

有很多学生大学毕业后,想要回到女高,回馈女高。但是张桂梅定了一个规矩:出去以后就不要再回来,要去到更好的地方,不要背着沉重包袱。

但是还是有很多学生继承了她的精神,到有更贫困、更需要老师的地方奉献自己。就连因当了家庭主妇被张桂梅骂哭的黄付燕,也去考了特岗老师,选择到贫困地区的学校任教。

如今,张桂梅已经六十多岁,身患多种重疾,曾经两次被医生下病危通知书。她的生命可能有尽头,但是她创造的事业,不会消亡;她伟大的精神,终将永存。

有人说她是活菩萨,有人说她是中国特蕾莎,但也有人对她的行为有争议,说她 因为学生当了家庭主妇就骂人太偏激,说她是“厌男症”、“老妖婆”。

或许张桂梅的某些行为确实存在争议,但看看华坪女高的校训和誓词,或许就会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做:“我是女高人,我生来就是高山而非溪流,我欲于群峰之巅俯视平庸的沟壑;我是女高人,我生来就是人杰而非草芥,我站在伟人之肩藐视卑微的懦夫。”

“七一勋章”获得者张桂梅:拿命办学14年,用知识改变山区女孩命运

在这个世上,没有几个人是真想替他人改变命运创造生活的,但是张桂梅是。她改变的是那些可能被磨灭的、被牺牲的、被忽视的女孩子的命运,那些原本如草籽的卑微困苦的一生。

虽然在“七一勋章”颁授仪式上,张桂梅坚称自己“仅仅是一位普通的人民教师”,但我们都明白,再华丽的词藻已经不足以形容她的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