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范式冲击IPO三年半亏30.3亿 市场竞争激烈销售费率达30%

第四范式冲击IPO三年半亏30.3亿 市场竞争激烈销售费率达30%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张璐

AI行业又一个细分市场龙头要闯关IPO了。

日前,AI平台公司北京第四范式智能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第四范式”)向港交所主板提交上市申请,高盛、中金公司为联席保荐人。这也是继旷视科技之后第二家选择赴港上市的AI公司。

据了解,在细分市场上,第四范式是决策类AI(人工智能)企业的代表。根据灼识谘询的报告,2020年,按收入计,该公司是中国最大的以平台为中心的决策类人工智能提供商。

从2014年成立以来,第四范式不断获得知名资本加持,成为第一家被五大国有银行联合投资的AI公司。不过,在AI企业普遍巨亏的情况下,其也难逃亏损命运,最近三年半时间累计亏损30.27亿元。

事实上,相比亏损,第四范式更大的考验是面临来自BAT等成熟科技公司的竞争,这些对手具备雄厚财力、先进技术能力及广阔的分销渠道。

当融资换血越来越难,夹缝中求生的第四范式盈利是否遥遥无期?对于上市后的计划以及未来如何突破盈利难关,上周,长江商报记者向第四范式发送采访函,截至发稿对方尚未回复。

研发成本占营收七成尚难盈利

资料显示,第四范式成立于2014年,是人工智能平台与技术服务提供商之一,主要商业模式是向金融、零售、制造、医疗、能源、互联网等领域的企业,提供人工智能解决方案,协助相关公司落地人工智能项目。

自成立以来,第四范式便频频成为资本的宠儿。截至目前,第四范式已累计完成11轮融资,估值早已超过百亿。并且,第四范式还成为了第一家由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农业银行、中国银行、交通银行、中国建设银行等五大国有银行投资的初创公司。

根据招股书,于2020年,第四范式服务了47家财富世界500强企业及公众上市公司(即公司的标杆用户)。2019年及2020年,标杆用户的净收入扩张率分别为250%及167%。

随着用户群扩大及用户支出增加,第四范式营收规模逐年大幅增长,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其营收分别为1.28亿元、4.60亿元、9.42亿元;2021年上半年,该公司营收为7.88亿元,已接近2020年全年水平。2019年及2020年的全年营收同比增幅分别为259.7%、105.0%。

尽管营收逐年增长,但第四范式仍处在亏损中。2018-2020年,第四范式亏损净额分别为3.72亿元、7.18亿元、7.5亿元,2021上半年亏损扩大至11.87亿元,三年半时间累计亏损30.27亿元。

今年上半年,在营收接近去年全年的情况下,亏损额却远超去年全年。不过,从调整后的利润数据看,如果剔除以股份为基础的薪酬支付,报告期第四范式经调整经营亏损分别为2.13亿元、3.18亿元、3.86亿元和2.53亿元,合计为11.7亿元。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由于仍然处于商业化的相对初期阶段,研发支出是第四范式亏损的最主要原因。根据招股书,第四范式所有支出中,研发支出占比最大。

2018-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第四范式分别投入了1.93亿元、4.16亿元、5.66亿元及5.78亿元的研发成本,占同期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51.2%、90.6%、60.0%及73.4%。截至2021年6月30日,第四范式共有1317名员工,其中,研发人员929人,占比达70%,销售营销人员和行政人员各分别占比15%。

毛利率方面,第四范式整体毛利率从2018年的42.7%增至2019年的43.5%,并于2020年进一步增至45.6%,在AI行业处于平均水平。

事实上,除了第四范式,依图科技、旷视科技等AI企业均面临着过度烧钱,“盈利时间表”未知的情况。以依图科技为例,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依图科技的净亏损分别为11.66亿元、11.61亿元、36.42亿元与12.99亿元,合计亏损72.68亿元。

有业内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从业务模式而言,第四范式正在进入越来越广阔的领域,有其落地场景,但是未来能否实现自我造血,或许才是关键所在。”

“烧钱”抢市场三年半投7亿营销

除了研发外,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第四范式的销售成本和营销成本也相对较高。

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第四范式的销售及营销开支在不断扩大,分别为0.967亿元、1.36亿元和2.48亿元,今年上半年达到2.37亿元,接近上年全年的水平,三年半合计达7.18亿元。除去2018年占据第四范式营收的比例高达75%外,2019年至2021年上半年,第四范式的销售费用率都保持在30%左右浮动。

销售费用高企,第四范式“烧钱”抢市场的背后其实还是看中了人工智能这个风口。第四范式在招股书中引用灼识咨询报告表示,中国市场存在对人工智能解决方案的巨大需求。这份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人工智能支出达到1280亿元,预计于2025年将增长至6095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36.6%。

具体细分,中国人工智能行业可按照应用领域分为四大类别:决策类人工智能、视觉人工智能、语音及语义人工智能和人工智能机器人。这四类中,决策类AI有望成为增长最快的类别。2020年,中国决策类人工智能市场的支出规模达到268亿元,预计2025年将增长至1847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47.1%。

从招股书透露的信息来看,第四范式扩张的战略是,先抓住特定行业的龙头企业,摸索出该领域企业人工智能实施的标准,使影响力扩大至该行业的其他用户。现在第四范式已经进入了零售、制造、能源与电力、电信及医疗保健等行业。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6月底,第四范式宣布与A股万亿巨头宁德时代达成合作,要将AI决策能力注入到宁德时代生产制造的各环节中,共同推动制造行业加速向智能制造转型发展。业内表示,此次与宁德时代的合作,相当于拓宽了第四范式的服务领域,同时也给企业带来了大量现金流支撑运转。

不过,第四范式以机器学习为核心技术,把大数据变成具备决策能力应用的过程中,同样也面临来自有关隐私及数据保护方面,复杂且不断变化的法律法规的约束。此前,云从科技和旷视科技在上交所的问询函当中,也都被问及数据合规问题,足可见当下对于人工智能企业而言,数据安全的重要性。

同时,第四范式还面临来自各方选手的竞争,包括垂直领域内的头部企业、综合互联网公司等。第四范式在招股书中提醒,倘若公司无法成功竞争,或须花费高昂成本才能成功应对竞争对手的行动,则公司的业务、财务状况及经营业绩可能会受到不利影响。

视觉中国图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