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学历爱豆的故事:光鲜亮丽的偶像,其实只是资本控制下的工具人

这两天,一串神秘数字血洗内娱。

2544307。

有些人口中念念有词,对视时露出心照不宣的笑容;有些人忙着解释,不是的,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总之,这串魔性的数字出圈了,微博上一个“307”的话题阅读量竟超过3亿次。

这数字到底什么意思?

低学历爱豆的故事:光鲜亮丽的偶像,其实只是资本控制下的工具人

这是TF家族二代团,某知名爱豆的网传高考分数——总分307,其中数学25,英语44。

这事儿的哗点本来只是一个受人设所害的小朋友,高考成绩差。接下来几天却不断发酵,多次引爆热搜,甚至引起饭圈大地震,内娱100多位爱豆全都被拉出来查了一下学历。

低学历爱豆的故事:光鲜亮丽的偶像,其实只是资本控制下的工具人

这下可好,广大不关注饭圈爱豆的网民惊讶地发现,这些电视上频频露脸的小流量花生们,一个个看着眉清目秀,却有那么多九年义务教育都没完成的。

比如乐华娱乐四个成年当家艺人杨超越,孟美岐,王一博,黄明昊,没有一个念完初中。

时代峰峻更是以养成系偶像为饭碗。

低学历爱豆的故事:光鲜亮丽的偶像,其实只是资本控制下的工具人

还有成员平均年龄16岁的青春女团SNH48所属的丝芭传媒,最红的鞠婧祎没参加过高考,高中学历。其他学龄期的女孩儿们基本都退学了,一心唱歌跳舞,做女团。

你说这都是个人选择,好的。

低学历爱豆的故事:光鲜亮丽的偶像,其实只是资本控制下的工具人

那让我们换个角度,来看看这三家公司的老板,他们会不会是社会人赏识社会人,读书无用论的拥趸呢?

以下信息来自三位CEO公开资料:

乐华娱乐创始人杜华,本科北大光华学院,长江商学院EMBA;

时代峰峻CEO李飞,本科就读于中央财经大学,在财政部属下的财政科学研究院读研;

丝芭传媒总裁王子杰,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数学系后留学日本,在日本同志社大学获得硕士学位。

低学历爱豆的故事:光鲜亮丽的偶像,其实只是资本控制下的工具人

三位高学历精英,专门招低学历爱豆,粉丝经济玩得飞起,你有没有和小编一样,开始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好吧,今天就让我们来起底爱豆背后的推手们,看看这些数钱数到手抽筋的“高财生”们下的这局大棋。

低学历爱豆的故事:光鲜亮丽的偶像,其实只是资本控制下的工具人

时代峰峻到底是个什么公司?

在重庆街头,随便找一个初中生问他“长江国际大厦”在哪儿?他都能脱口而出。

是的,重庆市南岸区南滨路22号,长江国际大厦,十八楼。这里是养成系偶像组合TFBOYS的策源地,也是时代峰峻旗下艺人经纪品牌TF家族的训练基地。

内娱顶流三小只:易烊千玺,王俊凯,王源就是时代峰峻一代团。

低学历爱豆的故事:光鲜亮丽的偶像,其实只是资本控制下的工具人

一代团身上的标签:顶流,根红苗正,优质偶像,他们现在分别就读于北电中戏和伯克利音乐学院。

一代团的茁壮成长让时代峰峻信心满满:

“星途学业两不误,放心把孩子交给它!”

这个slogan戳中多少父母心,只是当初多心动,如今就有多心痛。

一代团的三小只高考前,公司只给了一个月的时间复习,大家都是高考过的,这个时间有多苛刻大家都懂。

王俊凯王源易烊千玺是真的自己争气。

低学历爱豆的故事:光鲜亮丽的偶像,其实只是资本控制下的工具人

近期被嘲得“死去活来”的马嘉祺带队的时代少年团,是三小只的学弟们。二代团刚出道就有粉丝跳预言家,臆测“二代团终将成为时代峰峻的炮灰”,“是没有感情的圈钱工具”。

果然不幸言中。

粉丝为何这么准?因为他们太了解时代峻峰CEO李飞。

低学历爱豆的故事:光鲜亮丽的偶像,其实只是资本控制下的工具人

李飞,原名李霏。毕业于中央财经大学投资经济专业,之后在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院读研,研究生毕业从事证券投资工作,短时间就升至副总。在做研究时发现文化产业,特别是偶像产业的巨大发展空间,于是创立时代峰峻。

知道吗?人家是带着完整的研究报告空降娱乐圈的。

按时代峰峻的宣传,他们是拿这些未成年孩子当自己孩子养。可是,李飞有多抠?

草创阶段TFboys穿的演出服是淘宝女装爆款,录音棚只花了几百块搭的,修音师也是万能的淘宝,100块钱找的。

TFboys赚大钱了以后,李飞并没有大气起来,二代团依旧延续抠门的风格。

低学历爱豆的故事:光鲜亮丽的偶像,其实只是资本控制下的工具人

大合照拍一张就够了,背景衣服P一P,海报用完封面用。

过年时候给孩子们发的年货,是他们自己签名的台历日历和辣条。

低学历爱豆的故事:光鲜亮丽的偶像,其实只是资本控制下的工具人

赚大钱的三小只开六周年演唱会,看看内场这椅子,薄薄的塑料椅。

低学历爱豆的故事:光鲜亮丽的偶像,其实只是资本控制下的工具人

妈妈粉花1580,1880就坐这个?

低学历爱豆的故事:光鲜亮丽的偶像,其实只是资本控制下的工具人

黄牛卖票还要负责提醒粉丝,别蹦跶,小心戳了屁股。

低学历爱豆的故事:光鲜亮丽的偶像,其实只是资本控制下的工具人

那是不是李飞不赚钱呢?

首先衡量时代峰峻旗下偶像组合出道与否的标准,不是大众认知度,而是是否拥有独立付费的高级会员俱乐部。

目前,时代少年团是时代峰峻旗下除TFBOYS外,唯一拥有独立高级会员俱乐部的团体。

在这场高考闹剧前,他们的会员数量已经达到了13万,每人每年缴纳会费298元,这项收入共计:

298×130000=38740000

3874万,老眼昏花的小编揉了好几遍眼睛!

这些粉丝怎么吸纳的,那必须说到2019年7月,一场意在激活粉丝氪金力的路演——“台风蜕变之战”企划横空出世。

这个企划的意思是已经出道的二代团回炉重造。而粉丝们,为了出道位,开始虐生虐死地氪金。

后援会悲愤自曝,“为了出道位,马嘉祺粉丝艰辛拼凑700万,交给贵司…”

低学历爱豆的故事:光鲜亮丽的偶像,其实只是资本控制下的工具人

虽然这条微博已经删除,并且公司火速澄清,但是,信不信由你。

在“清朗行动”期间,先有拿粉丝30万给孩子补课,现在又有拿粉丝700万给孩子出道,贵司玩得太大了。

除了这些整笔的收入,时代峰峻还有很多骚操作,比如线上演唱会,看高清一个价,看蓝光一个价,看爱豆单人机位一个价,发彩色弹幕还有一个价。

低学历爱豆的故事:光鲜亮丽的偶像,其实只是资本控制下的工具人

朋友是不是不懂彩色弹幕凭啥加钱,你以为是为了好看?

那是因为爱豆都有自己的专属应援色,不花钱你就发不了彩色弹幕,你家爱豆就没排面!

其次,公司还推出卖FB,照片书。每个月把销量总榜公布,看到你追的小爱豆排名靠后,粉丝们就像看到小孩成绩下滑的老母亲,心中又羞又愤,不就是砸钱吗?

一边骂骂咧咧不要脸,一边心甘情愿掏出钱。

低学历爱豆的故事:光鲜亮丽的偶像,其实只是资本控制下的工具人

他们还有一个专属打歌节目,这档节目有一个最受欢迎合作舞台的实时投票排行榜。

在打投中,获选合作舞台第一名的,将能额外得到一个周年演唱会的双人舞台。这种奇特的打歌模式一出,CP粉就像下降头了,疯狂氪金。

公司也就疯狂数钱。

追“养成系”爱豆的体验和养孩子差不多,粉丝不满意爱豆就要出来道歉,这个孩子追着追着不行了,就换一个新的追。

钞票扔下去,爱豆捧起来。很多粉丝就沉溺于这种体验无法自拔,自觉肩上扛着好几个孩子的命运,和公司共浮沉。

殊不知,在李飞眼里,人人皆韭菜。

低学历爱豆的故事:光鲜亮丽的偶像,其实只是资本控制下的工具人

在时代少年团通过“台风蜕变之战”改名换命时,乐华娱乐也进入了新的上升通道。

2019年,王一博凭借《陈情令》大爆,成为新晋顶流。他是乐华娱乐第一个真正进入大众视野的偶像。

低学历爱豆的故事:光鲜亮丽的偶像,其实只是资本控制下的工具人

在此之前,乐华老板杜华有两句名言,一是“偶像不用太聪明,不好控制的不要”。

二是“解约艺人应该全行业封杀”。

发抖吗?言下之意就是你要是反抗,不想被我控制,那么我要让你混不下去。

杜华一向以赚快钱为首要目的。大牌代言说不要就不要,微商代言她趋之若鹜。为什么?因为她从未打算让爱豆永续发展。

低学历爱豆的故事:光鲜亮丽的偶像,其实只是资本控制下的工具人

业内流传这么一句话:“没有谁的钱是大风刮来的,乐华粉丝除外。”

2018年,财大气粗的腾讯突然起诉乐华及其旗下孟美岐,吴宣仪,紫宁三位艺人毁约。三位MM还在微博发言“不忘初心”,粉丝就更是天真,还试图控评。

杜华这波操作,也就骗骗小学生,稍微读过点书的人都会知道和腾讯刚是什么后果。

低学历爱豆的故事:光鲜亮丽的偶像,其实只是资本控制下的工具人

杜华之所以这么干,是因为腾讯要长远打造她的艺人们,而她背着对赌协议,没时间耗,她要钱,马上就要!

乐华旗下一个团nine percent,就是范丞丞,黄明昊这个团。

低学历爱豆的故事:光鲜亮丽的偶像,其实只是资本控制下的工具人

当初乐华七子发布首张专辑《NEXT TO YOU》时,粉丝热情满满,打榜、安利、冲销量,争取拿个大满贯。

杜华一看机会来了,她推出名为“MV拍摄解锁任务”。活动内容说大白话就是想拍MV可以,粉丝掏钱。

给钱就拍!

低学历爱豆的故事:光鲜亮丽的偶像,其实只是资本控制下的工具人

2块钱购买一张专辑,算一首销量。七个人,每人要求227万首。

2×7×2270000=31780000

3178万一口价,想看人可以,交钱吧!

面对这一“解锁”KPI,粉丝群情激奋,迅速对乐华娱乐发动讨伐。“吸血乐华,滚出娱圈”的声音数日不减,“吃相太差,路人都看不下去”的评论此起彼伏。

当然,也不乏吃瓜群众发问:平时爱得死去活来,咋2块都不愿掏了?

低学历爱豆的故事:光鲜亮丽的偶像,其实只是资本控制下的工具人

不管粉丝怎么质问,乐华就是一副那啥不怕开水烫。

再看看七子的世界巡回演唱会。(小声哔哔,就出过那么几首歌就敢世界巡演)

低学历爱豆的故事:光鲜亮丽的偶像,其实只是资本控制下的工具人

这票价引起全网关注,大家纷纷询问“乐华七子”是谁啊?比周杰伦还红?

杜华微博亲自回应:这次的票价真的太高了,我觉得太贵了!我单方面决定最高票价不能超过1580!大家等一下我来处理!

好一出贼喊捉贼!

低学历爱豆的故事:光鲜亮丽的偶像,其实只是资本控制下的工具人

现在除了黄明昊在《极限挑战》刷脸,本路人是真不知道其他几位都去哪里了。

而乐华搞的这些钱到底有多少进了爱豆的口袋?小编真的好奇,如果粉丝知道,请私信提供信息,先谢了!

低学历爱豆的故事:光鲜亮丽的偶像,其实只是资本控制下的工具人

丝芭传媒则是粉丝经济避不开的另一个大坑。丝芭旗下最大的厂牌就是SNH48。

2014年,SNH48获得创新工厂数千万元的A轮融资。

低学历爱豆的故事:光鲜亮丽的偶像,其实只是资本控制下的工具人

A轮融资后,SNH48的总选票池一路上涨,收益喜人。背后的丝芭传媒继而进行了四轮以亿计数的融资。

丝芭传媒王子杰向来把自己包装成有梦想的人,可是他的公司是怎么运作的?

低学历爱豆的故事:光鲜亮丽的偶像,其实只是资本控制下的工具人

这是知乎一个小姐姐的答案。划重点:进了就不能继续读书了。

丝芭里面少说几百个女孩子在培训吧,都是学龄,都不读书了。

而且她们一签约就是八年起跳,一个女生没读过书,花了八年的时间学着做偶像,中间不能工作不能恋爱,否则就要承担少则几十万,多则上百万的巨额违约金。

低学历爱豆的故事:光鲜亮丽的偶像,其实只是资本控制下的工具人

时间到了,没有混出头,她们应该去向何方?

我们再看看这些女孩子日常是怎么为公司赚钱的。

一是日常演出。

丝芭在上海的专属剧场每周都有一次表演,门票从98元到198元不等,大概有一万张票。

演出结束后,女孩子们会排着队下来和粉丝握手击掌,很多粉就图这个。

低学历爱豆的故事:光鲜亮丽的偶像,其实只是资本控制下的工具人

二是周边产品。

小姐姐直播、上综艺、商演都能创造一些营收。塞纳河有自己的专属网站,卖卖签名、海报、T恤等等周边也能赚钱。

最厉害的是年度总决选,小姐姐们通过日常曝光、演出积累一定人气之后。公司每年都会举办一次年度总决选,排名靠前的妹妹们能成团拍出唱片、拍MV、接广告。而总决选之夜,公司一夜收入过亿。

女孩子们竞争很激烈,十几岁入团,封闭式练习唱歌、跳舞,如果到一定年龄不出圈,不但赚不到几个钱,未来还要重新考虑生计。

那这些女孩子自己能赚多少钱呢?丝芭总裁王子杰自己说过,普遍收入在4000元左右,顶级的有50000元。

拿参加《青春有你2》的许佳琪小姐姐举例。

低学历爱豆的故事:光鲜亮丽的偶像,其实只是资本控制下的工具人

她的唱跳水平一流,两年前另一个团员上综艺时打电话问她借钱,她说自己这个月就工资就一万块,给了她妈妈5000生活费、自己看病花了2000就剩3000了,但还是还可以借给朋友1000。

这个收入,真的是为爱发电!

低学历爱豆的故事:光鲜亮丽的偶像,其实只是资本控制下的工具人

这么多事例,写着写着小编心情有点沉重,一开始看马嘉祺笑话的心情也没有了。

这些被归类为爱豆的小朋友们,都是活生生的人,一个一个家庭的希望。那粉丝们呢,也都是年轻善良的男孩女孩,追星花费的财力物力精力,用在哪儿不好呢!

低学历爱豆的故事:光鲜亮丽的偶像,其实只是资本控制下的工具人

现在的娱乐圈,似乎已经划分为两个阵营,一边是高收入的有广泛的群众基础的明星们,另一边则是这些爱豆。

爱豆不需要群众基础,他们只要在小范围内圈地自萌就行。

低学历爱豆的故事:光鲜亮丽的偶像,其实只是资本控制下的工具人

越是冷门越是自嗨,粉丝氪金的能力就越强。这些公司也不想要爱豆破圈,一旦破圈韭菜反而不好割了。他们只想要一茬一茬的爱豆选出来,粉丝买单就能赚得盘满钵满。

想来想去,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不如我们一起 @ FXJ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