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籍烈士亲人找到!家人烧掉了他所有照片和书信,“看着伤心”

“我不知道你们在找,你们联系我的时候,我挺激动的,我哥没的时候我才十来岁。”说这话的是烈士黄德水的弟弟黄德友。

2021年6月8日,头条寻人发布了《寻山东德州籍烈士黄德水亲人,他长眠云南省蒙自烈士陵园,静待亲人祭拜》的寻人文章,并将文章推送到了德州当地。在宝贝回家山东群志愿者的帮助下,头条寻人联系上了黄德水的弟弟黄德友。

山东籍烈士亲人找到!家人烧掉了他所有照片和书信,“看着伤心”

黄德友说道,此前一直不知道大哥黄德水埋在哪,到2019年才知道他长眠在蒙自烈士陵园。

遗憾的是,2019年下半年,黄德友一直没抽出时间来去云南,2020年又遇上新冠疫情。直到现在,黄家也还没去蒙自烈士陵园祭拜大哥。这次通过头条寻人,蒙自烈士陵园也了解到,黄德水烈士的亲人一直都在惦记着他。

“我的大哥长得很好,性格脾气都很好。”回忆起大哥,弟弟黄德友语带哽咽,“男孩子,常帮母亲做饭,打理家庭,我二哥惹我妈生气的时候,大哥就会说他。”

“我大哥心里一直想保家卫国,为了当兵,念完初中就没有往上念了。”1973年1月,21岁的黄德水提交了入伍申请,成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14军42师126团的一名战士。

参军离家后,黄德水常写信回来。“当时是我二哥跟他通信的,他那时候都问问家里的情况啊,跟我们汇报一下部队的情况。”黄德友说,当兵两年里,黄德水写了几十封信回家。

父母一直牵挂着在部队的大儿子,开始着手为他操办婚事。“那时候订婚就看一下照片,是一个邻村的女孩子。我姑姑带着她去县城吃了饭,这事就算定下来了。”黄德友回忆道。

家中人原本打算在黄德水探亲回家的时候给他操办婚礼。没想到,他们没等到黄德水回家——1975年7月29日,黄德水在云南沙甸平叛时牺牲,终年23岁。

山东籍烈士亲人找到!家人烧掉了他所有照片和书信,“看着伤心”

“当时吧,发生这个事情以后,好多人都知道这个消息了,瞒着我们家。”说到这儿,黄德友心中又泛起一阵苦楚。

当时村里有个人在地里干活,碰到了黄德水的父亲,向他道出了实情:“士华啊,你家小子……牺牲了。”黄德水的父亲如同五雷轰顶,回到家之后就躺在床上。“我母亲叫他吃饭他也不吃,问他他也什么都不说。”

黄德水的父亲在床上躺了两天,最后终于向全家说出了这个令人悲痛万分的消息。“我母亲身体以前很好的,听了这事以后,365天都吃药。”

过了一个月,部队把黄德水的衣服和烈士证明都寄了回来。“我父亲保管着这张烈士证明,有时候就拿出来瞧瞧。”黄德友说道。母亲一直难以接受大儿子黄德水牺牲的事实,一看到和他有关的物品就难受,就想哭。

为了母亲的身体着想,黄家把黄德水所有的照片,包括小时候的、部队留念的和战友合照的相片,连同黄德水的书信、服装,通通付之一炬——好像烧掉了他所有的东西,就可以不想他,不想起牺牲的噩耗。

山东籍烈士亲人找到!家人烧掉了他所有照片和书信,“看着伤心”山东籍烈士亲人找到!家人烧掉了他所有照片和书信,“看着伤心”

“以前光知道他在云南牺牲的,但是葬在哪里不知道。”黄德友说,自己年轻的时候想去云南寻找,被父母劝下了:“他们的意思就是,不要再提这件伤心事了!”

四十多年的时间里,他们都不知道黄德水长眠在何处。

在老家,家人为黄德水立了一个空头坟,每逢清明、七月十五、十月一和春节这些日子,他们都会带着纸钱和鞭炮,前去祭奠黄德水。

黄德友流着泪说道,母亲自那之后身体一直不好,可能是心病吧,“看病也没救,后来几年年年上医院,有时候过年都在医院。”2018年,85岁的母亲告别了人世。

“我父亲现在也知道了这件事,他现在九十多岁了,心里还是不好受。”黄德友心疼地说道:“家里还是不怎么能提这个事情。”

黄德友的二哥担心父亲年纪太大,路途奔波不便,不想让他去蒙自烈士陵园,不过黄德友的叔叔还是说,让他去看看自己的儿子。之后,黄德友还要跟家里人再商量一下这件事怎么处理,“总是要去一下的。”

缅怀先烈功绩,告慰先烈英灵,传承红色基因,讲好红色故事;头条寻人发起“寻找烈士后人”项目,与云南省红河州蒙自市蒙自烈士陵园合作,共同为烈士寻找亲人。在以往的成功案例中,媒体接力寻找烈士后人,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头条寻人诚邀全国各地媒体一起参与到“寻找烈士后人媒体志愿服务团 ”中来。

如有烈士后人相关线索,欢迎联系头条寻人(邮箱:xunren@toutiao.com;电话:010-83434440、010-83434485 ),将有专门的工作人员对信息进行核实和后续跟进。

山东籍烈士亲人找到!家人烧掉了他所有照片和书信,“看着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