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新密两煤矿涉嫌瞒报事故,分管副市长被免职,业内人士称瞒报系心存侥幸

极目新闻记者 张万军

6月11日,郑州发布官微发布通告称,对5月底新密市发生的两起煤矿事故瞒报事件成立专项调查组,并对新密市分管副市长、郑州市煤炭管理中心副主任作出免职处分。新密市对15名相关干部作出免职、停职、作出检查等处分。就在同一天,国新办举行的贯彻落实《安全生产法》推动安全发展新闻发布会上,国家矿山安全监察局副局长张昕表示已派出专门人员督导河南两起煤矿瞒报事故的调查处理。

新密5月底连发两起矿难瞒报事件

6月7日,据中国网报道,5月26日晚,新密市郑新中原乾通(新密)煤业有限公司疑似发生一起安全生产事故,造成4人死亡。事故发生后该企业没有按照要求及时上报当地政府及应急管理部门,私下与受害者家属签订赔偿协议,涉嫌瞒报该起事故。

河南新密两煤矿涉嫌瞒报事故,分管副市长被免职,业内人士称瞒报系心存侥幸

6月11日,国新办举行贯彻落实《安全生产法》推动安全发展发布会上,国家矿山安全监察局副局长张昕证实,5月26日河南省郑新中原乾通(新密)煤业有限公司发生一起窒息事故,造成4人死亡。5月30日,河南省郑宏康辉(新密)煤业有限公司又发生了一起顶板事故,造成3人死亡,3人受伤。这两起事故均涉嫌瞒报,在群众举报和媒体曝光之后,经河南省新密市人民政府核查属实。

6月11日,极目新闻通过天眼查系统查询发现,郑新中原乾通(新密)煤业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为张亚军,注册资本6300万。其中郑州煤炭工业(集团)郑新煤业有限公司占股51%,郑州坤金矿山机械有限公司占股49%,属国有控股有限公司。

河南省郑宏康辉(新密)煤业有限公司为一家民营煤矿,其法人代表为陈根杰,注册资本为5000万元,是郑州宏源郑宏煤业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而郑州宏源郑宏煤业有限公司又是郑州宏源煤业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郑州宏源煤业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陈建本,疑似实际控制人和最终受益人为陈富杰。

新密分管副市长李磊被免职

6月11日,极目新闻记者通过相关渠道了解到,被免职的新密市分管副市长为李磊。

河南新密两煤矿涉嫌瞒报事故,分管副市长被免职,业内人士称瞒报系心存侥幸

新密市副市长李磊

新密市人民政府官方网站显示,李磊的工作分工为“负责政法及社会管理,应急管理、信访稳定、教育、卫生健康、民政、外事侨务等重点工作。分管市教育局、公安局、民政局、司法局、卫健委(爱卫服务中心)、退役军人局、应急局(消防救援大队)、信访局、外事办;联系市综治服务中心、法院、检察院、矿区服务中心、驻军、预备役、总工会、团市委、妇联、科协、民族宗教局、工商联、侨联、台办、红十字会、郑煤集团、神火集团等单位。”

李磊的简介显示,其历任共青团郑州团市委副书记,郑州市园林局副局长,河南省团委组织部副部长,现任新密市人民政府副市长。

2020年查实矿难瞒报1793起

6月11日,国新办举行贯彻落实《安全生产法》推动安全发展发布会上,国家矿山安全监察局副局长张昕指出,瞒报安全事故性质十分恶劣,历来是安全生产领域推进依法治理、重点严厉打击的违法违规行为。为了打击事故瞒报行为,应急管理部和国家矿山安监局制定了《安全生产领域举报奖励办法》《生产经营单位从业人员安全生产举报处理规定》等有关制度。仅2020年,全国各地共查实事故瞒报的举报信息1793起,并将有关事故瞒报行为的生产经营单位及主要负责人、地方及有关部门的相关人员依法处理,严肃追究责任,纳入联合惩戒对象,公开接受社会监督。

2021年1月10日14时,山东省栖霞市西城镇正在建设的五彩龙金矿发生爆炸事故,造成井下22名工人被困。事故发生后,企业直到1月11日20时5分才向栖霞市应急管理局报告有关情况,存在着迟报问题,迟报时间长达30个小时。1月15日,山东省委决定免去姚秀霞栖霞市委书记职务,免去朱涛栖霞市委副书记、市长职务,配合事故调查,根据调查结果依法依规追究其相关责任。

业内人士称心存侥幸是瞒报主因

极目新闻记者查询国家《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发现,事故造成3人以上10人以下死亡的属较大事故。事故发生单位及其有关人员有谎报或者瞒报事故的行为,依据规定,应对事故发生单位处100万元以上500万元以下的罚款;对主要负责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上一年年收入60%至100%的罚款;属于国家工作人员的,并依法给予处分;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由公安机关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一名要求匿名的煤矿行业业内人士告诉极目新闻记者,根据我国《煤矿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规定》和《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煤矿企业发生安全生产事故后,必须及时向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负责煤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的部门和驻地煤矿安全监察机构进行报告,然后进行事故现场处置和保护、事故调查、事故处理等流程。

该人士称,煤矿瞒报矿难只需要对遇难者或伤者做好赔偿工作即可,虽然付出的赔偿成本可能比正常标准更高,但对煤矿来说不必采取停工措施,避免了接受调查和罚款、整顿等处罚,成本低得多,所以有的煤矿企业或地方政府会心存侥幸,瞒报、迟报事故。

更多精彩资讯请在应用市场下载“极目新闻”客户端,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报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