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五月天|来呼和浩特赴一场丁香之约~

人间五月天|来呼和浩特赴一场丁香之约~

人间又是五月天,呼和浩特的那株丁香,已经亭亭如盖。

丁香花没有杏花之热烈,亦不像桃花那样灼灼和蓬勃,更没有牡丹的雍容华贵。它的花色比梨花的白虽多了一点艳,但艳而不妖饶,甚至还有一丝幽怨的静之美。

对久居青城的人来说,每年春天,那一片片、一丛丛白色、紫色的丁香花成为很多人的一种期盼,期盼那熟悉的花香,期盼那特殊的气味。

丁香花开在四五月间,每每遇见,看到一路繁花,闻到满园的芬芳,收获的是惊喜,更是希望……

人间五月天|来呼和浩特赴一场丁香之约~

在花语里,丁香寓意着勤奋、谦逊。

丁香的花不大,但一簇簇聚在一起代表着团结就是力量;她个性谦逊不张扬,默默发力有内涵。她不择土壤,不畏严寒,以顽强的生命力扎根在土壤里,这种品质难能可贵。

人间五月天|来呼和浩特赴一场丁香之约~

1986年4月,丁香花被确定为呼和浩特市的市花,而呼和浩特也成为最早确定丁香花为市花的城市。从此,丁香以朴实、清香、淡雅的形象成为塞外名城的象征。

丁香美,只是开在百花绚烂时,相比于那些艳丽的花儿们,它并不夺目。春日里寻花,丁香不用寻,随处走走,总有一抹清雅入眼,总有一缕幽香入心。

盛开的一树树丁香花,给塞外青城增添了浓浓的诗意 。

丁香花的别名是瘦香娇,百结,情客,觉得这“情客”尤为形象,它花蕾好像结,似愁心不展,且古代诗人也多以丁香写愁情,香悠悠,思悠悠,情悠悠,往事悠悠。

李商隐就在《代赠》中写道:“楼上黄昏欲望休,玉梯横绝月如钩。芭蕉不展丁香结,同向春风各自愁。”

花开相似,又笑对东风,人却不同,忆往昔如梦。丁香一朵,情味甚浓!

人间五月天|来呼和浩特赴一场丁香之约~人间五月天|来呼和浩特赴一场丁香之约~

…………………………………………………………………………………………

人间五月天|来呼和浩特赴一场丁香之约~人间五月天|来呼和浩特赴一场丁香之约~

丁香树耐寒耐旱,喜阳光,被广泛种植于公园庭院,街路两旁。盛开时如云似锦,芳香清冽,闻香赏心,观色悦目,自古以来就颇受人们的喜爱。

人间五月天|来呼和浩特赴一场丁香之约~

近些年来,丁香树被广泛用于呼和浩特的城市园林绿化中,在城市的主次干道,公园、小区,丁香树随处可见。

丁香树的生命力顽强,不娇气,在呼和浩特地区的沙石地、黄土地、红土地等各种土质都能生长。第一次栽种时浇几次水,扎下根就能存活。到了雨季,丁香树尽情地生长,即使是在春秋季,只要给它浇点水,它也能长得枝繁叶茂。

人间五月天|来呼和浩特赴一场丁香之约~人间五月天|来呼和浩特赴一场丁香之约~

据说,中国的花叶丁香经丝绸之路通过波斯传入欧洲,在东非高原的坦桑尼亚,有个面积约900多平米的奔巴岛,长了360多万株的丁香树,被誉为世界上最香的地方,又称为“丁香岛”。

丁香岛虽遥不可及,但眼前的丁香花幽幽雅雅随意绽放,香气弥漫在空气里,飘散于春风里,浸润到人的心里悠悠闲闲。

人间五月天|来呼和浩特赴一场丁香之约~人间五月天|来呼和浩特赴一场丁香之约~

在呼和浩特,丁香最先被人们所熟知是源于有着近300年历史的将军衙署里那几株古丁香。

人间五月天|来呼和浩特赴一场丁香之约~

据《呼和浩特古树名木》里记载,将军衙署的4株古丁香距今已有180多年历史,19世纪中叶从北京颐和园移植而来。从皇家园林到塞外边疆,千里迢迢,这几株丁香树苗是怎样被视若珍宝精心呵护才最终成活,在呼和浩特生根发芽。

人间五月天|来呼和浩特赴一场丁香之约~

风云百年,流金岁月。当年那几株小小的丁香树苗经过岁月洗礼,如今依然枝繁叶茂,焕发出勃勃生机。它们高约五六米,根部有的如虬龙盘绕,有的笔直苍劲,深深扎在土壤里,有力地吮吸着大地的养分。

人间五月天|来呼和浩特赴一场丁香之约~

满庭满院,郁郁葱葱,花开之际,芳香扑鼻。有多少人远道而来,到这座院子里,看看这丁香花,在树下伫立一会儿,只是为了在心里与呼和浩特这座城市,默默打个招呼。

论古老,呼和浩特的丁香其实还年轻,只有180多岁,远不及其他城市上千年的古树;然而,丁香身上具有的耐寒、耐旱、耐瘠薄的特征,它们从不畏惧艰苦的生活环境,努力生长,就像生活在呼和浩特的人们一样。可以说,丁香树在呼和浩特扎根的那一天,就已融入了这个城市。

就是这样的丁香,令人情有独钟。于是,常有人说,因是呼和浩特的丁香,便胜过了世间一切的丁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