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土无双虽说并无不妥,但宜以国士无双相称,更为妥当!

我们这个社会本不该以吹毛求疵的心态去要求众人的,文化的多元加之每一个人在理解上的差异,亦或是文化程度固有的桎梏,造就了人们在悼念袁老的时候使用“国土无双”一语表达敬意。想必没有人会是怀着恶意抑或是一种蹭热度而敷衍的悼念的心态而为做作之悼念,这是我对袁老所固有的人格魅力怀有的坚信,因此,我更倾向于那些使用“国土无双”的人们是无心之举。毕竟,那些正确的打出国士无双的人们,如果不深入的去了解,对其含义想必也是一知半解的。退一步讲,至少在未出现“国土无双”之前,人们也只是模糊的认为“国士无双”是对一个人至高的礼赞,而这便足够了!

有些人主张“国土无双”也挺好的,并赋予了该组合新的含义:即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范围内没有第二个像袁老这样的人。

个人以为,国土无双虽说并无不妥,但是在原有的含义未发生流变之时,宜以国士无双相称!根据百度百科释义:国士无双,指一国独一无二的人才。与“国土无双”相较,“国士无双”倾向于人的独一无二,而“国土无双”则是一国之内的至高性。一方面,在2021年5月22日,共和国一日之内痛失两位国之栋梁,国土无双显得有些排资论辈的意味了,而国士无双则落脚于人的独一无二,更为妥当,这与袁老一贯简朴的作风相呼应。另一方面,提出“国土无双”的人的确是意外的在表达上出现了一点差错,随后的新解有着峰回路转的含义于其间,该语词未经过时间的检验。但是“国士无双”则在《史记·淮阴侯列传》便加以使用,更显厚重与磊落,而无曲直于其间。

袁老是在家人的歌声中平静安详的离去的,我们在悼念袁老的时候,也该本着一颗宽容心来对待同自己怀着同等敬意的人们,而少一分形式主义上的吹毛求疵在里头。

国土无双虽说并无不妥,但宜以国士无双相称,更为妥当!国土无双虽说并无不妥,但宜以国士无双相称,更为妥当!国土无双虽说并无不妥,但宜以国士无双相称,更为妥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