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九成收入依赖江西大本营,阳光乳业欲借IPO拓展市场

近日,江西阳光乳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阳光乳业”)公开招股说明书,成为继李子园、一鸣食品、菊乐食品、骑士乳业、温氏乳业等之后,又一家冲刺A股上市的区域型乳企。

招股书显示,阳光乳业是江西唯一的大型乳制品企业,以送奶到户为主要渠道。尽管在当地低温鲜奶市场占据了先发优势,但阳光乳业近3年来业绩增长乏力,总产销量及产能利用率呈下降趋势,且超九成收入依赖江西大本营。

为打破市场限制,阳光乳业近年来先后涉足婴幼儿奶粉及电商业务,但均以失败告终,子公司福建阳光、安徽阳光也处于亏损状态。而在阳光乳业重点拓展的安徽市场,新希望白帝乳业已在合肥开展送奶到户业务,光明乳业通过收购江苏辉山资产辐射安徽市场,伊利、蒙牛、君乐宝等液奶巨头也在利用长保超巴产品进行市场布局,阳光乳业将直面竞争压力。

近三年业绩增长乏力

资料显示,阳光乳业成立于2008年,是一家城市型乳企,主要从事乳制品及乳饮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以送奶到户为主要销售渠道,旗下核心品牌有“阳光”“天天阳光”等,是江西唯一一家大型乳制品企业。

截至招股书发布日,江西阳光乳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阳光集团”)持有阳光乳业72.75%的股份,为控股股东。胡霄云间接通过南昌银港投资有限公司、南昌致合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控制阳光乳业97%的股份,为实际控制人。

2018年-2020年,阳光乳业营收分别为5.4亿元、5.43亿元、5.23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12亿元、1.04亿元、1.05亿元,业绩增长乏力。

报告期内,阳光乳业液态奶及含乳饮料的总产量从2018年的5.57万吨下降到2020年的4.92万吨,总销量从5.55万吨下降到4.9万吨。相比之下,其低温乳制品的销售价格从2018年的1.12万元/吨增长到2020年的1.22万元/吨,低温乳饮料、常温乳制品、常温乳饮料的销售价格也在连年上涨。

超九成收入依赖江西地区

从营收构成来看,影响阳光乳业业绩增长的一大原因在于销售区域过于集中。受冷链运输限制,江西大本营的收入占比达到90%以上。为突破区域限制,阳光乳业试图进入福建、湖南、安徽等地市场,并曾涉足电商及婴幼儿奶粉业务,但效果并不理想。

2017年,阳光乳业与汕头宝商(后退出)共同设立福建澳新阳光乳业有限公司(简称“福建阳光”),拟开拓福建市场。2019年,阳光乳业又参与设立安徽华好阳光乳业有限公司(简称“安徽阳光”),持股60%。2020年,福建阳光亏损13.48万元,安徽阳光亏损608.46万元。

此外,阳光乳业还曾与欢恩宝在内蒙古共同出资设立纽籁特乳业,涉足婴幼儿奶粉业务。由于纽籁特乳业的业务发展未能达到预期目标,持续亏损,2020年8月4日,阳光乳业与欢恩宝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将公司将所持35%股权作价150万元转让给欢恩宝。至此,阳光乳业不再持有纽籁特乳业股权。

2019年,阳光乳业设立乳业电商子公司拟开展网络营销,但经过一段时间运营,未达预期效果。阳光乳业认为,目前公司应聚焦线下销售渠道,因此在2020年1月将所持乳业电商的全部股权共作价20万元转让给第三方。

阳光乳业在招股书中表示,未来随着销售市场的扩大,区域销售市场占比较高对公司生产经营业绩稳定性带来的影响将逐步降低,但如果区域市场情况发生变化而公司未能及时做出相应调整,短期内将对经营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产能利用率走低

本次IPO,阳光乳业拟发行不超过7070万股,募资主要用于江西基地乳制品扩建及检测研发升级项目、安徽基地乳制品二期建设项目、营销渠道建设和品牌推广项目等。巩固在区域市场的竞争地位、扩大生产规模并提升市占率,成为阳光乳业此次募资的一大主因。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此前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认为,近两年乳企扎堆上市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疫情时期,非上市乳企相比已上市乳企抵御风险能力明显不足;二是上市对于后疫情时代提升乳企、特别是区域性乳企的竞争力具有正面效果。

在招股书中,阳光乳业称其主要竞争对手既包括蒙牛、伊利、光明等全国品牌,也有光南京卫岗、福建长富、燕塘乳业等区域乳企。此外,江西本地一些中小型乳企,如大富乳业、牛牛乳业、高山青草奶业等,也与阳光乳业构成竞争关系。

阳光乳业对此表示,2018年江西省城镇居民的家庭人均奶类消费为15.70kg/人,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另一方面,目前江西省仅阳光乳业一家大型乳制品企业,蒙牛、伊利等全国性品牌未在江西设厂,本土其他乳制品品牌加工规模较小,因此江西市场仍有发展空间,这也是其将部分募资用于江西基地扩建的一大原因。

对于安徽基地二期项目,阳光乳业认为,安徽是我国乳制品生产和消费大省,鲜奶市场潜力巨大。尽管当地已有伊利、新乳业及安徽益益乳业等乳企布局,但送奶到户细分领域尚无领导性品牌,仍有较大发展空间。

不过从业绩表现来看,阳光乳业整体产销量均在下滑,产能利用率也从2018年的80.12%下降到2020年的66.42%。安徽项目达产后,可年生产奶制品4万吨,分别约占阳光乳业2020年全年总产量及总销量的80%。如何凭借现有业绩增速消耗多出来的这4万吨产能,成为阳光乳业的待解之题。

竞争压力有增无减

随着伊利、蒙牛、光明、新希望等液奶巨头加码全国奶源布局及巴氏奶投入,阳光乳业的竞争压力或有增无减。

早在2002年,新希望乳业就控股了安徽白帝乳业,后于2019年入股现代牧业加大奶源布局。新京报记者从新希望乳业了解到,目前白帝乳业开通了“24小时”鲜奶生产线,且在合肥等地区开展了送奶到户业务。

2019年,光明乳业以7.5亿元的成交价竞得江苏辉山乳业及江苏辉山牧业资产。光明乳业当时即表示,本次交易有利于公司完善华东、华北地区奶源基地布局,有利于公司拓展江苏、山东、安徽等市场,进一步做大做强乳制品产业。2021年,光明乳业还在安徽阜南投建牧场。

一位大型乳企相关负责人认为,即便伊利、蒙牛、光明、新希望等巨头未在江西设厂,也不影响其在当地的巴氏奶布局。早在2018年,阿里与蒙牛就开始探索订奶入户的社区冷链配送问题,为蒙牛低温鲜奶大范围入市铺路。2019年11月,君乐宝推出19天长保鲜奶产品“悦鲜活”。2020年4月,光明乳业推出保质期达15天的超巴产品“新鲜牧场”,快速渗透全国二三线城市。

南方一位区域乳企负责人预测,未来5-10年,巴氏奶市场会形成新的格局:巨头为抢占巴氏奶市场会在各地投资、收购牧场,同时进行大规模投入,逐渐产生规模成本优势,部分区域乳企将失去奶源、成本和产品等竞争优势,“会感到非常痛苦”。

针对上述情况,自6月23日起,新京报记者尝试采访阳光乳业,截至发稿,尚未回应。

新京报记者 郭铁

编辑 祝凤岚 校对 危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