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酒新国标,白牛二、枝江大曲、泸州老窖部分品牌被踢出白酒界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如涉及到版权请联系作者删除。对您造成的不便深表歉意!

文章内容只代表个人观点,有不同见解欢迎在评论区留言讨论。

白酒市场乱象已经存在N多年,酒精酒、勾兑酒、各种大曲、陈酿、原浆,把白酒市场搅的是乌烟瘴气。甚至有的消费者认为:现在哪里还有什么纯粮酒,无非都是酒精勾兑酒,换了个包装和名字罢了。无论是白酒企业、经营者还是消费者,都翘首以盼,期待着国家相关部门,能够对白酒市场加以规范和管理。

这不,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于2021年5月21日发布“2021年第7号中国国家标准公告”,GB/T 15109-2021《白酒工业术语》及GB/T 17204-2021《饮料酒术语和分类》两项国家标准正式发布,实施日期为2022年6月1日。

白酒新国标,白牛二、枝江大曲、泸州老窖部分品牌被踢出白酒界白酒新国标,白牛二、枝江大曲、泸州老窖部分品牌被踢出白酒界

看完公告以后啊,我是喜忧参半哪。

喜的是,有一部分“假白酒”,终于可以滚出白酒圈了,像白牛二、老窖二曲、老村长等加了食品添加剂的酒,以后就不能再叫白酒了。

忧的是,像什么大曲、陈酿、原浆等词汇,仍然没有被收录到白酒专业术语当中。也就是说对于这种称呼的酒市场上还是比较乱的,也不会纳入到监管,只能凭消费者自己的一双火眼金睛了。

所以说啊,在中国做个消费者多难啊,买个菜得成为农业专家,喝个酒得成为品酒专家,不然你哪有能力跟不良商家周旋呢?

好了,不说这么多了。新标准是出来了,我只关心跟我们消费者到底有什么关系和影响,我们一起往下看一看。

白酒新国标,白牛二、枝江大曲、泸州老窖部分品牌被踢出白酒界

先看图

白酒分为三类:固态法白酒、固液法白酒、液态法白酒,三种白酒都不允许添加任何食品添加剂。一旦加了添加剂,就只能叫做配制酒,而不可以再叫白酒了。

这么一说,那像白牛二、泸州老窖二曲等等,一众加了食用香料或者食品添加剂的酒,从今以后在白酒圈就混不下去了,就只能滚出白酒界。

白酒新国标,白牛二、枝江大曲、泸州老窖部分品牌被踢出白酒界白酒新国标,白牛二、枝江大曲、泸州老窖部分品牌被踢出白酒界

新标准实施后的配制酒或者调香白酒,其实就是原来的酒精勾兑酒。可以使用任何原料发酵而成的食用酒精,再加入各种食品添加剂进行勾兑、调味的一种酒。新规实施以后,这类酒被清除出白酒分类,对于消费者来讲,终于可以放心地喝白酒了。至少不用担心白酒里到底加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了。

  • 固态法白酒

白酒新国标,白牛二、枝江大曲、泸州老窖部分品牌被踢出白酒界

新规中对于固态法白酒的修改,将粮食改为粮谷,勾兑改为勾调,并限定了酒曲的种类。

在很多消费者的观念当中,只要是粮食酿造的酒就叫纯粮酒、就是好酒。而新规中严格限定粮谷的范畴,和酒曲的种类。像农村或者小作坊用地瓜、薯类,以及大曲、小曲、麸曲以外的糖化发酵剂酿造的酒,酒不能再称之为固态法白酒,说白了就不是纯粮酒了。

  • 液态法白酒

白酒新国标,白牛二、枝江大曲、泸州老窖部分品牌被踢出白酒界

在旧版中对于液态法白酒的规定,是以“淀粉、糖类的物质为原料”,并且“可用香醅串香或用食品添加剂调味调香”,也就是说液态法白酒允许有3种方式生产:用香醅串蒸;单纯的食用酒精、食品添加剂加水加酒精勾兑。

新版出台后,要求液态法白酒必须以粮谷为原料,采用液态法工艺,可以加入以粮谷为原料的食用酒精(伏特加或特级酒精),但不允许加入除自身发酵产生的任何呈香、呈色物质。

新规把液态法白酒的原料及酿造工艺,提升到了历史最高点,再也不是以前酒精酒的概念了。

  • 固液法白酒

白酒新国标,白牛二、枝江大曲、泸州老窖部分品牌被踢出白酒界

旧版中对于固液法白酒的限定,主要突出在需加入不低于30%的固态法白酒,因为在检测上无法界定,因此并没有实际的指导意义,也不利于市场的监督和监管,因此新版取消了这一条。

同时新规明确规定,固液法白酒仍然不允许加入任何非自身发酵产生的呈香、呈色物质,并取消了固态法白酒的添加比例。因此新规中固液法白酒的定义更加科学、精准,对于消费者来讲也更易于理解。从此以后,用于添加在白酒中的一百多种添加剂,就要改嫁给配置酒咯。

白酒新国标,白牛二、枝江大曲、泸州老窖部分品牌被踢出白酒界

对于新规的总结,主要是净化了白酒的原料和添加:无论何种白酒,必须以粮谷为原料,同时不允许加入任何非自身发酵产生的呈香、呈色物质。这对于中国白酒来讲,可以说是历史性的变革。


虽然新规仍然保留了食用酒精的使用,但是也严格限定了食用酒精的种类。目前白酒行业存在着最大的弊端,就是各种名词的滥用,希望有关部门尽早出台相关法规,以规范白酒市场的发展。

大曲,原指以大曲为糖化发酵剂(酒曲)发酵、酿造的固态法白酒。茅台、汾酒、五粮液、泸州老窖等国家级名优白酒,基本都是以大曲作为曲种酿造白酒。

可事实上,却有少数企业将“大曲”注册成商标进行使用,这对于消费者是绝对的误导。比如下面这个品牌,注册商标就是某某大曲。新规无论如何约束,对于酒厂来讲也是无济于事的。即便是液态法白酒,或者是食用酒精勾兑的固液法白酒,我仍然可以叫某某大曲。

白酒新国标,白牛二、枝江大曲、泸州老窖部分品牌被踢出白酒界

白酒新国标,白牛二、枝江大曲、泸州老窖部分品牌被踢出白酒界

年份原浆,跟某某大曲如出一辙,企业竟然堂而皇之地将其注册成商标进行使用。同时含有“年份”、“原浆”两个容易误导消费的词汇。

可实际上呢,所谓的年份原浆,还不如老婆饼实在。老婆饼好歹是个饼,可年份原浆呢?既没年份也不是原浆。如果相关部门不进行干预,消费者又能奈其何呢?

白酒新国标,白牛二、枝江大曲、泸州老窖部分品牌被踢出白酒界

“陈酿”、“老酒”的概念更是凌乱,由于没有被纳入行业专业术语,随便一款酒都可以叫陈酿、老酒。就连十几块钱的一瓶酒精酒也敢来凑热闹,不知道是谁给的勇气。

新规看似规定严格,把非粮谷类的原料以及所有添加剂毫不留情地踢出白酒圈子,但是依然无法阻止中国商人的聪明才智。指望白酒厂家行业自律是永远不可能的事,唯有期待国家相关部门能够重视白酒行业规范,早日将这些臭鱼烂虾彻底清理干净,还白酒市场一个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