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筒子楼”的来历

说起“筒子楼”,也许很多年轻人对此很陌生。

它始建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由一些机关、工厂和学校为解决职工住房紧张而兴建。

“筒子楼”有着一条长长的、灯光昏暗的走廊,两边有许多10平米左右的单间,每层楼有公共厨房、水房和厕所。

“筒子楼”承载了一代人的集体记忆。有不少人在“筒子楼”热热闹闹的集体生活里结婚生子,奏响了锅碗瓢盆交响曲。

“筒子楼”是计划经济的产物,它又被称为赫鲁晓夫楼,这些楼参照了苏联的住宅样式,两者模样都是相似的。

“筒子楼”的来历

那么,苏联当年为什么要首创这种“筒子楼”呢?

1919年,苏联确立人均住房面积标准为9.1平米。“超标住房面积”均应被没收分配给劳动人民。由于这一政策,形成了公共住宅这一产物。

各种不同职业、民族、生活方式、社会出身和贫富程度不同的人,住在同一扇门里。里边形成了一个小社会,一个真正的大熔炉。

“筒子楼”的来历

由于工业化导致城市人口增加,到1930年,莫斯科人均住房面积卫生标准降至5.5平米。车里雅宾斯克降至3.5平米,克拉斯诺亚尔斯克降至3.4平米,顿巴斯甚至降至2.2平米。

昨天的农民和贵族,仆人和房主,知识分子和工人学会了和平共处,共用厨房、浴室和厕所,日常生活中出现了“像家庭主妇在共用厨房中吵架一样”这一用语。

“筒子楼”的来历

二战导致了新一轮“拥挤”。德军进攻时期,全国失去了约7,000万平方米居住空间。战后许多家庭不得不在土屋和棚屋中住很多年,甚至1952年初还有375.8万人住在棚屋中。

在赫鲁晓夫时期,为了解决住房困难,苏联开始大规模修建“筒子楼”,这就是赫鲁晓夫楼的来历。

“筒子楼”的来历

“筒子楼”内生活的孩子,是视集体生活为理所当然的第一代人。这些孩子在邻居的照看下成长,总去邻居家串门。过生日时,楼里的所有的孩子来做客,热闹无比。

对他们来说,用胶合板隔断拥挤的房间或用帘子隔开父母的“卧室”,用网兜装食品挂在窗外,共用大门总是开着,某家保姆或家庭女工睡在公共过道里,每个房间门上挂着灯和电表,共用电话,每周值日打扫公共区域,堆满煤油炉的厨房、满地一束束的柴火、柜子、自行车和水盆等等都是正常现象。这些是绝大多数城里孩子的生活空间。他们长大,成家,再搬到新的“筒子楼”居住。

“筒子楼”的来历

随着苏联建设的发展,大量“筒子楼”逐渐被面积不大的两居室和三居室取代。“莫斯科人从密密麻麻的蜂巢搬到自己的小窝”,虽然很慢,很难。

2003年,莫斯科市长声称,永久关闭市内的“筒子楼”,“筒子楼”在莫斯科正式成为了历史。然而,曾经的筒子楼,依然能勾起许多人集体性的怀旧情绪。

“筒子楼”的来历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