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部门再提消费者快递服务选择权,你离选择快递自由还有多远?

新华财经北京7月26日电(记者李唐宁 何丰伦)七部门近日发文再提“推动落实商品定价与快递服务定价相分离”。分析人士表示,目前消费者快递服务选择权普遍缺失,其根源在于背后“包邮制度”,导致了网购供应链成为电商平台、网店商家和快递三者之间“平衡游戏”。快递服务选择权如何真正意义上“回归”,快递差异化竞争如何落实到位,眼下各方顾虑重重,利益错综复杂。

七部门再提消费者快递服务选择权,你离选择快递自由还有多远?

七部门文件再提消费者快递服务选择权

国家邮政局、人社部、商务部等七部门本月联合印发《关于做好快递员群体合法权益保障工作的意见》,其中提出,电商与快递的有机互动,要引导电商平台和快递企业加强系统对接,满足用户差异化需求,同时配合有关部门推动落实商品定价与快递服务定价相分离的要求,使消费者可以根据企业服务能力、商业信誉和快递价格等选择快递服务。

意见公布后,“自己选快递”的表述受到了业内关注,但目前来看,这对多数网购消费者来说还是一种“奢望”。

事实上,关于“快递是否有送货上门的义务”的话题刚刚被顶上过微博热搜,阅读量高达2.6亿。热评里有网友抱怨称:“跟网店客服指定了要发某通快递,回复得挺痛快,结果物流信息一查,是某达”;“我家这边某兔快递都不送上门,我特地叮嘱店家别发某兔,不过一点用没有,到货还是某兔。”

记者发现,在淘宝、拼多多等电商平台,规模稍大的商家的快递品牌选择一般很有限,或者干脆就称“不能指定快递品牌”。

“我们与快递企业签有合作,目前只发中通或韵达两家。”一位广西的服饰淘宝商家对新华财经记者解释称,合作的因素除了价格优惠外,也会考虑整体服务质量和网络覆盖率。

不难理解,这对于电商卖家来说是成本最低的一种方式:所选用的快递品牌越少,打包发货的效率就越高,同时在规模效益下,要支付的快递单价也越低。

一位不愿署名的行业研究机构负责人对新华财经记者表示,目前,我国电商快件占到快递业务量80%以上,但在选择快递公司上,权力却归属于电商:“因为商品包邮的消费习惯已经形成,快递费是由电商卖家支付的,所以电商卖家才是快递公司的‘甲方’,谁价低就用谁。对快递公司来说,他们也愿意以价换量,尤其是一些低价标品,量大的话就有得赚。”

恰恰是因为需求差异化不足,快递公司只能采取低价争夺市场份额的竞争策略,这反过来使快递行业陷入了价格战的泥沼。2018年以来小商品集中发货的义乌、温州等核心地区的单票价格越降越低,甚至一度大大低于成本价。逐渐降低的派送费用与消费者要求的优质服务,成为越来越难调和的两端。

包邮制度下电商平台网店商家无改变动力

专家表示,商品定价与快递服务定价相分离,无论对于快递行业还是对于电商平台、电商卖家来说都是一种业务关系的重构,各方利益错综复杂,改革在实操层面难度不小。

而要解决这一问题,就不得不提到我国电商领域长久形成的包邮制度。

自2013年起,我国已连续8年成为全球最大的网络零售市场 ,2020年,我国网上零售额达11.76万亿元,较2019年增长10.9%。与此同时,电商快递成为我国快递业务的绝对主力。

电商快递包邮模式下,商品定价与快递服务定价相分离的第一道难关首先来自网店卖家。在淘宝、拼多多等C2C模式下,电商卖家以价格竞争为主,产品同质性较高,属于完全竞争市场,他们在选择快递合作上追求是成本最低,而自选快递模式则可能导致商品总价上升,丧失价格优势,并提高运营成本。

常年研究我国商品流通环节的专家、广西师范大学经管学院罗婧教授分析认为,中国消费者已经习惯于“一口价”“到货价”,而不是将“商品价”与“快递价”进行分开选择,合并计费。这也是造成电商卖家得以长时间选择“最低价格”的根本动因。“电商卖家也是简单聚焦‘价格优势’,对于支付更高价格、换取更好服务的动力不强。”罗婧说。

第二道关则是电商平台惯性停留在“低价抢单”、“规模要效益”、“赢者通吃”的思维模式。行业发展早期,电商平台必须以低价吸引消费者和卖家,以快速启动市场。包邮制度形成后,电商平台和卖家利益的一致性,使他们也没有动力冒着商品总价上升的风险把快递选择权给到消费者。

另外,电商平台与快递企业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某研究机构专家对记者表示:“以淘宝为例,很多快件是以菜鸟裹裹的名义接订单,快递企业之间可以通过系统分派订单,也就提升了电商平台对快递企业的‘管控’能力;但如果选择权给到消费者,这种管控力度就会下降,这肯定是电商平台不愿意看到的。”

一位平台从业人士则坦言,每家快递品牌在全国各个区域的服务优势、价格都不一样,哪家快递的性价比较高,由商家进行判断,平台无法干预。而且就技术层面,也很难实现在所有快递品牌的价格透明化。

第三道关是快递企业的话语权的缺失。需求侧“包邮”制度带来的快递价格信号失灵,优质的快递服务无法得到好的价格,强化同质化竞争。但是快递公司在推动服务差异化方面仍然缺位。

“其实作为我们快递企业来讲,给消费者选择权,对我们来说是有利的,因为相同的服务下,我们的性价比是有优势的。”某通达系快递公司相关负责人对新华财经记者表示:“现在陷入价格战可以说是身不由己。这件事上我们能做的确实有限,说实话无力左右,能决定的主要还是在电商端,也就是我们的上游。”

综合以上难点,即便消费者愿意为更好的快递服务支付更高的价格,目前也没有正规、方便的途径来实现。另外,对于部分消费者来说,包邮模式下虽然没有办法选择快递品牌,但因为无需额外支付快递费,商品购买总价也较低。

专家:收件人应成为快递服务的消费者

“真正落实消费者的选择权至关重要,这不应该是企业可干可不干的事,保障消费者选择权是基本的责任。”一位政策层人士告诉新华财经记者:“但有个思想统一的过程,而这又取决于对快递服务市场行为认识,比如收件用户是不是快递服务的消费者?”他表示,政策推动必然会触动电商商家的利益,也会改变现有的消费和快递服务格局,所以这个具体怎样落地,会到什么程度,还需要多个部门共同确定。

对于未来趋势,专家表示,在消费升级背景下,物流体验已成为电商的核心竞争力之一。尤其是随着高价值商品网购比例的提升,电商卖家的竞争转向品质和体验竞争,对快递服务的分层需求会越来越迫切。

罗婧分析称,最近三年时间,已经出现了传统商圈家电价格与电商平台差距甚微,甚至传统商圈家电价格优于头部电商企业的趋势,这意味着快递行业的生存环境发生了深刻变化,资本快速“跑马圈地”的做法遭到国家反垄断强力出击后,回归经济“常态”成为必然,商品定价与快递服务定价捆绑的态势将进一步剥离。

适应这一趋势,快递企业总部应根据不同产品的服务标准建立多元定价方式,推动服务产品化和品牌化。电商与快递数据需要高度联动,主流快递要对产品结构、价格体系进行调整,来便于消费者选择,比如末端就可以推出不同的价格,来对应上门等不同服务。

同时,电商平台可以在总体仍实行包邮制的基础上,开放增值服务选项,增强价格的信号、传导和资源配置作用。例如,消费者可在支付相应溢价情况下,选择特定送达时间段、有更高的时限要求、选择绿色环保包装材料等。同时平台应加强对服务承诺的管控和背书,通过价格信号,逐步实现服务分层。

最终,商品定价与快递服务定价相分离之后,就可以慢慢推动消费者形成支付快递费用的习惯,商品的消费者也同时成为快递服务的消费者,享受更高质量、多样化的快递服务。

声明:新华财经为新华社承建的国家金融信息平台。任何情况下,本平台所发布的信息均不构成投资建议。

歍殇:快递不包邮,加钱问题都解决了。一分价钱一分服务。[滑稽][滑稽][滑稽][滑稽][滑稽]

跨界传媒平台:没毛病

跨界传媒平台:没有免费的午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