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山地马拉松赛受伤选手讲述事发经历,靠咬舌头咬嘴唇让自己保持清醒

5月22日,在甘肃省白银市景泰县举办的马拉松百公里越野赛发生意外。受突变极端天气影响,在高海拔赛段20公里至31公里处,出现了冰雹、冻雨、大风灾害性天气,气温骤降,21名参赛选手遇难。

昨天(23日),总台记者在甘肃白银景泰县医院见到了留院观察的伤者,他们向记者讲述了事发时的经历。

来自福建泉州的兰仁迅有六年马拉松越野跑经验,每年要在全国跑四五场一百公里越野赛。今年已经是他第二次参加黄河石林山地马拉松越野赛了,这次比赛在经过第二个打卡点后,忽然遭遇了大风降雨的恶劣天气。

甘肃山地马拉松赛受伤选手讲述事发经历,靠咬舌头咬嘴唇让自己保持清醒

福建泉州参赛选手 兰仁迅:风很大,我感觉可能都有七八级,基本上你人站都站不住的。因为我有登山杖,拿了两个登山杖,(撑)在那边才站得住。我早上还特意看了一下天气,上面显示的是9℃到24℃,又是9点钟比赛,那个时候的温度,按照白天的话,应该是18℃以上,所以大家肯定不会穿这么多。我就把冲锋衣准备晚上用的。

随着大风而来的还有雨水,但当时兰仁迅的身体因为运动还热着,他觉得恶劣天气并不能阻挡他的前进,但很快身体出现了失温。

甘肃山地马拉松赛受伤选手讲述事发经历,靠咬舌头咬嘴唇让自己保持清醒

福建泉州参赛选手 兰仁迅:前面觉得自己状态很好,还一直走,如果那个时候有感觉就会下撤的。开始出现失温的时候,我是不知道的,比较严重了才知道。开始出现失温应该是视线模糊,那个时候可能就出现(失温),到后面意识模糊的时候肯定就到中度(失温)了。

来自重庆的参赛者王金民也突然出现了失温,几分钟之内手脚便开始使不上力气。

甘肃山地马拉松赛受伤选手讲述事发经历,靠咬舌头咬嘴唇让自己保持清醒

重庆参赛选手 王金民:我拆保温毯都拆了很久,拆了手拿不住,风太大了,我就看着它从我手上飞走了。

害怕救援队不能及时发现自己,王金民没有选择找地方避风躲雨,而是用各种方式让自己保持清醒,等待救援人员。

重庆参赛选手 王金民:开始手还有一丁点力气,可以掐自己,后面掐不动了,没力了,手脚已经没有知觉了,我就用牙齿咬,咬舌头、咬嘴唇。手本来就在地上,低头去使劲地撞手,保持一定的清醒。想一定要见到我的家人。

甘肃山地马拉松赛受伤选手讲述事发经历,靠咬舌头咬嘴唇让自己保持清醒

5月22日21时,王金民被上山搜救的救援队伍发现了,救援人员通过担架、绳索将他进行了安全转移,送到了景泰县医院进行救治。送到景泰县人民医院救治的5名伤者中,除一位自行要求离院外,剩余4人经省市县医疗专家会诊后,身上有不同程度的擦伤和扭挫伤,并无冻伤等情况,在医院静养康复后即可离院。此次事件中的8名伤者中的另外3名,正在白银市医院进行治疗。

对于此次事故,很多人有不少疑问,首先会想到,如此恶劣的天气,能否提前预警?据了解,目前气象部门正在对当时的天气数据进行分析,我们期待准确的结果公布。

天气之外,大家比较疑惑的还有参赛装备和赛事保障等方面有没有问题?

山地马拉松赛参赛人员 罗静:在来之前,我们就听说他们这边天气是以热闻名的,所以我们很多人都是为预防中暑、防晒这方面比较重视。但是来了当天就听说第二天会降温,但多少还是有被当地这些人的经验所误导,他们说当地从来不会出现这样的状况,就算下雨也是下几滴,不可能有大雨之类的。所以说第二天早上出发很多衣服都没带,已经提前一天放到了换装点,第二天很多人没办法有衣服。

甘肃山地马拉松赛受伤选手讲述事发经历,靠咬舌头咬嘴唇让自己保持清醒

温州大学体育与健康学院教授 易剑东:越野赛事肯定都有强制装备,但由于各个地方地理环境、气候条件、赛道距离长短、赛道难度等等的差别,强制装备会有不同。但这次据我了解,出现了没让冲锋衣纳入强制装备,这也是大家诟病的。越野赛原则上不应该超过10公里设补给点,而这次有两个补给点之间相隔16公里,这相当于两三个小时没有任何照顾,比如说喝水吃东西,包括帐篷休息等等全都没有,就会带来巨大的危险。 关于救援,你要有一些救援的准备,有些是直升机,有些是专业救援团队,就应该有人待命,那么这次,这几个方面我感觉都不太到位。

甘肃山地马拉松赛受伤选手讲述事发经历,靠咬舌头咬嘴唇让自己保持清醒

此外,中国应急管理学会体育赛事活动与安全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李圣鑫表示,越野赛遭遇突发状况后,应尽快启动暂停或中止比赛预案。“在补给点之间,还应设立应急处置的帐篷,并配备相关人员和设施,作为临时避难场所。”

潇湘晨报综合央视新闻

【来源:潇湘晨报】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邮箱地址:newmedia@xxcb.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