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坐轮椅泪别袁隆平,这世上又少了一个深情的男人

5月22日13点07分,袁隆平院士在湖南长沙逝世,享年91岁。5月24日,在遗体送别仪式现场,袁老安然长眠,身上盖着鲜红的国旗。袁老的夫人邓奶奶太过悲痛只能坐着轮椅,被推着围绕袁老的遗体做最后告别。

在轮椅上的她不时起身往丈夫的方向探视,满脸是泪,痛哭出声。

夫人坐轮椅泪别袁隆平,这世上又少了一个深情的男人

袁老这一生,写过两封「情书」:

一封写在祖国大地的稻田里,另一封便写在和妻子相濡以沫的57年岁月里。

01

闪婚的师生恋

让我们回到半个多世纪前。

那时的袁隆平还不是受人敬仰的农学泰斗,从西南农学院(今西南大学)农学系毕业后,袁隆平被分配到湘西安江农校教书。

他曾和一位教化学的女老师恋爱三年,却因为袁隆平的出身,两人最终分手。此后,受过伤的袁隆平一心扑在科研和教学上,在地里一蹲就是一天,晒得黑瘦,一件衬衣穿数月。

夫人坐轮椅泪别袁隆平,这世上又少了一个深情的男人

忙于科研的袁隆平无心恋爱,相亲也是屡屡碰壁,一晃就过了而立之年。

袁隆平34岁那年,在老同学的牵线下认识了农技站工作的邓则(又名邓哲)。

夫人坐轮椅泪别袁隆平,这世上又少了一个深情的男人

这个笑容明朗的姑娘曾经上过袁隆平的课。

她透过袁隆平的外表看到其隐藏内心的光辉,在她的心目中:「袁先生人好,课讲得也好。」

两人相处一个多月,正值学校礼堂举办职工篮球赛,邓则是选手。

热心的同事们提议不如趁机把两人婚事给办了吧。

夫人坐轮椅泪别袁隆平,这世上又少了一个深情的男人

婚礼很寒酸,只有一张书桌的宿舍,50块钱的喜糖,但一对新人笑得很甜。

就这样,袁隆平和邓则甜蜜闪婚了,那年他34岁,她26岁。

02

「只想给你花钱」

那个年月,物资匮乏,从运动场下来的邓则是穿着大红球衣出嫁的。袁隆平觉得过意不去,悄悄问邓则:「要不,我给你买件新衣服吧。」邓则体恤他没有多少钱,连连摆手说「不用不用」。老实巴交的袁隆平还真就“听话地”什么也没买,后来还被同事取笑了一番。

夫人坐轮椅泪别袁隆平,这世上又少了一个深情的男人

不过啊,爱情这门学问不就是一点点摸索的么?今后的日子,袁隆平学会了「先斩后奏」。

进京开会,他等不及行程结束,迫不及待给妻子买了礼物让人捎回去,并附上家书一封:

「在京给你买了两条裙子和一件汗衫,两黑一深蓝。这是我第一次买裙子,不知什么号码适合你穿,只好买两条供你选择。」

夫人坐轮椅泪别袁隆平,这世上又少了一个深情的男人

袁隆平很忙,但每年的结婚纪念日,他都不忘给妻买礼物,有时是小纪念品,有时是项链戒指这些东西。

这辈子,袁隆平自己可以穿十几块钱的衬衫,戴街边小摊卖的领带,却对妻子永远大方。

夫人坐轮椅泪别袁隆平,这世上又少了一个深情的男人

除了买买买,理工男袁隆平也有属于他的浪漫「招数」:

他喜欢拉着邓则去沅江边的沙滩,拉小提琴给她听。风摇着叶子,琴声悠扬,我们站在一起,不说话也十分美好。

邓则突患急性病毒性脑炎,昏迷长达半个月,袁隆平寸步不离守在妻子身边, 不仅帮她擦身换衣,还一遍遍伏在她耳边,用英文轻唱那首她最爱的《老黑奴》:

快乐童年,如今一去不复返,

亲爱朋友,都已离开家园,

离开尘世到那天上的乐园,

我听见他们轻声把我呼唤,

我来了,我来了……

出国开会领奖,条件允许他就带妻子同去,为防止邓则走丢,会细心做好英文求助牌。

60岁的时候,一家人搬到了长沙,房子换上了烧煤气的热水器。

每次妻子洗澡,只要两三分钟没有听到水声,袁隆平就会冲着里面大声喊「邓则」、「邓则」,因为害怕妻子会煤气中毒,非要听到她应一声才安心。

夫人坐轮椅泪别袁隆平,这世上又少了一个深情的男人

谁说搞科研的男人不懂浪漫?袁隆平给妻子的情诗满含深情:

「茫茫苍穹,漫漫岁月,求索的路上,多想牵上一只暖心的酥手;

穿越凄风苦雨,觅尽南北东西,蓦然回首,斯人却在咫尺中。」

这一生,男人的满腔柔情,他一半给了土地,另一半给了妻子邓则。

03

「你是最贤的妻」

做科研工作者的家属不容易,做心怀远大抱负的袁隆平的妻子更难。袁隆平亲历了60年代可怕的大饥荒,从那时起,他立志攻克杂交水稻这道世界难题,让国人远离饥饿。

作为妻子的邓则全力支持丈夫的梦想。

新婚后不久,为了寻找天然不育株,邓则跟着丈夫脚踩烂泥,顶着40度烈日,拿着放大镜在茫茫稻海中寻觅。

他们查看了14万株水稻,才发现了一株天然不育株,给研究打开了新局面,袁隆平正式进入对杂交水稻的研究。

夫人坐轮椅泪别袁隆平,这世上又少了一个深情的男人

那个年代国内风云变幻,研究开始没多久袁隆平也受到波及,他不忍心拖累妻子「我和她说,你可要有思想准备呀,明天我可要上台挨批了。」

没想到邓则坚定地说:「没关系,大不了我们一起去当农民,你照样可以搞你的杂交水稻。」

因为在邓则心里,叫一声「袁先生」就是一辈子。这给了袁隆平莫大的安慰。

夫人坐轮椅泪别袁隆平,这世上又少了一个深情的男人

婚后,袁隆平跟着试验田跑,他们夫妻有着长达20多年的分居。

邓则既要工作,又要照顾儿子,还要赡养两边的老人,但她没有一句怨言。

1968年,他们的第二个孩子刚出生没几天,春季育种马上开始,袁隆平必须南下去试验田。还在月子的邓则给他收拾行装,催促袁隆平早点动身,咽下了内心万般不舍。

夫人坐轮椅泪别袁隆平,这世上又少了一个深情的男人

甚至1975年,袁隆平的父亲去世。遵从父亲遗愿,邓则操持完丧事才含泪给丈夫写了一封信,告诉他实情。

从嫁给这个男人的那天起,她就打定主意:他醉心科学,她便醉心于他;他为百姓苍生挥汗洒泪,她便承担起他在家庭中的职责。

袁隆平曾在家信中写:

「家中老母和年幼的孩子们,全靠你当家和照顾。我经常在想,有你这样一位贤德的妻子,这的确是我和全家的幸福。」

夫人坐轮椅泪别袁隆平,这世上又少了一个深情的男人

对于婚姻,杨澜曾说过一段非常精辟的话:婚姻的纽带,是关于精神的共同成长,在最无助和软弱的时候,有她托起你的下巴,扳直你的脊梁,令你坚强,并陪伴你左右。

放在袁隆平和邓则身上再适合不过。

04

一个丈夫,落到了妻子身边

「一个人如同一粒尘土,无论怎样飞扬,怎样喧嚣,到末了,还是要落到自家的土地上;

一个丈夫,如同一片树叶,无论它怎样张扬,怎样由绿变红、变黄,到末了,还是要落到自己妻子身边……」

退居二线后,袁隆平总算可以落到妻子身边了。

拉小提琴的时间也多了起来,家中经常传出两人的合奏。偶尔也一起出去旅行,补上年轻时错过的风光。

夫人坐轮椅泪别袁隆平,这世上又少了一个深情的男人

30年银婚纪念日,袁隆平特地让妻子换上婚纱,两人补拍了婚纱照,他还送了妻子一条3000块的项链作为礼物。

邓则退休之后,袁隆平鼓励妻子加入农科院老年艺术团,而他最惬意的时光就是去欣赏邓则排练和演出。

夫人坐轮椅泪别袁隆平,这世上又少了一个深情的男人

年纪越来越大,袁隆平更加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相处时间,对妻子万般呵护。2006年,他在北京参加政协会议,邓则在前往延安旅游的途中遭遇车祸,袁隆平等不及会议结束,做完报告就立刻赶了过去,非要亲眼看到妻子没什么事才安心。

见妻子无大碍,袁隆平有些许赌气:

「以后我要管你管严一点,随时都跟着你,可不能让你一个人到处乱跑了。」

夫人坐轮椅泪别袁隆平,这世上又少了一个深情的男人

邓则63岁学开车,袁隆平很支持。

然而,只要家里有年轻人充当司机,袁隆平就不允许妻子碰方向盘,理由是:

「我们好不容易团聚了,我想多守你几年。」

前半生,你做我的坚强后盾,后半生就让我护你无忧周全。

夫人坐轮椅泪别袁隆平,这世上又少了一个深情的男人

时间如水一般流淌,婚后五十多年,两个人从激情到亲情,从感动到感恩,从浪漫到相守……

就这样一点一点,把爱的种子精心培育成了参天大树。

05

袁老曾说,

「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就是在别人都不肯嫁给我的时候,邓则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我的求婚。

在我人生最困难的时候,她始终和我在一起。」

尤记得短短一年前,袁老90岁生日那天,蛋糕一推上来,他立刻挖下一勺,喂给一旁的邓则,看着妻子吃下,笑得十分开怀。

夫人坐轮椅泪别袁隆平,这世上又少了一个深情的男人

这个浮躁的时代,关于爱的故事千奇百怪。

面对琐碎消磨、外界诱惑,有时禁不住怀疑眼前真是对的人吗?彼此的爱意还存在吗?

然而看完袁老的故事,我突然明白:

爱不是一种机缘,而是一种选择。

真正的爱结合了理智、道德和责任,不仅仅是多巴胺的昂奋和一时的意气用事,是一生的相守与呵护。

遇一人牵手,和一人终老,还有比这更美的故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