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年代何孟雄:后来和他一起坚持信仰直到牺牲,非易群先而是她

我是棠棣,一枚历史爱好者。欢迎大家【关注】我,一起谈古论今,纵论天下大势。君子一世,为学、交友而已!

最近在追《觉醒年代》,里面工读互助社在解散时,易群先向何孟雄表白的一段,令人印象深刻。剧中易群先是虚构的人物,而何孟雄则是真实存在的革命烈士。易群先的原型应该是何孟雄的妻子缪伯英。需要指出的是她是我党第一位女党员。

一、志同道合的革命情侣

中国共产党建党初期,北京共产主义小组的成员中,有一对年轻的夫妇:北京大学学生何孟雄和女子高等师范学校学生缪伯英。他们一面学习,一面从事党的工作和群众运动,同志们称他们为“英”“雄”夫妇。

觉醒年代何孟雄:后来和他一起坚持信仰直到牺牲,非易群先而是她

何孟雄,字国正,号坦如,1898年6月2日,生于湖南省酃县中村乡龙塘村,父母早亡,靠大哥抚养长大。1914年,他从酃县梅岗高小毕业,到省城长沙读书,先后在岳云中学、商业专科学校、工业专科学校学习。学生时代,他就积极投身反日爱国运动,与毛泽东、蔡和森相识,并结下了友谊。1918年,何孟雄得知北京正在组织勤工俭学的消息,毅然离开家乡,奔赴北京。1919年,考入北京大学旁听。

缪伯英,乳名玉桃,1899年10月21日生,湖南长沙县清泰乡缓家洞枫湾人,家庭世代都是书香门第。1916年,毕业于省立第一女子师范附小,后升入校本部。1919年,又以长沙地区考分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

五四运动前后的北京,为各种新思潮所激荡,形成了“中西学术争艳,古今百家齐鸣”的新气象。北京大学是新文化运动的中心,《新青年》等进步刊物广为流传,各种社团纷纷涌现。何孟雄喜欢接触新生事物,五四运动中,他是北京大学进步学生的代表人物之一,他参加了罢课、讲演、示威等活动。

觉醒年代何孟雄:后来和他一起坚持信仰直到牺牲,非易群先而是她

同年冬,他与邓中夏、张昆弟等北大进步学生到唐山、南口、长辛店了解工人生活和工人运动,开始走上了知识分子与工人相结合的道路。

1920年,何孟雄参加了北京工读互助社。这是一个自愿结合,带着无政府主义色彩,实行半工半读的团体。他们抱着“工是劳力,读是劳心,互助是进化”的信念,希望以此建立一个“没有剥削、没有压迫、人人平等自由”的理想社会。缪伯英对工读互助活动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经常到那里去看书、读报、听演讲,在何孟雄的介绍下,她也参加了北京工读互助团。

何孟雄在第一组,开办了“俭洁食堂”,当了3个月的跑堂工。缪伯英在第三组,都是女生,她们在东华门北河沿租了一间房子,开起了洗衣店。工读互助活动开展以后,遭到了社会的嘲讽,又因经费不足,不得不停办。

俄国十月革命的春雷,唤醒了沉睡的东方古国。何孟雄开始摒弃改良的道路,投身于现实斗争。1920年3月,他与邓中夏等19名同学,发起成立了我国第一个研究马克思主义的学术团体——“北京大学马克思学说研究会”。

不久,缪伯英经何孟雄介绍,也加入了该会。他们在一起,潜心研读自己油印的《共产党宣言》、《资本论》等书籍,讨论俄国革命经验和共产主义理论。

觉醒年代何孟雄:后来和他一起坚持信仰直到牺牲,非易群先而是她

同年9月,李大钊在北大成立了“北京共产主义小组”。接着又成立了“北京共产主义青年团”,何孟雄、缪伯英是最早入团的成员,参加了10月间在北京大学举行的社会主义青年团成立大会。刚入团不久,何孟雄成功地领导了北大印刷厂厂70余名工人的索薪斗争。

年底,他在上海《时事新报》副刊上,发表了《劳工运动究竟怎么下手》一文,系统地总结了他从事劳工运动以来的经验,探索了我国早期工人运动的某些规律,反映了他善于因势利导,审时度势,从实际出发领导工人运动的思想。

1921年初,何孟雄、缪伯英同时被吸收参加北京共产主义小组。4月,何孟雄代表北京社会主义青年团出席在莫斯科召开的少共国际第二次代表大会,行至中苏边界的满洲里,被奉系军阀逮捕。他经受了十指被钉入竹签的酷刑,但他坚不吐实。后经组织营救出狱。

在狱中,曾写下七绝《狱中题壁》,以表心志:

当年小吏陷江洲,今日龙江作楚囚。万里投荒阿穆尔,从容不负少年头。

二、夫妻二人为信仰并肩战斗

1921年7月,党的第一次代表大会正式宣布中国共产党诞生。不久,就在这年的金桂飘香的季节,早已在共产主义小组结下深厚友谊的何孟雄、缪伯英,组成了幸福的家庭。婚后,他们住在北京景山西街中老胡同5号,他们的寓所是当时北京党组织的一个联络站。为了共同的事业和理想,他们互敬互爱,努力工作。

觉醒年代何孟雄:后来和他一起坚持信仰直到牺牲,非易群先而是她

中国共产党成立后,迅速掀起了全国第一次工人运动的高潮。当时,何孟雄担任中共北方区委委员、北京地委书记,在此前后,他参加了北方劳动组合书记部工作,并由李大钊指派为赴京绥铁路特派员。他指导工人罢工斗争,帮助建立了车务工人同人联合总会和京绥铁路总工会,并促成了京汉、京奉、京绥、正太、津浦“五路联合”,加强了北方铁路工人的团结。

缪伯英在劳动组合书记部担任秘书工作,经常去产业工人较集中的丰台、长辛店、南口,向工人及其家属宣传马克思主义。1923年2月7日,爆发了震动全国的京汉铁路大罢工。这时,担任中共北方区委妇女部长的缪伯英,与何孟雄等全力以赴领导京汉铁路北段的总罢工。为了揭露军阀政府血腥镇压工人的暴行,她和何孟雄一起,参加了《京汉工人流血记》一书的编印工作。

二七惨案发生以后,何孟雄根据北方局的指示,领导了以学生和各界援助工人为内容的群众运动。3月22日,在追悼林祥谦、施洋暨二七诸烈士大会上,何孟雄发表了讲演。严厉地揭露了军阀残酷镇压工人的罪行。以后又参加了强烈要求收回旅顺、大连的国民大会和纪念五一节的国民大会,掀起了一次次反帝、反军阀的爱国浪潮。

党的二大以后,为贯彻组织“民主联合战线”的决议,何孟雄担任了北京民权大同盟的交际股主任,负责与京内外各团体的联系。为废除反动的治安警察法和为争取在宪法上确定人民的权利方面做了不少工作。他还参与领导劳动立法运动和北京双十节的国民运动;参与组织“中俄促进会”的工作。

1923年6月,何孟雄赴广州出席党的第三次代表大会,他曾极力主张与国民党建立民主革命的统一战线。此后,中共区委改选时,由何孟雄负责国民运动委员会的工作。他协助李大钊为发展和建立北方13个省区的国民党组织,推动国民革命进行了艰苦卓绝的工作。在他所写的《十二年“民治派”与“反民治派”的斗争之经过及今后国民应有之觉悟》一文中,将国民党的经历概括为四个时期,指出了国民党的弱点和不足。号召大家团结一致投入国民革命。

觉醒年代何孟雄:后来和他一起坚持信仰直到牺牲,非易群先而是她

缪伯英由于参加社会活动多,在女师大的毕业期推迟了一年。1924年6月,就在她临近毕业时,被人出卖,北洋军阀政府命京师警察总监“严速查拿”。幸得北方区委及时通知,由何孟雄护送返回家乡长沙。

三、缪伯英劳累牺牲

长沙一女师是缪伯英的母校,她应校长徐特立的聘请,担任附小的主事。中共湘区委员会书记李维汉也请她当了湘区委的第一任妇委书记。她曾经主持过湖南省人民追悼孙中山先生大会,担任过“青沪惨案湖南雪耻会”的执行委员,筹备过“湖南省纪念三八妇女节大会”,还以国共合作的湖南省党部委员兼妇女部长的身份,出席了在广州召开的国民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

在广州国民政府北伐前夕,长沙市民三万余人为推翻军阀赵恒惕的统治,在教育会坪召开大会,提出《对湘主张之二十四条》,组织了带有政权性质的“湖南人民临时委员会”,缪伯英当选为3人常委之一。

何孟雄也因一面坚持学习,一面从事工人运动,以致到1925年才从北大毕业。后来,他专职做党的工作,担任过中共唐山地委书记。

1926年10月,北伐军攻取武汉,大革命的中心移到长江流域。何孟雄奉命南下,任中共湖北区委兼武汉市委组织部长。此时,缪伯英也由长沙调来武汉,从此,一对革命夫妻又在一起战斗了。

大革命失败后,武汉三镇陷入了一片白色恐怖之中,党中央被迫转入地下活动,不久即迁往上海。由于斗争需要,1927年8月初,党组织调何孟雄、缪伯英到上海工作。何孟雄任江苏省农委秘书,一年后,任江苏省委农委书记兼军委秘书。后又以省委巡视员的身份,被派往国民党统治的中心南京附近的农村发动农民暴动。

觉醒年代何孟雄:后来和他一起坚持信仰直到牺牲,非易群先而是她

缪伯英到上海后,担任沪东区委妇委书记,她以华夏中学教师身份作掩护,从事党的工作。由于上海是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反动势力盘根错节的地方,斗争环境很险恶,他们食无定时,居无定所,时常天未亮就出门,深夜才归来,还要继续工作。遇到紧急情况,随时都要搬迁,有时来不及只得把家丢弃,只身走掉。长期过着清贫而又不稳定的生活,缪伯英的身体拖垮了。

1929年10月,她突然患病,送入上海仁济医院,抢救无效,溘然逝世,时年30岁。身后留下重九和小英两个孩子,一个3岁,一个还不到1岁。何孟雄化悲痛为力量,带着两个孩子,继续努力为党工作。

四、何孟雄最后的奋斗岁月

何孟雄在江苏省委工作期间,一方面同国民党反动派进行着艰苦的斗争;另一方面又同危害党的陈独秀取消主义、李立三和王明的“左”倾冒险主义进行了坚决的斗争。1929年下半年,他奋起反对江苏省委中的蔡振德和陈独秀的勾结行为;当着立三错误路线出现时,他又一次次地起来公开反对。

为此,何孟雄受到警告处分,同时被调离省委领导岗位,先任沪西、沪中区委书记,后来竟被撤销一切职务。但是,何孟雄没有屈服,他曾三次向总行委和中央政治局递交了政治意见书,坦率地陈述了自己对中国革命问题的见解,系统地批判了立三路线的错误。

1930年12月,瞿秋白主持召开了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通过了《何孟雄问题的决议》,明确指出:“何孟雄同志政治意见书一般是正确的,是合乎国际路线所要求的观点来反对当时中央立三路线的观点的。”

党内占统治地位的立三路线刚刚结束,王明新的“左”倾路线又接踵而至。尚未恢复工作的何孟雄,不顾高压,又投入了反对王明上台的斗争。王明否认中央对何孟雄问题作出的结论,把他打成“右派领袖”、“取消派的暗探”和“右倾机会主义向党进攻的政治代表”,进行残酷斗争,无情打击。但是何孟雄的情绪始终没有低落,仍然兢兢业业地在基层为党工作。

1931年1月17日,国民党上海公安局按叛徒提供的情报,勾结帝国主义租界巡捕房,在中山旅社逮捕了何孟雄。接着把他引渡到龙华淞沪警备司令部看守所。在这所人间地狱,何孟雄受尽折磨,但依然保持了一个共产党员的高尚气节。对这样一位忠心耿耿的好同志,王明机会主义者却指示龙华监狱的秘密党支部,拒绝接受何孟雄参加支部生活。

觉醒年代何孟雄:后来和他一起坚持信仰直到牺牲,非易群先而是她

2月7日深夜,何孟雄与林育南、李求实等23位共产党员,在龙华英勇就义。

何孟雄的两个孩子,随着父亲被捕,也被关进龙华监狱。后转到上海孤儿院。1932年1月28日日本帝国主义进犯上海时,失散于战乱中,至今下落不明。

在毛泽东主持下,1945年4月,党的六届七中全会通过了《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对何孟雄等烈士作出了公正评价。决议指出:他们“为党和人民做过很多有益的工作,同群众有很好的联系”,“在敌人面前坚强不屈,慷慨就义”,“他们的无产阶级的联系”,“在敌人面前坚强不屈,慷慨就义”,“他们的无产阶级英雄气概,乃是永远值得我们纪念的”。

何孟雄、缪伯英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贡献了一切,人民永远忘不了他们。

(正文完)

如果有其他关于历史领域的话题或观点可以【关注】我私聊,也可以在下方评论区留言,第一时间回复。

回忆单摆:坚定的政治信仰,致敬

三月的满月:信仰的力量,令人肃然起敬

雷雅托:爱和信仰是这世上最伟大的力量

聊天好呀:尊重每一个有信仰的人

高升Azy4wk:有信仰的人有底线

小草帽哦:那时候都是有信仰的

图说汉画:生命不息,战斗不止[鲜花][鲜花]